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3】声东击西
    锵锵!

    两声爆音交击,源赖州只觉得压眼前七彩虹光乍合又分,当前一剑黄光带着无可匹敌的锐气直刺面部,而其余六道光彩分刺两肋和双腿。

    攻势凌厉无比、招式诡异玄奥,竟然在刹那间挡开了自己鬼神莫测的一刀,同时瞬间反击,令其不能乘虚进犯。

    如花和展羽惊魂甫定,连忙向后退去。

    二人与源赖州交手片刻,已经给他凌厉无匹的刀气震得血气翻腾,心跳目眩,乘机退出战圈,回气休息,无法迅速回到战场支持,只能勉力提气提醒道:“老七,小心他的刀罡可破护体神功!”

    及时救援的不是别人,正是闻讯而至的叶清玄。

    源赖州在李府大吵大嚷,本就心情不好的叶清玄自然火冒三丈,亲自出手。

    更何况源赖州亲自设下陷阱,令江南朝廷两大臂助的薛宫望和方忠信身死当场,薛宫望当年对叶清玄有提携救助之恩,结果能得享天年,却遭小人暗算身死,此等大仇不能不报!

    叶清玄动一剑袭来,立即使出的“破刀式”,同时六把子剑剑气嗤嗤作响,带着可击穿天地的凌厉锐气,朝着源赖州刺去。

    只是一招,主剑便荡开源赖州的必杀一刀,虽然自己右手也被对方震得手臂发麻,但叶清玄早有准备,、、,三大逍遥派神功组成的,转瞬间便将对方侵入经脉中的罡气化为乌有,经脉毫发无伤,主剑再次前伸,“破箭式”荡起漫天剑影。宛如漫天烟火,罩向敌手。

    短暂的接触,叶清玄力量之超绝。剑招之玄妙,同样令源赖州为之动容。脸上掠过惊异之色。

    同一时间,叶清玄控制的六把子剑也已经到了源赖州身前,这位幕府第一刀客仓促之间改单手握刀,左手回握刀鞘,左右两手挥舞开来,刀鞘先后撞上分飞而至的六把短剑,右手“天业云”斜挑向上,竟在如虚如幻的剑影里找到真命天子。挑中灵缈七绝剑剑尖。

    眼看剑尖上扬,子剑磕飞,他便可抢入对方跟前,一刀必杀。

    岂知叶清玄身经何止百战,体内三功合一,劲气转变之快天下无人出其右,那会如此容易给他收拾,剑尖上扬的同时,施出了功法,化剑尖上扬为回拉之力。

    咻!

    灵缈七绝剑化为一道流星。直奔源赖州前胸!

    咦?

    源赖州何曾见过如此玄妙剑法,这时叶清玄剑锋已至,锐利前刺。竟半点都不惧他的神兵“天业云”。

    源赖州面容古井不波,“天业云”高举横在头顶摆出大上段姿势,往后疾退,同时刀势下劈,刀罡脱体,使出退身自保绝技“龙尾返”,只要对手被击出的刀罡稍稍阻挡,他便可落地反弹而回,同时刀锋上撩。将对手劈成两半。

    只是叶清玄岂会如他所愿,面对来袭刀罡。冷哼一声,剑身上蓝紫两色光芒缠绕。急挑刀罡,嗡的一声轻响,将对手刀罡挑转一百八十度,朝着源赖州飞去。

    源赖州身躯剧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色彩,对方竟然还有如此神技,令自己的刀罡阻断了自己后招,令他气息一滞,叶清玄灵缈七绝剑弹再化千百剑影、漫天霓虹,紧追而来。

    近百年来,源赖州已经许久未陷入被人追打的地步,一时间竟然隐隐生出兴奋之感,“呦西”赞叹,像头猛虎般反扑,“嚓嚓嚓”一连劈出三刀,“天业云”荡起漫天刀罡,每一刀均若奔雷掣电,全不留后手。

    叶清玄奋力连挡两刀,到第三刀时终于抗衡不住,翻身后退,但退而不乱,游刃有余。

    源赖州刚想乘势追击,可是如花已经恢复过来,怒吼声中九龙禅杖带起雄浑罡风,迎头砸来。源赖州羞恼成怒,但也不敢轻视分毫,全力施出东瀛刀法,卷往如花,刀光刀气,一时间激昂跌宕,不可一世。

    刀锋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如花完全陷进了”天业云”使人身不由主的激流里。只觉对方每一刀均若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且重逾数万钧,奋力挡了十多刀后,早给他杀得汗流浃背,挡三刀只能还一招,还好他劲力雄浑,九龙禅杖一样是神兵根基的宝物,勉强维持下来,暗叫厉害,但又痛快之极。

    此时展羽一样缓过气来,赤着双臂再次扑击而来。

    源赖州踏着玄奇步法,“天业云”潮影一展,把他亦卷了入去,同样应付有余。

    锵!

