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9】百死不悔
    天绝榜上排名第十二位的“天尊”黎道天,加上排名第十七位的“剑魔”北冥无敌,对战排名第二十八位的“裂空剑”靳空彦,可能排名第三十二位的叶清玄,以及实力虚无缥缈,却榜上无名的横万通,三局两胜的战斗,怎么看都是八大世家一方占据优势。

    李神通脸上的冷笑更加明显。

    四周人群低声惊呼连连,看向横万通等人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原本以为是翻盘的机会,没想到却是作茧自缚,将三人带入危局当中。

    而且很显然,敌人并没有就此就让横万通等人收敛心神,更大的打击旋踵而至。

    一声郎喝,犹如锐金破空,长剑出鞘。

    “如此好戏,既然让曹某赶上,又怎能只是旁观呢?”

    众人讶然。

    目光齐齐投向桥对面内城门处,人群分开两边,一人背负长矛,傲然而至。

    身躯瘦长,挺直如枪,脸上傲色不改,但深锁的眉头增添几许肃杀和风霜之情。

    “嘶——‘矛宗’曹胜!?”

    不知何人道出来人身份,顿时便是满场诧异声音。

    自从“矛宗”曹胜徐州城外败于“鼎霸”魏无疚之后,天绝榜上第二十二位的排名拱手相让,排名一落十位,暂列第三十一位。江湖声望大跌,为人也隐匿起来,长久未见其人。据传闻,其人并未回归曹家。而是已经完全投靠了凤仪阁,在其栖凤楼中参悟凤仪阁武典,苦练武功。想不到今日竟然突然在此出现。难道他进境又成,又开始重出江湖,讨还当年魏无疚的旧债?若是如此,在挑战魏无疚,夺回天绝榜上往日排名的话,与刚刚晋升天绝榜的叶清玄较量一番,正可起到练兵之用。这时机真可谓是巧合至极。

    但尽管曹胜威名不负当年,但无论何人谈起他来。都确认其真实的武艺依然在二十几名前后,绝对不是三十一位的实力。

    曹胜的出现,并没有让叶清玄感到惊讶。

    从汉中府一路北来,露过一面的曹胜若是不赶到这里。凑这个热闹,那才是令人大感意外的事情呢。

    “矛宗”曹胜现身之后,八大世家一方的众人立即欢欣鼓舞,有了这位天绝高手加盟,完全可以做到碾压叶清玄等人。

    曹胜向着李神通拱了拱手,笑道:“先恭祝寿星公大寿了,曹某赶来祝寿,没向的哦啊竟然遇到如此武林盛事,不知道曹某是否有资格代表八大世家与来敌一战呢?”

    李神通捻须大笑。拱手道:“曹兄若肯出马,定然可以克敌制胜,李某感谢还来不及。又怎会拒绝呢?”

    曹胜脸上得色明显。他多年来一直的愿望,便是带领曹家成为真正的世家门阀。不过长久以来,一直都没有这个机缘,如今有了凤仪阁的保驾,又于八大世家这真正的世家门阀建立良好的关系,曹家崛起简直指日可待。即便是被人当了枪使,又能如何呢?

    双方六大高手冷冷对视。气氛一时凝重。

    压力扩散,每个人心头都是激动万分,同时又是被压抑得呼吸停顿。

    太刺激了!

    六大天绝高手捉对厮杀,这样的场面,神武江湖,千百年历史未曾多见。

    世人能够见此场景,参与其中,又是何等的幸运……

    “好,既然人员已定,看来这场比武势必成型了!”横万通哈哈大笑,甚是张狂。

    北冥无敌冷冷答道:“事到如今,横胖子你就算想后悔恐怕也来不及了吧!”

    “后悔?笑话!我横万通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叫后悔!”横万通冷哼一声,双眼扫过北冥无敌等三人,最后落在李神通身上。

    “李兄,这场比武的时间就定在您的大寿之时了,至于地点,不妨就由李兄一并操办了吧……”

    李神通双眼精光闪过,反问道:“怎么?时间地点,都交给老夫了?你们就不担心?”

    叶清玄不由得冷笑一声,道:“李阀主忒也小家子气了。几位前辈何等身份地位,就算有什么龌龊,难道还会被他们放在眼里?在下虽是后进末学,我尚且不怕,难道李阀主反倒怕了?”

    “说得好。李某是小家子气了些!既然如此,三日后,李某大寿,李府宴请天下豪杰,也请几位一并到场,咱们宴席之上,比武三场!”

