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5】万毒蚀蜡
    周正学跪在地上,连连欠身,腆着脸奉承道:“不敢不敢,小的未见过二位大人真身,但小的曾经云游到过云中城,故而识得口音,而再看二位灵翔般的身手,以及二位出众的样貌,除了名闻天下的云中双燕,小的真的不知还有何人能如此了……”

    原来这两个人就是云中双燕。

    不远处隐藏的叶清玄心中恍然,这两个人是陕甘云中城闻名遐迩的高手,据说二人轻功卓越,可以踩着燕子横空穿梭数十丈距离,堪称绝技。

    想不到二人被李家网罗,成了李神通的心腹高手。

    这样的高手若是以前,叶清玄都是仰望不止,不得不慎重行事,不过到了今时今日,这样的对手却是连让自己皱下眉毛都不可得。

    什么样的地位,决定什么样的对手。

    要不是好奇那周正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叶清玄早就出手将这些人一同制住了。

    “好眼力!”云中双燕脸色同时变得好看了一些。

    “不过凭你再是花言巧语,也是饶你不得!”冷脸的大哥雁左翱上前一步,嘴角冷笑不断。

    周正学吓得连连膝行后退,拼命磕头,“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周正学的窝囊让瘫软在地的李则厚都看不下去了。

    “周正学,横竖是个死,咱们跟他们拼了吧!”

    周正学鼻涕泡都出来了,哭述道:“放屁,放屁,凭咱们两个也想放倒云中飞燕?别做梦了。用武功拼?难道你没听过他们的规矩吗?如果咱们敢动手。他们便记住一共拼了多少招,直到咱们落败被擒,那时一招割一块肉,拼十招就是十块肉。”

    笑脸的雁右翔点头嬉笑道:“嘿嘿,想不到啊想不到。咱们兄弟的手段这小子也有耳闻,要不是他必死无疑,我还真想留下这么个马屁精在我身边了……”

    李则厚两人骇得全身抖个不停,面色惨白得快要昏倒,却又不敢昏倒。

    而周正学更是不堪,后退了两步之后。已经趴在地上软趴趴地动弹不得。

    冷脸的雁左翱冷哼一声,右手已经高高举起,向前迈了一步,就要一掌将周正学击毙。

    但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落地的右脚下突然“咔”地一声轻响。原本平坦的地面骤然下限了寸余,但只是这么一个变化,对于全身戒备的高手来说,无疑就是巨大的意外。

    不好!

    有埋伏!?

    雁左翱刹那间将注意力从周正学身上移开,疯狂扫视周围,同时全身罡气凝聚后背,防止有人趁乱偷袭!

    就在这个瞬间,趴在地上的周正学动了!

    现在数人。竟是无人能看清他的动作,甚至连出手的方式都没有看清,只是擦着雁左翱的身子一闪而过。便扑向了一脸惊骇之色的雁右翔。

    呀——

    雁右翔双手连挥,疯狂抵挡周正学铺天盖地一般的狂攻,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一直屈辱跪倒在地的小人物竟然会有如此厉害的身手。

    以对方的武功,已经不在自己之下,这样的人物绝对应该有自己的风骨。绝对应该有自己的傲气,但是没想到。这样的人物竟然宁愿当作一个被人欺辱的小人。

    为什么?

    难道只是为了害人!?

    雁右翔武功原本还比周正学稍强,但却因为突然的意外。而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地步。

    一招落后,招招落后。

    而之前面对的雁左翱,此时双眼突出,呆呆地瞪着眼前的李则厚,一脸不能置信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左手轻轻摸了摸脖子,结果拨愣一下,脑袋从脖子上掉落下来,血流如喷泉一般冲天而起,喷了呆傻的李则厚一头一脸,过了几个呼吸时间,才惨叫一声,跪倒在地。

    而雁左翱的死顿时也让雁右翔失魂落魄,想不到自己兄弟竟然会有如此下场。

    对面的周正学疯狂狞笑道:“哈哈哈,云中双燕,你们也有今天。你以为老子是谁?被老子跪过的家伙,没有一个长命的。你算老几?还不纳命来!”

    雁右翔肝胆俱裂,斗志丧失,只想着立即逃走,呼叫救兵。

    抽了一个空档,使出绝技,逼着周正学向后飞退,接着一转身,朝着外间便狂奔而去。

    周正学身子在空中一转,落地后冷哼一声,眼看着雁右翔飞远,毫无追赶之意。

    但对方的身影刚要跃上一堵高墙,突然惨叫一声,身子向前踉跄几步,缓缓转身,已经是七窍流血,双手指了指周正学,一脸不甘神色,颓然倒地身亡。

    在场的李则厚已经完全被眼前的转变吓傻,甚至连隐藏在不远处的叶清玄也有些目瞪口呆。

    原来无耻……

    真的可以取人性命!