    灵缈七绝剑又至。

    有了叶清玄的助力,三兄弟合力产生了化学般的效应,源赖州的压力顿时曾几何倍数增加,呼吸为之一滞,连忙稳定心神,全力应付。

    一时间四道人影分合不休,兔起鹊落,兵刃交击声不绝于耳,看得双方之人均目眩神迷。

    就在此时,鹰王蓦地出现战圈近处,哈哈大笑道:“源赖州,假若展某此时出手,保证能在三招之内取你性命。”

    风林火山四侍立即移前过来,却给银鹰、怒鹰和血鹰截着,不敢轻举妄动。

    “天业云”光芒暴盛,竟然仍迫不退三人。

    源赖州额头见汗,但犹可开口,怒道:“八嘎,以多胜少,算什么英雄。”

    展雄飞冷冷道:“我们是两国交锋,非是江湖比武,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给我住手。”

    源赖州收刀后移。

    叶清玄三人当然同时退开。

    源赖州尚未站稳,鹰王已欺身而上,源赖州一刀劈去,鹰王哈哈一笑,衣袖里金光闪耀,闻名天下的鹰爪功****在刀锋处。

    当!

    鹰王返身飞去,源赖州却是脸色苍白,意外地后退了小半步。

    表面看虽似是平分秋色,但实际上鹰王在源赖州在力战之后出手,已经占了对方一个大大的便宜,源赖州还能有如此表现,不愧是瀛洲第一高手,果然有其本事。

    只不过鹰王一击之后并未落地,而是如同雄鹰一般在空中滑翔,身体轻松一个盘旋,气势陡然上升一截,倏然向源赖州扑落!

    源赖州大吼一声,“天业云”向空中挥去,一连三道刀罡却都被鹰王间不容发地回避了过去,双爪猛抓,源赖州用刀鞘一挡,鹰王翻身再次飞起,但未及一丈,再次扑击,力量陡然增加一倍。

    源赖州大吃一惊,连忙挥刀再次抵挡!

    鹰王双爪倏然抓住“天业云”刀锋,双脚向下猛跺,直奔肩窝……

    源赖州终于脸色大变,此时无论是他的左手刀鞘,还是右手的“天业云”,在这瞬间都是回气不足,肯定抵挡不住对方攻击,无奈之下右手曲肘上顶,与鹰王双脚毫无余地的轰然撞击在一处。

    砰!

    鹰王倒翻飞远,源赖州,膝盖以下全部陷入青石地面之下,险险挡了他这诡异莫测的连番攻击。

    叶清玄等人大开眼界,虽然鹰王有击人之短的嫌疑,但也万万想不到鹰王竟然可以将轻功和内功运用到如此令人防不胜防、出神入化的地步,在如此极短距离内连续叠加了三次,一时间的爆发力将源赖州打得灰头土脸,迫使其半步神话的实力都要改采守势,令人惊叹不已。

    鹰王施施然落地,距离源赖州十丈距离,单手负后,不再出击。

    锵!

    源赖州同样刀回鞘内,微微一笑道:“鹰王果然是英雄人物,在下领教了,在未到洛都之前,在下绝对不会再来叨扰。”

    众人顿时都是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个源赖州如此能屈能伸,明显服软的话语一说,以鹰王的气度自然不好意思把他强留。

    果不其然,鹰王皱了皱眉之后,缓缓点头道:“源兄武功之高,确有挑战天下第一刀的资格,既然源兄不欲再战,那我们便在洛都紫金山一较高下吧。请了!”

    源赖州微微一笑,领着四侍瞬间远去。

    横万通的声音此时在屋内响起:“‘天业云’确是名不虚传,若展兄不亲自出手,我看他还不肯死心,只不过就这么放他走了,却是心有不甘。”

    鹰王转身笑道:“在下倒是想要留下他,但只怕除非是申屠前辈亲自出手,否则我们顶多留下四侍,却是休想留下源赖州。”

    众人不由得默然。

    事实上的确如此,除非申屠镇岳亲自出手,才有可能在众围之下取其性命,否则就算是叶清玄、展雄飞、横万通、靳空彦四大天绝高手全力出手,源赖州全力逃遁的情况下,四人绝对拦截不住。

    而同样的半步归虚境界,一旦动手,局面就会变得不可控,为了自己外孙着想,以申屠镇岳的脾气,此时是绝对不会动手。

    “来,我们继续下棋。”

    任谁与源赖州这么可怕的刀法大师交手后,能丝毫无损,自是值得心悦欢腾的事。

    “无耻之徒!?”

    砰——

    一声巨响,远处房舍突然炸上半空,漫天木石碎屑之中,只见申屠镇岳与一道人影连续交击数十招,爆裂的罡气令周遭无数花草树木断折,所有屋顶上的瓦片都被掀飞出去,带着凌厉的罡气砸向众人!

    就在众人还未看清局势之时,又是砰然声响,一个人影破开叶清玄房间屋顶,身上扛着巨大的棺木,怪笑一声,“叶清玄,想要你媳妇就来追我吧!”(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