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5】****双雄
    叶清玄傻不愣登地看着瘫软在地、口吐白沫的“鬼爪”聂屠,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以及周围呆滞的鹰王等人,无奈地耸了耸肩,道:“抱歉,一时没控制好节奏,又升级了!”

    众人齐齐喝骂,恨不得上去把这个小混蛋锤吧死!

    鹰王等人审讯聂屠,又担心他功力暴起会伤人,于是令叶清玄找一个稳妥地封住对方功力的方法,而叶清玄想当然地使用了。

    开玩笑,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

    叶清玄吸干一个天绝高手的功力,能够转化多少内力,自己心中也不是很清楚,带着占便宜和试验的心态,叶清玄便运转了,结果吸人功力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就像是暖洋洋地泡着温泉,他一时兴起,竟然忘了控制吸收的程度,直接把聂屠全身功力吸了个干净,如今浑身瘫软,屎尿流了一地,直接趴在地上口吐白沫了。

    而叶清玄的实力,也瞬间从归虚境第六重天,直窜了两个等级,达到了归虚境第八重天的地步。毫无疑问,这一次随着他实力的提升,已经是稳坐天绝榜第三十六把交椅了。

    而原本的第三十六位,现在正躺在地上待宰的猪般直哼哼。

    这人是没法审讯了,鹰王揉了揉眉心,心思一转却是说道:“叶小友这门功法颇为神妙,不知这晋升可有屏障?如果一直为你提供罡气深厚的武者,是否可以一路晋升到破碎虚空呢?”

    叶清玄摇了摇头,道:“鹰王明鉴,虽然神妙,但归虚境之上,对于武道的追求已经并非单纯的罡气积累了。对天地法则之感悟。更在其上,而归虚境中,第九境和第十境才是关隘所在。如果我在此之前不能感悟天地,达到‘天人交感’的地步。恐怕就算吸纳的罡气再多,也会自动流失掉了。只是这次的吸纳,晚辈便已感受到了罡气的流失。”

    “理应如此。”鹰王仰天一叹,缓缓说道:“‘天人交感’是一个奇妙的境界,人与天地之间相互呼应,身体经脉也出现奇异的变化,原本寄托于人体的罡气可以在体外留存,并于神话境完全掌控。到时便是超凡入圣的阶段,人便不是凡人,脑后会出现神道光晕,这便是罡气在外凝聚的表现。”

    一旁银鹰点头说道:“史书记载,当年龙神敖烈晋升神话境,脑后出现青红黄三色光晕,神威天成,只是气势便已令人高山仰止,即便龙神暴虐,民怨颇深。但其未破碎虚空之前,天下间无一人敢于造反。”

    众人提及龙神当年威风,不由得唏嘘不已。

    鹰王一拍扶手。昂然站起,道:“既然暂时得不到魔门或是凤仪阁的详细情报,那便趁机请扫周围敌对势力,叶清玄,你昨日所提的事情,可以立即去办了……冥狱?哼哼,不过死而不僵的虫子,不咬人,但恶心人。你带人去清理干净吧。正好检验一下自己晋升的实力!”

    “遵鹰王令!”

    **********

    深夜月明,小院中庭。华灯亮如白昼。

    傅平生独坐在大堂之上。

    在他的身旁,有一张紫檀矮几。在几上,放着一壶酒。

    壶已空,但杯中仍有酒,握在傅平生的右掌内。

    这杯酒,斟下已很久,才喝去少许,傅平生在斟下这杯酒的时候,已一些喝酒的意思都没有。

    现在他甚至已经忘记这杯酒的存在,目光并没有落在这杯酒之上。

    也没有落在什么地方,他的眼睛虽然睁大,其实什么也没有看见,也非独目光,血气彷佛都已凝结。

    他正陷入沉思之中。

    百年前,他还是“冥狱”的星子,为了一个女人,他说服父亲与天机阁和卓惠梵合作,准备一举篡取凤仪阁阁主之位,以****第一大派的实力,掌控凤仪阁这个白道武林神话一般的存在。

    这个计谋听起来极其疯狂,但自从见到卓惠梵之后,他知道,这是非常有可能实现的愿望。

    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女人,最后只是利用他而已。

    就在百年前的今天,卓惠梵亲自带领白道高手围剿了“冥狱”势力,要不是事先他在其他地点养伤,只怕这一劫足以让冥狱从世界上完全消失。

    被心爱的女人背叛,又有了灭家之仇,傅平生心中仇恨支撑了他活过百年。

    可是,足足百年,他的所作所为对报仇来说,几乎是微不足道的。

    一直以来,他愤怒自己的无能,变得更加心思阴沉,别说是自己的属下,就连自己的亲孙也舍得放弃。

    今天,便是亲孙给自己一个交代的时候了。

    夜风从门外吹进,大雨过后,风中带着泥土花草的清香,也带来远处零落而低沉的更鼓。

    已经是三更。

    方敲起三更,傅平生呆滞的目光,就变得灵活起来,他彷佛已冰封的面容亦有了变化,冷冷地突然一笑,开口道:“已经三更了。”

