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2】瀛洲第一
    吱呀——

    厚重的大门以难以想象的轻柔被人从外面推开,门下隐藏着滑轮,所以重逾数百斤的大门却没有想象中的沉重,显示出制造工艺的高明和设计者的匠心独到。

    两个宫女端着两盆清水奉命进入,接着两个御侍监的太监上前,上下检查两名宫女,又试了试水温,检查水中是否有毒。弄得两盆热水都有些凉了,最后才点了点头,允许两名宫女通过。

    皇甫泰明笑着摇了摇头,叹道:“安公公,薛大人,你们这真的是有些慎重了,朕现在每天洗把脸、喝口粥,都要经过这几道检验,弄得水也不温,粥也凉了,委实有些郁闷。”

    安忠信和薛宫望哈哈一乐,他们自然知道皇甫泰明是玩笑之话,并未生气。而对于他人身安危,多么谨慎都不为过。

    二人并未说话,旁边的江水寒埋头审阅着一卷密报,头也不抬,淡淡说道:“四哥已经习惯称呼朕了,那接下来就要学会朕的做派。而且这主要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敌人手段防不胜防,你若是出事,我们所有的一切努力都将付诸东流了。”

    安忠信和薛公望互看了一眼,齐齐点头。

    他们二人心中也是这个想法,不过身份有别,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像江水寒这么跟皇甫泰明说话的了。

    虽然多少有些不敬之嫌,但二老也是知道,皇甫泰明诸兄弟之间,感情绝不一般,不是任何人可以动摇的。而且几个兄弟为了皇甫泰明的皇位,可谓是尽心竭力,不说别人,光是眼前的江水寒,他手下大江盟雄厚的实力。就让二位老臣惊呼不已。江水寒将手下实力大半交给朝廷,直接构成了朝廷大内侍卫三分之二的实力,令人叹为观止。

    皇甫泰明挠了挠头,叹了口气,道:“不管了,不管了。八弟都这么交代了,我若是再矫情,就惹人厌了。好了,来来来,洗把脸。精神一下,待会还要做最后任务安排。”

    一边说着,皇甫泰明一边向两个宫女走去。

    那两盆清水,已经放在了盆架之上,皇甫泰明笑呵呵地走了过去,卷起袖子,正要洗脸。

    可就在距离水盆不足丈余距离的时候,呛——

    一声拔刀出鞘的轻响。一道刀光从房梁上闪出,接着便是满屋清寒。

    包括薛公望、安忠信、江水寒在内,都是惊呼出声。反倒是皇甫泰明脸色倏然沉静,一点也不抬头看向兜头罩下的刀光,反倒是紧盯着眼前,摆出全力防御之势,原本向前的步伐倏然向后退却。

    薛公望和安忠信,两大宫廷高手。同时发招,罡气横空。挡向皇甫泰明身前。

    二人竟然对头顶的刀光,一样视而不见。

    刀光倾泻。宛如银河坠落,浩瀚而磅礴,似乎世间一切都无法阻止这一刀的斩落。

    只是感觉中的事情,往往都是错的。

    水盆中突然溅起一点水滴,小小的一点,向前方倏然飞行,与从天而落的刀光接触到了一起,银河泻落般的刀势硬生生被点破了一道裂痕,水滴稍稍停顿,继续前飞,瞬间洞穿皇甫泰明的护身罡气,皇甫泰明噗地吐出一口鲜血,水滴尚未及体,就已经受了内伤,眼见水滴就要洞穿身躯,薛宫望的身形终于赶至,一拳横摆,拳锋正中水滴之上,而安忠信的身形一闪,立时将皇甫泰明的身躯向后扯出去十余丈距离。

    砰!

    一声闷响——

    薛宫望向后退却两步距离,脸色刹那变得苍白。

    唰!

    刀光从空中落下,真田龙彦脸色比之薛宫望还要难看,手中宝刀“雷切”不受控制地震颤着,双眼一瞬不眨地紧盯着面前不远处的那盆清水,怒目一闪,手中一刀斩落,刀光将铜盆劈成两半,连着漫天清水,向后方泼去。

    所有人的呼吸为止顿止。

    一声诡异到极点的冷笑——

    漫天飞溅的水滴竟然倏然一顿,就那么静静地漂浮在了空中,然后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一滴滴地融合在一起,缓慢地凝结出一个人形的身影。

    那人身形并不十分高大,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瘦小,但其中蕴含的能量,却让薛宫望和安忠信这样的绝世高手瞪大了双眼。

    人形渐渐形成,真田龙彦握刀的双手不由自主地震颤起来。

    那个背影,那个令人恐惧的身形,竟然真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逃得够远了,但没想到,最终还是再次遇到那个魔王一样的男人。

    谁都没有说话。

    气氛压抑而怪异,背对着众人的身影,从透明的水滴,显出了真实的身形,一身瀛洲武士的打扮,破旧的衣衫甚至能看到下面露出的皮肤,两只木屐踏踏地踏实地面,对方咔咔地扭了扭脖子,一个怪异的腔调,骤然响起:“喔噫,喔噫,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足足找寻两年之久的叛徒,也想不到你竟然躲藏在这里……龙彦,你知道你破坏了多么重要的事情么?这件事没有办成,我该怎么跟大将军交代?喔噫,还是你准备将功赎罪,取下逆皇的人头,亲自交给大将军呢?”

