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9】该跑就跑
    “阁主息怒!”

    众人哗啦一声,跪满一地。

    卓惠梵秀眉紧皱,即便盛怒之下,一举一动也是仪态万千。纤纤玉指一点旁边的姒惠彤,沉声道:“这件事,回去交给你,一定要测查清楚,无论是谁,就算是后山的那些老不死,也要一并铲除,至于现在……”

    卓惠梵顺着大开的门窗,森然道:“并起高手,一定要将展雄飞格杀当场!对,还有那个一直破坏我好事的叶清玄!”

    “遵旨!”

    卓惠梵冷哼一声,傲然而起,面容倏然变得温柔,转向一侧,对旁边的一人柔声道:“李大侠,这一次还要劳烦您出马了。”

    旁边磊落之声响起道:“李某身为白道武林中人,除魔卫道自然不在话下!展雄飞屡屡犯禁,乃是我武林同道之耻,李某正要将其拿下,亲自交给陛下处置!”

    “好!”卓惠梵满面春风,朗声道:“只要此事成功,本阁定然奏请陛下,将紫金山世代册封给一剑山庄,李大侠更是白道领袖,武林至尊!”

    哈哈哈……

    一阵朗笑声中,李慕儒长身而起,冲着众人一抱拳,道:“李某在此先多谢卓阁主厚爱了!李某去也!”

    哈哈哈……

    李慕儒一袭儒衫,傲然迈步而去!

    看着李慕儒离去的背影,卓惠梵脸色沉重,旁边赢惠英凑过来,压低声线问道:“阁主,李慕儒趁机要挟,实在居心叵测!”

    旁边的姒惠彤埋怨道:“这件事都怪惠娴师姐,为何请不动李慕禅,却要这个李慕儒出马?他才是天绝榜第二十七位。现在排名第十二的黎道天都只是斗了个平手,他去有什么用?”

    “够了!”卓惠梵不耐烦地一挥手,沉声道:“李慕儒之野心。恐怕绝非如此简单。他在兄长之下隐忍如此之久,光是这份功力便绝非常人可及……可惜啊。如果他能再忍一忍多好,说不定,我真的可以把他扶上白道武林的至尊之位呢……现在,哼哼……”

    姒惠彤和赢惠英对视一眼,齐声问道:“阁主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卓惠梵目光闪过一丝得意,同时淡淡笑道:“今天我什么也没说,你们也什么都没听见……明白吗?”

    “是!”

    **********

    这里是京兆府内大慈恩寺的塔林。

    展雄飞傲然而立,与对面的黎道天静静地相视。一点要大动干戈的迹象也没有。

    两人甚至没有凝聚功力的现象。

    只不过二人周围方圆五里之内,原本的屋舍、树木,早已被夷为平地!

    二人便站在最著名的双子塔的塔尖之上,隔空三十丈,遥遥相对!

    黎道天一对豹眼忽地亮了起来,嘴角笑意扩大,衣袂亦飘拂而起,配着他冷硬瘦高的修长身体,霸道傲气的面容,确有种舍人心魄的邪力。

    而在“鹰王”展雄飞的脸上。则是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意。

    然后两人同时移动,倏然消失在了双方尖塔之上!

    展雄飞速度之快,可教任何人看得难以置信。但又偏是眼前事实。

    速度正是“翔鹰身法”的精粹,也是“鹰王”拉平与黎道天之间的罡气差距!

    配合,两者相辅相乘,正如从天而降的雄鹰,可以一爪抓死地面的山羊。

    速度越快,凝起的劲力便越是凌厉。

    以鹰王的身法,一般情况下,普通先天高手连刀剑猛劈的速度,也及不上他身体倏进忽退的速度。

    纵使对方兵器的速度追得上他。也因速度上分异不大,难以劈个正着。他便可以惊人的护真气化去。

    “鹰王”的厉害,便是勿论何人围攻。都可以轻松进退,就算真的有天绝高手合力对付他,只怕也未必留得下。

    这也是多少年来,凤仪阁都拿鹰王无可奈何的原因所在!

    展雄飞的已达至古往今来轻功习练者的最高境界,甚至转化了体质,罡气凝起时,身体似若失去了重量,像一阵轻风般,便是服用了“石中黄子”、“万载空青”的叶清玄和煞鹏也难以企及一二,可以想象那速度是如何骇人。

    所以在黎道天眼中,对方一动,自己便跟着移动,但他只是扑出去十丈距离时,对方已经跨过二十丈的距离,顷刻间已迫至身前五尺近处,双爪上下一分,急奔咽喉和小腹。

    黎道天冷哼一声,他的身法虽然不及对方,但手速和眼力却是不落分毫,双掌一搓,燃起熊熊火焰,右手从上向下劈击,荡开对方奔向咽喉的一爪,同时左膝抬起,护住小腹,而他的左手却是一掌印出,高度凝聚的火焰掌印迅猛飞出,印向展雄飞胸口!

    展雄飞身子一扭,从正面瞬间到了右侧,变成右肩对着黎道天的左侧,右肘曲起,猛然击向黎道天的颈部!

