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7】名家齐聚
    北冥无敌淡淡一笑,道:“不错,不错,老夫观之,比严静流亦不遑多让。”

    严静流乃是十大门派中儒林书院的院长,虽然身为十大门派的一派之主,但却不以武功称雄天下,反而穷极文道,有“天下第一书法家”之称。

    北冥无敌对叶清玄书法有如此称赞,却是超乎常人预料之外。

    叶清玄得了对方赞赏,反倒更加提防,全身功力缓缓凝聚,防备对方时刻都有可能动手的可能。

    “北冥阀主谬赞了,小可怎敢与当代大家相比较。”叶清玄轻缓呼吸,精气神却是高度集中。

    当年季广岚曾经为他分析过天下武林大家,以“三司”多年来收集的情报来看,北冥无敌其人城府极深,动则笑声中便已杀人,是个典型的笑面虎。“八大世家”同气连枝,崔家更是与北冥家世代姻亲,北冥无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先是暗地里用商业手段令崔家蒙受巨额损失,又将故意指使北方绿林总会截取崔家从几大银号中取出的银两,更买通血煞杀手,由血煞之主“鬼剑”阎无常亲自出手,将赶来救援的,包括当时家主崔行烈在内的三名崔家最强高手,全部击杀。

    北冥无敌一手促使崔家一蹶不振,令其向己方求援,很短时间内,就让崔家成了北冥世家的附庸,徒劳暂居“八大世家”的位置,其实早已丧失了话语权。

    论亲情。那受埋伏身死的崔行烈,还是北冥无敌的亲表弟,他都能在谈笑之间取其性命。其人性格之阴戾,天下少见。

    舟行桥下,二人目光被头顶之间的桥身挡住,失了联系。

    不过二人却像是完全没有视觉阻碍一般地对话。

    北冥无敌淡然道:“你比横胖子和靳空彦看着顺眼多了,如果不是你我双方立场不同,老夫倒真是愿意交你这个忘年交了。”

    “立场?什么立场?”叶清玄故意奇问,“在下自问不曾与八大世家交恶啊……”

    叶清玄话音一落。旁边人群中已经有人暴喝道:“叶清玄!尔等助纣为虐,与朝廷为敌。我八大世家虽然向来超然物外,但尔等行径,已经不能不令我们出手,襄助朝廷拨乱反正了。今天你敢进入这京兆府。就别想再如意地走出去。”

    说话之人站在八大世家人群前方,身材中等,脸目英俊,三缕长须飘于胸前,身上衣衫华贵,剪裁适身,便是普通一件配饰也极为讲究,令人感到他必是非常注重仪容的人,看来顺眼而不俗气。长衫飘拂,气度不凡。原本容貌端正,但偏偏此人目光闪烁。显露出他心性诡狡多变,绝非正派人物,属于阴沉可怕那类奸恶之徒。

    此人一现身,极重身份地位,便是李则臣、崔晨书、东方博玉、南宫明达等人俱都是站在其身后,显出身份地位的与众不同。

    叶清玄自是不认识其人。但也能猜出其身份定然是八大世家的家主之一,否则不会让其他世家的长老级别人物如此恭敬。

    叶清玄还未答话。身后不远处的民居中一声朗笑,“李神通,你好是大言不惭,你们八大世家愿意去抱凤仪阁的大腿,那便去抱好了,但这京兆府可不是你们李家的地盘,还由不得你们说放人还是抓人!”

    声音落时,身影一闪,一名眉浓鼻高,脸颊瘦削,眼内藏神的华服武者现身出来,双手负于背后,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势和威严,教人不由生出警惕之心。此人远看像个三十来岁的精壮男子,细看下才发觉他眼尾布满鱼尾纹,透露出比他外貌大得多的年岁。正是之前一直暗中襄助叶清玄的“九天大鹏”任疏狂。

    任疏狂这么立场鲜明地一站出来,李神通脸色立即阴沉似水,沉声道:“任疏狂,你个跳梁小丑,不窝在你的鸟巢里苟延残喘,也敢出来闹事?难道真不怕老夫带人灭了你的‘天禽门’?”

    任疏狂仰天大笑,傲然道:“我‘天禽门’绵延数十代,上下数百年,一向任意妄为,否则也不会出现我师兄展雄飞这样的人物。偏偏到了我这一代,被凤仪阁压迫,几近灭门……我任疏狂忍辱负重数十年,到头来还不是仰人鼻息,道统几近破灭?”说完此话,任疏狂眼睛通红,怒瞪着李神通,沉喝道:“李神通,我问你,我‘天禽门’弟子霍东一家,可是被尔等血洗?”

    什么!?

    一直在旁边聆听的叶清玄听到“霍东”的名字,突然间感到脑袋“嗡”的一声。

    霍东……

    可是“神眼金雕”霍东?当年传授自己的和善老人?

