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4】霸刀的霸
    叱!

    叶清玄顿时双目通红,喝道:“晏——圣——你找死!”

    话音未落,人已冲天而起。

    “青面鬼”晏圣,血煞中是“鬼剑”阎无常之下的第一杀手,比“破光剑”吴光强上一筹。想不到“鬼剑”撤走,他却到来!

    “小心有诈!”

    展羽拦阻不及,只好追了上去,但只是呼吸之间,叶清玄便已经冲出去三十丈外,落下展羽二十丈距离,就连鹰王对其轻功都惊诧不已。

    “老二跟上去!”

    鹰王一声令下,轻功最好的银鹰也紧随展羽之后追去,而怒鹰等人快速冲入房屋之内,确认结果。

    唵!

    一声梵音震天响起,偷袭申屠镇岳之人双手合什,背后毗卢遮那佛像宛如实质,一掌横空与申屠镇岳的霸道刀气硬拼了一记,双方罡气爆裂,各自向后飞退。

    毗卢遮那佛相上显露一道刀痕,顷刻崩溃。

    一道刀痕也浮现在了龙萨顿珠脸上的同样位置,细密的血珠缓缓渗出,差一点就被霸刀的刀气破入脑海,龙萨顿珠毫不在意,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得意的阴笑,令其枯瘦的面孔更填几分阴戾和狰狞。

    在他对面,同为半步神话的申屠镇岳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左手,金黄色的诡异火焰熊熊燃起,诡异的是,火焰虽然炽烈,但却没有任何温度,对皮肤也没有任何伤害,燃烧的只是申屠镇岳体表的护身罡气,而且无论他如何施为,都无法阻止火焰的燃烧!

    “!?”申屠镇岳眉头一皱,想起密宗这套诡异的功法来。

    是密宗无上功法中的一种,本身没有任何攻击力。但只有一个特点,就是携带净化功能,同时会燃尽被攻击者体内的罡气。留下的佛火种子会植于丹田气海,需要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才会完全消失了。但在这期间,无论被攻击者如何修炼,产生的罡气都会被点燃烧尽,极难驱除!

    龙萨顿珠双手合什,阴声道:“不错,正是我大密寺神功!申屠镇岳,等着罡气焚烧殆尽吧!”

    申屠镇岳气得脸色通红,尽管他的罡气质量已经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任凭焚烧,也损耗极少。

    但不管损耗有多么的少,总归是不停地损耗中,若无其他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全身功力被焚烧殆尽,到时候任他霸刀如何猖狂,也只是一只待宰羔羊罢了!

    “龙萨顿珠——”

    鹰王恨得咬牙切齿,飞身冲去,同一时间,大堂屋顶破开两个大洞。横万通和靳空彦面如冰霜,齐齐攻向许久未曾现身的龙萨顿珠。

    源赖州不过是一个幌子,目的是把众人注意力吸引到他的身上。而龙萨顿珠得了空子,通过偷袭硬逼申屠镇岳出手,消耗他的功力,令他没有足够罡气拯救外孙。

    以一个襁褓中的孩子对付申屠镇岳,手法可谓卑劣。

    以霸刀现在本就经常出问题的神智,若是遭此打击,极有可能完全疯掉,而就算没疯,巨大的悔恨也足以摧毁像申屠镇岳这样的伟大人物。令其精神上出现无法弥补的破绽,在他斗志丧失的情况下。别说是挑战罗破敌,就连普通天绝高手都有可能杀了他……

    敌人有源赖州和龙萨顿珠两大半步神话高手在场。竟然还使出如此阴谋手段,简直令人无法相信,他们身为一代宗师的气度难道都喂了狗了?这绝不是实力的问题,而是对方的人品问题。

    凤仪阁先是各地刺杀,现在又使出如此下作手段,在场所有人无不义愤填膺、火冒三丈,展雄飞是动了真怒,天下间没有人可以戏弄他,半步神话也不可以。

    龙萨顿珠冷哼一声,转身便跑。

    现场有霸刀在此,真要是被轻功卓绝的鹰王缠住,三大天绝高手联手围攻之下,他也讨不到好处,而且万一申屠镇岳恼羞成怒,进而动手,他龙萨顿珠就算再有本领,恐怕也有极大几率当场丧命!

    故而他一见到鹰王扑来,便立即逃走。

    但展雄飞不愧有“鹰王”之号,对方刚到李府之外,便已经被他赶了上去,双爪荡起漫天爪影拼死攻击,龙萨顿珠只是招架几次,后边横万通和靳空彦便已联袂而至,无奈下厉吼一声,合掌一击震退展雄飞,再次奋力逃遁,而展雄飞则再次纠缠而上,打定主意要给这番僧好看!

