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5】风起云涌
    时近晌午。

    京兆府的一条老街。

    这里的老陈记羊肉泡馍和白水羊头,那是京兆府一绝。只不过东西虽然好吃,却没有名声在外,只有当地土生土长的老西儿才口口传颂,自然客源稀少,如非当地人,根本找不到的深巷。不过司徒凌峰却轻则熟路地走来,就像回到久别的故乡一样。

    歪街拐道的胡同内,一张十余年都不曾洗过的破油布当着酒旗,店铺外面支着几张桌子,看上去就有些年头,木头都已经用的发红,不过依然擦拭得十分干净。

    一个老农模样的店家蹲在门口,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对司徒凌峰的到来视若未见,而矮小漆黑的店铺内,还传出一阵阵的呼噜声。

    看来店家的生意实在不怎么样,而无论是掌柜还是伙计,都悠闲的很,一点焦急的模样都没有。

    司徒凌峰握着黑刀缓缓坐定,咚咚敲了敲桌面。满脸土气的老板嘀咕一声,磕了磕烟袋锅子,冲屋里喊道:“有客——上吃食!”

    “啊?来了,来了……”

    一阵慌乱的整理声,不一会就走出来一个胖大的小伙计,看样子不过十七八岁,却长大呆头呆脑,白白胖胖,身高一米八开外。

    胖乎乎的手上端着一个托盘,犀利咣当地有着一大碗泛着白沫的羊肉汤,一碟子死面泡馍,还有一碟羊头肉和一壶老酒。

    这家店铺倒是奇怪,老板不问话,客人不点餐,人来了就上菜,客人端起来就吃。

    司徒凌峰细细地将泡馍掰成指甲大的小块,丢入滚烫的羊汤之中。倒了些胡椒,没急着吃,先自夹了块羊头肉送入嘴巴。

    细嚼慢咽下肚。司徒凌峰叹了口气,淡淡说道:“还好。味道没变!”

    老板眉头一皱,烟袋里又塞满了烟丝,吧嗒一口,没好气地道:“味道当然没变,我陈老五从六岁开始,便在店里帮厨,我们陈家这个老店,从祖辈上传下来。百年时间味道一成未变……我说,你这后生,看你面生啊,你应该是第一次来这儿吧?”

    司徒凌峰喝了一口羊汤,古井不波的脸孔淡然说道:“我来过……”

    “不可能!我老陈的记性那可是……”

    “是八十三年前……”

    “咳咳,啥?”店老板瞪大了眼睛。

    司徒凌峰道:“那时候你爷爷刚开铺子,你爹还淌着大鼻涕……”

    “啊?咳咳咳……”

    陈老五大吃一惊,顿时被烟气呛到,狂咳不已。

    轰——

    这个时候,远处李府的方向响起巨大的轰鸣声。正是申屠镇岳与龙萨顿珠的全力一击,吓得喘不过气来的老陈头一个趔趄,定定地看着远方。满脸惊惧地道:“我滴个乖乖,老李家一夜都没了,怎么那边还不消停……京兆府这都有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大动静了……”

    同时,店铺里的伙计也钻了出来,傻乎乎地看着远方。

    司徒凌峰头也不抬,仿佛那边的事情与他无关,唏哩呼噜地吃了个痛快,最后用手沾着酒水,在桌面上简单地画了个图案。接着拍下一锭银子,冷声道:“结账!”

    店老板和伙计齐齐回头。待见到桌面上的图案之后,店伙计挠着后脑勺看不明白。但店老板陈老五却是身躯一震,眼中露出不能置信的神情,慌忙上前,在确定图案之后,掏出抹布将桌面擦了个干净,同时按捺不住激动的神情,颤声道:“原来是您老,原来是您老……”

    司徒凌峰眼神荡起一丝波澜,低下头,问道:“人,还在吗?”

    “在,在……就在房后!”陈老五激动得几乎哭出声来,转身呼喊道:“臭小子愣着干嘛?还不恭送老人家到后院,去见见你老阿公……”

    “啊?哎,哎……”

    傻小子连忙掀起门帘,恭迎司徒凌峰进屋。

    他有些想不明白,那个住在后院几十年的老阿公,从来不见生人,为什么这人就可以见他?而且看这个大叔的样子不过三十出头,又酷又帅,自己老爹就算拍人马屁,也不用称呼什么老人家吧?

    傻小子不懂,但他也没问。

    小时候他爹就教育他,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哪些该问,哪些又不该问。

    二人穿门过堂,最后到了一处老宅门口,还没等傻小子敲门,里面的房门便已经吱呀一声打了开来,一个面容苍老的放佛随时会行将就木的老者出现在了门口,看着司徒凌峰露出激动的神色……

    老人家怕有百岁高龄,见到司徒凌峰情绪激动不能自已,强忍心情,朝那胖乎乎的伙计挥手道:“去吧,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

    待伙计莫名其妙地走开之后,老人家踉踉跄跄地就要跪倒,激动道:“少……少主……您老终于来了……司徒明庆见过家主!”