    叶清玄还未追问,对面李神通身后的李则臣高声喝道:“霍东勾结逆臣,密谋造反,朝廷下旨缉拿,我李家不过助朝廷一臂之力而已。朝廷缉拿要犯,原本霍家不会有此下场,奈何霍东执迷不悟,竟然反抗,致使连累全家,实在是他咎由自取……”

    “放屁!”任疏狂勃然大怒,骂道:“霍家最小的孩子不过七岁,他能反抗你们什么?竟也遭了你们的毒手。我霍东师弟年高体弱,早已离开三司,不问朝廷中事,为何你们还不肯放过?我任疏狂忍气吞声数十年,就是要保护‘天禽门’上下数千口的周全,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让你们这群混蛋以莫须有的罪名处置……啊!师兄!疏狂错了,错了!”

    “任疏狂,你同情叛逆,形同造反!”

    人群中,李神通身后,一声尖细的嗓音爆起,众人尽数看去,只见一个身穿商贾服装、其肥无比的人物现身出来,虽然看上去与常人无意,但走路的姿势和那股扭捏的矫情样,让人一眼就认出此人定是出自宫中的太监。

    而叶清玄却是认得此人,乃是如今的大内总管太监,取代了安忠信执掌“御侍监”的大太监夏明。

    作为“三司”之一的“御侍监”,因为安忠信投奔了江南朝廷,带走了大批精英,实力一落千丈,残存的力量虽被夏明整合,但早已不复当年威风,远道西北而来,抓捕霍东这样的后天高手,还要动用李阀的势力,不得不说明其实力早已是江河日下了。

    只不过这一次夏明所来,并非为了抓捕霍东这样的小角色,而是为了参加李神通的寿诞。江北朝廷和凤仪阁借助机会,联络八大世家在内的几大势力,以及西北诸多豪杰,收罗其为江北朝廷所用,在凤仪阁对付鹰王之际,直接对十二飞鹰堡控制下的半部凉州用兵,与北狄骑兵一起,收复失地,一举铲除十二飞鹰堡。

    夏明代表朝廷,这么一出现,顿时在现场引起轩然大波。

    江南、江北两个朝廷的道统之争,终于扩散到了天下,连“八大世家”这样的门阀都要介入其中,开始选边站了么?

    这个猜想一经扩散,顿时人心惶惶起来。

    夏明的一声厉喝,桥下北冥无敌顿时开口接道:“夏公公,可要老夫替你拿下反贼么?”

    “正该如此,请北冥阀主助朝廷缉拿叛党!”

    北冥无敌冷冷一笑,道:“好——”

    脚下一顿,船头立时拍击水面,荡起漫天水花,暴雨般落向白石桥上的地面,北冥无敌身影在水影中一闪而逝,在众人眼中转瞬消失于无形。

    水遁之法!?

    任疏狂眼睛猛地一缩,看着迎头扑来的水花,双手立即如鲜花绽开般挥舞开来,大朵的水花凌空爆炸,化为缕缕水雾,如果若是有人藏匿其中,定然躲不开任疏狂的凌厉一击。

    漫天水花四散飞溅,却无法靠近任疏狂身前三丈距离,“天禽门”的,果然不愧是红级上品的武林绝学,也不愧能培养出鹰王这样的绝世高手,果然尤其独到的一面。

    只不过任疏狂毕竟不是“鹰王”展雄飞,虽然也是一名绝世高手,但在武功的深厚程度上比之天绝高手还要差上数筹。

    双手一挥,呼吸之间已经是上百击抓出,漫天水雾却是没有北冥无敌一丝一毫的身影。

    铮——

    轻盈的剑声破水而出。

    就在任疏狂身后三丈之外,一滴飞溅的水花中突然刺出一剑,只是一露头,瞬间便跨过三丈距离,到了任疏狂的面前。

    任疏狂惊叱一声,双爪一合,以无比迅快的速度抓向宝剑剑身。

    眼见长剑便要被其挡下,但长剑却在半空中刺中另一滴飞溅的水珠,接着长剑便宛如刺入虚空中一般,在任疏狂的眼前没入水珠之中,缓缓消失。

    情形异常诡异,任疏狂还未来得及惊呼出声,身后锐气袭体,勉强侧身,却见一道剑光已经奔这后颈而来,已经是避之不及。

    “剑魔”之剑法,宛如魔法,奇异诡幻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任疏狂一代豪侠,归虚境高手,动手一招之间,就几乎要命丧剑下,围观的天下英雄无不惊叹出声。

    我命休矣!

    任疏狂哀叹一声,正待剑光袭体,冷不防一道冷风吹过,半空中刺出这一剑的水滴倏然化为坚冰,连着长剑被牢牢冻住。

    叶清玄冷哼一声,突然现身,屈指在冻住的剑锋上一弹,当的一声轻响,长剑连同飞溅的水滴同时破碎,与此同时,漫天飞溅的水珠,全部化为冰块从空中落下。(未完待续)

    ps:各位,中秋节快乐。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