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4】恬不知耻
    周正学此人真是无耻之极,撺掇李则厚出头,自己在后边占便宜,毫无疑问,以他的性格最后那位七姨太怕是活不长了。而面对李则厚和七姨太的尸体,自己妾室被人羞辱这等丑事,好面子的李神通自然不会向外公布,只会秘密将二人尸体掩埋,一了百了。

    周正学可谓揣摸透了众人的心理了。

    有了李则厚这个蠢驴在前方带路,原本没头苍蝇一样的寻找变得顺利许多。

    穿过两个院落和一个花园,不远处一座雅致的小楼出现在了叶清玄的视线之内。

    房舍外有那么几个武者巡视,看起来是李神通对自己爱妾的保护,但这一切都是假象,叶清玄超人的六识一扫,就已经发现暗处有两个强大的气息隐藏,绝对是先天级别里出挑的高手。

    叶清玄隐藏下身形,看着填胸叠肚出现在小楼前的李则厚二人,看看他们此时要怎么办。

    首先出场的只有李则厚一人,只见他刚一现身,就已经被人发现,一声大喝,三个人影就将李则厚团团围住。

    “干什么?是我!”李则厚皱着眉头,冷冷喝道。

    “李则厚?”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上下打量了李则厚一眼,冷声道:“你小子深更半夜跑这里来干什么?不知道这里被家主划为禁区了吗?”

    李则厚言语一吞,有些惧意地看了对方一眼,应声道:“家主正在招待贵宾,身为家中子弟,有责任为家主分担。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也好回复家主一声。怎么样?李则纯,这里没有情况吧?”

    那位明显是同宗的李则纯冷笑一声,道:“你?关心家族安全,自己来巡查?就你个连地元境都不到的废物?也敢到这老子这里装蛋……老子还用你来分担?”

    对方用刀一指李则厚。语气充满不屑,引得周围众人哈哈大笑。

    其他守卫看到来的是李则厚,同时放松了警惕,更有几个过来跟着李则纯一起奚落取笑李则厚。

    “这小子是喝多了吧?胆肥了啊!厚哥……”

    “不是胆肥,是胆厚,还是色胆够厚!”

    “我们要是不在这里。这小子该不会就敢进去骚扰七姨太吧?”

    “我看悬啊,要不我们把这小子擒下吧,也算为家主尽了份力!”

    “好,我看行!”

    众人一起哄,几个人就把李则厚给围了起来。

    李则厚脸色通红。却是不敢有一点怒言。

    李则纯冷眼看了这个不争气的同宗一眼,倒是知道这小子没这个胆子,定是喝多了才会出丑,于是冷哼一声,最后不耐地一甩手,道:“这小子定是喝了点猫尿,闲的无聊才会过来。偷窥七姨太的美色?他要有这个胆子我倒要高看他一眼了。好了好了,不跟这不知死活的东西一般见识。让他滚蛋。”

    李则厚登时大怒,跳脚骂道:“李则纯,你个竖子。你竟然敢如此看不起我,今天我跟你……唉,什么人?”

    李则厚正大骂之时,脸色突然一变,猛地指向众人身后。

    而李则纯等人虽然看不起这个废物李则厚,但都是同宗的子弟。断然不会怀疑这个亲人。李则厚一喊,众人顿时回头。但就这么个功夫,身后李则厚惨叫一声。接着众人感到身后一股凉风拂来,身子一麻,顿时躺下了一片。

    周正学武功高强,藏在李则厚身后,果然偷袭成功。

    此时李则厚也假装倒在地上,而周正学面巾遮面,无人看出他的真容,剩下的三名守卫大喝一声,冲锋过来,还有一人探手入怀,就要发放示警信号,却只见周正学冷哼一声,信手一招,那名守卫眉心一点寒芒,顿时委顿倒地,身死当场。

    其他三个守卫已经杀到跟前,周正学双掌化为飘花,身形在空中微微摆动,竟然顷刻间就避让开了三名守卫的联手攻击,掌影一闪,轻飘飘地印在了三人胸前。

    三人动作顿时一滞,接着七窍流血,身子软绵绵地倒地……

    周正学仰头哈哈一笑,朗声道:“周遭的废物都已经解决了,李兄可以起来了。”

    话音一落,躺在地上装死的李则厚猛地窜了起来,一脸怒气的道:“周正学,你怎么搞的,不是说好了不杀人的么?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回头家主追究起来,我该如何瞒得住深更半夜来到此地的事情?”