    黎道天身子突地向另一方侧弯,避开对方一击,同时左腿后摆,燃起一团烈焰,扫向展雄飞肋侧。

    鹰王随之翻腾向上,变成头下脚上,扑击“天尊”黎道天,双爪交叉一划,六道交叉的金色细线直逼对手,如果换成其他高手,顷刻便可以将其分成碎尸!

    黎道天目光一闪,暗呼一声厉害。

    此时他唯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往后急退,或是落向侧方,避开展雄飞的全力一击。

    但他也知道因为若是退避,接下来此消彼长的气势,会让展雄飞更能发挥出排山倒海的攻势。而以展雄飞快若轻风的身法,恐怕他也无法躲闪得及!

    “天尊”黎道天不愧是傲气冲天,在此之际冷哼一声,不退反进,身子一挺迎难而上,面对锐利无匹的六道交叉金色细线。双拳如火,爆裂狂击!

    砰砰砰……

    一瞬间超过百拳击出,半空中如同爆开了一片烟花。无数拳火越过金色细线,直接到了展雄飞的面前!

    展雄飞大叫一声“来得好!”

    这时已到了有去无回的形势。黎道天敢拼命,他鹰王豪气冲天,又怎会舍不得?

    双方力道瞬间便透过对方的罡气,直接落到对方的身上!

    嘶嘶!

    啪啪啪!

    半空中竟然响起烟花爆裂的啪啪声……

    展雄飞的锐利金线撕扯在黎道天宽阔的胸膛上,顷刻间衣衫破碎,血液纷飞,六道细线毫无差距地印在对方胸口之上!

    嗡——

    强大的气劲爆发,直接将黎道天击飞出去。轰然砸进那尖塔之中,惹得整座砖塔都是一阵剧烈晃动!

    这一招击实,纵使对方是天绝高手,也难道五赃六腑被切割粉碎的下场!

    而面对漫天拳火的展雄飞,则是一击即退,在拳劲袭体前的瞬间,双臂一振,快速向侧后方疾退,绝不贪功,但即便如此。对方密集的拳火依然有两三处击打在自己的身上,砰然声响中,展雄飞同样被击飞出去。

    只不过他向后退避的速度极快。对方的拳锋虽然砸在身上,但也在他急速的后退中被化去了六成劲道,可即便如此,落地后展雄飞依旧喷出一小口鲜血,脸色转白,眼中精芒毕露,往黎道天方向望来。

    尖塔被黎道天蓦然一撞,落下无数碎砖,将其身体掩埋在下面。

    展雄飞冷颜望去。忍不住冷哼一声,道:“黎兄要当缩头乌龟吗?我知道刚才的一击要不了你的性命!”

    “哼哼……呵呵……哈哈哈……”

    碎砖砰然四射。露出黎道天冷硬的身躯,面对展雄飞依然不改得意洋洋的模样。胸前六道伤痕的确见了血迹,但伤口之浅令人沮丧,只是呼吸之间,伤口便已愈合,若不是衣衫破裂,几乎都看不出中了展雄飞的招式。

    “天蚕宝衣!?”展雄飞眼睛一眯,有些意外地说出来。

    “好眼力!”黎道天笑呵呵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着展雄飞嘲讽道:“展兄难道忘了?当年在下护龙有功,陛下亲赐一件天蚕宝衣,与当年太子赐给你的那件一模一样……哦,对了,钟离尚贤也有一件,就被我穿在里面,前后两层的天蚕宝衣,当然挡得住你的了!”

    鹰王万分鄙夷,怪不得对手有如此胆量敢跟自己硬拼,原来是提前做好了防备,忍不住冷笑一声,道:“哼哼,黎兄果然准备齐全,不知有没有做好败于我手下之后的说辞呢?”

    黎道天阴声道:“不要这么自信才好,我们接着打过!”

    “好!”

    呼——

    两道人影再次出击,从空战转到地面战之中!

    **********

    “二哥,咱们的人撤了!”叶清玄大喝道。

    陷入恶战的展羽,根本抬不起头来,闻言吼道:“那还等什么?溜!”

    “小畜生哪里走?”

    司徒双星四掌齐齐印下,如花横来一禅杖,砰然声中双方各自暴退!

    司徒双星落入人群之中,而如花被叶清玄一把扯住,才没有成为滚地葫芦!

    只不过图雷随之而来的刀舞砍得他一阵手忙脚乱!

    黎正阳一掌印来,呼呼火响中不忘奚落叶清玄道:“叶兄,哈哈,这回你想走怕也难了!”

    叶清玄气得大骂:“***,你小子也算根葱!?滚蛋!”

    双手一合,骤然分开,双掌化为两条巨龙,从地面上冲天而起,图雷漫天刀影斩在龙鳞之上,都被弹开,惊呼声中无数高手被劲风向外吹去,狂暴的气劲让叶清玄三人周围瞬间一空!

    之“飞龙在天”!

    而且还是在引导下的双龙飞天——

    一瞬间的狂暴之力就连图雷都接不下来,其他人更是勿论抗衡了!

    只不过叶清玄一招之后,也有些头晕脑胀,罡气瞬间空了一半……

    展羽趁机左右一架如花和叶清玄,大喝一声道:“哥几个不侍候了,开跑!”

    说完身形一展,撒丫子就飞了出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