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7】底牌尽出
    风乘云两眼微眯,却是亮起前所末有的光芒,紧盯着司徒凌峰每一动作。

    慕容铸海倒吸一口冷气,沉声道:“‘绝刀’司徒凌峰。”

    此言一出,全场二十多人无不动容。

    直到此时众人方才发觉,外间无数高手都是远远地看着这里,虽然还保持着包围的态势,但最近的人影也在数十丈外,连眉目都看不清楚,畏惧异常地远远看着这边。

    司徒凌峰长驱直入,一路上天下群雄如临大敌,纷纷避让,手中兵刃握得紧紧,却是没人一人敢向前一步,大气不敢喘,甚至连眉毛都不敢皱一下……

    司徒凌峰如入无人之境,缓缓来到叶清玄身旁,和他并肩立着,淡淡问道:“找你许久,却在这里玩耍?老刀把子呢?咦?我家吟雪丫头呢?”

    叶清玄见了这位梅吟雪的亲舅爷爷比见老丈人还不自在,闻言笑嘻嘻地答道:“吟雪回江南了。霸刀老前辈……不知所踪。不过这里……嘿嘿,您老看看是不是……”

    叶清玄就差跪地恳求帮忙了。

    “这里?”司徒凌峰左右扫了一眼,所有被其目光罩定的人物都是紧张万分,凑近了叶清玄耳畔,突地一笑,低声道:“关我屁事!”

    叶清玄登时木然,“那您……”

    “有个人要交给你们……”

    “谁?”

    “一个大禅寺的和尚!”司徒凌峰将一串佛珠交给叶清玄。

    叶清玄仔细一看,登时认出是妙秀和尚的手串,“妙秀大师?是您救了他?”

    “路上捡的!”

    司徒凌峰整了整衣襟,淡然道:“我当年欠无念一个人情,这次算是还了。人在北城外的许家老栈,你们自己去领人吧。”

    交代完这一切。司徒凌峰转身就往外走。

    叶清玄登时心下大急,暗道梅吟雪的这位舅姥爷不怎么就是看他不顺眼,就是这么任性。就是这么顽固,看着自己都快挂了也不帮忙。

    而此时在场的众多高手。只见司徒凌峰与叶清玄低语了片刻,立即再次转身,缓缓走来,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齐齐握紧了兵刃,准备应敌。

    眼见司徒凌峰就这么就要决然离去,叶清玄坏心眼一动,伸手狂呼道:“舅姥爷手下留情。有些同道是受人蒙蔽啊!”

    啊!?

    “绝刀”要赶尽杀绝!?

    呛啷一声,所有高手齐齐将手中兵器对准了司徒凌峰。

    司徒凌峰眉头一挑,缓缓转身,看着叶清玄,脸上不爽清晰可见,那对眼睛明显威胁地说:你小子很带种儿啊!?

    所有人都知道“绝刀”司徒凌峰是叶清玄方面的高手,更有不少人知道司徒凌峰是梅吟雪的亲舅姥爷,这司徒凌峰与叶清玄之间的关系还用说吗?怎么可能不动手,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司徒凌峰会这么心狠手辣。顿时都兴起了拼命的态度。、

    风乘云率先开口,在后方大喝道:“司徒凌峰,你是否想维护这武林叛逆?”

    “我有这么说过吗?”

    司徒凌峰不想被误会。但也不会去解释。

    慕容铸海移前一步,来到风乘云之旁,冷然道:“司徒兄如此作为,不怕有损清誉吗?”

    司徒凌峰冷嘁一声,淡淡道:“慕容兄也是如此认为?”

    “呸!”自打司徒凌峰出现之后,便一直躲在人群中司徒凌卓出言骂道:“他司徒凌峰背叛家门,侮辱长辈,如此行迹卑劣之徒,有什么清誉可为?”

    司徒凌峰哑然而笑。看向人群中脸色苍白的司徒双星一眼,冷声道:“什么时候你们两个能够长进一点?除了躲在女人背后胡吹大气之外。现在连当面跟我说话的胆子都没有了吗?”

    “你……”司徒凌卓气得满脸通红。

    司徒凌昊见到四周各路群雄看过来的眼神,却是胆子一壮。拉着兄弟大步迈出人群,指着司徒凌峰喝道:“司徒家的叛逆,你还有脸在武林同道面前狂妄!?我以司徒家家主的身份命令你,立即弃械投降,滚出这里!”

    四周群雄哗然出声,想不到这个司徒凌昊这么有胆色。不过司徒凌峰虽然是司徒家的人,但好像早年已经被东方曼晴给逐出家门了吧?这都不是一家人了,还能听你家主的话?

    而风乘云、赫连英雄、慕容铸海等人都是大翻白眼。

    就连司徒凌卓都是偷偷地拉了他的衣袖一下,低声道:“大哥,这小子已经被娘逐出司徒家了,我们管不到他!”

    噗哧!

    人群中不少人都是忍俊不住,笑出声来。

    这司徒家的两个二货,众目睽睽之下,也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风乘云不愿意这两个家伙再出丑,冷声喝道:“司徒兄这样做,不是公然与我十大派为敌,与凤仪阁为敌吗?”