    按照李则厚的心思,如果这里内外人等尽数被周正学控制住,自己就算凌辱了七姨太——当然,七姨太也要让周正学控制住,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报到家主哪里去,也只会怀疑是横万通这样的对手故意让李家难堪,而不会有人怀疑到李则厚这么个小人物身上。

    这就是小人物的侥幸心理,老想着神不知鬼不觉、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地办成大事,其实有侥幸心理的人,基本上什么大事都办不成。

    因为他们不懂得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周正学一摊手,为难地道:“李兄啊,李兄,这一亲芳泽的主意可是你出的,我也是为你着想,没想到这里的守卫这么多,迫不得已才动手杀人的,不然要是惊动了别人,你家家主李神通可不是什么心胸豁达的人物,我保证你不死也脱层皮,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说完,下手一比划,杀人的味道再清晰不过。

    “这……”

    李则厚脸色出现一丝犹豫。

    这时,惊叫声从小楼内传来,外面的杀戮惊动了里面的侍女。

    周正学冷笑一声,道:“你看,现在你没有选择了。”

    是的,里面的侍女既然看到外面死人了。自然也会看到仅有的两个站着的人物——周正学和李则厚。

    李则厚终于动容,脸上杀机盈现,狞声道:“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完拾起掉落地上的钢刀,就要朝着之前被点晕在场的几名守卫。

    就在此时。一阵讥笑声倏然响起——

    “哈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时隔多少年了,咱们哥俩还能看上这么一出好戏……”

    另一个冷硬的声音说道:“不错。家贼难防。李神通派我们兄弟在这守着,果然有不知死活的家伙到此生事。只不过老李他也不会想到。这个时候敢犯众怒的,会使他的家族中人吧。”

    两个人一答一应,顿时让周正学和李则厚陷入了呆滞之中。

    “什……什么人?”李则厚声音颤抖,握着钢刀的右手已经不自觉地抖动起来,显示出此时他内心的震撼。

    完了。完了,全完了。

    李则厚此时浑身如坠冰窖,冷汗从头顶一直窜到尾巴根,如火的欲念顷刻冰封,差点就当场瘫软下去。

    而旁边同样露出惊容的周正学,更是脸色灰白,以他的功夫,竟然没有发现这两个人的存在。足以证明二人的实力绝对在自己的修为之上。

    衣袂破空声传来,两个身材中等、相貌平凡的人物如同燕子一般下落,在距离地面一尺不到的距离突地再次滑翔向上。宛如戏水燕子一般齐齐站定。

    一样的衣服,一样的个头,一样的容貌……

    这是一对双胞胎,什么都一样,但却依然能够让人分得清楚,因为这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物。一个面带笑容,一个面无表情。十分好认。

    好轻功!

    周正学眼皮不由得开始喯喯地跳个不停。

    只见左边那个面带笑容的开口说话道:“大哥,你说。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咱们该怎么处置?”

    冷脸地回道:“还用说?杀了!”

    李则厚脸色顿时煞白,窟通一声软瘫在地上,他虽然不认识这两个高手是谁,但毫无疑问,他真的是死定了。

    “哼,真是个窝囊废。这人交给老李也是麻烦,太丢人。”笑脸的又一指周正学,问道:“那这个帮忙的呢?”

    “废话,一样杀了!”

    窟通!

    这一次轮到周正学跪倒在地,拼了命地磕头,带着哭腔道:“饶命啊,饶命,二位大侠饶了小的吧,小的不是成心的,实在是李则厚这个家伙威胁我,我也是想着能攀上李家这棵大树,一时鬼迷心窍才听信了他的话,饶了我,饶了我啊!”

    周正学的模样不但让李则厚大吃一惊,就连隐藏在暗处的叶清玄也是大为鄙夷。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可能轻饶了他的性命?

    以周正学的武功,不管是硬拼,还是全力逃命,都还有些希望,顶多以后被八大世家追杀,整个江湖也混不下去而已。

    求饶?

    可能么?

    可不管叶清玄怎么想,周正学跪在地上,鼻涕直流,就是不肯起身了。

    笑脸的仰头大笑,道:“大哥,你看到了吗?这个刚才我还以为挺聪明,想不到竟然这么傻,都出手杀了李家的人,竟然还想着活命?”

    “不是他傻,是他以为我们蠢!”冷脸的说道。

    岂知周正学跪地向前爬了几步,距离二人不到丈余的距离内停下,又是一阵磕头,抬头嬉笑着道:“哪能啊,小的哪里敢取笑大名鼎鼎的云中双燕?那才是真的找死……”

    那冷脸和笑脸的双胞胎一愣,互看了一眼,问道:“咦?你认识我们兄弟二人?”(未完待续)

    ps:最近工作真的很忙,动不动加班到半夜11点左右,回家也要写文案,所以一耽搁就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今天开始,有我老婆大人督导,每天定时更新,绝不拖欠。

    另外,新书正在筹备当中,预计不久就可以与大家见面了!敬请期待!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