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0】雪玉悲魔
    叶清玄一入人群,几个闪动之间便失去了原本的样貌,成了一个相貌平庸的小胖子,远远地缀在那个身影之后。

    对方黑衣黑裤,头戴斗笠,面纱遮住了脸庞,显得神秘异常。

    这个身影如此熟悉,化成了灰叶清玄都不会忘记。

    那就是自己刚刚在异世重生的时候,便是此人一剑穿过,差点将他送上西天的家伙。

    那个时候,对方还只是后天境界,看样子十多年来已经进境先天,甚至还是先天后期,颇为不弱的样子。

    此时就算两天再次相见,只怕对方也认不出自己就是当年叶家那个襁褓中的婴儿了吧?

    对方极为警觉,不停地变换速度,试探是否被人跟踪,又不是穿过店铺和房舍,如果叶清玄灵觉不够,早已跟丢。

    有一次对方还突然藏匿起来,再突然现身,甚至最后出现两名不下于对方实力的高手缀后策应,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方才一同进入附近一个戏园子后身,进入了一间小楼。

    若非叶清玄此时身具天绝高手的实力,轻功灵识又是一等一的厉害,否则绝对跟不住这狡猾的对手,更有可能会被另两个高手发现,甚至陷入重围。

    叶清玄不怕这些先天后期的高手,但是他想要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虽然根据那一招犹如流星横空而过的剑法,找到了聂星邪,并由此得知这批人马是“血煞”的人,当年灭掉叶家,甚至参与百年前覆灭昆吾派的行动,便是他们参与其中。

    那时“血煞”初创。更是与风云盟通力合作,联合魔门、大密寺,一举剿灭昆吾派。而风云盟除了与凤仪阁合作之外,更是早已投靠瀛洲。“血煞”则是天机阁的爪牙,煞主阎无常更是杀死亲兄阎无赦的至恶之徒。

    虽然知晓了这一切,叶清玄也一直在与这些势力战斗,但当年那亲自出手,重伤自己的人物,却是始终没有找到。

    会那一招剑法的人,既不是聂星邪,也不是另一个杀手洛景离。他们太年轻,但也不会是阎无常,他的剑法太厉害不可能失手。

    不过当年伤了师尊的那个人,却应该是阎无常才对。

    小楼里只有四个人,四个先天后期的高手……

    除了刚刚进去的神秘人,还有一个身材妖娆、徐娘半老的红衣女子,以及一个气息宛如火山爆发,而另一个却冷若冰山的两名男子。

    他们一个人擦拭着手里的长枪,另一人则抚摸着膝盖上巨大圆盾却带着森然锯齿的圆轮。

    叶清玄藏在二楼屋檐之下,静静听着对方的谈话。

    “电剑。你确定得到的消息准确?申屠镇岳的外孙竟然落在少主的手里?”那红衣女子发话问道。

    “千真万确。整个京兆府江湖一夜之间突然传遍了这个消息,据说少主带着孩子正赶回京兆府,想要把孩子交还申屠镇岳。”

    此时那冷若冰霜的白衣汉子。插嘴道:“雨针,事情是真是假过不了多久就会真相大白。老主人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便已经带着风袖和雷刀去截住少主。哼哼,咱们手里有少主的儿子,不怕他不把人交给我们!”

    一直没有说话的炎轮此时道:“只要我们能令申屠镇岳就范,顷刻间便能再次统领****,重振冥狱声威。”

    电剑呵呵冷笑,道:“忍了这么久,终于要有出头之日了。”

    电剑。雨针!?

    听到这里,叶清玄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那就是隐匿许久、原本****第一大派的“冥狱”余孽了。

    而对方嘴里的少主,必然是宗轩无疑。

    这方面的资料经由江水寒发送。通过宗轩的交代,已经完整掌握在自己一方人马手中。

    冥狱余孽,以冥王为首,下辖星子,月女,以及风衣雷电冰炎六大护法。

    如今的冥王,就是当年被卓惠梵摆了一道、借以上位的那个傻冒,当年这个犯二冥王,在还是星子的时候爱上了卓惠梵,为了她宁可假死,以此换取卓惠梵在凤仪阁的脱颖而出,在他还以为会等来冥狱一飞冲天的机会之时,结果来的却是凤仪阁带领的白道高手,一举将“冥狱”覆灭。

    当年冥王身死,只有在另一处养伤的星子,也就是现在的冥王才逃脱一劫。

    而根据宗轩所述,现任冥王在那之后极为痛恨卓惠梵以及其背后支持的天机阁,方才先后送去他和一仆打入天机阁内部。

    那名仆人,应该就是现在的电剑,也就是当年奉血煞之命,屠戮叶家、并刺了自己一剑的元凶。

    原本叶清玄想要下去将这批人一举擒杀,但当听到对方说及二师兄的孩子在宗轩手中的时候,不免心中一动,暗自蛰伏了下去。

    无论如何,二师兄的儿子绝对不能有事。

    至于宗轩这个人,他的感觉总是不太舒服,可是又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他对大家有实质性的伤害。

    所以一直以来,叶清玄都是带着极其谨慎的态度来面对的宗轩。

    即便当初他为了救了自己而身受重伤,作为感激也仅仅是传授给他,但却绝对没有把他的地位提升到几个义兄弟的高度,甚至也没有燕绝翎、李道宗这样的亦敌亦友。

    宗轩给他的感觉是特别的不真实,放佛完全触摸不到他的心。

    这一次似乎是宗轩的儿子被人抓住,用以威胁他交出二师兄的儿子。他会怎么做呢?

