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2】真假无敌
    受到“鬼剑”气机牵引,同一时刻,“纸鸢”风乘云和“游魂”宋别离二人,也同时欺身上前,配合鬼剑的一击,从左右两侧牵制司徒凌峰。

    三大天绝高手出手,包括主攻的阎无常在内,三人都是只出了六成功力,留了四分力以备不测,试探意味明显,因为他们谁也不知道天绝榜第五位的“绝刀”实力到底达到什么程度。

    这种试探方式极为正常,尤其在攻击力最为强悍的天绝高手之间,双方若是不熟悉,一定会谨慎地出手,试探一下对手的攻击招数和功力强弱,只不过他们此时确实用错了对象,因为他们的对手是“绝刀”——“绝刀”司徒凌峰。

    这把刀之所以称为“绝刀”,便是因为他的刀法。

    如绝壁舞刀,比临深渊,一步之差,便是万劫不覆的境地,甚是凶险。

    如果一个人全力以赴,是十成的功力,那么绝刀一出,便是十二成的功力,。十成功力的一刀,无转圜余地,即便击空,顶多是无力回防,空门大露;而绝刀一出,若是不成功,自己却会深受其害!

    绝刀一出,既不与对手余地,也不给自己留余地。

    这是一门拼命的刀法。

    人只有在绝境时才会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实力,才会拼命,但很少有人像司徒凌峰一样,一上来就拼命……

    而且拼得如此淡然,如此视生死如无物!

    如果说李慕禅的眼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的话,那么在司徒绝峰的眼里,连自己都没有,他眼里和心里容得下的,只有一把刀。

    也只有这个连自己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才能练成绝刀刀法。因为在他眼里,如果此刀不成,那连自己的存在都没有意义。他,就是为了刀而活着。

    故而即便是面对三大天绝高手围攻。司徒凌峰心中依旧波澜不惊,黑刀骤然一弹,落在右手,接着左手轻轻搭在右手之下,成双手握刀之势。

    司徒凌峰被夜风拂动着的衣衫倏地静止下来,右脚轻轻踏往地上,即发出有若闷雷的声音,飓风内的土地轰然而动。整个似是摇晃了一下,有若地震,把狂风罡气、刀剑之声,全盖了过去,威势慑人。

    一步之动,跨过十丈距离,司徒凌峰陡然出现在三名天绝高手的中间,直面“鬼剑”阎无常,而对左右侧的风乘云和宋别离视若不见,全力一刀劈斩下来!

    啊!?

    “鬼剑”阎无常目不能视。这一瞬间只觉得天地坍塌了一般,狂暴的罡气倏然从四面八方齐齐压来,目标只是自己一人。这一刀自己决然抵挡不住。即便不远处有另外两大天绝高手存在,即便二人趁机出手攻击司徒凌峰,甚至杀了司徒凌峰,他也觉得自己必然会亡于此刀之下。

    够狠,够绝!

    阎无常是一名刺客。

    刺客的心理,若非绝境,绝对不会拼上老命,而且刺客还有个优势,但同时也是劣势。那就是耐心,不等到一击必杀或是绝佳的机会。也不会轻易出手。

    所以,面对决然一刀的司徒凌峰。他选择了退。

    高手对决,这一退,就有可能万劫不覆!

    可他还是退了……

    因为他不想死!

    “鬼剑”后退,刹那间化为飘渺如烟的鬼影,只是一闪,便已在三丈之外,但他的已经发出的剑招却是未退……

    漫天缠绕周围的鬼火,倏然划出道道光线,朝着司徒凌峰袭来!

    同一时间,左右两侧的风乘云和宋别离却是眼睛大亮,同时认准了绝刀这一招后的破绽,六成的招式猛地运到极限,朝着司徒凌峰击来。

    哼!

    司徒凌峰招式未变,脚下却是一旋,刀势瞬间向内凝聚,接着“嗡”的一声,一个如同簸箕一般的蓝色气罩,笼罩住方圆十丈距离。

    一瞬间,便是已经退出数丈开外的阎无常,也毫不例外地被卷了进来!

    那看似护身罡气一样的蓝色护罩,并非只是外面的一层,事实上,那根本就不是气罩,而是刀锋。

    如果司徒凌峰开场时的一刀,是一条长长的细线,那么现在,他便把这根细线揉成了一团,一个从里到外、缠得实心的线团……

    刹那间,画满天地间的一刀!

    没人能形容这一刀的毁灭威力,哪怕是一只苍蝇,在刀芒范围内也已经被碎尸万段。

    三人同时惊呼出声,骇然后退,但已是来不及了……

    锵,锵!

    三人同时中招……

    “鬼剑”阎无常不愧离得最远,不过即便如此,也是被刀芒削飞了一只耳朵,差点被刀气掀飞了脑壳,滚地葫芦般出去;

    宋别离身上衣衫破败,持剑右手不停颤抖,浑身浴血,一道刀痕斜过胸腹,差点将他剖成两半,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外抛跌,一路洒下无数热血;

    只有风乘云连连后退,手中堪称第一奇兵的“纸鸢”变成了破破烂烂的碎纸,双目中闪出不能置信的表情……

    锵!