    司徒凌峰虽然不爽叶清玄,但也是个顺毛驴,炝毛就炸,被一个天绝榜上被自己落下二十多名的风乘云质问,他会有什么好态度?

    司徒凌峰突地洒然一笑,道:“风兄说得好,正是如此。”

    风乘云心正狂怒,嘿然道:“好!就让我们见识一下名动天下的‘绝刀’。”

    “锵锵”之声不绝于耳,过半人拔出兵器,准备大战。

    此时叶清玄心中大定,一脸笑意地扫过每个人的脸孔,好奇地在叶茵白脸上多停留了片刻,见到对方看来,礼貌地点了点头。

    叶茵白目光宁静止水,充满好奇。

    此时四周静至落针可闻。

    自白司徒凌峰现身之后,他的举动言语便一直把八大世家和凤仪阁的人压得喘不过气来,震慑全场。

    大喝声中,来自北狄的“山豹”多哲向前跃了一步,傲然道:“呸,一个是朝廷钦犯,一个武林败类,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你们中原人怕他,我北狄却是不……啊!”

    啪!

    凌空一声脆响,却是司徒凌峰反手一扬,直接抽了多哲一个大嘴巴,踉跄后退几步远,脸上已多了个清晰的掌印,连旁边的“铁鹞子”图雷都护他不住。

    “铁鹞子”图雷两眼杀气大盛,却始终不敢抢先出手攻击。

    气氛立时紧张起来。

    司徒凌峰冷冷道:“北狄的狼崽子,纳兰成吉才配跟我说话,你算老几?再听你半句话,立即取你狗命!”

    多哲顿时吓得再退五步,捧着脸不敢出言。

    叶茵白忍不住再抬起头来打量司徒凌峰,她还是首次接触这天绝榜上的真正高手。心中奇怪,为何他比诸位师叔伯更坦诚直接,更有英雄气概呢?而且就连这据说风评极坏的叶清玄,也完全不像凤仪阁的师姐和师兄所说的那般不堪,不但逸气非凡,而且还有扣人心弦的豪情侠气。

    一直眉头紧锁的风乘云忽然笑了起来,看着“绝刀”司徒凌峰,冷然道:“司徒兄是坚持己见,与我等为敌喽?”

    众人知道他出手在即,司徒凌峰冷然看着风乘云,双方对视片刻,绝刀倏然一笑,淡淡道:“我说风兄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胆壮,原来却是来了帮手!二位,怎么还不肯进来吗?”

    惊呼声鹊起!

    众多武林群豪大吃一惊,怎么现场还有未现身的天绝榜高手吗?京兆府今日是怎么了?天下英雄尽数聚集于此,难道是一场百年不遇的正邪大战?

    风乘云、章丘太炎、曹胜、黎道天、北冥无敌等白道天绝高手系数到场,如果来人是白道同仁,难道是儒林书院的严静流、太白剑宗的长春真人或是大禅寺的无念禅师不成?

    众人正纷纷猜测,左顾右看之际,咚咚咚……

    门外石板上突然传来一阵竹杖敲击地面的声音——

    众人诧异看去,轰隆,大雄宝殿的大门骤然倒塌,一个枯瘦的身影伴随着有节奏的敲击声缓缓前来。

    敲击声来自对方手中一根七尺多长的木棍,一边走路,一边快速地敲击刺探着地面……

    看得出,对方应该是个瞎子。

    来人一身已经洗得发白的灰布长袍,白发飘扬于脑后,眉毛亦根根发白,偏偏一张长长的面孔却是没有一丝皱纹。消瘦的面容如同枯骨,肌肤苍白,如同涂了一层油脂般闪闪发亮,嘴唇亦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铅白色。

    最诡异的却还是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又狭且长,眼中竟然完全是眼白,冰石似的,彷佛已凝结。

    行走间阴风阵阵,宛如从寒冰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鬼剑”阎无常!

    一见到是这位****中都不愿招惹的恶鬼般人物,所有白道人士都是脸色苍白,忍不住又是齐齐后退一步。

    面对司徒凌峰是对神一般的敬畏,面对阎无常则是面对恶魔一般的恐惧。

    只不过这样的恐惧带给其他人还可以,但在司徒凌峰的眼中,还不够格!

    “来了一个?”司徒凌峰低头抚摸了一下刀把,“还有一个呢?鬼鬼祟祟的,现身吧……”

    “司徒兄好耳力!”

    一个冷酷异常的声音骤然在人群中响起,在场全都是宗师级高手,竟然没发现身后还有如此人物,忍不住齐齐惊呼,而叶清玄听到这个声音,心头不由得一震,双眼微眯,倏然看了过去。

    一个同样灰色布衣,身材高大的老者缓缓现身,一边走一边鼓掌,道:“天下间能听到我‘游魂’宋别离的脚步者,不外乎五人,想不到今日司徒兄也得以步入其中,真是可喜,却也可惜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