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1】登门挑战
    锵!

    四支钩子齐刷刷地挂在屋檐,只发出一下声响,四道残影凭着钩索之力,迅如鬼魅般跃上李府一座最高的钟楼,避过了近十个鹰卫的截击,再松掉钩索,从另一侧齐齐跃下,四肢一展,肋下伸出蝙蝠翅膀一般的翼服,像一群队形整齐的雁儿般,飞过重重屋顶,投往李府大广场前的屋梁处,屋梁之后不远,便是众人所在的大堂。

    “放箭!”

    站在一处屋顶上的怒鹰,扶了扶毡帽,大声下令,指挥众鹰卫放箭射击。

    面对敌人神出鬼没的身法,李府内空有比飞鹰骑还精锐数倍的鹰卫,却除了弯弓搭箭劲射敌人外,一时再无他法。

    那四名身穿翼服的黑衣人猛地一收双臂,石头般从空中坠落,泰半箭矢射到空处,仅余的箭矢也被四人抡起倭刀瞬间磕飞。接着四人又是双臂一伸,撑开翼服,飘荡前飞。

    眼看他们跨过三十余丈距离,就要飞降另一屋顶,“小鹰王”展羽陡然出现在四人下方,振臂飞起,直扑空中四人,同时厉声喝道:“藏头露尾,给我下来!”

    转瞬之间便到了四人身下,双手一招一拖,当即使出,空中四人只觉得一股庞然巨力将自己拖住,猛地拽下空中!

    咻咻咻……

    锐器破空声连串响起,那四人骤然坠落,却是毫不慌张,左手连扬,四串十字镖一个追着一个,电光火石般射向了展羽身上各个必救要害,声势惊人,充满死亡的威胁力。

    “瀛洲武士!?”

    想不到之前谈话中还提到这些域外高手,这么快就让他遇到了。而且还是四个配合默契的归虚境高手。

    展羽虽是武技高强,亦难同时接下近百个杀伤力强大的十字镖,尤其他们以特别的手法劲力掷出。利用旋转的特性,不但加强了速度。还可专破内家护身真气。

    展羽暗叫厉害,横移闪躲。

    四人双手连挥,又是一串十字镖袭来。

    展羽此时再次带上了鲁伯通为他设计的绝世灵兵“绝神爪”,从肘部到指尖全部被钢铁包裹,形如鸟爪,威猛骇人,面对避之不及的十字镖,金色火焰闪耀。叮叮当当之中,将袭来暗器全部击落。

    看似强悍,但展羽却不免被击退十余步,额头也紧张见汗。

    那四人在空中像球儿般互相碰撞,散开来时或高或低,或左或右,变成由不同角度往展羽攻去,其诡变和巧妙处,教人难以揣摸。

    这样四合为一,又一分为四的联击之术。展羽还是首次遇上,双手连挥,在身前组成一团金色爪影。护着全身。

    四道寒芒乍起,四个蒙面人齐齐挥舞倭刀,****过来,往展羽攻去。

    展羽施尽浑身解数,接连挡开了两刀,身子侧翻,同时后脚撑出,迫退了后方攻来的敌人,但最后那名轻功最佳。身形娇俏的女敌手,手持一长一短、两道激电般倭刀。凶狠攻至,展羽只是挡了一下。便冷哼一声,翻落瓦面,退往广场。

    那四人终成功登上屋脊,十字镖连环射出,想抢上来的鹰卫纷被迫退,十余人身中十字镖,其中半数重伤,生命垂危。

    这时四人傲立屋脊,俨然有君临鹰王府,不可一世的气概。

    展羽落到广场处,没有再攻上去,退到卓立广场中心的银鹰,怒鹰两人之前,这时如花、魏越、血鹰、夜鹰、呼延云柱、郑云彪、归鳖生等全赶了到来。横万通、靳空彦、展雄飞三位天绝高手并未第一时间出现。残鹰、任疏狂二人重伤未愈,所以仍留在大堂之内,并未现身。

    鹰卫则全隐没不见,变成两组人一上一下、在这雪白的天地里,成对峙之局。

    “来人报名!”当值的怒鹰确是愤怒了,自己指挥众多鹰卫,竟然连四个人的衣服边都摸不到,如何让他不窝火。

    站在最前方的人影用苍老而古怪的腔调答道:“大瀛洲第一兵法家源赖州座下四大侍卫——风林火山。”

    银鹰洒然一笑道:“原来是东瀛好手,不过你们联手之法虽妙,却尚嫌不够斤两,若你们再没有人出现,我们便立即将尔等生擒活捉,严加惩办。”

    魁梧的山侍大喝道:“申屠镇岳在哪里?”

    众人不由得一愣,心说这瀛洲武士真是无所畏惧,什么人的名头都敢直接喝出口。

    下面的归鳖生凑到呼延云柱耳边道:“这大个子二货竟然有胆子找申屠老爷子的麻烦,但真是不怕死啊!”

    呼延云柱低声道:“这群倭鬼一点不蠢,定然知道霸刀前辈正在凝聚功力要为小外孙祛毒,根本没办法动手,否则徒耗内力,对祛毒有极大影响!”

