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7】银鹰现身
    李阀的七姨太被横万通光天化日强抢而去的消息不胫而走,瞬间传遍了整个京兆府。

    这一下大街小巷上可就热闹起来了。

    有骂横万通不是东西的,有夸横万通够爷们的……

    总之老百姓对此愤恨不已的倒是少数,大多数还是看热闹和胡咧咧。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缩头当了王八的李神通,包括李阀的名声可真是一落千丈,反倒是横万通这种横行霸道的气势见长。

    这让李神通的寿宴,不但成了武林盛会,更成了吸引了全天下民众目光的好去处。

    这里面的爱恨情仇太有故事性了,不少说段子的,都已经在茶楼酒馆里编词开讲了。

    明日便是李神通的寿宴,京兆府武林界的气氛变得空前热烈,三对天绝高手的大战,已经引爆整个武林。而根据最新的传言,六大高手捉对厮杀,不能太直接,显得没有身份,所以李阀提议,连着七天的大寿,都将作为比武的时间,同时再各请出五名高手,在天绝高手比武前垫场,这样才算是武林盛会。

    这消息一传出,江湖上自然是一片叫好之声。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但对于横万通等人,却绝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对方明摆着欺负自己一方高手数量少,所以要在前五轮的比武中,好好奚落一下自己,让他们心浮气躁。

    高手对决,情绪也占了极大比重。

    由不得几人不重视。

    砰!

    横万通气得一拍桌子,沉声骂道:“李神通这个老王八蛋,事到临头出这么个损主意。明天就是比武大会,紧急时刻让我到哪去找人?”

    叶清玄沉吟片刻,出言问道:“不知对方五人是谁?”

    横万通脸色沉重,凝声道:“以八大世家的实力,天绝高手凑不出来。但凑五个归虚境的老怪物还是绰绰有余。”

    靳空彦道:“没有那么悲观。就算是归虚境,但也不会是最顶尖的人物。因为那些真正的老怪物一般都是门阀内的长辈,就算是家主的命令也大多不怎么听从。自重身份,倚老卖老,这样争强斗胜的机会,怎么可能自降身价。来为别人垫场?能听从几大家主号令的,一般都是家主的平辈或是小辈居多。”

    众人听了不免点了点头。

    靳空彦品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以我猜测,这五个人选,应该是八大世家中最铁了心跟们对抗的家族。其中以李阀、北冥阀、赫连阀、司徒阀和南宫阀为最,料想这五个人选从他们中间出现最有可能。”

    座位上一直未曾说话的任疏狂此时插口问道:“李、北冥、赫连,三家为我等死敌可以确认,其余的五大家族为何是以司徒和南宫两家为最呢?”

    靳空彦笑而不语。

    横万通冷哼了一声,朝着叶清玄努了努嘴,道:“哼哼,这个好回答,老任你问问那冤家就知道了……”

    哦?

    任疏狂诧异看向了叶清玄。

    嘿嘿一笑。叶清玄讪笑道:“这行走江湖,总是免不了磕磕碰碰的,因为些事情。发生了一点小冲突……”

    “小冲突?”横万通仰天一笑,道:“为了青铜龙塔的破招牌,你把南宫家的人戏耍的还不够吗?还支持司徒凌峰重夺司徒家主之位,这司徒家的那位东方老太太可是把你恨到骨头里了……”

    叶清玄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这南宫家的人纯粹是小人行为,活该倒霉,至于司徒家。嘿嘿,那可就真的是解不开的仇怨了。

    任疏狂呵呵一笑。对于叶清玄这些小孩子胡闹江湖,什么人都敢惹的行为佩服地翘了翘大拇指。

    靳空彦继续道:“北冥世家有可能会从四大名剑中选一个弟子出场;而赫连阀出场的。应该是三雄其余的二位——赫连卜雄或是赫连志雄……”

    “一定是赫连卜雄!”叶清玄嘿嘿一笑,“因为赫连志雄还在我们手里,出不了场!”

    横万通剔了剔手指甲,轻松问道:“赫连志雄现在还在蜀中,听说被夏侯老大人关押着,咱们能在他身上做文章吗?”

    “当无问题。”

    “那就好。”横万通嘿嘿一笑,“有机会派人跟赫连英雄谈谈……”

    叶清玄这时候才看得出来,这横万通和徐正奕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他什么事都敢干,杀人、绑票、勒索、敲诈……徐正奕是个英雄,而这人绝对是个枭雄。

    靳空彦也跟着冷笑一声,同时缓缓道:“至于李家……嘿嘿……李家有点出息的,恐怕就是李神通的大儿子,在‘儒林学院’独占鳌头,有‘书剑双绝’之称的李怅然了吧……”

    提到李怅然之时,叶清玄注意到旁边的李清航手心不由自主地握紧,显露出心中强烈的恨意。

    看来,这个清航师弟在本家里受过不少委屈啊!