    “一言为定。”横万通说完之后,怒瞪了北冥无敌一眼,转身便走。

    靳空彦看着众人淡淡一笑,拱手为礼,随之而去。

    “我们也走!”李神通话音所对之人,却是众多的八大世家爱子弟,而北冥无敌和黎道天,早在横万通转身之际,就已经悄然离去。甚至那苍狼之子纳兰元硕以及一干手下,也都是阴沉着脸,悄悄隐退。三大比武高手,只剩下要与李神通套近乎的曹胜还留在原地,二人相视而笑,一路谈笑而去,竟是对三日后的比武毫不在意,信心十足。

    由始至终,曹胜连叶清玄一眼都没有看过,做足了藐视之态。

    如花和尚气哼哼地走了过来,瓮声道:“叶子,这帮老王八蛋根本就没看得起咱们。”

    叶清玄笑道:“那不是正好么?他们到现在还以为我是投机取巧盛了‘鬼爪’聂屠,分外开不起我这个小辈。到时候,我就让他们好好认识一下,我叶清玄到底是如何的实力。”

    如花狠狠一点头,接着问道:“若是对上曹胜,你有把握取胜么?”

    叶清玄深吸一口气,木然道:“当然——没有!”

    “啊!?”

    如花和尚第一次听到叶清玄如此认怂。

    叶清玄不由诧异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曹胜可是老牌强敌,原本排名第二十二位,当年魏大哥多不容易才能取胜。我连个聂屠都是费尽全力才能胜个半招,你凭什么认为我现在有实力战胜他?”

    “可,可你……”

    如花和尚顿时又再次磕巴起来。

    “哈哈哈,叶老弟快人快语,坦然率真,令人钦佩。”不远处任疏狂大笑走来,“不过叶小友不必妄自菲薄。只凭你刚才对阵北冥无敌的几招,我就万分看好。你绝对有实力与曹胜一较长短。”

    “借前辈吉言。”叶清玄笑着答道。

    不过他虽然表现的极为自信,但心中的确忐忑,“矛宗”曹胜,虽然现在排名第三十一位。而自己即将荣登第三十二位,看似相差无几,但其实真正的实力上,相差绝对不止这么一点。

    刚刚接下北冥无敌的剑招,救了任疏狂,但他心中有数,北冥无敌真正的剑法并未展开,若是生死相搏,叶清玄心中也没有底气到底能接住北冥无敌几剑之力。

    “叶子。人都走了,不如我们也走吧。”如花和尚茫然四顾,见到人群已散。大部分人都谈论着三日后的比武,乘兴而去,现场只剩下寥寥几人还呆在原地。

    叶清玄点了点头。

    任疏狂直接邀请道:“好,三日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叶小弟若是可以,不妨到我处落脚。咱们之间也好一起聚聚。”

    “正有此意。”叶清玄对于霍东一家的生死耿耿于怀,正想借机多多打听清楚。同时任疏狂乃是“鹰王”同门师弟,二人之间虽然江湖风传比较对立,但也许都是假象,私底下那任疏狂也说不定有“鹰王”等人的行踪和消息。

    不过在此之前……

    叶清玄看了一眼旁边一众残疾人士,尤其那不远处的残疾孩子,一双清净无垢的双眼带着无限希望地望着自己,而自己,现在就是这些人的希望所在。

    自己将他们从游龙帮的手里夺过来,如果自己对他们放任不管,即便游龙帮不去报复他们,以他们的条件,也注定活不了多久。

    叶清玄暗叹一声,缓步走向那双膝以下尽空的少年。

    那小小少年嘴里啊啊两声,显示谢过叶清玄救命之恩,接着扑倒在地,真诚跪拜。

    呼啦一下,其余一干残疾人士,齐齐跪倒,五体投地,向他谢恩。

    虽然这些人几乎人人断了舌头,口不能言,但他们用实际行动,向叶清玄表达着最真诚的谢意。

    是他,给了他们重生的机会,让他们能够有尊严地活下去,或是死去。

    “起来,都起来。”

    叶清玄将那少年扶起,目光扫过众人残破的身躯,心中不由得一酸,连忙扭过头去,向着身后的任疏狂请求道:“任门主,在下有一件事想求,不知道可不可以……”

    任疏狂心中醒悟,郑重点头道:“叶老弟不用说了,这些人包在我的身上。我天禽门中俗事不少,回头教他们读书写字、算算账,用处大着嘞。”

    啊,啊啊……

    听到任疏狂交代要教他们读书写字,那十二三岁的少年,双手激动地比划着,双眼通红,似乎争辩什么事情。

    “你这是……”任疏狂诧异不已。

    叶清玄叹息一声,道:“他会写字。”

    少年认真地点了点头,接着牵过叶清玄的手掌,在上面一阵书写。

    这时叶清玄脸色也变得诧异起来。

    “你是说,你们这些人都会写字,也会珠算?”