    叶清玄知道宗轩的孩子是他与董月娥之子,就算是看在董家的面上,也不会令其有何危险,不过他更像知道宗轩的反应。

    所以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隐匿了下来。

    **********

    图雷紧握着雪月刀,手上青筋毕露。

    尽管面色分外平静。但心中却是激愤不已。

    确切的说,他没有直接败在叶清玄手下,但他知道。自己败得彻底,败得无可挽回。堂堂威震大漠的铁鹞子。却要靠对方的施舍才能逃出京兆府,这一点令他完全无法接受,却又不能不接受。

    师父的儿子,二师弟齐齐被俘虏,鹰王的人马控制京兆府,原本城防军被收编,甚至不少延安、凤翔两府的败兵也被收编麾下,鹰王实力一瞬间剧烈膨胀。

    京兆府内原本通往北狄的车行暂时关闭。他只能如同丧家犬一般地走回北狄。

    刚出城北门不到十里,秋风中的官道上,一辆极其繁华的马车横在中央。

    六名护卫围在周围,默立如陶俑,但气势竟是滔天,其中最起码三人实力不在自己之下,但他们竟然全都只是马车中人的护卫。

    两名白鬼一样虚无缥缈之人立在车的两旁,气氛令人压抑。

    “什么人?”

    图雷握紧了雪玉刀,他已经看到,对面所有人都看向自己。确切的说,是看向了自己手中的雪玉刀。

    “你手里拿的,可是苍狼的雪玉刀?”

    马车里传出一阵淡如清风的话语。

    图雷眼睛一眯。沉声道:“是又如何?”接着一笑,“难道你们是来抢刀的?哼,未免也太看轻我图雷了吧?”

    “你图雷很了不起吗?”马车中人并未答话,但抢着说话的,却是马车旁边的一名高大护卫,年纪四旬,意态豪雄,身上缠绕数道绳索,却只是为了捆牢背后的一把大刀。

    “你打算用你的脖子试一试吗?”图雷阴声喝道。

    锵!

    图雷话音刚落。对方便已经将手中宝刀抽了出来,踏前几步。与图雷遥遥相对。

    而当对手一拔出宝刀的刹那,图雷便已经是眉头紧皱了。

    因为对方的刀很奇怪。整把刀不过是普通的鬼头刀形制,不过刀刃却是在原本的刀背一侧,而原本应该是刀刃的一侧却是厚重的刀背。

    逆刃!?

    这是他见过的第一把逆刃刀,而不平常的还不止如此,对方的刀刃极为锋利自是不在话下,特征是最靠近刀尖处,两边都有一滴“眼泪”。

    当然不是真的泪珠,而是两颗眼泪形状的钻石,借助阳光闪耀出千万光芒,只要刀尖到了你面前,你一定可以看见象征“悲痛”的眼泪。

    图雷倒吸一口冷气,缓缓道:“悲魔刀!?”

    “不错!在下便是令逐客!”

    大汉回答之际,人已经飞上半空,手中悲魔宝刀更是化为一道长虹,直奔图雷袭来。

    天地间登时风云变幻,整个空间都有若凝固了一般,天地之间只剩下两滴眼泪,静静滑落……

    没有任何言语可形容令逐客这一刀的威力和速度。

    毫无花俏的一刀,却依靠“悲魔刀”自身的奇异而变得极尽微妙。

    “悲魔刀”果然名不虚传。

    图雷微眯的眼睛倏然睁亮,爆出一团如火般的精芒,雪玉刀腾然出手,先冲天而起,忽然速度激增,有若脱弦之箭,游龙破浪般几下起伏急窜,电射在令逐客的“悲魔刀”上。

    双刀交击,却没有丝毫声音。

    但倏然间,二人罡气直冲天际,周围原本云团密布的天空,倏然被罡风吹散,天地为之一亮!

    二人落地后,各自退了两步,斗了个旗鼓相当。

    “好刀!”

    令逐客沉喝一声,一刀之后倏然收刀在手,对身后马车拱手为礼道:“禀公子,确是雪玉刀,与我悲魔刀不相上下的宝刀。”

    “嗯,倒也值得一断了!”

    图雷听的眉头一皱,喝问道:“你到底是谁?说的什么意思?”

    锵!

    一声刀鸣,一道快若雷霆、形如霹雳的金色刀芒倏然从马车中劈出,直奔图雷。

    图雷尽管时刻提防,但竟然眼睁睁看着对方刀芒袭体,却是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

    好快的刀!

    放佛空间都被其切裂,没有人可躲得掉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

    就算是能跟天绝高手叶清玄较量一时高低的“铁鹞子”图雷,也避不开这一刀!

    图雷奋起全力,举起雪玉刀迎击!

    当!

    一声脆响……

    在图雷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雪玉刀完全无法控制地震颤不已,在十余个呼吸之后,终于一声悲鸣,居中而断!

    纳兰成吉赖以成名的天下名刀——雪玉刀,竟被对方一刀之力,整整齐齐地斩断。

    图雷双手颤抖,不能自已。

    马车缓缓启动,云淡风轻的声音再次传来,道:“留你一命,去告诉纳兰成吉——这把斩断雪玉刀的,叫‘无上天刀’,苍狼若想当天下第一的刀客,便在九九重阳节,来紫金山巅品刀吧!”

    马车渐渐走远,只剩下图雷一人,手持半截雪玉刀,不能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放佛一切,都只是在梦中!(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