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9】卑劣行动
    “安全就好!”

    宗轩顿时松了一口气,又道:“这一次孩子的安全一定要做好,若无我的召唤,你就不必来了,以免被有心人注意到。”

    洛景离右手缓缓摸着剑柄上的浮雕,沉默片刻,道:“孩子在我这……你放心。”

    话音落时,人已离去。

    来无影,去无踪。

    宗轩原本轻松的眼神登时变得阴戾,喃喃道:“安全?换个人劫持就算是安全了吗?不还我儿子,也不说出位置……洛景离,你这是开始防备我了吗?”

    洛景离的态度让宗轩心中微微察觉出一丝异样,不由得变得警觉起来。

    这一次的事件恐怕在洛景离的心里也造成了巨大阴影,宗轩连亲人都可以出卖,他又算得了什么呢?

    洛景离从最开始在南龙山庄刺杀李道宗,之后抢夺妻子再次偷袭小剑神,以及最近的重伤梅吟雪……洛景离不但是最锋利的剑,也是他最为依仗的左右手。

    但是今天,似乎这一切都变得不再真实,宗轩已经无法相信任何人……

    这是经常背叛他人的通病。

    世上没有他不能背叛的人,自然也就没有他可以信任的人。

    **********

    京兆府恢复了往日而的繁华,即便天近黄昏也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凉意。

    洛景离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即便在人头汹涌的街道上,他依然懂得如何隐匿身形,并借助周遭人们的身子挡住身上的要害。

    多少年了,从记事时起,便接受最残酷的训练。如今这些动作已经融入自己的骨髓灵魂当中,即便是失魂落魄之时,也下意识的做到。

    当年与自己同样接受杀手训练的百余名孩子。最后活下来的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其中绝大部分都没能活到成年。而且不少都是自己亲手杀死的。

    四岁便开始杀人,七岁第一次杀死任务目标,到了十三岁,已经是“血煞”中最年轻的金牌杀手。

    今日,洛景离的动作依旧谨慎,但往日机警的精神,却第一次陷入烦乱。

    洛景离有着极大的野心,但同样也知道自己的缺点——他只适应躲在别人的背后。而不适应站到人前。

    他是个刺客,是个杀手,他想要力量,但除了杀人,他又没有其他方面的能力,他看好宗轩,因为他够狠,够绝,够心机,所以他把自己的未来赌在宗轩身上。但如果有一天。他发现这个赌注下错了,那么他也会壮士断腕,及时挽救自己的错误。最起码让他不会连自己的性命都赔进去。

    今日便是如此,他感到宗轩变了,变得令他不得不做出准备。他连自己亲生祖父都能舍弃,那自己算是什么?

    宗轩说过,他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自己与他之间不过是合作关系。

    洛景离不会坐以待毙,与宗轩合作的同时,也不得不时刻防备这个看似推心置腹的朋友。免得在得到极佳回报的同时,会被其在背后捅上一刀。

    宗轩的儿子。便是他的转机。

    洛景离心思甫定,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但他抬头时,却不由得眉头微皱,四周人群汹涌,热闹非凡,但他却忍不住身心一寒,有种赤身**站在街上的感觉。

    他被人盯上了!

    **********

    昆吾学院这几年呈现出超乎寻常的兴旺。

    又有两处偏殿在建设当中,而最新的藏经阁被修成了高达十八层的巨大书塔,成了昆吾书院地标性的建筑。

    莫野离自从被叶清玄救下,大难不死之后便已改了猎奇冒险的性子,留在昆吾山上当起了逍遥的客卿,过起了闲云野鹤般的生活。

    时不时地督促指导下昆吾学院的学员,或是监督一下学院内的工程进度,成了他不多的事情,而且是纯粹的爱好,而非工作。

    这一日是一如既往地晃荡,远远看着修葺藏书阁的工匠,莫野离便施施然地走了过去。

    一个个工匠忙着工作,年纪较大的两个看见莫野离走来,停下手,各打了一个招呼。

    看了一眼精美的浮雕窗栏,莫野离欣喜的叹了口气,问道:“差不多完工了吧?”

    那两个工匠点点头,其中一人道:“最多还要十天就可以完工。”

    这队工人进入昆吾学院已经三年有余,与莫野离也颇为熟悉。

    那工头只顾着回答莫野离,冷不防一步踏错,从竹架上跌了下来。

    “小心──”莫野离急掠了过去,一伸手,及时将那个工匠接住。

    手刚一接触,他就发觉不妥,因为这个工匠的身子实在是太轻了,明显比一般人轻灵!

    只一瞬间,莫野离便启动了护体罡气,同一时刻,那个工匠的袖中亦射出了整整一筒专破护身罡气的透骨银针,瞬间射在了莫野离的胸腹之上!

