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8】东方老妪
    展羽没有来。

    因为鹰王派他去执行另外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具体的情况连“银鹰”也并不清楚。

    没有见到兄弟的叶清玄和如花自然有些失望,不过能够联系上鹰王展雄飞,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跟随银鹰而来的,还有另外两人,只不过脚程上稍逊一筹,落在了后面。

    一个身穿骑袍的牧民,一个是拄着双拐的残疾少女。

    十二飞鹰堡的老九怒鹰和老十二残鹰。

    早知道闻名天下的残鹰是个双腿残疾、必须靠双拐才能行走的人物,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人物竟然是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叶清玄心中不由得大为讶异。

    当然了,对方的年龄只是假象,似乎这位二哥的十二姐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大龄剩女了。

    礼貌地跟三人打了招呼,怒鹰看上去倒是憨厚不少,笑着见礼,那个残鹰却是冷哼一声,转头不理任何人,独自在角落喝着茶水。

    “各位不好意思,十二妹生性不喜外人,倒让诸位见笑了。”银鹰倒是好心,为自家妹妹向众人开口道歉。

    高人自有个性,在座诸位自然也不会在意,江湖上的繁文缛节那是针对普通人的,到了横万通这样的地位,反而率性而为,谁的账都不用买,更显得真性自然。

    “不知鹰王何在,横某众人是否能见上一面呢?”靳空彦虽然在天绝榜上的排名超过鹰王甚多,但鹰王身份非同小可,只是在凉州定海神针的作用,就比普通江湖人士出身的高手重要万倍。

    “家师尚有要事,不过大会当日定然到场!”

    鹰王等人的到来。让在座诸人面带喜色,唯独“天禽门”的任疏狂面有不愈之色,沉声问道:“阿银。雄飞到了京兆府多久?”

    身为“天禽门”的同门师兄弟,任疏狂和展雄飞的关系一向紧张的很。任疏狂为人谨慎,为了门派的传承不惜压制门人的反抗,到了霍东一家被杀,才幡然悔悟,不过这么多年来与展雄飞之间并非没有芥蒂,此时出言相询,口气中也是带着不少火气。

    银鹰欠了欠身子,先行拜礼。道:“见过师伯,家师之前查证一些消息,也是这两天才到的京兆府……”微一停顿,又道:“我等陪同家师到过霍府了……”

    任疏狂脸色一松,叹道:“你们去了……也好,也好……”

    整个人仿佛老了十几岁,有些颓然地坐回了凳子。

    霍东的事情给他打击太大。多少年来,他都认为只有自己忍辱负重,才对得起师门,展雄飞四处树敌。给师门带来的只有杀戮和不幸。

    可惜,自己太过退让,最后还是保护不了门人。被人任意杀戮,而门内稍有些血性的子弟,也多数投奔了鹰王,离自己而去,到头来,到底是鹰王保存了门派,还是自己保存了门派,任疏狂自己都已经迷失了方向。

    横万通哈哈大笑,道:“太好了。太好了,鹰王既然愿意出席明日大会。咱们的声势远超仇敌。明日一早,咱们准时赴约。我要看看,这群自以为是的王八蛋到时会是什么样的嘴脸!”

    众人大为哄笑,叶清玄笑着正要说话——

    咚,咚,咚!

    沉重的锤击声由远及近。

    第一下来自遥不可及的远处,第二下似乎在前院墙外的某处,到第三下时,清晰无误在正门外的广场之上。

    在座诸人脸色齐齐一变,横万通冷哼出声,外面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道:“横万通、靳空彦、叶清玄,你们给我滚出来!”

    声势颇为年轻,音调倒也夺人心魄,不过字里行间狂傲的态度油然让人火大。

    谁家的孩子这么没大没小,对着三大天绝高手竟然也如此大呼小喝。

    横万通面色不虞,啪地一拍桌子,缓缓向外走去,同时朗声道:“哪路高人到访?我万通宝局有门有路,却非得翻墙而入,大呼小叫,如此不懂得礼数吗?”

    横万通当前,众人连忙紧随其后,向外走去。

    大门无风自开,横万通当先一人到了外间。

    叶清玄等人紧随其后,出门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

    只见一个玲珑娇美的姑娘,正掺扶着一位白发斑斑,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但却贵族派头十足的佝偻老妇人,站在院子里。

    在老妇的身前,一个大概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叉着胳膊,昂着脑袋在那里看着自己一行众人。

    让叶清玄吃惊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个姑娘。

    他认得对方,对方也认得他,是司徒怡兰。

    那老妇身穿绿色绸缎,外被白绸罩衫,前额耸突,两颊深陷,面色蜡黄,一看就是那种世上最刁毒的恶婆婆,年纪看上去怕有百岁以上,佝偻的身躯比司徒怡兰高上半个头,甚至与叶清玄比起来都相差无几。

    眼帘内两颗眸珠像只朝地上看,但众人却感到她冷酷的目光正默默地审视着他们。

    那种感觉教人心生寒意。

    司徒怡兰明显羞涩地看过叶清玄等人,微微低头,歉然道:“怡兰见过叶公子,诸位前辈,舍弟年轻气盛,缺乏管教,让诸位动气了。”

    那前面颐指气使的小孩子登时不乐意地回头说道:“奶奶,你看姐姐又当着外人说我!”