    对方缓缓转身,露出一张双眉倒竖如同扫把,鹰视狼顾,双目锐利有若繁星,所有头发被红色的头绳高高竖起,长相倒可以说是出众,但如同鹰钩般的鼻子和薄薄的嘴唇,却把好好的面相破坏,更显出其人是个极难对付、同时又寡恩刻薄的人物。

    不过他浑身上下有若天下最锋利宝刀出鞘般的气势,极为凌烈,毫无动作,身上的气息甚至都让人无法凝视,放佛盯得久了,眼睛都会被他身上的刀气逼出血来。

    来人个头不高,腰间插着一把肋差短刀,双手缩在宽袍大袖之中,定定地抱着肩膀,双眼戏谑地盯着真田龙彦,这让真田龙彦如芒在背,就算身边是薛宫望这样的“天绝高手”,都无法掩盖内心的寒意。同时,薛宫望本人,也的的确确不敢轻举妄动。

    “来者,报名!”江水寒冷冷喝问。

    同时脚心一顿,隐隐将信号从地下机关处传了出去。

    瀛洲武士没有说话,但开口的,却是最前方的薛宫望。

    薛宫望深吸一口气,沉沉说道:“他就是瀛洲武士第一人,樱雨神宫的主人,幕府大将军座下第一兵法家——源赖州。”

    是他!?

    来人微笑着一哈腰,恭敬地施了一礼,算是承认了薛宫望的介绍。

    就算是一向沉稳的江水寒心中也不免一震。

    原本作为大江盟盟主的身份,还关心不到东海外瀛洲最强者是谁的问题,但随着统领江南朝廷所有的秘密势力,主导出谋划策的他必然接触到天下间所有对江南朝廷存有威胁的人物信息,其中这位瀛洲第一武士,可是与大西蕃国龙萨顿珠同一个级别的绝世高手,武功境界稳居半步归虚数十年,别说是在瀛洲,就是放眼神武大陆,都是为数不多的顶尖高手之一。

    想不到,这样的人物终究是走到了自己一方的对立面,并且以暗杀的方式直接对己方动手。

    原本按部就班就可以稳步提升实力,并削弱敌人的局面,顿时变得险象环生起来。

    来人一礼之后,慢慢抬起头来,冷笑着扫视众人,最后目光落在薛宫望身上,眼中的傲色令人气闷,语调生硬地说道:“想不到南朝竟然还有如此高手,竟然能够接下我七成功力的一击,你定然就是传闻中的‘天绝手’薛宫望了。不俗,不俗。你这样的高手才配死在我的刀下。这一次刺杀虽然重要,但你若能与我公平一战,我愿意放弃这次的刺杀任务!”

    “放屁!”安忠信气的跳脚大骂,“你个狗日的把这里当成你们家了啊?还刺杀任务,你觉得自己还有本事活着出去吗?”

    话音一落,四周门窗呼啦一下被数十身影冲破,一群紧身武士服、面罩青罗巾的御侍监高手冲了进来,瞬间将源赖州团团围住。

    而更外围的大内高手更是无数,分别被“定风棍”闵宁、“人熊’熊元路、“力崩山”冉三雄等原大江盟主力所统领,因为没有接到江水寒的命令,依旧不敢轻举妄动,远远地望着这边的情景。

    至于身陷重围的源赖州却是毫无惧色,对于自己的处境竟是毫不在意,继续盯着薛宫望,阴声道:“我的挑战,你接不接受?你以为我会怕你们人多?”

    薛宫望心中强压气血,沉声道:“好个狂妄的源赖州,你意图刺杀我王朝皇帝,罪大恶极,如果这次是普通武林征战,我薛某愿意陪你练练,不过你冒犯吾皇,必须拿你问罪!”

    “问罪?哼哼——”源赖州眼光邪邪地一扫周围,“一群乌合之众,比麦子强不到哪去!”

    “大胆,拿下!”安忠信早已等得不耐烦,他也知道薛宫望不是愚蠢之人,不会真的与这样的高手单挑,对方大放厥词之际,正是趁乱保护皇甫泰明离开险地的好时机。

    于是他一声令下,四周黑衣高手齐齐动手,三分之一的人手向敌人扑去,三分之一高手丢出各种暗器、绳索,最后三分之一的人手则是丢出烟雾弹之类的障眼物,阻挡敌人视线,好让同僚将皇帝顺利安全转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