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4】人头杀士
    神话境的压力,就算是卓惠梵也抵抗不住,那是对皇者不可抑制的敬畏。

    卓惠梵浑身颤抖,四肢瘫软。

    罗破敌收敛功力,缓缓上前,将这个扶着长椅方能不倒的倔强女人轻轻揽入怀中,沉声道:“李慕禅这条狗养了这么久,依旧足够了,别忘了他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价值大不如前,与其被人挑战失败,不如死在我的手中,还可增长圣门气势。绝望,只有完全的绝望才能让那些所谓的白道人士体味到圣门的威力!就像千年前的龙神一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卓惠梵倒在这个帝王一样气势的男人怀中,温声道:“既然你有了主意,便按照计划进行吧……”

    “嗯,好!等我登基大宝,你便是我的皇后,母仪天下!哈哈哈……”

    罗破敌心中大畅,忍不住哈哈大笑,却没有注意到怀中女人的眼睛,放射出嘲讽的光芒……

    李慕禅就算真的没用了,也未必白白成全你!

    母仪天下!?

    哼,笑话!

    我要君临天下!!!

    卓惠梵嘴角荡起一丝傲然冷笑。

    至于今日……

    没有魔门高手的助阵,勉强决战只会越早败亡,既然明知不可胜,不如保存实力,来日再战!

    **********

    这一边的高手,以横万通、靳空彦为首;他们对面,则是曹胜、北冥无敌为首……

    双方几经厮杀存活下来的,都已经是精英中的精英。

    双方再次对峙,动手在即!

    蓬!

    这个时候,天空炸开一朵紫色烟花……

    北冥无敌有些发呆,一旁的曹胜更是咒骂一声:“什么?让我们撤退!?这是什么道理?”

    “救命的道理!”略带虚弱的声音。却有着十足的傲气,众人诧异回头,只见叶清玄扶着展雄飞。缓缓走来。

    叶清玄一方的高手顿时欢呼雀跃,而另一方则是面如死灰。

    他们二人来了。难道“天尊”黎道天和“剑君”李慕儒输了!?

    曹胜的眼神中充满了不能置信!

    又输了,为何又输了!?

    叶清玄和展雄飞,其实没赢,不过他们二人的对手是被“绝刀”司徒凌峰给吓跑的。

    面对司徒凌峰,就算是天绝高手,也要担心自己的人头不保。

    轰隆隆……

    震撼的马蹄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原本的大慈恩寺已经变成了一地瓦砾,丝毫挡不住大批骑兵的冲锋。

    四面八方的街头。最少出现了将近一万铁骑,只要“鹰王”一声令下,即便是天绝高手,也不敢硬撄其锋。

    希律律……

    一批浑身如火的赤兔胭脂马出现在众人视野之内,金盔金甲、如同神将下凡一般的金鹰,手提丈八火焰枪,傲然走在最前边。枪尖上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如此醒目骇人!

    狰狞的表情最后定格,双眼露出不能置信和痛苦的模样——

    嘶!

    群雄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曹胜更是“啊”的一声,难掩震惊神色!

    因为那颗头颅给众人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这个人一死,意味着凤仪阁西北战略的完全失败!

    “李——神——通——!?”

    北冥无敌一字一顿,读得万分艰难!

    八大世家家主。李阀的阀主,刚刚被封为“荣国公”的一代枭雄,就这么死得连全尸都没有?

    在场凤仪阁一方的白道人士,人人灰头土脸,心下忐忑,斗志已经降到了谷底。

    而对面的金鹰似乎还不满意,将李神通那人头丢在地上,砰地一下,被马蹄跺了个粉碎。红白两色的血液和脑浆在众人心头久久不灭,那记沉重的马蹄声。放佛直接踏在了每个人的脸上。

    金鹰一伸手,众骑士分开两边。呼啦啦一队飞鹰骑士将二十余名军士五花大绑地推到队伍前面,齐齐跪倒在地。

    “曹大家救我啊!”撕心裂肺呼喊的,却是凤翔府督李梁。

    “鹰王,鹰王饶命啊!”拼命磕头的,则是延安府督蒋贵。

    而在其身后,也都是来自二府的将军,见到自家府督都已经吓得尿了裤子,他们又能如何保持镇定?

    哭哭嚷嚷,声震天地。

    “鹰王”展雄飞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只是盯着对面的曹胜等人。

    金鹰高举的右手轻轻向下一挥!

    二十把鬼头大刀,呼地落下——

    二十颗大好头颅成了滚地葫芦,鲜血喷出去丈余远近,染红了这片曾经的佛家净土,天下豪杰无论敌我气息都是一滞。

    那金鹰轻描淡写之间,无数人头落地,放佛只是他掸落肩膀上的落叶一般轻松。

    即便是久惯厮杀的叶清玄,也看得头皮发麻。

    哗啦啦……

    又是一批近百人的俘虏被推到队伍前方,其中既有军丁,也有武林人士,更有李府反抗被抓的府丁家眷,金鹰施施然又是举起了右手……

    这一次,叶清玄却是看不下去,连忙出声道:“鹰王,杀俘不祥!”