    莫野离虽然反应机敏,护身罡气立即运行,仍然让那些银针射进了肌肉内一寸,这个深度完全不会致命,但这一瞬间莫野离却完全不感觉刺痛,只是一阵麻木,以及胸口一大片的湛蓝之色。

    “毒针!孔雀翎蓝!”莫野离心头一凛,武林十大奇毒的每一次现身,都带起一片腥风血雨。

    抬眼处,那个工匠手中已多了一把磨刀,插向他的太阳穴。

    他快,莫野离更快!

    那工匠才举起磨刀,便已被莫野离掷出去,撞在墙壁上,密密麻麻的骨裂声响起,身体如烂泥般倒下。

    同一时刻,莫野离周围的地面同时裂开了五个大洞,泥土飞扬中,五个黑衣人急拔而起,五柄狭长的利剑还急取莫野离五处要害!

    莫野离暴喝挥掌,断两剑,震飞两剑。连环三掌,将三个黑衣人击得断线纸鸢一样飞开,他身形再转。抓住了那个黑衣人的右脚足踝,竟就将那个黑衣人当作锤子一样。痛击在另一个黑衣人的头上。

    “叭”的一声,两个黑衣人鲜血横飞,当场毙命,在下的那一个双脚陷入地面几近半尺。

    一张奇大的金属网旋即从滴水飞檐上洒下,将莫野离网起来。

    莫野离双掌急振,那张金属网被震得往上飞起来,千百点闪亮的寒星接向莫野离射至!

    同一时间,昆吾学院内数处火起。不少地方冒出凌厉的喊杀声,敌人的这次刺杀行动计划了许久,都在这同一时间内爆发开来!

    好缜密的计划,好凶狠的刺杀!

    几乎一瞬间,莫野离便已经看出对方是“血煞”的杀手,而且是最为精锐的刺客。

    暗器一射出,杀手亦扑了上来!

    七个人,七种兵器,每一种都是专破护身罡气,而且蓝汪汪的全都淬上剧毒。

    莫野离双袖急扫。将暗器卷落,那张巨网又落下,在地上的四个工匠同时分从四个方向窜出。各抓住一角,团团疾转。

    莫野离连发两掌都被振开,眨眼间,已被那张巨网里起来。

    他当机立断,双掌一插一分,“铮铮铮”一阵乱响,那张巨网竟被他硬生生撕破,那些人这时候亦已扑到了,其中几个竟然猿猴一样爬在莫野离的身上。

    莫野离双掌疾翻。电闪雷鸣之间,轰中敌手。骨碎声连响,一个黑衣人被他震得五脏离位。命丧当场,可是他的身上亦中了五支奇怪的兵器。

    鲜血“哧哧”地从兵器的血槽射出,眨眼间,莫野离已变成一个血人似的!

    他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连发数掌,又有三名黑衣人被他击杀在掌下,可是他的双手亦被四个黑衣人锁住,闪电一剑实时纵滴水飞檐上射下来。

    用剑的是一个瘦如猿猴的中年人,足有同他一般的先天后期实力,身手异常敏捷。

    他本来高踞在墙头上,那片刻之间,身形左右移动,最少变换了百次,然后,双脚往墙头猛一蹴,运人带剑直飞向莫野离。

    这一剑所采的角度恰到好处,速度就更惊人。

    一刹那的剑光,如同流星划过天际,美得夺目,美得致命!

    !

    莫野离目光一缩,这才是这组杀手中最厉害的一个!

    这一刻他已看到了死亡的来临。

    暴喝声中,莫野离运足全身功力,双臂一振,噼里啪啦的电击之下,那四个黑衣人的经脉齐皆被他的雷系罡气震碎,可是那一剑亦刺进他的心胸。

    剑一入心胸,莫野离的一脚也已踢在那个工匠的身上。连人带剑将那个工匠踢得飞回去,却没有飞回墙头,只是飞撞在墙壁上,“噗”的脊骨断碎,贴着墙壁,滑倒地面,吐血不止。

    一股血同时箭一样从莫野离的心胸射出来,激射出丈外。

    莫野离的面色亦同时变得犹如死鱼肉似的,仍兀立不倒。

    此时附近的昆吾派弟子已经听到声音赶了过来,昆吾学院最少十余处陷入战乱之中,赶到此地的高手,却是段散石。

    那些昆吾弟子簇拥着段散石,防止周围再有杀手刺杀,立即奔向莫野离。

    莫野离仍站在原地,双目圆睁,一动也不动。

    段散石双手扶着莫野离,也是没有动,他精研医道,又怎会看不出莫野离已经无药可救。

    莫野离就那样站着,好一会,嘴唇才颤动了几下,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段散石看在眼内,脱口道:“莫大哥,您有什么吩咐?”

    莫野离艰难喘息,终于说出声道:“找清玄……替我……报……仇!”

    话音一落,莫野离“哗”的喷出一口鲜血,头一仰,终于气绝。

    “莫大哥──”段散石脱口狂呼,那些昆吾弟子纷纷上前,跪倒莫野离周围。(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