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7】脑后一鞭
    啊!?

    现场的突然变化,让敌我双方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了一惊……

    包括李怅然的父亲李神通在内,都是一副不能置信的表情。

    这一切未免太过突然,原本已经被人高估的李怅然,在被残鹰全面压制之后,竟然还有翻盘的机会,而且手段凌厉至极,远超常人所能预料。

    李怅然是儒林学院的亲传弟子,常人自然都是以儒林学院的上等武艺来推断他的本事,见到他已经将儒林学院几门至高剑法之一的炼至如此地步,自然对他实力也有了固定的认知。但众人万万没有想到,李怅然竟然还能使出如此邪异凌厉的剑招,而这剑招无论从哪个方向揣摩,都绝非儒林学院中正不阿的剑法路数。

    场地之内风云突变——

    李怅然一招得手,眼中凌厉之色骤然显现,狞笑一声,手腕一抖,又是三道花瓣般凌睿剑气飞出,迅快无比地追着残鹰而去。

    残鹰展开身法,全力躲避,而随着她的躲避和运转内力,左肩被剑气洞穿的伤口,洒下漫天鲜血……

    残鹰的被她使得轻盈灵转,充满了巧劲。

    儒林学院不以轻功为长,而李怅然除了那几招剑气招式古怪之外,其余的功法全部都是儒林学院的路数,虽然无法将其逼入绝境,但靠着剑气的迅捷,依旧追得残鹰满场乱飞。

    而残鹰伤口诡异,只是流血不停,长久下去便足以失败。

    同时,李怅然的剑气隔三差五地便使用一次,将准备反击的残鹰逼退,平时就靠着儒林学院的剑法追杀残鹰。

    旁边人群中的魏越高声呼道:“展大哥。十二丫头怎么不止血再战?这样下去怕是熬不住的!”

    展雄飞面色沉重,沉喝道:“休得聒噪,老十二自有应对之法!”

    这样的回答当然不能让在场所有人满意。包括自家兄弟的银鹰、怒鹰,以及随鹰王而至的血鹰、花鹰和夜鹰。全都露出担心的神色。

    银鹰城府极深,师父既然有此答复,他即便心中存疑,但也不会再行追问,不过看了叶清玄一眼之后,却是努了努嘴,示意队伍中最懂得眼色的老十一夜鹰前来询问。

    夜鹰是个长相普通、身材普通、什么都极为普通的中年人,扔进人堆里几乎都辨识不出来。但叶清玄即便不出手,也能感知到对方瘦弱身体里潜藏的强大力量,那高度凝练的身躯如同雄鹰般矫健,脚步轻的几乎落地无声,毫无疑问,夜鹰是个擅长易容潜藏的高手。

    夜鹰贴近了叶清玄,问道:“叶兄弟年纪虽轻,但眼里不凡,不知道你怎么看这场比武?”

    叶清玄同样看得眉头紧皱,嘴里喃喃自语道:“不是十二姐不想止血。而是她止不住血流!”

    果然此言一出,众人皆惊,齐齐朝叶清玄看来。

    叶清玄扫了众人一眼。发现只有鹰王和横万通神色不变,显然也有此判断。

    靳空彦犹疑不定,问道:“这李怅然突然施展的是什么武功,竟然有如此效果?难道他手中的宝剑是与凤仪阁‘紫煌’、‘青霜’级别相同的神剑不成?”

    横万通没好气的答道:“神剑级别?你当神剑烂大街了吗?这么千年下来,也不过才那么几把而已。论剑气,能有如此效果的除了神剑之外,还有几门奇功——”

    众人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横万通能得到“天下第一眼”的美称,这见识自然也要天下第一,只听他缓缓说道:“能令人体血液不能愈合的第一奇功。便是‘一剑山庄’李慕禅的,将寒系与铂系奇功融合于一处。配合、或是三大剑招,都可以造成人体血流不止的结果……”

    众人没有说话。“天下第一剑”的绝技天下闻名,横万通说出它来,自然没有人会认为李怅然使出的是这门奇功。

    横万通继续道:“这是靠得奇功,还有太白剑宗的。剑气滞留伤口,剑气不断,伤口便不会愈合……”

    这第二宗众人也都有耳闻,跟太白剑宗的创始人闻太白一样,名闻天下。

    横万通继续道:“这两宗,一是靠奇功,二是靠剑招,天下武功能造成血流不止效果的,大抵就是这两种。天下人知道最多的也是这两门。当然,除此之外,还有湘西薛家寨薛人神的,靠得是毒药;第十八招‘绝情绝义’;绝刀的‘一刀两段’;‘惊觉门’当代门主习炼天半年前刚刚炼成的……都可以造成这样的效果,不过……”

    横万通闸巴闸巴嘴,没有往下说,众人胃口被吊的够大,但横万通却只是陷入思索,不再答话,反倒是“鹰王”展雄飞接口道:“不过他们的招数功法虽然有这样的结果,却绝对没有这样的邪祟!横胖子,我说的对吗?”

    横万通呼了一口气,算是默许。

    邪祟?

    这个词语让叶清玄一愣,接着恍然大悟。

    怪不得刚才那一瞬间自己有种熟悉的感觉!

