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7】四面埋伏
    时隔数日,京兆府刚刚沉淀的硝烟再次升起,只不过与前次的全城动荡不同,这一次只是几个地点出现了混乱。

    红漆大门,石狮拱卫,一个在普通民宅胡同中很难出现的富家宅院,司徒凌峰缓步走上台阶,敲了两下门环。

    未过多久,吱呀一声,大门开启了一道缝隙,一个老眼昏花的老仆探出头来,上下打量了司徒凌峰一眼,看到在他手中的黑刀时,眼皮不自觉地一抖,颤声道:“呃……这位官人找谁啊?我家主人不在……”

    司徒凌峰看了对方一眼,淡淡道:“嗯,是这里没错。”

    说完“砰”的一掌,将整栋大门扇飞了出去,里面的老者惊呼一声,身形“呼”地一下退开十余丈远,身法鬼魅之处,竟然只留下一道残影。

    老者落地后猛地吹了一声口哨,后方小楼中砰砰声响不停,十余道人影穿破窗户,落在小院之中,人人手中长刀利剑,一副精锐模样,竟然无一人不是先天高手,身上的血腥杀气令人胆颤心寒,俱都是冷冷盯着破碎的大门。

    司徒凌峰缓步入内,闲庭信步一般,丝毫不把一干高手放在眼中。

    那守门老者大为愤怒,喝道:“来者何人?可知道招惹的什么人吗?”

    司徒凌峰扫过在场所有人,喃喃自语道:“以一个先天高手的功力给人家看家护院,装的有些过了……能做到隐藏气息的功法不多,但‘血煞’的最为知名,六叔的门路果然找的没错。”

    血煞之名一出,在场十余人全都眼睛一缩,忍不住吃了一惊。

    要知道。成为一个杀手最重要的一点,不是武功有多高,而是隐藏的足够好。这些“血煞”的精锐高手,百年前便已经是组织的核心。潜踪匿迹的能力向来自信的很,在他们眼中,此地绝无可能会被人识破。

    但如今竟然有人直寻上门,挑明了要找“血煞”的麻烦,如此行踪泄露,让他们所有人习惯性地产生了不安全感。

    “你到底是谁?”那守门老者顿时大为警惕。

    明知道他们的身份,还敢找上门来的,定然有不俗本领。

    这时候。小楼之内突然传出一阵朗笑之声,“哈哈哈,老耿你在深山中潜藏百年,恐怕不知道如今江湖上不信邪的小辈已经不胜枚举了吧?待我葛元照来看看,会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话音刚落,从楼门之内便闪出一个宛如神仙下凡的“天元散人”葛元照,自从凤仪阁大败京兆府,一直没有现身的他奉命秘密留在城内,负责与源赖州、龙萨顿珠等人沟通,当凤仪阁终于决定将隐藏的血煞高手派出之后。憋了一肚子火气的葛元照便主持事务,看看鹰王如何收拾这再次混乱的残局。

    而当他傲然迈步出了房门的瞬间,身躯骤然一冷。放佛落入冰窖之中,葛元照倒吸一口冷气,抬眼望去,不远处的院落中,被十余名高手紧紧围着的黑衣人,正面如寒霜地盯着自己……

    啊!!!

    “天元散人”葛元照在看到对手的刹那,呼吸为之顿止。

    葛元照突然呆若木鸡,在场所有血煞杀手都生出大事不妙的感觉。

    那领头的老者疾呼道:“葛兄,这是……”

    “是你?”司徒凌峰竟然笑了。“很好!”

    来人在说“很好”,所有人的心中产生一个巨大的疑问——

    怎么好?好什么?

    而在葛元照的眼中。从来不苟言笑的司徒凌峰竟然笑了,那个微笑是如此冰寒。如此摧人心魄,那是死神的微笑……

    葛元照顿时崩溃,同时疯了一般向后飞退:“不关我事,不要杀我——”

    在场所有血煞的顶级杀手都在这一刹那惊呆了……

    而同一时刻——

    锵!

    绝刀出手!

    天地间蓦然一片光亮……

    惊艳绝伦的一刀之下,那位耿姓老者双眼瞪得极大,他终于想起是什么样的人和什么样的刀,能使出如此惊艳绝伦的一招!

    “司徒——”

    他唤出这个姓氏时,司徒凌峰的绝刀已经出手,带起的是灭亡的光芒——

    “凌——”

    刀芒斩过,十余颗人头同时飞起,每个人脸上都是不能置信的表情!

    “峰……”

    人头落地,耿姓老者嘴中吐出最后一字,脸上表情定格在了绝望之中!