    那少年双眼再次一红,再次郑重点头。

    这次任疏狂等人也都是变得吃惊不已。

    这些人看起来出身卑贱,没想到统统都会写字……

    这里的卑贱,并非贬义词,而是事实。

    不过少年接下来的书写,却让叶清玄的心神震撼不已,双眼中惊讶与愤怒之色交替,转而暴怒,最后在书写完成之时,双目中的杀机已经是不可抑制,几乎就要爆起杀人。

    叶清玄剧烈的情绪变化落在众人眼中。是如此变化莫测,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失态。

    少年书写完毕。叶清玄收回手掌,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叶清玄缓缓闭眼,平息怒气。

    任疏狂和如花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但见到他如此动怒,都是知机地没有追问。

    长长舒了口气,叶清玄闭着眼睛。沉声道:“原来这些人都是官宦子弟,自是懂得读书写字……”

    官宦子弟?

    任疏狂等人诧异的眼神。扫过众多残疾人士。

    叶清玄继续道:“他们都是那些反对凤仪阁的官员子女……他们的父母、长辈,因为反对凤仪阁的作为,所以尽数被杀,而他们更是被虐待至此。以狠辣手段致残。之所以没有杀他们,不但是惩罚那些跟凤仪阁作对的人,让他们的子女亲人受尽人间惨事,同时也是警告其他人,不得反对凤仪阁……游龙帮的人不过是帮凶,凤仪阁才是元凶。”

    “好毒辣的手段!”任疏狂惊呼出声。

    与这等手段相比,霍东一家被人灭门,反倒是最最仁慈的报复了。

    包括那少年在内,所有人都是泪水狂流。各种屈辱和苦难,实在不足道也。

    叶清玄双目陡睁,扫过众人。坚定说道:“放心吧,你们的仇,我一定会替你们报,用不了多久,我定让那些恶人,在你们面前服罪。”

    众人顿时泣不成声。连连叩头谢恩。

    只不过,众人当前那名倔强少年。却猛然摇头,拉起叶清玄的手掌,再次颤抖着双手,不停写着……

    叶清玄一愣,问道:“怎么?你要自己亲自报仇?”

    少年坚定点头。

    接着又是一阵书写。

    “你要学武?”叶清玄心中哀叹,以少年此时残破之躯,就算学武,又能有何等成就呢?要知道他的仇敌,可是凤仪阁和游龙帮啊!

    可是少年那双热切的双眼,却让叶清玄心中不由得一软,但他依旧问道:

    “你可知道,你这身躯,学武不易……”

    少年写道:百死不悔!

    叶清玄神色一正,又问道:“你可知道,这学武一途,绝非坦途……”

    少年又写道:百死不悔!

    叶清玄神情严肃,厉声问道:“你可知道,武林之中,绝无同情可言……”

    少年郑重写道:百死无悔!

    连着三问,少年用三个“百死无悔”,坚定做了答案。

    叶清玄仰天一叹,神色一凝,最终沉声道:“好,既然你有此信念,我成全你又能如何!”

    那少年神色一喜,再次匍匐在第,只是磕头。

    这一次,叶清玄没有扶他起来,只是严声道:“我受了你的头,就是你的师父。现在我命令你站起来……”

    任疏狂和如花都是神色一怔,想不到叶清玄竟然真的收了这个小子为徒,而且转瞬间就变得如此不近人情,对一个没有双腿的残疾少年如此苛刻。

    叶清玄神色不变,看着对方坚定地站起身,用两个骨胫牢牢站稳,沉声道:“从今天起,你就不是一个残废……”指了指他的胸口,又道:“真正的残废,是心里残疾,而不是身体残疾,只要心中不残,你就不废!这是我教给你的第一课,不管天下人如何看你,你就是你自己,不因别人轻视而自轻,也不因他人重视而自傲,懂了么?”

    少年脸颊因为激动而通红,坚定地点了点头。

    “你姓盛,叫什么名字?”

    少年上前,恭敬地在地上写下“平安”二字。

    “盛平安……这个名字足见令尊对你的期望了。平安,终生平安,可惜啊……你这辈子注定与平安无缘。”

    叶清玄神色一定,淡淡说道:“平安二字,你深埋心中,留作纪念吧。我收你为徒,传你武艺,但却不会将你收入昆吾门中,因为你为报仇而生,为杀戮而活,注定不入正门,入了昆吾派,日后行为反倒受门规所制,束手束脚,反倒会让你与昆吾之间生了龌龊。所以你将是我门外之徒,我再给你起一个名字……”

    叶清玄沉思片刻,最后坚定道:“崖余,我送你一个名字,便是‘崖余’,从今往后,你就是‘盛崖余’。”

    盛崖余双目精光闪耀,看着叶清玄,无比敬仰,郑重点头。(未完待续)

    ps:一直登陆不上起点,才可以发布,晚了许多。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