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4】一场交易
    夏末,大雨倾盆。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迷朦了房舍,迷朦了天地……

    天地间一片静寂,除了轰隆的雨声。

    毕竟,这还只是一天的清晨。

    小院外,暴雨中,大树下……

    宗轩撑着一把油纸伞伫立雨中。

    足足一日一夜的时间,宗轩自打到了这个京兆府外的村落,便一直站在租下的小院之外,消息已经传了出去,他不怕申屠镇岳不会到来。

    只是时间紧迫,与其在屋内纠结,他宁愿就这么站在屋外。

    他花了五十两,在村里雇了一个奶妈,不虞孩子会饿着……

    一定要等到申屠镇岳——

    这是自己这辈子下得最大的赌注!

    战东来以他外孙要挟参与紫金山夺刀之战,如今将外孙归还,世人并不担心“霸刀”便会因此反悔。

    因为他是申屠镇岳,不可一世的绝世霸刀。

    言而无信,岂是他的风格?

    呼,呼——

    两道长刀的劈风声,穿透风雨让隔着一条街道的小酒馆里亦清楚可闻.可知这一刀实贯满强大的气劲。

    宗轩轻轻一叹,从自己到达此地之后,这已经是第四波出手袭杀自己的人了。

    前三波人物的尸体已经被处理掉了,而那四溅的血迹也在大雨中消失无踪。

    宗轩身姿未动,衣摆仿佛只是在风云中轻轻扬起,当——

    一左一右两把长刀在同一声响中高高飞起,惊诧声还未出口,刀锋顺势下劈……

    噗!

    一声刀响,两个头戴斗笠的武林高手齐齐僵直,头顶上的斗笠承受不住风雨的侵袭。直接裂为两半,一道血痕浮现在二人呆滞的面孔上,同时缓缓倾倒。血水混着了雨水,流淌出去。没入村落旁边的水渠之中。

    申屠镇岳的外孙,对于某些人来说是烫手山芋,避之唯恐不及,但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却是登上权力高峰,获得无穷财富的机会。

    宗轩这个名字,江湖上没有几个人印象深刻,这年头要论风头正劲的武林人物。怎样都跑不了那些天绝高手,即便是谈到年轻一代的武林高手,也轮不到他宗轩。

    京兆府一役之后,府城周围除了对战双方之外,也聚集了不少其他武林高手,突然听闻有个叫“宗轩”的小子手里有申屠镇岳的外孙……

    战东来以他外孙要挟参与紫金山夺刀之战,如今将其外孙归还,世人无一人怀疑“霸刀”会因此反悔。因为他是申屠镇岳,不可一世的霸刀,言而无信。岂是他之作为?

    “刀法不错!”

    一个冷冷的声音突兀地在宗轩身后响起。

    宗轩倏然一震,缓缓转身,大雨瓢泼之中。一名黑衣老者傲然伫立于风雨之中,整个人强大的气场支开一片天地,阻挡住了风雨的侵袭。

    申屠镇岳到了!

    宗轩终于等到了……

    一时间,宗轩怔然无语,竟然忘却了以往所有说辞!

    “你就是宗轩?‘金棘波旬’的解药在哪?”申屠镇岳面如止水,但眼神中的惶急还是清晰可见。

    申屠镇岳一声喝问,反倒让宗轩清醒过来,连忙上前施礼,道:“属下见过城主!”

    申屠镇岳眼睛一眯。露出回忆的表情,“你是我镇岳山城之人?宗轩……你的名字我有些印象……哦。我想起来了,当年你以后天修为。上门挑战,当着我的面杀了一个先天高手……那个人就是你了……”

    “属下惶恐,想不到城主还记得属下!”

    “你投靠了三圣岛?”

    宗轩一脸苦笑,道:“城主明鉴,绝非如此。属下一直在江南为朝廷效力,没想到会被三圣岛中人劫持,一路到了京兆府,只因要归还城主外孙,没了用处的属下便被一起放回,同样,也身中‘金棘波旬’之毒……”

    “三圣岛劫持你?你也中了毒?”

    申屠镇岳一脸犹疑地看着宗轩。

    宗轩深躬一礼,歉然道:“还请城主恕属下死罪。属下本是‘冥狱’冥王之孙,三圣岛劫持在下,却是想要胁迫冥王。可惜他们却不知我早已叛出家门,对家祖影响不大……”

    “你是傅平生的孙子?”申屠镇岳脸色一怔,接着面色阴沉了下来。

    宗轩额头见汗,但依旧道:“是。但属下身世已经昭然天下,江南朝廷中人尽皆知。”

    “你为何要背叛自己亲人?”

    宗轩抬起头,目光坚定地道:“我要成就自己的事业,不想做别人的傀儡!”