    “至于其他二人,有可能是其他家族,但大家也不要忘了那些捧凤仪阁和八大世家臭脚的江湖门派,听闻这次洛都也来了人,而这京兆府也不是善地,之前京兆联的”

    “他?哼哼,不过蝼蚁之辈,上场又能如何?”横万通傲然起身,沉声道:“关键之处,不在这五人的胜负,而是这五个人从哪里找出来!”

    靳空彦弹了弹裂空剑,道:“就算是硬凑,也要凑出来五个人!”

    “洒家算一个!”好久没打架的如花兴奋不已地叫嚷道。

    “承蒙不弃,在下也愿意出一份力!”天禽门门主任疏狂拱手为礼。

    承了大恩的李清航也立即站起来,略一拱手,刚要说话,横万通腾楞一下蹦了起来,断喝道:“打住,打住,你小子就别凑热闹啦!新婚燕尔,腰松腿软的,你凑什么热闹。”

    李清航这手刚抬起来,说话也不是,放下也不是,登时就弄了个大红脸,“我……不是……我……没有……”

    看李清航这老实人变得如此窘迫,叶清玄早就笑得前仰后合。

    李清航和七姨太的事情一经解释,众人也都是无不叹息。

    原来七姨太姓何,本是李清航父亲与何父从小定下的娃娃亲,二人也是青梅竹马,从小长大。李清航父亲因病亡故,何氏甚至以儿媳身份披麻戴孝,守了一年。二人原本到了快成亲的年级,却被好色不中用的李神通撞见,执意迎娶了过门。

    为此何父一病不起,抑郁而终,而李清航更是备受李阀压迫甚至差点被李阀除名。

    李清航这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憋着劲要带着心上人远走高飞,正巧在徐州城被许灵空看中,收为入门弟子,两年艺成下山,就想着救心上人脱离苦海。

    没料到一回到老宅,就被同宗的人发现,秘密禀告李神通,直接派遣几大高手将他拿下。这才有了叶清玄夜探七姨太,连着二人、周正学和左脚绣花鞋一起卷包带走的戏码。

    李清航此人不但是个情种,也是个悟性很高的人,当初许灵空对他印象好,也只是因为他的正直和勇敢的秉性,对着十大门派所谓高人一等的“龙凤高手”也敢出手抗衡。

    而在之后的接触中,发现此人性格极为凝练,是用剑至专的人物,故而破例收为入门弟子,也是唯一的一个弟子,授以昆吾派绝技。

    李清航也是用心非常,武功突飞猛进,但碍于时日尚短,剑法尚未大成。横万通不让他上场比武,也是担心他出什么危险。

    横万通皱眉道:“可即便如此,咱们能出战的人数还是差了三个人,除非动用……”

    “不可!”靳空彦直接打断,众人都是有些诧异,只有叶清玄想到横万通要说的人可能是秘密集结的青衣楼高手,包括断臂的“煞刀”祝雄和瞎眼的“剑狂”崔长龄。

    这两个人,尽管已经残废,但以他们的触觉和实力,面对归虚境高手,取胜几率一样极大。

    “那……缺失的人手要从哪里找来呢?”叶清玄忍不住纠结说道。

    正在此时,几乎是同一时间,横万通、靳空彦和叶清玄齐齐一皱眉,同时向门外看去。

    刹那之后,一个潇洒平淡的语气缓缓传入房内,恭敬道:“横大掌柜如此烦恼,不如——我们来凑凑人手怎么样?”

    话音一响,屋内众人都是一震。

    叶清玄与靳空彦对视一眼,虽然三大天绝高手都已察觉,但对方竟然轻功如此骇人,发觉之时还在二十丈外,说话之时,却已到了门前。

    轻松速度之快,简直令人惊骇莫名。

    横万通哈哈一声大笑,“贵客到此,横某失礼啦!”

    左手轻轻一招,紧闭的大门胡啦一下往两侧打开,露出一个银色皮衣,脸上一个精巧的银质面具遮挡半边脸孔的英俊青年站在了门外,冲着众人礼貌微笑。

    “是你小子!?”任疏狂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接着便是大喜过望。

    靳空彦放下茶杯,笑对来人,道:“原来‘银鹰’驾到,快快请进!”

    十二飞鹰堡闻名天下的十二飞鹰,排名第二的“银鹰”,他的出现,意味着找到了一直都在寻找的“鹰王”等人。

    横万通的想法,果然没错。

    房间内原本有些阴霾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叶清玄猛地站起,急问道:“我二哥来了吗?”(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