    四个人,一逃三追,都是下了狠心要致对手于死地,只是眨眼之间便消失于众人视线之内。

    如花等人齐齐围了上来,怒鹰从叶清玄房间内奔回,怒道:“敌人手段真狠,守卫的六名鹰卫全部身亡,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人暗杀。”

    这是血鹰也飞快返回,怀里还抱着霸刀外孙,小家伙蹬着小腿,哇哇大哭。

    申屠镇岳脸色铁青,看着外孙久久不语。

    如花等人互看一眼,郑云彪上前道:“申屠前辈,我家小师叔的可以断除,当年师祖就施展过一次,你要你稍等片刻,我小师叔一回来就……”

    “只怕……来不及了!”

    申屠镇岳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沉。

    来不及了?什么来不及了?

    申屠镇岳看了看呼呼燃烧的左手,又看了看自己的乖乖小外孙,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孩子嫩嫩的小脸,淡淡道:“‘生生造化丸’的药力已经挺不了多久,一日后必然毒发。如果叶清玄在一个时辰内,不能及时赶回熄灭,那我损失的罡气便无法在一日内补齐,也就救不了孩子……”

    众人顿时心急如焚,怒鹰一扯毡帽,昂言道:“我去把叶子追回来!”

    “你想逼叶小子在我与梅吟雪之间做个无情的选择吗?”申屠镇岳怒吼出声,阻止血鹰离去。

    众人顿时无语,同时陷入了懊恼之中。

    申屠镇岳无奈叹息,道:“敌人心思狠毒,算计精深,叶子无论如何选择,都会将他推入无法挽回的悔恨深渊,这样做,你们就是毁了他!呵呵,敌人好阴毒的心机啊!他们先用源赖州吸引众人注意力,再以龙萨顿珠攻击老夫,同时又施展消耗老夫罡气,而这里唯一一名能够清除的叶清玄,又被他们引走……敌人的阴谋一环套着一环,每一招棋都要陷我们于死地……”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继续道:“如果我所料不差,敌人也一定会有后续计策,针对我们所有人。也许目标是鹰王,也许是老夫,也许是叶小子和展羽……”

    “那我们怎么办!?”归鳖生顿时大惊,吓得舌头拌蒜,“不行我们跑吧!”

    如花气得上去就给了归鳖生一脑瓢,爆骂道:“王八蛋,就知道跑,跑有用吗?”

    眉清目秀、长相一如小白脸的血鹰叹了一口气,道:“也许……我们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还不至于如此。”申屠镇岳冷冷一笑,道:“鹰王大军在侧,敌人雄心万丈也不敢轻易涉险,顶多挑选几个高手打一打游击战,还得祈祷不会被我们抓住。而我们只要有机会,就奋力截杀其中一二人,那么其他人自然烟消云散,不敢再猖狂行事。鹰王和横胖子三人便是有此想法,才会紧追龙萨顿珠不放的……这样很好,只有身处如此险境,才能让老夫寻回当年的激情,最近心情很是不错呢!”霸刀淡淡地扫过眼前众人,从容道:“怎么?只是如此就让尔等害怕了吗?”

    “兴奋,洒家很兴奋!”如花一拍脑门,果真兴奋地冒了汗气,“如此时候,正是大杀四方的机会!”

    呼延云柱搓了搓手,叹道:“确是如此。晚辈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

    其他人都是一副看神经病般地看着三人,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寻死的主儿!

    申屠镇岳冷哼一声,淡淡说道:“敌人机关算尽,龙萨顿珠与我境界相同,当会推算出我罡气含量,以为我们会在这里乖乖等上一个时辰,如果一个时辰之后叶清玄不返回,可能我会为了救孙子而直接出手驱毒……但我偏偏不会如了他们的心愿!”

    众人大奇,有人问:“前辈准备如何行事?”

    申屠镇岳看着自己燃烧的左手,冷冷一笑,道:“当然是不让敌人如意,搅乱他们的时间表喽!”

    众人疑惑不已,却不料申屠镇岳突然右手一抬,刀光猛地一闪,左小臂居中而断,燃烧着的左手垂落地面,斩得好不痛快!

    啊!!!?

    众人目瞪口呆,惊骇当场!

    申屠镇岳连点穴道,止住血流,看着众人惊悚的表情,呵呵一笑,沉声道:“你们几个为我护法,老夫现在就要为外孙驱毒。有了这一个时辰的缓冲,老夫定让敌人付出足够的代价,以祭我断臂之恨!”

    “遵……遵命!”

    申屠镇岳斩断手臂之后,竟如无事一般,众人看得喉咙阵阵发干、冷汗直冒,俱都生出敬畏之心,纷纷庆幸对方不是自己的敌人,同时终于明白“霸”字所蕴含的深刻含义。(未完待续。)

    ps:下个月双更,请大家准备投月票吧!呵呵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