    语声甫落,他霍地举杯,仰首一口,饮尽杯中余酒。

    冷酒就像是冰刀一样,刺入他的咽喉,他浑身的血气,亦彷佛因为这一口冷酒的刺激回复正常。

    旋即他脱手掷出那只酒杯。

    “叮当”的一声,酒杯碎裂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几乎同时,衣袂声响,一条人影飞鸟般在堂前凌空落下。

    一落下,身形立即就稳定,稳如泰山。

    宗轩到了。

    堂中灯火辉煌,堂前也在灯光笼罩之下,灯光辉映中,宗轩那一身锦衣和背后刀柄上飘零的红丝带更见绚烂夺目。

    傅平生的目光,落在亲孙那张英才勃发的脸庞之上。

    而宗轩也是盯着傅平生的脸庞。

    四目交投,剑一样交击在半空。

    傅平生眼中杀气顿燃,双手紧紧握着靠背椅的扶手,森然道:“闲孙,我要的人呢?”

    他说的是申屠镇岳!

    宗轩淡然道:“人来了。”

    轰!

    话音落时,小院整座大门俱都化为了齑粉……

    一个硕长身影缓缓从纷飞的灰尘中走了出来,傅平生的眉宇一跳,不能置信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物。

    那是他这辈子最不想遇到的敌人——“霸刀”申屠镇岳。

    这一刹那,他知道,自己被出卖了,被自己的亲孙再一次的背叛!

    “很好,很好!”傅平生双眼几欲喷火。

    申屠镇岳冷冷一笑,“不好,不好!”

    宗轩逆风而立,衣袂、头发飞舞,旁边那支枪的红缨亦如血一样迎风飞洒起来。

    申屠镇岳缓步走到宗轩身后三丈,看着对面的傅平生,微微笑道:“傅平生,许久未见──”

    “真是……许久未见。”傅平生缓缓立起,目光从宗轩脸上转落在申屠镇岳脸上,道:“申屠镇岳,近百年不见,想不到你已老成这个样子。”

    申屠镇岳目光一转,道:“哪及你老人家龟缩百年,养尊处优,驻颜有术?”

    傅平生脸色立时阴沉起来,“申屠城主一世聪明,想不到竟然轻信小儿之言轻身犯险。”

    申屠镇岳笑笑,问道:“当今天下,能有何人敢说是让老夫赴险?便是罗破敌当面又能如何?你傅平生一个破落户,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申屠镇岳,你果然一如既往的狂妄!”傅平生双目赤红,几欲喷血。

    “老夫一向狂妄,你傅平生又不是今日才知道。”

    傅平生顿时语塞。

    申屠镇岳的人,跟他的刀一样,霸道十足,杀得人招架不住。

    这时,一旁的宗轩缓缓地道:“城主,以对方的武功,绝不是您的对手,小心冥狱其他高手会趁机偷袭……”

    “意料中事。”申屠镇岳毫不动容,目光一扫,淡淡道:“躲起来的朋友,现在也该现身了。”

    语声一落,小楼之顶便转出两个身影,分别是冰枪和炎轮。

    风、雷、雨、电四人接着现身,却在小院的四周出现,分据四个不同的方向,将申屠镇岳、宗轩两个人围在当中。

    申屠镇岳居然面不改色,道:“冥狱可谓是精英尽出,看来傅老儿准备孤注一掷,就不怕满盘皆输吗?”

    傅平生阴声笑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宗轩这孩子靠不住,这里的一切也是为了来寻仇的人准备的,只不过我没想到,他能请动的人是你!”

    “我可是想不到这么多。”申屠镇岳笑道:“那种藏头缩尾,终年避不见人的人,我一向都没有放在心上。”

    傅平生闷哼,道:“好利的嘴巴,佩服。”

    申屠镇岳仰天大笑道:“要上,现在就可以齐上!”

    旁边电剑递上一根龙头杖,傅平生大喝一声:“看杖!”

    龙头杖一摆,平扫了出去,这一招毫无变化,却是势如雷霆万钧,挡者辟易。

    申屠镇岳身子未动,淡淡看着对方的龙头杖砸到身前,果然杖势临前突然变幻,破空声空响,龙头杖首尾两端一起射出了暗器!

    那都是见血封喉的暗器,申屠镇岳间不容发,偏身避开,傅平生龙头杖又从侧面袭来。

    申屠镇岳挥掌震开,冷笑道:“老而不死是为贼,冥狱的武功也算绝世,但我却没想到会被你用得这么阴毒。傅平生,你真是令我失望!”

    傅平生、申屠镇岳,分别代表黑道前后两代第一势力,战在了一处!(未完待续。)

    ps:下一波**即将展开,此时只是过渡,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宸歌,多多投票,谢谢!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