    归鳖生一愣,怒道:“我靠,这帮倭鬼真不是玩意儿!”

    归鳖生最后一句根本没控制,对面风林火山四侍顿时杀气腾腾地盯向了他。

    银鹰哈哈笑道:“申屠前辈岂是尔等说见就能见的?以四位的实力有些自不量力了吧?让源赖州亲来吧,如果他能好言相询,我还会考虑考虑会否替尔等转达。”

    这银鹰不愧鹰王倚重的大将,不但说话得体,还稳稳压着对方。

    山侍怒目一瞪,喝道:“不知死活!竟敢对我幕府第一兵法家不敬!?申屠镇岳若在,立即叫他滚将出来,不要做缩头乌龟。”

    众人一听顿时大怒,齐齐喝骂,如花、怒鹰等人更是想要上前动手。

    这时归鳖生却是叉着腰大笑起来,冷嘁一声,道:“这个吃错药的倭鬼,我说你挺大的个子没长脑袋啊?相见霸刀前辈,你跟他约好了吗?不让人家出去逛街吗?万一睡觉了呢?人家现在要陪孙子,你个龟孙子算什么东西?吵吵嚷嚷烦死人了,快滚下来待本大爷掌嘴……”接着撸胳膊挽袖子,一边招呼一边喝道:“快点吧,莫让大爷等得不耐烦。跳下来时小心点,不要尚未和我的拳头亲热,便先仆穿了你的狗头。”

    山侍华语说得不利索,顿时被骂了个哑口无言,虽然气得浑身颤抖,但他又不可能真的跳下去。

    众人齐齐大笑。

    而风林火山四人见众人谈笑自若,视他们如无物,均大不是滋味。

    就在此时,一声冷哼,一个高大人影,现身四侍正中。

    四侍忙跪下拜见。

    银鹰他们眼前一花,上面已多了个人,背对着他们,一身瀛洲武士的打扮,无论是破旧露出皮肤的衣衫,还是赤脚穿着的木屐,都诡异地吸引了众人注意力,令人印象深刻。

    源赖州两手负后,背着下面广场众人,高声断道:“喔噫,喔噫,素闻‘霸刀’申屠镇岳乃神武第一用刀高手,本宗则为幕府首席刀客,不远千里涉洋渡海而来,但求能与申屠兄决一死战,于愿足矣!”

    声音缥缈传递出去,瞬间荡漾百里有余。

    申屠镇岳必然听在耳内,不过还未等其答话,展羽已“呸”的一声,不屑喝道:“源赖州,我等原本还当你是什么人物,原来只是卑鄙无耻之徒,明知道霸刀前辈为外孙祛毒在即,绝对不会因此与你交手,你还登门挑战,真是令人不齿。”

    如花更是一拍大禅杖,暴怒道:“霸刀前辈岂会跟你这种腌臜货动手?想见霸刀前辈吗?先过得我如花这根九龙禅杖答应不答应。”

    “喔?”

    源赖州倏地转身,两眼射出寒芒,罩定展羽和如花二人,人虽未动,迫人的杀气有若宝刀出鞘般,直压下来。气势极为凌烈,只是这一个动作,身上的气息甚至都让人无法凝视,放佛盯得久了,眼睛都会被他身上的刀气逼出血来。

    众人纷纷摆开架势,一方面防范他突然出手,亦为了应付他凌厉的气势。

    而此时申屠镇岳的笑声由右后方书斋方面传来道:“骂得好,展小子果真对我脾胃,若我要是再有个女儿的话,必会招你为婿,老展有子如此却是好福气。”

    展羽得前辈夸奖,难掩脸上得色。

    此时展雄飞的声音笑着传来道:“申屠兄谬赞了,不过是个爱惹祸的竖子罢了!”

    身材矮小的源赖州脸容古井不波,长笑道:“喔噫,喔噫,你们在这里夸儿子夸够了吗?哼哼,想不到申屠镇岳竟是胆小如鼠之辈,以后还有脸见人吗?”

    展雄飞的声音断喝道:“无知倭贼,给我闭口。你以为我们看不出你的卑劣意图吗?想挑战申屠兄?过得了眼前这关再说!若是能胜得了这些小儿辈,说不定展某一时手痒,会出来取尔狗命。”

    横万通的声音笑道:“展兄何必为这种倭贼小寇动气,来来来!我这将军了,轮到你了。”

    只听说话之人劲气内蕴,扬而不亢,源赖州便知此人乃与鹰王同级的天绝高手,只不过他不知道是横万通还是靳空彦,想到此地如此之多可以挑战的天绝高手,不但不担忧,反而兴奋异常,忍不住冷喝道:“好!便让我拿这些小辈血洗我的‘天业云’,看看你们还有没有这个闲情逸致下棋。”

    源赖州一声尖啸,领着四侍,跃入场中。

    下面各人倏地散开,呼延云柱、归鳖生和郑云彪在银鹰指示下,退向场外,这里都是归虚境以上的高手动武,他们几个留在这里毫无益处,一时不察就会丢命。(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