    展雄飞淡淡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妇人之仁!”

    叶清玄一时语塞,那边金鹰高举右手,又是一挥而下!

    哗!

    百颗人头落地,现在群雄已经从一片哗然,变得骇然不敢做声了。

    不少敌对之敌甚至已经双腿打软,似乎看到了自己被人砍头的下场,曹胜、北冥无敌更是脸色苍白,尽管如他们这样的天绝高手,有何曾有过如此信手一挥间千颗人头落地的可怕权力!

    不过此时,就连自己一方的高手中,也有人不免露出不忍之色。

    此时“鹰王”终于开口说道:“曹兄、北冥兄……呵呵,展某不才,今日拿下此府城,至于尔等尽可随意离去。展某权且饶你们一回,但如果你们下次再有与凤仪阁或是皇甫泰信那小子有什么牵扯,就休怪我翻脸无情。小心有遭一****飞鹰骑上门抄家灭族了。”

    什么天下豪杰,这个时候。只要是鹰王对头的,无论是“矛宗”曹胜、“剑魔”北冥无敌,还是慕容铸海、赫连英雄之流,已经全都是手心冷汗直冒,连与其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一次灰溜溜地逃得性命,下一次还能有几人敢于鹰王对战,真是未知之数了。

    北冥无敌深吸一口气,愤怒道:“展雄飞。你可以杀了我,但不能像狗一样让我滚开!”

    鹰王冷笑不语。

    曹胜却是在其身后猛扯衣袖。

    此时身受重伤的章丘太炎也被人搀扶着到场。

    这位须发皆白的天绝高手,只是一个罩面便被叶清玄趁机打败,可谓是颜面扫地,不过以他神兵利器阁主的江湖地位,还没人敢因此而冷嘲热讽。

    章丘太炎此时气喘吁吁,艰难道:“展鹰王,不知如何才肯放我们走!?”

    “很简单!”展雄飞一直那片血露露的场地,淡然道:“想离开此地之人,去那边领个盒子。自己选上一个人头带走!这些人头就是你们的通行证,若是没有人头,就留下你们自己的人头!”

    数百白道人士人人面面相觑。如此血腥的条件简直令人发指。

    一时间人声鼎沸,却无一人上前一步。

    “好,老朽便做着没脸没皮的第一人!”章丘太炎那老不休,明明贪生怕死,却一副为众人开路的悲壮模样,率先走向那鲜血铺就的场地,选取能够保住自己人头的人头。

    有了第一个出现,自然也会有第二人出现。

    而且这第二人还不是别人,而是天绝高手“矛宗”曹胜。

    “展雄飞。今日之辱,曹某他日必报!”

    “少废话。别逼展某后悔!”展雄飞眼睛一眯,顿时吓得曹胜不敢多言。连场面话都不再多说,低着头便走向血场。

    有了两位天绝高手做榜样,其余高手自然不会再顾及颜面,纷纷走向血场。

    这个时候,金鹰挥手令飞鹰骑后退,同时冷淡如铁的声音响起道:“人头,只有二百个,你们的人数超过五百……没有得到人头的人……你们知道后果!”

    原本放下颜面过来领取人头的武林豪杰,齐齐一愣,接着恍然大悟一般疯狂上前抢夺。

    得到人头的人,拼命护着人头;没得到的,则恶狠狠地盯着别人怀里的人头,流露出危险的光芒!

    没办法,此时此刻,这夺取的不是人头,而是自己的性命。

    现场五百豪杰,气氛登时大为紧张!

    金鹰此时又喊出一句令所有人疯狂的话:“得不到人头的,也可以砍掉别的人脑袋充数,反正又没人认识那人头是先砍的,还是后砍的……”

    呛啷……

    刀剑出鞘的声音倏然响起。

    啊!

    一声惨叫打破了原本的阵营,也打破了人性的束缚!

    “这是我的人头,不要抢……啊!”

    “混蛋,你敢杀我兄弟,我杀了你……”

    “小心背后啊!”

    “你杀了我爹,我杀你的儿子!”

    “啊,谁放的暗器!?”

    “别杀我,别杀我……啊——”

    ……

    人群中,无论是盟友,还是亲人,全都因为自己的性命而变得敏感起来,没有人值得信任,没有人不可以背叛。

    “矛宗”曹胜大开大合,手中长矛将所有靠近自己身前五丈距离的人物全部刺死;

    章丘太炎花白的须发沾满了血水,不停嘶吼着“我是天绝”,“我是天绝”,“谁敢抢我的人头,来日我必杀他全家”……

    叶清玄一方全都沉默了。

    谁也想不到,这些原本同属白道武林的高手,在人性丧失之后,竟然会变得如此丑恶。

    什么白道、魔道、正道、邪道,真实的人性,全都是一个样子。

    叶清玄缓缓退出这场闹剧,独自走出街外!

    这一天,原本凤仪阁召集的千余名白道高手,能够走出京兆府的,没有超过一百人。(未完待续。)

    ps:胃痛的要命,打滚了一天,更新有些晚,抱歉!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