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5】武比二场
    “哼!曹兄这话有些愚蠢了吧?”展雄飞双目微微一睁,瞪向对面的曹胜,冷言道:“先落地的就先输了?那老夫说拓跋宏那小子会先死,你们怎么说!?”

    展雄飞双拳握定,杀气盈天。

    这是**裸的挑衅,是威胁。

    但对面众人全都一阵窒息,即便是天绝榜上排位靠前的黎道天等人,也是被展雄飞的凌冽杀气逼得一时失语,接着便是面色通红,暴怒难当!

    砰!

    黎道天一掌落下,旁边茶几直接吱溜一下深陷地面以下,地面上只留着平整的桌面,上面的茶盏中一滴水都没能溅出来,展现强悍的内力和控制力。

    黎道天缓缓起立,凶狠盯着展雄飞。

    而展雄飞端起茶杯,悠悠品茶,冷眼瞥了黎道天一眼,却是万分的不屑。

    黎道天的傲气岂能受得了如此怠慢,登时怒喝一声:“展雄飞,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容忍限度!”

    旁边曹胜却是骂的更大声:“不服武林规矩,你这是挑战整个武林公道!”

    啪!

    展雄飞将手中茶盏直接砸在了地上,整个青花瓷的茶盏如同落入泥里的石头,直接深陷入地面之中,而茶盏却是丝毫未碎,这一招更是比黎道天的一掌高明不少,对面众人脸色登时大变,只听展雄飞暴怒骂道:“老子就是挑战了,怎么样?有种你们两个下台,老子以一对二,跟你们过两招,教教你们什么才是武林规矩!”

    以一敌二?

    黎道天气得面如血浆,就算是对阵“天下第一剑”的李慕禅,他黎道天也不用着以二敌一啊。这种羞辱让黎道天几乎失去冷静。

    就算展雄飞放了话,他跟曹胜也不可能这么干。

    如果真这么下场,这脸也不用要了!

    这时候站在一旁的李神通笑嘻嘻地上前。道:“诸位,息怒。息怒!我是这里的寿星老,我来说一句,这场比武大可不必如此斤斤计较,就以和论吧,曹公,展兄,意下如何?”

    曹胜冷哼一声,重重坐回位子。

    展雄飞一跺脚。镶嵌在青石地面上的茶盏“铮”地一声,弹出地面,稳稳落在他的手中,里面茶水未撒,余温犹在,淡淡喝了一口,傲然道:“跟群畜生说得我嗓子冒烟!还是李小子会办事……这件事就这么着吧!”

    黎道天和曹胜气得抓狂,李神通连忙安抚,道:“二位,二位。北冥兄闭关未出,现在动手于我方不利,而且咱们下面的比武是稳胜的。折折他们的锐气,外加等待北冥兄出关,何乐而不为呢?还请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李神通低声下气地安慰二位大爷,那二人知道兹事体大,故而强忍怒火,不再说话。

    而展雄飞这边,众人对展雄飞的霸气总算是有了一丝了解。

    叶清玄甚至觉得,这个鹰王的脾气在某些时候跟“霸刀”申屠镇岳比较相似。都是一样的霸气,只不过“鹰王”的霸气是令人心折。而“霸刀”的霸气是令人恐惧。

    身为“鹰王”的同盟,是心里非常有底气的。而身为“霸刀”的手下,却是战战兢兢,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位霸刀老爷子手掌一横,自己的脑袋就已经飞了出去。

    下一场比武,双方各自抽签,交给台上的李神通。

    李神通看了一眼,嘴角不自觉的一撇,高声道:“第二场比武,鹰王座下十二鹰之残鹰,对阵犬子李怅然。”

    李怅然!?

    儒林学院的高徒,不屑入选龙凤高手的青年才俊,李神通的大儿子“书剑双绝”的李怅然。

    嘿嘿,果然如靳空彦所言,李家果然派上了这位上场。

    不过这李怅然虽然在年轻一辈中名声斐然,但要是与久在边疆奋战,活在生死边缘的残鹰相比,似乎仍有太多的不足。

    咚,咚,咚!

    三声响起,宛如童子的十二鹰残鹰,拄着双拐,连点三次,便从台外到了台上。

    那不过脚脖子粗细的木桩,高有两丈,顶端都已经被削尖,而残鹰的一对铁拐,尖端也是同样的尖锐。

    只是靠着右手铁拐的尖端与木桩尖点在一处,针尖对麦芒,依靠这一点点的接触,残鹰便身形稳稳地站在了台上。

    玉容冷漠,面无表情,淡然等待自己对手的出现。

    一派高手风范。

    而引起叶清玄兴趣的那个李怅然,此时也缓缓出场了。

    见着了李怅然,叶清玄也不免吃了一惊。

    李怅然,长得很好看。年轻、孤寞、潇洒且带一种逸然出尘的气质,就算是叶清玄这么俊秀的人看了,心头也不免升起一股妒意。

    只不过他的脸色出奇地苍白,低着头鬼魅地笑着,纵然表现得再优雅,却不知为何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宛如毒蛇冷信般的眼神瞟向残鹰,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自己轻轻鼓了两掌,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十二鹰,竟是如此貌美如花的姑娘,小生失敬了呢……”

    说完恭敬一礼,继续道:“不知姑娘芳名如何,芳龄几许呢?”