    不过,这也太让人……

    虽然周正学是不择不扣的胜利者,只是这样的胜利者,实在让人厌恶。

    无耻,也可以是种本事!

    周正学杀了两个高手,却是心不在焉地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刚才的跪地和磕头动作,可是弄得自己狼狈不堪,看了眼旁边满脸血污、一脸呆滞的李则厚,忍不住嗤笑一声,一改之前卑躬屈膝的模样,傲然道:“怎么了李兄,地狱前面走了一圈,现在能活着,难道不该高兴吗?”

    李则厚愣了一下,看向周正学的眼里充满了恐惧,喃喃道:“你……你是利用我?”

    李则厚不傻,周正学如此高超的武功,却对自己卑躬屈膝,最后关头又是如此狠下辣手,若说完全是为了他李则厚,谁肯相信?

    “呦?李兄还不傻!”周正学上前拍了拍李则厚的肩膀,道:“不过我与李兄患难一场,是不会杀你的。毕竟,咱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为什么?”李则厚并没有解开心结,只是心神失守之下,已经完全体会不到对方的杀意了。

    周正学微微一笑,道:“完全没有理由。我这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而已。李家家大业大,娇妻美妾,这样舒服的日子为什么我就没有?七姨太那样的美人,却对着一个不能人事的糟老头子,想着就让人生气。我去跟她戏耍一番,不是羞辱她,而是拯救。拯救一个守活寡的小美人。李兄,你说我,高不高尚?”

    说话之时,李则厚怪异的表情开始定格,从他的七窍中缓缓流出血液,最后问道高尚与否的时候,李则厚已经是气若游丝,噗地一口鲜血,苦笑道:“你还是不肯放过我……也是,你这样的小人,怎么会言而有信呢?”

    李则厚惨容定格,扑倒当场。

    周正学看着对方嘻嘻一笑,道:“没有办法,李兄,我是不想杀你的,不过我这是为了七姨太着想。这样的美人玩一次就杀了,未免可惜,这里所有人的死了,凭我周正学的本事,带走这样的小美女,倒也并非不可能。”

    说完话,周正学一提衣角,恭敬非常地来到门前,咚咚敲了几下房门,柔声道:“七姨太莫惊,在下周正学,是特意救小姐脱离苦海的。”

    小楼内一片惊呼之声,看来侍女不在少数。

    这时一个冷清柔弱的女子出声道:“周大侠谬误了,这里是李府,在下是李家家主的姨太太,哪里需要你救我?周大侠若是不想自误,还是早些移步,我可以当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

    周正学嘿嘿一笑,正要说话,冷不防身后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道:“这位夫人所言即是。周正学,你真是色胆包天,在下还真是小看了你……”

    一听到这个声音,周正学原本得意的脸色倏然凝固,因为那个声音是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的。

    缓缓回头,一个宽袍大袖、飘然如仙般气质的叶清玄,冷冷注视着他。

    “叶,爷爷……”

    “是爷爷我,叶清玄。”

    窟通!

    周正学这次半点犹豫都没有,再次跪倒在地。

    叶清玄冷笑一声,衣袖一卷,接着手指尖从衣袖上捏起一根细如牛毛、黑光绰绰的银针,放在鼻端问了问,接着洒然道:“原来这就是你杀了雁右翔和李则厚的暗器——。想不到这门据说早已失传的武林十大奇毒,竟然就掌握在你的手中。我还真是看低你了。”

    武林十大奇毒——万毒蚀蜡,是一种奇毒的虫子通过吃食一种毒草分泌出来的类似石蜡一般的物质,本身奇毒无比,同时又有一种方法,可以将这种蜡汁制成牛毛粗细的细针,无形无色,中了毒针之人体内的温度可以立即将毒针融化,毒液顺着血液流便全身,无药可解。

    当年这万毒蚀蜡曾在江湖上引起一片的血雨腥风,至今武林中人都是谈其色变。

    万万没有想到,周正学这样的人物竟然会身具如此秘技,若非叶清玄暗中观察,细成这般的毒针,还真是难以发现,也怪不得连雁右翔这样的高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中的招。

    “周正学,你还真是个人物……”

    叶清玄忍不住由衷赞道。

    周正学忙道:“不,不不……叶少侠……我,我不过是个小人物。”

    眼珠子一转,周正学忙道:“只要叶少侠肯放过在下一码,万毒蚀蜡的制作方法以及毒针的制作和运使方法,小的拱手奉上。”

    叶清玄森然一笑,道:“怎么?你觉得我杀人,用得上这种龌龊手段?”(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