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9】绝刀入城
    对方冰冷的语气,顿时让喝了点小酒的黑炭头怒火中烧。

    他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当惯了官老爷,欺负欺负小老百姓还是家常便饭。

    对面的来者一身破旧的黑衣,看上去还没自己年纪大,手中虽然也提着家伙,但乌漆墨黑的模样,更没自己的腰刀漂亮,也不知道从哪寻来的破烂玩意儿。

    第一时间他便认定对方是个装大瓣蒜的窝囊废,风尘仆仆地赶来京兆府,只怕也就是看个热闹,见下高人,回村之后好显摆显摆自己的世面……

    李府的李神通大老爷摆下寿宴,更有天下顶尖的高手比武,这样的盛事据说过去拜寿,像他这样的官差就能落下二十几两的大银锭赏钱。

    这等好事偏偏因为受了欺负,想去去不得,黑炭头本就心中有气,此时看到一个不如自己多矣的家伙,也想去李府,如何不心头火起?

    “嚯,看来又是一个来看热闹的啊?”黑炭头带着满身的酒气,晃荡晃荡的走向对方,伸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道:“怎么?卖了家里的田地,买了把破刀,就出来闯荡江湖啦?是不是到了我们京兆府看了比武之后,就打算退隐江湖,回村显摆显摆,骗个村姑玩玩啊?哈哈哈……”

    黑炭头笑得前仰后合,对方却没有任何举动。

    酒馆里,除了黑炭头的笑声,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那十八个人安然稳坐,只不过他们不再悠闲地饮茶喝酒,而是全部停了下来,冷眼看着那握刀的黑衣人。

    气氛顿时变得极为诡异。

    黑炭头喝大了,自然没有发现异常,但此时进屋的路阿牛。却是看了个清楚——

    就在那黑衣人进屋的瞬间,三张酒桌上的十八人同时握住了手里的兵刃,齐齐做出攻击的态势。杀气盈庭,但直到黑炭头奚落对方之后。有些癫狂地大笑时,那十八人手中的兵器始终也没有拔出来。

    那十八个人身上的气息令人感到恐怖,而更恐怖的是那十八个人中一位的长相。

    看到那张脸的同时,路阿牛两条腿便开始不停地打着哆嗦,他发现自己这顿小酒喝得实在是有些多余,甚至连自己的小命都有可能搭进去。

    当然,再恐怖的长相也顶多让人吃惊,不足以吓得双腿打颤。何况对方的长相顶多有些丑陋,远算不上恐怖。

    可路阿牛没什么本事,就是记忆力惊人,因为那张长着马脸的家伙,他记得十分清楚,那是陕甘地区通缉了有二十年之久、手下人命上千条的江洋大盗“剁三刀”章禄。

    这货杀人劫财的时候都有个规矩,只要能挡得住他三刀的,就可以留一条性命,当然财货还是要的。只是多少年来,能够在他手下走过三刀的。还真就没有几个人。不过三年时间,就闯出了陕甘北路黑道第一用刀高手的名头,只是后来犯案过了。被三司的人一路追捕,最后在五年前突然销声匿迹了。

    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货突然又重新出现在了京兆府,而且看那意思,在那十八人当中身份地位还不算是最高的。

    乖乖,那货五年前可就是第五重天的高手了啊!

    难道那十八人,全部都是先天境界的高手!?

    路阿牛双腿不住地打哆嗦,觉得自己像是卷入漩涡里的蚂蚁一般无助,偏偏这个时候。那个白痴黑炭头还在那不停地喋喋不休。

    姥姥的,你没看出来那十八个人都是冲着被你取笑的那位而来的吗?

    最奇怪的是。十八个人的兵器,全都是刀!

    十八个人。十八把刀!

    不对,算上刚刚进屋那个黑衣人的黑刀,这里就是十九个人,十九把刀。

    没有一点声息和回响……

    黑炭头打了个酒嗝,嘿声道:“哎?我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李府,那可是八大世家李阀的府邸,你算是哪根葱,也配去李府?”

    黑衣人还是没有动气,不过那三桌中一个冰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道:“如果天下间还有他没资格去的地方,那也绝对不是活人该去的地方?”

    “谁tmd在那多嘴多舌啊?我……”

    黑炭头抻直了脖子回头狂喊,猛然转头,却看到的是十八双异常冷酷的眼睛,好像被十几把钢刀逼在身上,寒冷冷的杀气让他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黑炭头顿时头皮一阵发凉,接下来的话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差点岔气。接着,他看到了路阿牛,那货浑身颤抖地挪了过来,努力保持声音的冷静,喝道:“你,你个个傻x,猫尿喝多了?瞎叭叭啥?还不快点回去站岗!”

    “啊,啊啊……”黑炭头点了点头,跟路阿牛扯着,转身就走。

    黑炭头已经有些瞠目结舌,他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却知道那一刹那的危机感完全是对面十八人的杀气造成的,这还没动用罡气,否则自己怕是会被当场吓死。

    “等等。”黑衣人此时突然说话,道:“李府,怎么走……”

    “啊?啊啊,我们,我们不,不知道!”黑炭头进退失据,说话开始不经大脑。

    黑衣人眉头微皱,路阿牛心头咯噔一下,正要说话,之前的冷厉声音再次响起道:“司徒先生,我家主人久仰先生大名,想见您一面。”

    司徒先生?

    会是哪位大爷啊?竟然让十八位先天以上级别的一流刀客相请?

    路阿牛的酒精早就顺着冷汗冒了出来,与黑炭头的对视中,只看的到二人的恐惧。

    “没空!”

