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3】来者何人
    黑炭头和路阿牛有些吓得浑身颤抖,再也不敢再往前一步了。

    因为就在刚刚,整个京兆府就像是翻过来一般,埋伏在各地要处的朝廷兵马和江湖白道高手,宛如一泡狗尿浇出来的蘑菇一样,倏然就站满了街头。

    “什么人?报出身份!”

    一个校尉模样的军士,带着上百士兵,又有数十名在京兆府内横冲直撞的游龙帮高手。

    对方刚刚喝问,黑炭头仰脖就要回答的时候,那位“绝刀”前辈,只是信手一挥,二百多颗人头顿时滚落在地,吓得二人妈呀一声,差点坐在地上。

    这旗面如果再往前行,再遇到几拨朝廷高手,都不用报名号,自己二人就绝对会成为朝廷的叛逆了啊!

    李府已经就在不远处,喊杀声从里面一路传来,并有向另一个方向汇聚而去的趋势。

    “司,司徒……司徒大侠,我们哥俩个就到这吧,前,前,前边……”

    “知道了。”“绝刀”司徒凌峰迎风嗅了嗅鼻子,淡然道:“你们二人……走吧!”

    司徒凌峰皱眉看着喊杀声传来的方向,确认里面已经动手,并且有人往外逃了出来。如此看来,他不去李府也罢!

    见到黑炭头和路阿牛逃入一侧民居,周围也没有什么人盯梢,司徒凌峰整理了一下衣襟,朝着一个方向缓缓走去。

    “快,快,走这边!”

    银鹰和其余几鹰,带着二十几号各路绿林高手,快速窜入了李府附近的一个小院,并未在里面停留。而是急速传堂过室,从另一个方向来到街道,接着又如此这般连续过了几户人家。确认身后没有追兵之后,在一个大户人家的后花园中。集体进入一个巨大的假山石之后,窜入地下的通道之中,又不知窜往何处!

    不远处,一个盯梢的暗桩冷笑一声,探手入怀,掏出一个烟花筒,就要释放烟花信号,倏然间身躯一顿。接着一道细线从顶门上浮现,细密的血珠冒了出来,晚风一吹过,身躯登时倾倒,空中分成两半。

    司徒凌峰轻叹一口气,淡淡道:“叶小子不在这里,看来还得费些时间了。”

    沿着寂静的街道继续前行,但刚刚走过一个路口,司徒凌峰的脚步倏然停了下来。

    同一时间,一个轻柔得仿佛春风般的声音。从小巷里面传了出来,“司徒大侠!”

    司徒凌峰缓缓转头。

    那声音接着问:“虽然司徒大侠行踪正忙,但在下这里有一件东西。希望司徒大侠能够看上一眼,如何?”

    在整个京兆府都变得如此危险之时,却有人找司徒凌峰看一件东西,这个人难道是神经病不成?

    说话的人是在马车里。

    这部马车十分豪华,通体上下就连车轮子都用的是最珍贵的金丝楠木,马车上面的花纹,每一笔都看得出是最精细雕花大师的手艺,执辔者有三,都是华衣锦服。神情庄穆,若说他们是朝廷中的高官。相信也没人怀疑。

    蓝色绸缎的窗帘上,秀着一朵不知姓名的异域花朵。中间用汉字秀着一个纯白的“刀”字。

    车外站着八个带刀侍卫,这八个人默立如陶俑,司徒凌峰一眼望去,便知道他们都是天下少有的用刀高手,而且都是归虚境,最起码有一派掌门的实力。

    尤其里面三人还是司徒凌峰极有印象的人物,当年自己练刀,曾经以他们三人做过对手假想敌,甚至有过寻上门去约战的经历,不过很可惜,这三个人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在江湖中销声匿迹,可今天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

    这三个人是“五虎断门刀”彭家百年前的家主彭天霸,还有“惊魄刀”的第七代掌门人戴隐,以及“悲魔宝刀”的继承人令逐客。

    “五虎断门刀”向不外传,刀法以厉辣著称,刀法中有六十四路是专攻人下盘,所以五虎彭门的子弟,就算被打倒于地,都一样不可轻视。

    湘西的“五虎彭门”,祖上出过天绝高手,论影响力当年完全可以与“蜀中唐门”相提并论,虽然比起“八大世家”还差上一筹,但最起码要比“矛宗”曹胜的曹家,“枪王”赵飞鹏的赵家要强上许多。可谓是门户森严,权倾一方。

    有人说,当上这几个门派的主持人,要比当皇帝还过瘾,但五虎彭门两代前的掌门人彭天霸,刀法在廿五岁前已名满天下,但三十五岁后竟毅然离开彭门,不知所踪,想不到竟然是给别人当了贴身侍卫。