    司徒凌峰还刀入鞘,傲然而立,面容一如往常般冷然,放佛从来没有出过手。

    风乘云看着司徒凌峰,微微一笑,艰难道:“好……刀……”

    司徒凌峰淡淡注视着他。

    一抹鲜血从嘴角浮现,风乘云似乎要抬手抹掉,但举手之间,手指倏然脱落,接着是手掌,然后手臂,最后“哗啦”一声,整个人碎成无数块,竟是没有一滴血流出,便成了一地碎尸,分不清哪里是哪里!

    呼——

    “游魂”宋别离与“鬼剑”阎无常头也不回地飞遁而去,不知有多长时间,二人都没有尝试过这种丧家之犬的感觉了。

    噗!

    二人远遁之后,司徒凌峰方才喷出一口鲜血,冷嘁一声:“不行!这一招对付他们足够,若要对付罗破敌。只怕还是不够!罗破敌……他的实力到底如何?申屠镇岳……你是如何突破这半步神话的屏障的呢?”

    司徒凌峰仰望天际,失去了根基的飓风,在阳光中缓缓变淡。他的眼神透过天边乌云,放佛对世间洞悉无遗。

    东升之旭日。照亮他整张英气勃发的脸庞……

    天亮了!

    **********

    当,当当当……

    蔚蓝色的剑芒如星雨般****,双方身影虚无缥缈,难以分清是真是幻!

    一蓬蔚蓝水流横贯全场!

    却骤然在旋转如盾的一股霸道罡气面前炸裂成无数水滴,接着水滴一改四溅局面,绕了半圈,蓬然朝着罡气后面的身影****而去!

    咻咻咻……

    光雨再次蓬开,将飞射而来的水滴尽数点落。

    砰!

    一掌一矛。同时隔空对撼一击,双方倏然飞开,各露出身形。

    靳空彦微微气喘,瞪着身旁行色狼狈的横万通抱怨道:“打得好好的,你****的跑来凑什么热闹!?”

    横万通翻了个白眼,媚笑道:“好基友,看不出兄弟我现在需要你吗?”

    靳空彦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裂空剑一挥,怒喝道:“你个死胖子少***来害我,当初夸下海口的是谁?现在认怂了。跑来找我帮忙?老曹这货你当是摆设啊!?”

    横万通笑嘻嘻地连连搓手,任凭好友爆骂,也不还口。

    对面曹胜气得半死。北冥无敌更是杀气勃发,却一时无可奈何。

    若论单挑,横万通或是靳空彦,二人无论是谁他都有信心在百招之内取胜,或是重创,或是当场击杀,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混蛋合在一处,配合上却是如此天衣无缝。根本没有什么阵法可言,完全就是默契到了一定程度。甚至比那些从娘胎里一起出来的双胞胎还要配合默契,以他和曹胜二人功力对抗。也只是个平局而已。

    杀——

    原本在街头激斗的各方人马,此时也冲杀到了此地,见到天绝高手摆开阵势,连忙也各自退回阵营,形成互相对峙的局面,以作喘息之机。

    看到身后“煞刀”祝雄、“剑狂”崔长龄,以及青衣楼的各位楼主,还有“小鹰王”展羽等十二飞鹰堡英杰到位,横万通的底气顿时一足。

    “上官亦风,这次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横万通刚摆脱险境,立刻就抖了起来,双手叉腰,如同泼妇骂街一样地对着北冥无敌狂吼。

    只不过这“上官亦风”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

    “上官亦风!?谁啊?”

    “那胖子好像说的是北冥无敌……”

    “真的假的,没听过啊!”

    “什么情况,横大掌柜是不是脑子被打到了?”

    ……

    四周群雄无论敌我都是惊诧成了一团。

    横万通一撇嘴,道:“伮,就是对面那个动不动便变成一汪秋水的假北冥无敌!”

    假北冥无敌!?

    这一刻,不但是靳空彦,就连曹胜也是一脸震惊地看向了北冥无敌。

    而此刻的北冥无敌却是脸色丝毫未变,冷静异常地答道:“什么上官亦风?横万通,你玩笑开得太大了吧?还是被我剑气伤了脑子,说话不清不楚?”

    曹胜咽了一口吐沫,虽然不知实情的前因后果,但他决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不支持同伙,冷笑一声,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横万通,你的‘天下第一眼’怕是瞎了吧?什么‘上官亦风’,听都没听说过,你以为全天下的英雄都是傻子么?会认不出北冥世家的当代家主?就算样貌能够模仿,那武功也能模仿?你以为天绝高手是卖菜的小贩啊!?”(未完待续。)

    ps:求票,拜票!各位书友,节日快乐,记得好好休息,也要记得投票啊!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