    黑衣人轻描淡写地一句话,拒人于千里之外,转身便走。

    “司徒先生我家主人乃是诚心结交……司徒先生……”

    冷厉声音变得有些惶急,但黑衣人依旧如同未闻。

    哼!

    轻声冷哼响起,正准备离去的路阿牛和黑炭头眼前突然一道银光闪现,直奔二人咽喉而来。惊呼声未来得及出口,一道黑影如轻风般拂过,当的一声轻响——

    啊!

    砰——

    二人双眼瞪得溜圆。只见十八名用刀高手中的一人,已经横飞出去数丈距离。一头砸破了窗户,整个飞了出去,不知生死!

    而刚才已经漫步到了门口位置的黑衣人,此时昂然站在了二人身后前,将二人挡在身后,冷眼看着剩下的十七名高手。

    直到这个时候,路阿牛和黑炭头二人才狂呼一口气,庆幸从鬼门关躲了回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刚才那个被打飞出去的高手,会突然对他们两个普通兵差出手,结果被这位黑衣人及时搭救,还把那动手之间给掀飞了出去,二人顿时一片茫然。

    对面十七名高手脸色更是阴沉,其中一名枯瘦的白发老头越众而出,倏然道:“司徒先生,我家主人屡次相请,你不赏脸就算了,为何还对我属下动手?”

    只是一听声音。正是之前那冷厉声音的主人。

    “你们为什么要杀人?”黑衣人问道。

    老者冷笑一声,道:“除了主人以外,天下间没有人敢这么对我们兄弟说话。这二人是咎由自取!况且他们胆敢羞辱司徒先生,又不肯为司徒先生带路,留着他们又有什么用处?”

    “那是我的事!”黑衣人皱眉道。

    “司徒先生错了!”枯瘦老者摇头苦笑,道:“司徒先生是我家主人看重的朋友,天下用刀一流高手中的高手,绝刀之名岂容他人羞辱?他们羞辱了我家主人看重的朋友,岂不是就等于羞辱我家主人目光短浅?这等渣滓,岂容他留在世上?”

    绝刀之名一说出口,黑炭头顿时觉得脑袋“嗡”的一下。腿下一软直接坐在地上。

    我地妈啊,让我死了吧!

    想不到被自己连番羞辱的黑衣汉子。竟然就是“天下第一刀”的有力争夺者,天绝榜上排名第五的“绝刀”司徒凌峰!

    黑炭头软到在地。路阿牛扯了半天都没扯起来。

    刚刚喝多了一句辱骂之话,想不到对方就记恨在心,确认二人对司徒凌峰毫无用处之后,立即动手格杀,要不是司徒凌峰出手,他二人当场就会被人一刀枭首了。

    此时此刻,二人看着司徒凌峰的背影,如果再生父母一般亲切!

    “这两个官府的狗腿子,平日里怕是也没少做欺压百姓的事,杀了一了百了,司徒先生何必在意?”

    司徒凌峰淡淡道:“他们的性命与我无关,只是你们的做事风格,我觉得很讨厌!”

    看着讨厌!

    这就是司徒凌峰做事的风格,他不是一个大侠,也不是救世主,更不会兼爱世人,他不喜欢这两个人,但更讨厌这十八位刀客的做事方法,所以他出手多管闲事了!

    对面剩下的十七人顿时同泛怒色,每个人都是紧握刀把,就要拔刀出鞘!

    “司徒先生,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司徒凌峰第一次露出不屑的冷笑,缓缓道:“没人敢在我面前拔刀,你们确定不知道后果吗?转告令主人,别再来烦我!”

    司徒凌峰傲然转身,抬腿就要离去!

    “先生留步!”

    枯瘦老头打了个眼色,十七人同时握住刀把,欺身而上!

    “滚!”

    司徒凌峰恼怒一喝,只见他微微转身,手中黑刀一摆,刀未出鞘,却是嗡的一声,一股气势扩散开来。

    那十七名刀客手中钢刀都还未出鞘,便觉得手中一震,接着整个人便被无情地掀飞了出去,十七人飞奔出去数丈距离,结果又被人丢了回去,轰然砸塌在原本的座位上。

    绝刀出手了!?

    十七人同时大骇,同时在身上一阵乱摸,却没有发现任何伤势。

    对方这一刀攻在自己身上的哪里?十七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说的上来!

    啊!?

    一声惊呼,众人诧异看去,只见那队伍首领的枯瘦老头,呆滞地看向手中,跟随自己数十年之久的宝刀,在出鞘的刹那竟然只抽出来一半,另外一半却已经断折在了刀鞘之中。

    其余刀客齐齐一惊,同时骇然看向自己的宝刀,结果刀鞘上没有任何痕迹,心中不免一松,但就在同时拔刀出鞘的瞬间,却又齐齐呆滞……

    十七把刀居中而断,成了十七把只剩下一半的残刀!

    这就是司徒凌峰,刀未出鞘,一挥之间已经击中十七人手中的刀鞘,将他们赖以成名的宝刀系数震断,功力之精深,用劲之巧妙,已经是骇人听闻了。

    尤其是这十七把宝刀形制、大小、厚薄、材质,尽皆不同,司徒凌峰却能轻描淡写的在一击中分辨出来,绝对已经不是武学的范畴,而是进入了道的境界。

    “我地娘啊!”路阿牛和黑炭头看得头皮发麻,对视一眼之后,齐齐追了上去,道:“司徒先生留步,我们知道李府的位置!”(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