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9】御风而行
    轰!

    拳剑交击的一记,如同在湖水中投下的一枚炸弹,狂暴的冲击波将漫天的水汽向外吹去,劲道强烈得如同四射的弹片,原本平整的城墙上硬是被带着罡气的水滴射出密密麻麻的坑点,深达尺余。

    砰——

    又是一道人影,砸入城墙之上,宛如落入水面,不但瞬间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更有涟漪一般的波纹顺着城墙传远,五里之内的城砖全部松动,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

    一个微胖的身影从深坑中艰难爬了出来,嘴角溢血,但肥胖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得意。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掌柜”横万通。

    而他的对手,同样一身狼狈,神色阴郁,但却只是受了一点轻伤的“剑魔”北冥无敌。

    此时的北冥无敌,一脸阴戾,死盯着横万通,淡淡说道:“横万通,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竟然以为会战胜我?这么多年来,天绝榜上排名第八的徐正奕都不敢轻易挑战我,废了你我当年诺言,现在徐正奕已死,你凭什么觉得可以赢我?”

    哈哈哈……

    横万通傲然一笑,却是引得咳嗽连连,更是因此吐出一口鲜血,仪态全无,但脸上兴奋的表情却是怎样也隐藏不住。

    “哼哼哼,呵呵……的确,我知道,你老小子早就有问鼎天绝榜前十的实力,只不过你一向懂得蛰伏,懂得隐忍……”

    北冥无敌眼眉一挑,不置可否。

    横万通扶住城墙,一甩落下来的一缕头发,戏谑地看着对手,笑道:“呵呵。只不过,我挑战你,不是为了将你击败。而是为了做到一件事……北冥无敌,你忘了当年逼我立下毒誓时的承诺了吗?”

    北冥无敌倏然大惊。眼神第一次剧烈抖动起来。

    “你……你说什么?”

    横万通哈哈一笑,道:“你老不会只记得与徐正奕之间的赌约,而不记得我的了吧?”

    横胖子猛然站直,意态豪雄地大喝道:“当年你我立下誓言,除非我能接下你百招而不败,我便可以将你当年的丑事掀出来,而直到刚才那一招,不多不少。横某正好接下了一百零三招……嘿嘿,我是没有击败你,但最终还是我赢了!”

    “掀我的事?哼哼,老夫执掌北冥家数十年,岂会怕你恶言中伤?”

    “是不是重伤咱们到时候见!现在……我不知道该称呼你为北冥兄呢,还是上官兄呢?”

    北冥无敌身躯气得狂抖,眼睛一眯,低喝一声:“找死!”

    砰!

    剑鞘内猛然冲出一股冰寒重水,葵水剑宛如一溜水柱冲上半空,剑柄便是寒冰。而剑刃就是水柱,丝毫看不出剑身的原型。

    北冥无敌手持剑柄往前一递的同时,自己也化为一蓬清水。人与剑合二为一,巨浪一般朝着横万通扑去!

    横万通双目倒竖,大喝一声,身子猛地往后一撞,轰!

    五里城墙轰然坍塌,大量烟尘四起,隐藏住了横万通的身子,湿润的罡风拂过,烟尘为之一空。北冥无敌羞恼的面容浮现,朝着横万通溜走的方向奋力追去。

    那件事——

    一定不能说出来!

    **********

    刀芒闪过。风乘云、宋别离、阎无常三人齐齐叫骂,同时抽出手中宝刃。迎向司徒凌峰避无可避的一刀!

    “跑!”

    慕容铸海惊呼出声,率先向外窜了出去,与此同时,赫连英雄和叶茵白等眼力过人的宗师级高手也都是齐齐向外飞去,更有甚至直接爬伏在地,以躲避剧烈的冲击!

    但是更多人则依然是一副懵然表情,甚或是有人跳脚观望天绝大战,更有那作死的白痴提着兵器想着趁司徒凌峰无暇顾忌他人的时候,偷偷地来上一下,分一杯羹,立下个大功……

    嗡——

    如同巨石落入水面荡起的层层波纹,四大天绝高手硬撼一击产生的剧烈冲击波,竟然在众人眼中浮现出一幅幻境一般的美感。

    只是刹那,罡风紧刮着地皮,将原本大殿上的青石地砖全部掀飞,趴在上面的人更是无法回避,齐齐飞了起来,不少正面罡风的好汉们,更是连惨呼都来不及出口,变化为一蓬血雨,随着罡风吹向外围!

    罡风一旋,竟然在方圆二十里范围内,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卷风,风墙厚逾几里,直插云霄之上,原本璀璨夺目的星空顿时一片污浊,掩盖住了美丽的星光月色。

    天沉地昏,风嚎如同恶兽!

