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7】接踵而来
    叶清玄第一时间冲到冥狱诸人所在的院落,但还没等他落下脚步,便从里面飞出两道身影,浑身布满血迹,形象狼狈。

    叶清玄一眼便认出了灭门仇人电剑,而另一个便是雨针。他毫不犹豫地追赶上去,将此地后事留给了如花、展羽等众人。

    电剑、雨针二人慌不择路,放佛是被吓破了胆的野狗,只是一味地朝着一个方向奔逃,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警觉性,自然不可能发现紧随其后的叶清玄。

    而叶清玄也打定主意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再动手,故而只是缀在身后,并未第一时间现身。

    而当二人行进到京兆府中一片贫民区,并且看到附近有几处无人居住的老宅之后,叶清玄终于不再跟随,猛地加速,瞬间追至二人身后。

    啊!?

    突如其来的袭击令二人肝胆俱裂,明明有一战之力,却失魂落魄之下只是想要逃离,可他们的轻功如何比得上叶清玄,屈指连弹两下,二人便觉得背心一麻,顿时变得不能动弹。

    二人身形从空中坠落,被随后而来的叶清玄双手一招擒拿,并带着二人选了一家破败无人的院落飞了进去。

    两个时辰之后,叶清玄缓缓走出小巷,漫无目的地走着。

    电剑死了。

    被他吸干罡气,导致内伤发作,呕血而亡。

    出奇的,他没有血仇得报的快感,反倒因为仇人最后时期的软弱而万分失落。

    不解气啊!

    这么窝囊的对手,竟让他一丁点报仇的快感都没有……

    当年电剑的一刺,没有杀死自己,今天自己。面对虚弱的电剑,也没有了那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感觉。

    只是当他点明自己身份的时候,看着电剑和雨针眼里露出的惊骇。让他晓得这二十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电剑死了,不过却是放过了雨针。不过同样的。被吸走一半功力的雨针,最起码半年之内无法找回当初的实力。

    他知道,雨针的身份是当年蜀中唐门的少奶奶。

    就像电剑打入血煞内部一样,雨针为了提升自己暗器的手法,也打入了蜀中唐门,更亲手将自己的丈夫杀死,成为蜀中唐门的罪人。

    不过叶清玄并不打算将其交给蜀中唐门,因为她毕竟是“六道轮回”唐彦的亲生母亲。难道自己还能将雨针交给唐彦,让他亲手处置自己的母亲吗?不,那种人伦惨剧,实在是太过无情。他们的家务事,还是由唐门自己来解决的好……

    至于自己问出的信息并无任何新鲜之处,只是更明确了己方人马的猜测,当年覆灭昆吾派的行动,便是由罗破敌和卓惠梵主导,天机阁天机老人策划,魔门、大密寺、风云盟、血煞以及这几大势力附庸的核心派别一起做下的。当年参战人数十余万人,其中先天以上高手便有五百余人,而这些人马除了大密寺和风云盟的人马各归本部以外。魔门和血煞的高手全部藏匿于魔门日宗守卫的“十方魔宫”之中。

    魔门此举即是为了保存实力,同时也是担心当年人手太多太杂,会有人走漏风声。

    想到这里,叶清玄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十方魔宫,原来真的存在。

    多少年以来,江湖上一直有人认为,这所谓的“十方魔宫”其实只是传说中的地点,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因为没有人真正见过这个地方。那些宣称到过魔宫的人物,也完全说不出它到底是在哪个地域。哪个深山老林,或是在神武九州的那个州中……

    这让本就神秘的魔门。更加诡秘万分,令人心生恐惧。

    而想到魔门竟然还隐藏有无穷实力,多少也让叶清玄大吃了一惊,不过仔细一想,也是大有可能的。

    也难怪这百余年来,覆灭昆吾派的元凶都无法找到,而且连一丝一毫的消息都没有流传,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原来这些高手全都被魔门给藏匿起来了。百年前便是先天境的高手,那百年之后,这批人又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呢?只怕这些人才是魔门真正的隐藏实力所在吧。

    一想到这里,叶清玄反倒热血沸腾了起来!

    师门仇寇尚在人间,总比找他们的后人报仇要来得解气!

    雨针的穴道稍后便会解开,由得她自行离去,如今冥狱势力灰飞烟灭,失去保护的雨针只能面临蜀中唐门的无穷追杀了。

    叶清玄有些失神地走出小巷,这时眼前人影一花,申屠镇岳从空中而降,看着怀中抱着一个婴儿,看着叶清玄沉声道:“找人为我护法,我要为外孙驱毒!”

    吓?