    如今彭家的现任家主彭金虎带着四个弟弟,以彭氏五虎之名赶到了京兆府,不知道若是见到这位爷爷辈的前任家主,会有什么想法没有……

    “惊魄刀”戴隐更是锦衣玉食、极尽奢华的富家子弟。戴家的惊魄刀本就独创一格,历代都有高手辈出,戴隐更有天分,把惊魄刀变化为惊梦刀,破旧立新,青出于蓝,五十年前便有人说他是继霸刀之后的第一用刀高手,但想不到此人却意外失踪,结果轮到“绝刀”出世,成了天下间唯一可以挑战“天下第一刀”的人物。

    数十年不出世,他居然也为车中人的护法。

    “悲魔宝刀”由本是由齐州孟氏一家所创,传到百年前,最杰出的一位竟然是入赘孟家的外姓人令逐客,原本只是被一些人当成了江湖笑话,却不想最后成了一桩惨事。令逐客一人一刀将孟家庄上下七百口杀了个干净,从此被江湖唾弃,浪迹天涯十余年,最终消失不见。

    但此时,他令逐客,却只是车中人的护法之一。

    ──车中之人,到底是谁?

    司徒凌峰一向从容淡定,但他现在也不禁引目张望。

    车中之人话音刚落,在马车左右最近的两名白衣人小心翼翼地,替他掀开了华丽柔软的车帘。

    两个年级不大,但头发和眉头全都是纯白色,就连肤色也是异常苍白的年轻男子。

    司徒凌峰眉头一挑,发现这两个像是得了白化病的男子,他们的实力,竟然同样也是归虚境。

    但这对“高人”却一样只是替人掀帘子。

    车里的人是谁?

    司徒凌峰向来对俗事不怎么关心,但现在他竟然感到有些感兴趣。

    帘子轻柔华美,帘子一掀,那三名掌辔的、八名侍卫、两名掀帘的,脸上都现出了毕恭毕敬的神情。

    车中之人并未下车,只是为了更好地看到司徒凌峰。

    对方身分似乎十分尊贵,一名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子露出真容,那人的模样十分俊朗,浓眉星目,脸若冠玉,衣着紫色名贵丝绸,神态间自有一种贵气。

    而此时这位贵人却是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捧着怀中的一个狭长的黄绸缎包裹,就像捧着一个随时都会破碎的宝贝。

    司徒凌峰目光扫过那块狭长的黄色绸缎,接着便离不开了目光。

    “你——让我看得是它么?”

    年轻人郑重点了点头,“在下三圣岛战东来,特请‘绝刀’先生来看一看我的这把刀……”

    “只是品刀?”

    对方欣然点头。

    “不感兴趣!”

    司徒凌峰对天下之事向不关心,除了刀。但此刻他事情紧要,若只是看一把刀,他还真的没有这个闲心。

    司徒凌峰转身离去,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声轻鸣!

    锵!

    刀光只是一闪,司徒凌峰浑身的汗毛刹那间都是炸立了起来,一向冷静的他第一次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骇然转头……

    而那把昙花一现的宝刀,早已经再次归入鞘中!

    那位名叫“战东来”的年轻人已经命人放下了窗帘,将他的人与刀,全部隐藏在了车内。

    司徒凌峰长舒一口气,沉声问道:“此刀——何名?”

    “无上天刀!”

    司徒凌峰第一次心神微动,如痴如醉一般地默念了几遍刀名,而对方那一行人,却已经毫无留恋,赶着马车悄然而去。

    **********

    章丘太炎一言罢了,身子凌空掠至,直扑叶清玄兄弟三人。

    叶清玄三兄弟心中知道,要想赶到最后的地点,必须要过了章丘太炎这一关。

    这个时候连着展羽心中都未免有些忐忑,自己的父亲虽然令自己兄弟赶到此地,也定然不是送死,而是有着深意,但此时此刻,这附近的凤仪阁高手,已经出现了风乘云和章丘太炎两位不在计划内的天绝高手,如果这一切出乎父亲的预料之外,他们再往里闯,就极有可能会被人一网打尽的。

    叶清玄面色沉重,怒吼一声,道:“二哥五哥帮我挡住别人,我来与这老头较量一下!”

    展羽心中立即一沉,知道叶清玄要拼命了。

    虽然看上去人多可以欺负人少,但到了天绝高手这个级别,人数已经无法决定成败了。

    叶清玄想要全力出手,便是打算硬拼一番,以最短的时间撬动章丘太炎的拦阻,打定主意对方不敢放下身段以受伤为代价留下自己兄弟三人,自己和如花如果参合进去,有可能反而会让叶清玄束手束脚。

    “好,叶子小心!”

    展羽回应一声,转身便和如花杀向扑过来的各路高手……(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