    残鹰冷冷道:“准备好了吗?”

    “姑娘何必如此心急,大家相识便是缘分,我这人向来不喜欢跟美女动手,但这次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得不下场,遇到了姑娘,还是想要劝几句的……”

    “再给你两句话的时间交代遗言,多一句,我便让你死得痛苦一分!”

    四周人群同时一怔,接着轰然大笑起来。

    “这个丫头疯了吧?”

    “哈哈哈,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跟儒林书院的高手如此说话……”

    “只怕他们十二飞鹰堡身居边荒之地,对‘书剑双绝’的名号未有耳闻吧?”

    ……

    观战群雄不少人都是冷嘁出声,纷纷对残鹰的话语表示不屑。

    李神通轻捋长须,面现得意之色,而李怅然也是摇头苦笑,装出一副莫测高人的模样。

    只是这种感觉却让叶清玄一时有一种跳脱的感觉,因为在他眼中,这个李怅然就是大大的不如残鹰啊,怎么天下群雄看得比自己还要明白吗?

    李怅然?

    这个名字要不是之前靳空彦提及,他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人物。

    带着一脑袋问号,叶清玄转头问向靳空彦,道:“靳大哥,是我最近有些孤陋寡闻了吗?这什么‘书剑双绝’看起来挺唬人的,可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

    叶清玄没有刻意压着声线,故而他的声音虽小,却瞒不住在场众多的武林高手,原本都是面露冷笑颜色的高手们在听了这句话之后,都是脸色一僵。

    而接下来靳空彦的回答更是毫无掩盖之意,声音朗朗传入在场每一个的耳朵之中。

    “什么‘书剑双绝’?我也没听说过……”

    横万通嘎嘎一笑,沉声道:“什么狗屁‘书剑双绝’,还不是给他爹花钱捧臭脚捧出来的?这年头,什么狗屁倒灶的人物靠着胡吹大气,花钱请人弄出个什么好名声,再包装包装外貌形象,就都敢说是名震江湖!我呸,按照他们的搞法,天绝榜上就都应该是他们什么八大世家,十大门派的人物了……什么霸刀、绝刀、剑神、天尊的,统统都是狗屁!”

    横万通一席话,全场静默。

    刚刚捧李怅然臭脚的人,的确有不少是因为李神通的身份方才如此,此时被人当场奚落,顿时个个脸色尴尬,莫不敢再作声。

    横万通一直有实力问鼎天绝榜,说出来的话就是真理,普通高手有谁敢说他说的不对?

    “这位前辈说的不错!”说话的却是李怅然,只见他微微一笑,引得现场女士一片尖叫声,洒然道:“武林中谁强谁弱,靠传闻是不准确的,说不得还得要下场比试一番,高高低低的,一目了然,光靠嘴皮子,是做不得数的。”

    李怅然语带讥讽,明着是承认靳空彦说的对,但实际上,也是用对方的话来挤兑对方,既然你认为传闻不实,又怎能以传闻来定高低呢?你靳空彦和叶清玄没听说过李怅然,又怎么知道我的功夫不如残鹰呢……

    李怅然仗着点小口才,油然地反将了叶清玄等人一军,此时更是得意非凡,仪态风流。

    这时候旁边的如花不乐意了,扯着大嗓门开骂道:“呔,那个小白脸废什么话?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就看你那肾虚的模样,说不得就是头骡子,在那装什么千里马!?”

    李怅然被对方粗鄙的言语气得一哆嗦,而四周人群则是忍受不住,哄堂大笑,就连对面看似一副死鱼脸的残鹰,也是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弧度。

    死秃驴,我记住你了!

    李怅然心中暗恨,狠狠盯了如花一眼,最后终于还是把目标放在了对面的残鹰身上。

    “这位姑娘……”

    “说吧!”

    “什么?”

    “你的遗言……”

    李怅然时刻保持风度翩翩的笑容有些不自然,道:“姑娘就这么确定可以赢我?”

    “还有一句……”

    李怅然数次被人看低,突然有种勃然大怒的感觉,嗤声冷笑,道:“我的遗言?好啊,就请教一下姑娘的芳名和芳龄吧!”

    残鹰如花娇艳的脸孔竟是异常认真地点了点头,细声道:“你死之后,我会烧给你!”

    砰!

    话音落时,残鹰铁拐的尖端,突然迸射出如同火箭尾焰般爆裂的罡气,红铜颜色,带着暴烈的气息,整个人宛如射出的火箭,迅猛无匹地冲向了李怅然。(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