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3】血战襄阳
    朝廷御侍监的高手动作不可谓不快,只是瞬间便制造出天罗地网一般的攻势,这些朝廷大内暗自培养的高手,虽然个人的实力不见得厉害到什么程度,可一向擅长联合作战,一出手的阵势隐含着大禅寺“五百罗汉大阵”、素裳宫“四方悲华敛花剑阵”、甚至还有昆吾山“真武七截阵”,博众家之所长,即便薛宫望和安忠信本人出手,也不敢说能在五十招内脱离这个阵势。

    所以当他们一出手,众人心中虽然依旧忐忑不安,但相信足以拦住对方一时片刻,将皇甫泰明安全转移。

    而此时的皇甫泰明,也是自持身份,不再像以前那般与众兄弟跟敌人拼死搏杀,他有更重要的身份和事务要做,因此与众人打了个眼色,迅速退却。

    就在这时,外围充当警戒的大江盟高手中,突然传来“定风棍”闵宁突然一声大喝:“什么人?”同时高高跃起,手中定风棍猛地砸在地面之上。

    轰!

    一声巨响,地面显出一个巨大的深坑,里面一个蒙面刺客半个身子都被这一棍轰烂,当场身死!

    “人熊”熊元路惊呼一声,“乖乖,地底下果然有贼!”

    闵宁顾不上这个二货,站直了身体,怒吼一声:“戒备,有埋伏!”

    四周大内侍卫连忙闪身警戒,同时周围地面“砰”的一声,冲起漫天尘土,数十条身影从地面下窜了出来,接着尘土,放手射出漫天暗器。人手一把武士刀,落地后沉默不语,直接杀向被暗器逼得狼狈不堪的大内侍卫们。

    “是幕府大将军的亲卫忍军!”真田龙彦头皮发麻,大喝一声提醒众人。

    众人拨打暗器,空间中顿时叮叮当当作响。闪出漫天火星。

    因为之前有了闵宁的提醒,这群瀛洲忍者的暗器袭击并未造成太大的伤亡,只有数名防备不及者,被暗器伤及身体,但也都不是要害之处。

    “不好……暗器有毒!啊!”

    先是一声惨叫,接着惨叫声此起彼伏。并且在片刻间便销声匿迹,足见其毒性之猛烈程度。

    大内侍卫顿时陷入一片混乱,而扑杀上来的瀛洲忍者,刀法之凌厉,身法之诡异。也十足让人大吃一惊。

    大内侍卫防卫严密的阵线,顿时被削弱了极大的一层,但片刻之后,便在众多高手的硬抗之下,巩固了防线。

    “别让他们前进一步!”

    冉三雄一刀劈退两名忍者的围攻,大声呼喝着。

    几乎就在他话音一落的时候,大内侍卫的身后,大厅之内。一道雪亮的刀芒闪耀,极寒的刀气瞬间扩散,接着漫天血雨从内崩散而出。强大的冲击力,顿时将众人吹飞了出去,就连冉三雄、闵宁、熊元路这样的高手,都是控制不住身形,扑到在地。

    什,什么?

    众人骇然回头。原本王府大厅的门窗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残破的大厅宛如被亿万刀剑切割过一般。原本被层层围困的源赖州孤傲地站在原地,仿佛一动未动。

    而在他的当面。能够存活,并站在原地的人物,只剩下寥寥数人。

    薛宫望、安忠信二人都是一脸的惊骇,真田龙彦更是一身鲜血,坚定地站在二老身后,那身鲜血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而江水寒忙命地扯着皇甫泰明向后退却,不敢回头。

    “好霸道的一刀!”薛宫望沉声说道。

    安忠信直了直腰杆,一向因为谄媚而弯曲的腰身竟然闪发出澎湃的气势,嘿嘿笑道:“看来,今天我们两个老头子说不得要放手一搏了!”