    叶清玄双眼瞪得溜圆,还没等答话,脖领子被人一把扯住,直接拎着飞起。

    叶清玄第一次见到申屠镇岳眼神中的一丝慌乱,甚至连自己前行的目的都不甚明确,忍不住劝慰道:“前辈前方左转,顺大道直行,京兆府的府衙驿馆正由鹰王坐镇,正可为前辈护法!”

    “罗破敌在京兆府!”

    申屠镇岳冷冷一句话,顿时让叶清玄大吃一惊。

    “什……什么?”

    “你聋了!?”

    申屠镇岳心急如焚的时候脾气分外不好,叶清玄登时一噎,明白了申屠镇岳心中所想。

    这个霸道的老头是想找一个隐秘之地,秘密地将外孙体内剧毒逼出来,争取不惊动魔门中的任何人。

    而一旦他选择由鹰王等人护卫,那时的局面一定会惊动罗破敌,而这位魔帝一旦出马,而申屠镇岳又因为救援外孙、精气耗尽而不能威慑对方,就极有可能面临魔帝的直接攻击,造成己方大规模的伤亡。

    可他这么想是没有错,但把宝压在自己一行人不会被魔门中人发现,未免也太过天真。

    叶清玄心思一动,突然想到千机匣中携带的解毒药中还有一粒“生生造化丸”,就算是中了武林十大奇毒,也足以延长中毒者三年寿命,于是急道:“前辈莫急,我身上有一种奇药,就算是中了十大奇毒也完全可以困住毒性,延长中毒者三年寿命。‘金棘波旬’毒性怪异,只要暂时压制住毒性发作,前辈便有足够时间从容布置,不必冒险!”

    飞奔中的申屠镇岳猛地停顿,激动道:“你说的是实情?”

    叶清玄道:“药就在我身上,我怎么会骗前辈?我师兄的儿子,可是我们的宝贝!”

    “嗯,不错,忘了你们师兄弟情深了……”

    “拿来!”

    叶清玄连忙从千机匣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慎重地倒出一枚墨绿色的丹药。

    申屠镇岳一把抢了过去,在鼻端闻了闻,露出犹豫的表情,叶清玄焦急地挠了挠头皮,心中暗道:这老头到现在竟然还怀疑自己不成?

    可是让叶清玄没想到的是,那申屠镇岳突然讪笑地抬头,问道:“这……未断奶的孩子,这么早吃药对身体不好吧?你那有儿童版的解毒药吗?”

    我靠!

    叶清玄差点背过气去,原来这老头是担心自己外孙的健康……

    可这金庸小说里的灵丹妙药,哪来的儿童版啊!?

    “呃……反正用不上三年时间,要不……减低药量,您老喂孩子一半?”

    “不成!”申屠镇岳眉头一皱,沉声道,“我不能冒此危险。‘金棘波旬’剧毒发作,非常人可以忍受,更无论是个婴儿了,一旦判断错误,我外孙便可能活活疼死!所以必须第一时间全部喂下去!”

    叶清玄感受到小宝宝体温逐渐上升,明显毒性开始发作的前兆,脑门上见汗,连忙同意地点了点头。

    申屠镇岳捏着丹药,手指竟然有些微微颤抖,正要送孩子嘴里,那小宝宝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哇”地吐出一口奶水!

    叶清玄一愣神,脖领子瞬间又被申屠镇岳揪住,“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丹药有问题?”

    “啊?这药还没吃呢!吐奶而已,吐奶了!”叶清玄连忙解释,看着申屠镇岳通红的双眼,竟是比见了仇人还凶恶。

    “哦?对,对……”申屠镇岳立即放松下来,“小孩子是会吐奶的……呃,刚才我们速度快了点,他好像有点晕!”

    废话,超过100迈了好不好!

    叶清玄翻了翻白眼,道:“拜托你挺大岁数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好歹你都两个孩子了,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申屠镇岳老脸一红,喃喃道:“那时候光想着女人了,哪想过孩子?两个孩子从降生到长大,我关心的实在是太少了……”

    看到霸刀在外孙面前露出慌乱的表情,叶清玄心中一软,暗自叹道:就算再狂妄的人物,不论当初如何雄心万丈,在儿孙面前,那颗心依然是软的,依然有他儿女情长的一面。

    霸刀当年不可一世,所有的梦想和追求,都在这一把刀上。如今万事成空,令他能够怀念的,不是仇恨,不是名声,不是过往,而是亲情。

    将整粒“生生造化丹”喂入孩童的嘴巴,感受到原本变得炽热的身体逐渐降温,二人的心也缓缓落地。

    申屠镇岳深呼一口气,终于松了口气,道:“如此……我们回去吧。正好见见据说有我一半霸气的鹰王,又是何等的人物。”

    似乎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前进,二人前往府衙驿馆,转身之际,司徒凌峰一脸酷冷地站在街头,瞪着叶清玄。

    “吟雪……出事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