    半个京兆府都陷入末日一般的景象当中……

    **********

    我嚓……

    叶清玄在司徒凌峰出刀的刹那便狂运全身罡气,护住了全身,但一瞬间的暴力依然将他给吹飞了出去。

    眨眼间便是十余丈的距离,叶清玄手下抱着千机匣,一按机簧,砰地一声射出一道带着锁链的钩爪,瞬间在经过的四层楼高的释迦摩尼佛相上缠绕了数圈,如同风筝一般旋荡在空中!

    啊——

    一声惨叫,一名倒霉家伙被劲风刮飞,砰然砸在佛像身上,骨断筋折的声音爆起,软趴趴的尸体再次卷到空中,碰到一道稀碎的罡气,登时被划开了胸腹,大量血水内脏直接被狂风扯了出来,刮得漫天血水,尸体断为两截,在风中几个来回便消失不见。

    远处四大天绝高手的身影忽隐忽现,就在那狂暴龙卷风的核心处,叶清玄不由得感叹他们实在是城会玩了!

    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么一来,敌人一方的包围之势算是被弄得乱成一团了,而自己一方的人马,显然都躲在佛像之下,那里必然有地道之类的设施,躲在其中却是安全无比。自己只需等待龙卷风的结束便可!

    就在这时,呛,呛!

    连续两道细微的声响,叶清玄双目一怔,顿时发现缠住佛像的锁链上被罡风斩出两道细细的裂痕,原本结实的锁链顿时变得不那么安全……

    啊——

    一声娇呼,一个白色人影仙子出现在眼前,叶清玄顿时瞪大了眼睛,发现对方竟然是太白剑宗的那位同姓不同性的叶茵白,正打着旋地飞到自己眼前。

    真是冤孽啊!

    叶清玄咒骂着一伸手,使出,一把就将花容失色的叶茵白给擒了过来,扯着对方的手臂就揽入了怀中。

    “啊!是你!?”

    叶茵白惊容未定,待发觉自己此时进入一个男人的怀抱后,顿时面霞通红,杀气大起,挣扎着就要再次拔剑。

    这般危险的情况之下,这小妞还紧攥着宝剑不放,也算是奇葩了!

    “老妹别闹!”叶清玄眼见那锁链裂口“噌”的一下扩大,顿时满头大汗,这要是锁链断了,龙卷风正是狂暴之时,不知道得卷飞出去多高,就算轻功再好,都能摔个稀碎,此时见到叶茵白要动手,忙不迭地施展汲取对方的功力。

    叶茵白只觉得罡气一泄,浑身一软便倒进了叶清玄怀中。

    “你……”

    叶茵白目眦欲裂,瞪着叶清玄的双眼充满了杀机。

    叶清玄看了她一眼,冷嗤一声,道:“你啥意思?救你一命还要恩将仇报啊?瞎得瑟啥玩意,我媳妇比你好看一百倍,当我乐意占你便宜啊?”

    叶茵白气得直翻白眼,当然更多的是因为叶清玄的。

    “说好了,我送手,你自己抓稳了!”

    叶清玄下意识的救人之举,实在是因为不想因为什么误会而把太白剑宗给推入敌人阵营。

    话音一落,叶清玄左手一推,直接将叶茵白送了出去,牢牢抓住了千机匣前方的锁链。

    锵!

    叶茵白一手紧抓锁链,一手便抽出了宝剑,回身便是一剑!

    靠!

    叶清玄怒骂一声,屈指一弹,当!

    宝剑应声而飞,转瞬便在狂风中不见了踪迹!

    “啊,我师父给我的宝剑……”叶茵白怒视叶清玄,双目翻红,就要哭出来。

    叶清玄倒霉地嗷了一声,骂道:“什么情况啊!?你们太白剑宗的人个顶个的轴,还喜欢助纣为虐啊,前有一个萧不乾,今天又出来你这个叶茵白!”

    “混帐,不许污蔑我萧师叔!”叶茵白大怒,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师叔,你才多大,我家师叔故去多年,你有什么资格……”

    “你大爷啊!”叶清玄怒声打断道:“萧不乾没死的事风乘云没告诉你啊?蜀州一役,萧不乾为三圣岛帅天凡出头,那可是人尽皆知!就你这江湖经验,该不会长春老道老糊涂了吧?”

    叶茵白原本被叶清玄的话震惊得目瞪口呆,但一听到对方侮辱师父,又是英眉一竖,即便她再婉约的性子也是要争上一争!

    可就在此时,原本一脸懊恼的叶清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狂怒之气,断喝一声:“混帐东西,欺人太甚!”

    在叶茵白吓了一跳不明所以之时,叶清玄阴沉着脸,一掌切在了千机匣与锁链的连接处,锁链一断,叶茵白看着叶清玄自己连同千机匣直接被狂风卷飞了出去,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叶清玄身子向后连飞十余丈,手中抱着千机匣一举,顿时挡住怒刮而来的罡风,身子一翻,将千机匣踩在了脚下。

    那狂劲的龙卷风便是海浪,而脚下的千机匣成了冲浪板。

    叶清玄欢啸一声,双手不时发出掌风,控制方向,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御风飞行的侠客。(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