    “你连亲人都能背叛,现在又让我如何不怀疑你有其他企图?”申屠镇岳杀机毕现,强大的压力袭向宗轩。

    宗轩踉跄后退两步,“属下当然有自己的野心!”

    “说说你的野心?”申屠镇岳面容一松,淡淡问道。

    “像个男人一样——称霸武林!”

    他喜欢这样的男人,因为他自己就是如此,不隐藏自己的野心,崇尚霸道,凭实力赢得天下,丝毫不顾及什么风评,谁要是不服气,一刀直接砍了。

    而宗轩当然知道申屠镇岳喜欢什么样的人,他的答案就是为这个人准备的……

    “有志气!”申屠镇岳冷冷一笑,“可惜没实力。你的刀法基础倒是雄厚,可惜……可惜不够霸道,杀气也不足,扭扭捏捏像个娘们!”

    “请城主收我为徒,我愿学绝世刀法!”宗轩窟通一声跪倒,“属下当初加入山城却有不轨之心,但见到城主之后,心胸气度分外使属下折服。属下拼死保护小主人,便是不甘再做他人棋子,还请城主成全!”

    “绝世刀法!?”霸刀眼睛一眯,放佛看透宗轩内心一般,缓缓说道:“你所做的一切,只怕都是为了我这门刀法吧?”

    “属下不敢。”

    “如果我要是不教呢?你也拿我外孙威胁我吗?”

    “属下不敢,不过……”

    申屠镇岳微微一笑,“不过什么?”

    宗轩盯着这位脾气怪异的“天下第一刀”,毫不避讳地道:“属下既醉心权力,也醉心武道。如果城主不指点属下,属下虽然做不出威胁的事来,但关于令公子霸天的下落,却是致死都不会再提……”

    申屠镇岳眼睛一眯,“霸天没死?”

    “没死。被冥狱俘虏,本待城主驾鹤之后,仗之其名分,召集****势力,重振冥狱。”

    “可惜,最后老夫没死成……对吗?”

    宗轩低头不答。

    申屠镇岳看着宗轩朗声一笑,道:“你果然算是个枭雄,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用老夫儿子和外孙做交易,好,好好……”

    宗轩苦笑,“晚辈为了一生的梦想,不得已出此下策。城主若是不同意,也可一刀杀了我……”

    “同意,为什么不同意?这个买卖划算的很,老夫的几招功法,换回儿子和外孙的两条性命,有什么不值得的?只不过,我可以传你刀法,只不过,我的刀法传给了你,你也未见得能练到极致!”

    宗轩诧异看向霸刀。

    此刻大雨转晴,天空绽放出异常洁净的蔚蓝,霸刀抬头望天,缓缓道:“你这个人,太聪明,心机太重。凡是都要提前算计利益得失,缺乏勇往直前的精神。”

    “有些目标看似非常简单,但偏偏有些人就是做不到!这些人未见得是愚蠢,有时候反而是聪明误事。因为他们总能为自己的不作为找到借口,到头来,还没有那些蠢人做成一件事!”

    “霸刀之刀法,注重气势,一旦出刀,便须舍弃性命,横行霸道,而你心机诡变,缺乏这种亡命徒的气质,成就终究有限!”

    宗轩眼神浮动不已,沉默不语,但最后依旧坚持,“属下愿意一试!”

    “你放心,我不是阻止你,也不会藏私。这是一桩交易,你情我愿,公平的很!”

    申屠镇岳毫不在意的一笑,道:“我那不肖子在哪?”

    “我不知道。”

    感受到申屠镇岳杀气登时又是一个提高,宗轩连忙解释道:“不过我知道冥王和他的六大护法在哪?只要能抓住他们,甚或是杀了他们,我身为冥狱继承人,掌握全部权力,便可直接释放领公子!”

    申屠镇岳忍不住道:“利用老夫杀了傅平生!?呵呵,果然心狠手辣,不愧是我镇岳山城的门徒。可惜我儿子没有你这翻心智武功。哼哼,你爷爷傅平生,我根本就看之不起,当年被卓惠梵那个女人弄得鬼迷心窍,连累‘冥狱’,十足败类小丑。虽然知道他一直没死,但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倒是你……呵呵,年轻人,你令我刮目相看,真不知道应该是扶你一把,还是送你上路……留着你,武林是祸非福!”

    这一瞬间,宗轩从未感受到距离死亡如此之近,申屠镇岳是个喜怒无常的人,前一刻他还可能豪气干云,下一刻就可能立即取人性命!

    宗轩生平第一次在没有必胜把握的前提下,冒险参与到这件事中来,随时都可能被申屠镇岳杀死,但很显然,这一次,他赌对了。

    “他们在哪?”

    申屠镇岳言语中的杀气,令空气为之一凝。

    宗轩知道,这一次,申屠镇岳是真的动了杀机了……(未完待续。)

    ps:大家的月票随时投给宸歌哈,感激感激!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