    司徒凌峰六十年未曾接触的老人,想不到依然固守着自己的身份,司徒凌峰心中歉意大增,上前一步,将老人搀扶住,同时低声道:“六叔……我来了……这些年,难为你们了……”

    “不难为,不难为……只要少主还记得六叔,六叔就开心了!”老人竟然是司徒家上一代的秘密高手司徒明庆,与上代家主司徒明钰是叔伯兄弟。从百年前开始,作为司徒明钰的左右手,司徒明庆便被委派为隐卫首领,收纳全大陆各地孤儿,秘密为司徒家培养忠心的死士。

    司徒明钰的野心不小,秘密培养的势力就连东方曼晴也不知道,只不过英年早逝,致使雄心熄灭,原本在司徒凌峰继位之后,司徒明庆的心思再起,没想到少主却是三言两语便将家族交了出去,东方曼晴成了司徒家的掌控人,作为真正司徒家的老人,司徒明庆自然不会听命于东方家的人,于是秘密蛰伏下来,继续暗自培养司徒家的死士,等待有司徒家的后辈有人能重夺家主之位。

    这一等便是六十年,足足等了司徒凌峰六十年,直到今日,司徒凌峰方才出现。

    轰!

    又是一声巨响惊动全城。

    司徒明庆昏老的双眼中精光闪耀,沉声道:“少主此来,可是想要我等出手?嘿嘿,少主这些年未曾过问,但老朽可是丝毫都没有携带,前后三批死士,能用得上的,足有两千人,只是先天高手便有二十人,全部安排在江湖之中,隐姓埋名……”

    司徒凌峰难得一见地笑了笑,想起刚刚进门的胖小子,点了点头道:“刚才的年轻人不错,小小年纪就已经后天巅峰,看来六叔的确是辛苦了。”

    “那个小胖子?呵呵……”司徒明庆颇为得意地一笑,“是我的关门弟子,是外面陈老五的独子,虽然贪吃懒做,但在内功修行上,却是很有天赋。”

    司徒凌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直接道:“这件事我们之后讨论……今天先帮我办件别的事……”

    “少主吩咐!”司徒明庆自信地道:“论资历,咱们的人在京兆府扎根几十年,有些事情鹰王和三司的人也许查不到,但却逃不过我们的眼睛。”

    司徒凌峰点了点头,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到这里来,沉声道:“我想知道,凤仪阁的高手如果避开鹰王的人马,会藏匿在哪里……”

    司徒明庆诧异道:“他们不是正在……”

    司徒凌峰沉声道:“凤仪阁的阴谋,多出自天机阁,有那个老家伙在,定然也将我算计在内。现在我出面,不过是落入他们的算计当中。我不管露头的……帮我查到躲起来的……”

    司徒明庆顿时醒悟,垂手道:“少主且等片刻……”

    **********

    叶清玄奋力追赶“青面鬼”晏圣,心中怒火不可遏制,虽然知道这是敌人阴谋中的一环,但他不能停、不能不追!

    “青面鬼”晏圣轻功不俗,叶清玄急速追赶,虽然越来越近,但也已经横跨了大半个京兆府,展羽和银鹰早已在身后不见了踪迹,而扛着棺材的晏圣也已经到了人体的极限,罡气消耗之巨不敢想象,现在就算让他放下棺材,也没有了对抗的资本。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卖力地前冲,放佛再往前一些就能看到黎明的曙光一般,拼尽了全力,只想到达某个目的地。

    叶清玄冷哼一声,自然知道晏圣出马,就少不了血煞的其他高手,自己要想不中埋伏,便必须在对方预定的伏击点之前截住晏圣。

    眼见前方进入一大片二百多栋屋舍的居民区,为了避免造成重大伤亡,叶清玄一咬牙数倍于之前的罡气消耗,加上一路来的消耗,瞬间罡气便没了一半,但速度陡然上升,却是顷刻到了晏圣背后,隔着三丈距离便伸手猛地一拽——

    嗡!

    晏圣猛地觉得身体被一股大力袭来,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飞遁,知道叶清玄已经出手,魂飞魄散之下将全身功力凝聚在棺材之上,用力向一侧撇去,身体却凝聚最后一口罡气,向另一侧翻滚开来!

    嚓,嚓!

    两声脆响,原本晏圣站立的屋顶顿时被两道剑气洞穿拳头大的窟窿,差之毫厘便要射在他的身上。

    额滴乖乖!

    晏圣冷汗直冒,大感幸运。

    叶清玄冷哼一声,舍弃晏圣,朝着下坠的棺材扑了上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