    整栋小楼,在刹那的光芒之后,齐刷刷地被剖成两半,顺着刀芒向一侧滑落。

    司徒凌峰面露不耐之色,信手一甩,强大的罡气将上半截楼房直接掀飞了出去,留下半截底座,所有房间都成了露天场所。

    啊,啊……

    葛元照被吓破了胆地惨叫着,司徒凌峰缓缓走进大堂,原本拼命逃窜的葛元照惨嚎着在地上爬行,两条大腿齐根而断,顺着他攀爬的方向,一路血迹涌涌。

    大堂正中,一个软倒在地、浑身血迹、似乎受尽刑罚的年轻人,带着一脸讽刺的意味,看着不停爬行的葛元照。

    洛景离被追捕回来的血煞叛徒,想不到竟然会被司徒凌峰意外相救。

    司徒凌峰扫了青年一眼,继续盯着葛元照。

    葛元照披头散发,满脸血污,虽然是绝世高手,但这一刻就像是被吓疯的老狗,只是想着快些离开此地,竟然连血都没有止!

    司徒凌峰眉头一皱,轻踏一步,劲道顺着地面传到葛元照身下,砰地一声,将其整个掀翻了过来,未见如何动作,两道劲风已经点中了穴道,汹涌的血液顿时被止住。

    “不……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葛元照汗水与血水混合一脸,目光闪过从未有过的恐惧,拼命地哀求着。

    司徒凌峰冷然道:“理由。”

    葛元照眼睛一亮,立即抓住这根救命稻草,答道:“我可以告诉你凤仪阁的计划,秘密,所有的一切……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司徒凌峰犹豫了一下,接着道:“说说看……”

    葛元照顿时露出一副逃出生天的表情。

    **********

    一个时辰还有一刻钟便将过去,申屠镇岳已将放在孩子身上的右手收了回来。

    左手臂缠着的布料因为过于用罡气而再次迸裂,殷出的血迹滴答滴答的淌了一地,不过申屠镇岳完全没有时间去处理伤口,满头大汗地控制着体内罡气,将吸附在体内的“金棘波旬”剧毒逼迫到了左手断处,接着怒目圆睁,猛地一声沉喝,噗——

    毒血如同喷泉般喷涌而出,瞬间将整面墙壁染上了一层带着点点金光的鲜红色。

    房间内顿时充满湿热的血腥气,只是气味当中还有一点点的异样花香。

    申屠镇岳连忙止血,死死攥住左手断臂,看着旁边呼吸均匀,陷入沉睡的小外孙,大汗淋漓的苍白脸孔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想不到这断臂竟然还有如此好处,让我祛除毒素的速度又早了一刻钟……呵呵,不过这血量却是损失的有些过了,有些大伤元气!”

    身旁还有叶清玄留下的大把丹药,都是补气、补血的东西,申屠镇岳不管不顾地抓了一把,塞进嘴巴里,开始运功调息……

    敌人出手的时机尚不明朗,申屠镇岳必须分秒必争!

    **********

    敌人出手的时机选择极为阴损,叶清玄正值下落之际,旧力已去新力未生,而且手持棺木,空中移动受到影响,此时下手,直接制造杀机。

    机会虽好,却未见得是杀机!

    叶清玄冷哼一声,护身罡气猛地凝固如同水晶状,紧紧贴附在皮肤表面,竟是将运转到了大成境界,虽然只是皮肤表面薄薄的一层,但金刚系的护身罡气已经超脱世间所有护身罡气的坚硬强度,两道蜿蜒剑气固然同时射中膝盖和小腹,但只是“叮”的一声脆响,不但没有破开叶清玄的防御,甚至连阻碍一下都没有办到!

    啊!?

    破开大洞的屋顶之内一片漆黑,但顺着破洞照射进去的阳光,却正好露出螣蛇呆若木鸡的表情,他万万没有想到只是几日不见,叶清玄的境界竟然再有突破,连他的都已经到了无法攻破防御的地步,刹那之间各种复杂恐惧的情绪萦绕心头,一时间竟然怔在原地。

    叶清玄得理不饶人,眉目一凝,森然道:“就知道是你这条臭蛇!”半空中身体下坠的速度比原来快了十倍,双膝曲起,朝着螣蛇的胸口便压了下去!

    “去死吧!”

    螣蛇眼中终于现出慌乱的神色,眼见已经避让不及,只好在最后关头双臂前伸,护住前胸!

    咔嚓!

    叶清玄双膝巨力压下,螣蛇双臂顿时断折,接下来便要轰碎的是螣蛇的胸骨,而这位青年魔君的眼中已经是一片绝望之色。

    但就在此时,房间中最阴暗的角落中,一团毫无生气的阴影突然窜了出来,如同则人而噬的眼镜蛇王,倏然间便窜过数丈距离,扯住螣蛇转向一边,间不容发地避开了叶清玄必杀一击!

    叶清玄怒叱一声,右手食指向前点出,速度最快的“商阳剑”刚刚射出一道剑气,对方侧旋之中也同样伸出一指,瞬间与叶清玄的点到了一处!

    嗡!

    一莹白,一锈金,两道强劲的剑气在狭小的空间内凝聚,消耗,抵消……最后“啵”的一声轻响,同时寂灭无形。(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