    邪祟,是的,就是这种感觉。自己体内的天生对各种魔门邪祟功法有着极强的制约作用,同时也对这些功法有着特殊的感应,只要有人使出魔门功法,自己第一个就会感应出来。

    想不到这么久没有魔门的踪迹,这一次又遇到了魔门功法。

    李怅然使用的如果是魔门功法,那他无疑就是魔门中人,而这一次凤仪阁倾尽高手,派出了北冥无敌、黎道天、曹胜这等天绝高手到场,己方已经是处于劣势,如果再有魔门中人配合。无疑自己一行人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

    横万通的不肯言语,不是猜不出来,而是怕万一被自己猜中。自己这一行人无疑成了对方的瓮中之鳖。

    展雄飞冷哼一声,道:“横胖子。我看你是越活越胆小了,怕个屁!天下豪杰都在这里,凤仪阁疯了才敢让魔门的人明摆着现身,他们不要脸了?别忘了,八大世家的人跟魔门可不是一个路数!”

    众人一听,顿时心中又燃起了斗志。

    如花“呸”了一声,道:“魔门的人来了更好,爷爷的禅杖早就**难耐了!”

    叶清玄反问道:“如果李怅然用的是魔门功法。那岂不是魔门的势力已经深入八大世家了?也许他们早就已经沆瀣一气了。”

    展雄飞哈哈一笑,指了指场内呆若木鸡的李神通,道:“李怅然也许是魔门争取八大世家的棋子,但只要看李神通那废物样,就知道魔门并未全部控制八大世家。也就是位居西北的李家、赫连家跟魔门有些沟通,其中又以赫连家涉入最深,与北边的青华帝君勾勾搭搭……嗯,对了,李怅然那小畜生用的招数,我看就有些像青华帝君的招数。不过是似而非,就算我们点出来,对方也会矢口否认。”

    众人齐齐点头。对鹰王的判断赞同不已。

    “诸位不用担心,我家老十二虽然身受重伤,但却不会轻易丢掉性命,只是现在的状态,就算我让她认输,她也不会同意……唉,这个倔丫头,大家静观其变吧。”

    群雄目光定定看向场内。

    而此时的场地中,李怅然的追击又持续了十几分钟。便是李怅然自己,也已经气喘吁吁。体内罡气消耗极大,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不过残鹰更是凄惨。浑身鲜血浸透,虽然面容不变,但脸色苍白的放佛白纸,连嘴唇都变成了不自然的灰白色,失血严重,只靠着意志力勉强支撑。

    照这样发展下去,李怅然就算罡气不济,但残鹰也会必败无疑,而且拖延这么久,生命垂危。

    果不其然,又是躲避了李怅然的连续三剑之后,残鹰翻身后退的时候,右手的铁拐猛地一颤,竟然没能点正木桩的尖端,一下落空之后,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地朝地面落去,惊慌之中,右手铁拐猛地刺穿了木桩,将她的身体悬挂在半空之中,距离地面不足一丈距离。

    李怅然见此时机,怎会放过,眼中精光一闪,又是几道剑气飞过,连连封锁住残鹰飞退的方位,最后三道剑气直奔残鹰身上大穴而去,如果击中,保证对手当场重伤身死。同时儒林学院的剑法施展到了极致,追踪而上,务必致对手于死地。

    危急关头,残鹰身子一旋,猛地向上斜斜飞起,于不可能中躲过绝大多数剑气,但仍有两道剑气洞穿身体,一道穿过肋部,另一道穿过右臂。

    最后一根铁拐登时抛飞!

    残鹰身体在空中旋转,抛洒漫天鲜血,残鹰狞声尖啸,飞扑而至,同时大喝道:“残废,双拐抛飞,我看你拿哪条腿落地,哈哈哈……”

    手中剑法连挥,点向残鹰极大血脉连接的位置,显然已经不是为了取胜而杀敌,而是要让对手血液流尽,受尽羞辱而死。

    啊!?

    这一次,换成叶清玄这一方的众人惊呼出声!

    双拐击飞,双臂受伤,残鹰双腿残疾,四肢尽废,她又能用哪里抵挡敌人的攻击呢?

    但就在此时,残鹰的急旋的身子突然飞速一展,旋转的速度陡然提高三倍有余,连续几道乌光闪过,本来胜券在握的李怅然突然一声惨叫,身子向后翻飞数丈距离,砸断无数木桩,最后落地不起,艰难抬头,一道血痕从脸颊上斜斜划过,鲜血直冒,将他引以为傲的面容完全毁掉。

    “你,你……”李怅然双目通红,惊怒交加!

    此时残鹰牢牢挂在了木桩之上,脑后黝黑的大辫子上一支铁拐状锥钗插入木桩之上,头悬梁般吊在木桩之上。

    刚才的急旋之中,原本束于脑后的辫子松开,上面原本用于缠发的铁拐状锥钗直接扫中了李怅然的脸庞。

    只可惜李怅然挥舞的剑招挡住了其中三击,不然不会是只让其毁容,而绝对会让其命丧当场!

    好!

    叶清玄等人欢呼而起,对这场意外的胜利欢欣鼓舞,也对残鹰的表现大为赞赏。

    想不到,残鹰双腿残疾,竟然还练出了这脑后辫子犹如人臂一般的绝技,关键时候,突施奇兵,一举取胜。

    反观李神通一方,却是呆坐满场,不少人还保持着举手欢庆胜利的姿势,脸上的笑容也同时定格,不能置信地看着这突然转变的比武结果。(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