    “龙彦舍命相随!”真田龙彦坚定地说道。

    “嗯,好孩子!”安忠信笑嘻嘻地说道。

    “喔噫,喔噫,叛徒,可一向没有好下场的……”源赖州笑呵呵地答道。“能与两位绝世高手对战,赖州甚幸!”恭敬地一低头,接着缓缓抬头,“作为对你们最大的敬意,就让我用这把‘天业云’取下二位的人头吧……”

    呛!

    腰间肋差短刀猛地再次出鞘,正中向前一刀斩去,原本十丈距离在一刀落下之时瞬间跨过,直达三人面前。

    砰!

    薛宫望身材高大,猛然一拳,正封在刀刃之上,强大的拳劲堪堪抵挡住对手的刀锋,同一时间,真田龙彦一刀横扫源赖州肋侧,被对方用刀鞘挡住,而安忠信从空中连续两脚踹向对手面门,却被源赖州用左手肘一招顶在脚心……

    轰——

    四人联手一击,爆开巨大的冲击波,原本残破的大厅顿时从内向外破散,顷刻消失在了原本的位置。

    百丈之内,只剩下巨大的深坑,而百丈之外,半座王府几乎都成了一片废墟。

    三道残影在空中又是一招交锋,巨大的响动震撼整个襄阳府,接着残影一闪,飞扑出襄阳城,向着城外厮杀而去。

    半空中落下一个残破的身形,满身鲜血,正落在狼狈不堪的大内侍卫中间。

    “是真田!”闵宁一声呼喝,众人慌忙探视,发现那看似破烂的躯体尚还有一口气在,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真田龙彦的武功惊才艳艳,但与源赖州,甚或是安忠信、薛宫望这一级别的天绝高手比起来,依然相差甚远,如此爆裂一击,还能够活下命来,已属不易。

    “呼呀——”

    不远处传来喊杀声,一干瀛洲忍者再次扑杀上来。

    “你们带走真田,我们上啊!”闵宁一摆长棍,带着众人冲了上去。

    **********

    不远处,一片瓦砾中扑腾出两个身影,正是江水寒和皇甫泰明。

    “真田重伤,薛老和安老二个人追杀上去了。不知道他们二人是不是那瀛洲第一武士的对手!”

    一向对天绝高手充满无限信任的皇甫泰明。这一次竟然对两大高手的前途感到了担忧。

    这也是正常的,无论是谁,在见识到源赖州的那一刀后,都会生出无可匹敌的感觉来。

    江水寒面如寒水,顾不得灰头土脸。低声道:“敌人的手法太迅速了,我们不能不出手,如果投靠了凤仪阁的黄明朗等人趁势攻击,我们的境地恐怕更加危险。”

    皇甫泰明一愣,转头问道:“你觉得这次的事情黄明朗他们并不知情?”

    江水寒看了看四周,答道:“应该如此。这应该是瀛洲人想要自己建功的手段。应该没有与黄明朗等人联合,否则襄阳城都会乱成一团。”

    正说话间,数道人影落下。

    当前一人手持青龙偃月刀,身材高大雄壮,满头黄发。如同金毛狮王一般,正是许久未成出现的众人老大万国泰。

    “大哥,保护四哥。”江水寒神情凝重地对着万国泰吩咐一声,对方原本千言万语,最后也只是坚定的一点头。

    有了自己人护卫在皇甫体泰明身边,江水寒心思就放下了一半,接着又对着万国泰身后的公羊喝止等人说道:“苏梦涵和易东风呢?”

    公羊喝止拱手答道:“二位大人已经按照大人的吩咐,带着队伍将黄府团团围住。”

    “黄明朗什么反应?”

    “似乎对王府的事情极为惊异。但并未发觉我方的布置!”

    江水寒脸色一寒,沉声道:“好极了,夜长梦多。这就传令,令孟大海等人接手襄阳水军,我们围剿黄明朗等叛逆!”