    老妇人冷哼一声,笑眯眯地劝着孙子道:“孙儿乖,你姐姐不懂规矩,我家宝贝才是对的。你看,对面出来的那个胖子像什么?”

    小男孩看了横万通一眼,哈哈大笑道:“是了,是了,像猪!”

    老太太嘿嘿一阵冷酷地笑声,道:“对,就是猪,对人要礼貌,对猪就算是礼貌,它也不懂,因为它是畜生!”

    话音落时,老太太眼珠子恶狠狠地翻了翻横万通,态度大为恶劣。

    叶清玄低呼道:“是东方曼晴!”

    只看司徒怡兰的态度,以及那个老太太的模样,叶清玄顿时猜出了她的身份。

    她就是司徒家司徒凌昊背后真正的家主,也是当年使出各种手段,逼着司徒凌峰放弃家主之位,在外游荡的那个女人,同时她也是东方世家现任家主的亲姐姐。

    他已尽量压低声音,但并瞒不过这外表老态龙钟的恶婆婆,闻言她两道眼神箭矢似的投到叶清玄处,以尖细阴柔的声音喝骂道:“小畜生可就是惦记我司徒家产的叶清玄?竟敢直呼老身之名,找死!”

    那七八岁的小孩眼睛一亮,对着叶清玄也是跳脚骂道:“死牛鼻子,瘟牛鼻子,死而不僵的东西,也配出山找死?滚回乡下掏大粪去吧!”

    这小孩年纪虽小,但言语恶毒,众人都是齐齐皱眉,旁边如花更是勃然大怒,回头瓮声道:“这熊孩子太讨厌了,待会洒家一禅杖拍扁了他,你们可不许拦着……”

    那小孩一听,顿时破口大骂。

    “秃驴”之类的不绝于口,而旁边的东方老太太更是把眼珠子瞪绿了,冲着众人哼哼一笑,大声喝道:“谁敢?”

    “够了!”横万通尽管是好脾气,但被人如此指使小儿嘲笑辱骂,佛爷也气得七窍生烟,闻言冷哼一声,道:“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鹊巢鸠占的东方曼晴啊,怎么?你不到别处去编排司徒凌峰的不是,跑到我家里来当什么泼妇?”

    “哼哼,老妇人到这里来当然是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东方曼晴以她令人憎恶的态度,撇着嘴说道:“凤仪阁的使者亲自请的老身出马,就是要看看你们这群江湖败类如何自取其辱的。不过老身看卓阁主为武林操心的模样实在心疼,所以先行一步,到这里来劝劝各位,趁早息了跟朝廷作对的心思,让老身废掉你们的武功,保证你们的性命,日后到了我府上,保证你们吃得好,睡得好,养你们到死,也比你们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前被人打死来的要强!”

    话音一落,东方曼晴手中竹杖一顿,地面登时一阵颤动。

    “东方曼晴,你老糊涂了?”靳空彦鼻子都快气歪了,“你当我们是新出江湖的小混混吗?你来劝我们?你算老几啊?”

    这位天绝高手自以为习剑多年,脾气早就已经收敛,但是万万没想到,今天真就遇到一个上来就能把人气死的老太太。

    这里光是天绝高手就有三个,哪个出去不是能把这老太太收拾掉,偏偏对方一副一出手你们就都得趴下的态度,也不知道是无知,还是无畏。

    “怎么,你要动手?”东方老太太反唇相讥道,“哼哼,横万通,你们也就是能欺负欺负我们这些老幼妇孺……”

    谁会跟个老妪动手,横万通强压怒火,一挥手道:“东方老太太,年纪大了就不要掺和江湖中事了,请回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前方那小孩捡起一块石头,迎面就丢了过来,骂道:“死肥猪,给脸不要脸!切你的脸皮熬皮冻!”

    这块石头自然是伤不到众人的身,直接就被护身罡气弹开,横万通自持身份,但有气没地方撒,对着一个孩子又不能打不能骂,几乎当场气晕过去。

    旁边的如花一顿禅杖,撸起了袖子嚷道:“没这么憋屈的!孩子不懂事,这老太太更不懂事,tmd八大世家蹬鼻子上脸,今天这熊比孩子我非打烂他屁股不可!”

    呼——

    九龙禅杖呼啸而去,横跨数丈距离,身法之快令人咋舌,到了那小孩跟前真的是不管不顾,兜头就砸了下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