    **********

    原本还担心会露馅,但没想到自己胡乱走了几个回廊,身后二人竟然都没有提出异议。

    那个李则厚完全迷糊了,而周正学应该也是不知道路。

    叶清玄正思量着把两个人引到偏僻之地。点晕了再办事,却听到身后的周正学正施展乾坤无敌的马屁功夫。不停地套听那个七姨太的事情。

    “李兄啊,虽然说句不该说的。那个七姨太可真是人间绝色,李阀主真是好艳福,阵势羡慕死兄弟了。”

    “呃,你羡慕?我还他娘的嫉妒呢。那小娘们每天都在兄弟们眼前转悠,那屁股,那胸脯……嘻嘻……不该跟你说,我家阀主,虽然占着锅里的,但也怕是吃不到肚子里去……”

    “这,李兄,这是何意啊?”

    “嘘——不看你是兄弟,我可不敢告诉你。传闻啊,我们那位神奇的家主,那方面早就不行了,徒留那么娇滴滴的小美人独守空闺,守了活寡……”

    周正学眼珠子一亮,急道:“竟有如此之事?如此也难怪那小美人耐不住寂寞,于人……嘿嘿……”眼珠子一转,周正学压低了声音坏笑道,“李兄,你说那小美人娇滴滴的样子,岂是能耐住寂寞的人?恐怕早晚这红杏就要出墙……今天李阀主宴会群雄,七姨太独守深闺……嘿嘿,与其便宜了别人,李兄这身份地位,这风姿样貌,近水楼台,何不先去探探,能不能得到这轮明月的垂青呢?”

    那李则厚在李府中,本就没什么本事,被家人排挤,一肚子窝火,看着那美人也早有色心,今日多喝了几杯,色胆被周正学一闪呼,立即大起,觉得自己貌比潘安,只要一出现,那七姨太定然主动投怀送抱,脑袋一热,带着周正学就奔七姨太的阁楼而去。

    那周正学阴阴一笑,说了句:“李兄稍候!”

    转头对着叶清玄猛地一掌,拍向顶门。

    叶清玄应声而倒,没了声息。

    “你杀了他?”

    “留着也是祸害,正好替李兄铺好路子,就算出了问题,也可以说是横万通一方派人夜入李府,图谋不轨,甚至我们蒙上脸,就算七姨太也指认不出李兄来……”

    “说的对!”

    李则厚色胆包天,精虫上脑,已经双眼通红,下死了决心要对七姨太不利了。

    “李兄稍等,我将这倒霉蛋处理一下。”

    “速去速回!”李则厚呼吸都为之急促起来。

    叶清玄闭住呼吸,与死人无异,被周正学直接丢在回廊旁假山后边,似乎不放心,又是一掌印在胸口,感受到胸骨断裂,这掌力足以将对手心脏震得粉碎,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看了那边焦急等待的李则厚一眼,冷笑道:“为什么世上之人白痴这么多呢?几杯黄酒下肚,就以为自己能一亲芳泽了?如此美色,既然被我周正学看上,又岂能让别人占了便宜去?”

    接着又看了看地上叶清玄的“尸体”,叹息一声,道:“这位小兄弟,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活该你被李则厚扯进来,本来也没你的事,不过既然你挡了我的兴致,也只好取你性命了。如果你要怨恨,就怨恨李则厚吧。放心,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帮你报仇,让你在泉下找他算账的。”

    周正学这个人,杀了别人,还一副帮别人报仇的嘴脸,心肠歹毒莫过于此。

    李则厚再次焦急催促,周正学低哼一声,窜了出去,二人迅快地窜了出去。

    二人刚走,叶清玄眼睛倏然睁开,以他此时的修为,骗过周正学轻而易举,之所以没有反抗,正是为了有人领路,好过在李府惹事,就能找到那位七姨太。

    “看来这一次,还能再来个小小的英雄救美,既然我能就这位七姨太于水火,拿走你左脚的绣花鞋,也算是物有所值了吧。”

    叶清玄默念一声,跟着周正学二人的身影,窜行而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