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6】如临大敌
    叶——清——玄——!!!

    纳兰元硕暴喝出声,手中白玉刀奋力回转,削向叶清玄的颈侧。

    只不过这一招,愤怒有余,但已失去了控制……

    叶清玄轻松一个后仰,避开刀法,同时左脚一扬,正中纳兰元硕手腕,那把白玉刀登时脱手,被他接了个正着。

    接着左脚并未落地,而是闪电般地印在了纳兰元硕的胸膛之上。

    砰,一声巨响——

    哇!

    纳兰元硕口喷鲜血,向后抛飞!

    “少主!”“凶鹘”骨力裴罗返身救主,而另一位“雄狮”突赤则大喊一声,“还我师尊雪玉刀!”

    朝着叶清玄便扑了过去。

    叶清玄一掌封印住刀芒,双方毫无接触,凶悍的突赤便已打着旋被轰飞出去,而叶清玄自己衣袂飘飘,翻身而退,身体一定,牢牢站在了石桥的栏杆之上。

    夜色之下,叶清玄金鸡独立之势,道袍随晚风清扬,呈一手负于背后,握着雪玉刀,一手单托烛火,莹莹绕绕,飘然若仙,周遭数千武林人士,聚集的上万民众,尽皆为之仰止。

    七步杀二人,手中烛火不熄。

    此时叶清玄的形象深入每个人的心中。多年之后,适逢其会的年轻画家吴道子凭借记忆所作之《剑仙破敌于桥前图》成为盖世名著,所描述的便是此时的场景,其人更以此画一举成名。日后更是奠定画道宗师的无上地位。

    吴道子曰:时人常以为吾之画道无师自通,殊不知,吾以清玄剑法为师。一点一线,一淡一浓,莫不苦学其武技剑法,务求“意存笔先,画尽意在”。穷三十余载,方吾得其中之二三,用于画道。而至有成矣。

    由此可见,叶清玄于轻描淡写之间。挫败六名归虚高手,在当时给予世人的印象是何等的震撼。

    刹那间的静默,持续了数息时间,接着一声叫好暴然喝起!

    所有人都听出是天禽门的任疏狂。

    但他的一声叫好。宛如在滚油里撒了一把盐,呼啦一下,引爆了全场,叫好声呼啸四周,声震云天。

    这里面不但包含了对叶清玄武功的钦佩,以及对北狄外敌同仇敌忾的排斥,同时也对游龙帮如此丧心病狂的行为表示了愤怒。

    当年丐帮这种行为世俗间早有耳闻,风评极差,不过因为丐帮的庞大。而无人能管,无人敢管,等到黎道天主持丐帮。与凤仪阁走得极近,后来更是护龙有功,受封“游龙帮”,一群要饭的,摇身一变,成了武林新贵。别说江湖上没人敢找麻烦,便是当年季广岚主持的“三司”势力。也不能动他一根毫毛。

    四方人群轰动,游龙帮数千帮众人人面如土色,戾气横生。

    黎正阳这一次丢了大脸,竟然还未无数刁民奚落,顿时杀气盈生,大喝一声,“游龙上帮,至尊无上!”

    卯足了力气喊出游龙帮的威名,一群呆若木鸡的帮众,顿时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同时高声喝道:“天威绝神,傲视武林!”

    这两句当年被武林同道不停奚落嘲讽,却又无可奈何的口号,再次在此地想起,数千名帮众齐刷刷的呼喊,顿时盖过了黎民百姓杂乱无章的叫好声。

    黎正阳重拾信心,对着叶清玄叫嚣道:“叶清玄,你今天犯了最大的错误,就是与我们游龙帮公开作对,我定要让你后悔不迭。”

    叶清玄面泛冷笑,淡淡话语飘扬而起,“这中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们都做得出来,不扳倒你们,武林正道的十大门派,就是天下人口中的笑话!”尽管四周声音嘈杂,竟然也能清晰无比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之中。

    “说得好!”

    四周轰然齐声叫好。

    游龙帮众人纷纷拔出兵器,就要对叫好的人群动手……

    叱——

    如花大和尚突然一声暴喝,形成的淡金色波纹瞬间荡漾开来。

    堪称叶清玄兄弟诸人中第一大范围杀伤性武器,如花对的掌控能力越来越出色,已经可以单方向运用,而不必担心会伤及背后被其保护着的诸人。

    但正面对如花,水渠对岸的数千游龙帮帮众,则是被这一突然的大嗓门震倒了一大片,只是一道运河之隔,对面游龙帮方向已经是鸡飞狗跳,一片狼藉。

    往日里作威作福的游龙帮,突然间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四周百姓顿时哄堂大笑。

    纷乱之中,叶清玄突然一声清啸鹤鸣,身子腾然冲上云斗,一转身,手中白玉刀施展开来,变身一团刀轮,打着旋地奔着退到白石桥上的黎正阳等人。

    黎正阳和冷月头陀,当初加上韦正直和冯万四都不是叶清玄的对手,此时他如此凌厉的攻势,他们二人又怎么敢上前硬接呢?

    一声惊呼,二人退下白石桥,退回另一侧游龙帮众人的人群之中,显然对叶清玄的武功惊惧不堪,已经失去了抵挡的信心。而且对方连韦正直都已经杀了,算是彻底跟游龙帮为敌,二人随时有被叶清玄击杀的危险。

    只不过二人一退,叶清玄并未上前追击,而此时才显露出他的真实意图。

    只见他脚下在桥上栏杆一点,再次翻身而上,落下时,手中白玉刀化出匹练般的白光,宛如在挥毫泼墨,作一副山水画,在地面上刷刷刷地开始书写,一时间石屑纷飞,白尘飞扬。

    汉白玉堆砌的宽大桥面上,顿时留下八个大字:“游龙上帮,丧尽天良;天威绝神,不堪一击!”

    时时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如惊电。

    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

    叶清玄尽展多年书**力,竟然用武功在汉白玉的桥面上写下奚落游龙帮的字句。抛开内容,只见那书法便是狂放不羁、激情奔涌、痛快淋漓,堪称书法杰作。

    京兆府的百姓,先是静默片刻,接着又是轰然欢呼。

    叶清玄哈哈一笑,收刀而立的时候,黎正阳和纳兰元硕等人已经是人人气的脸色发青。行将倒毙的模样。

    “还我刀来!”

    叶清玄刚刚立足,还未站稳。人群中突然闪出一道身影,只是一闪,便已经到了叶清玄头顶,头下脚上。双手间一把大铡刀般的巨刀,直接向他劈来!

    “二师兄!”

    “二师兄……”

    纳兰元硕和扶着他的“凶鹘”骨力裴罗同时惊呼出声。

    来人竟然是纳兰成吉弟子中成就最高的两个弟子之一,二弟子拓跋宏。

    纳兰成吉弟子无数,有成者八人,而大弟子图雷和二弟子拓跋宏是其中的佼佼者,二人功力比之其他众师兄弟高出不止一筹,甚至传闻二人已经有了纳兰成吉六成的实力,而两人联手,便是纳兰成吉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此时拓跋宏突然出现。只是一个闪身,在众人眼中,就像是一缕轻烟被微风吹散。直接消失在眼前,接着立即便出现在了叶清玄的头顶,并以雷霆万钧之势一刀劈落,刀法朴实无华,但刀身上缠绕的罡气如雷霆般嗡嗡作响,足见其将所有表象全部舍弃。罡气全部凝聚在刀锋之上,这样的一刀。绝不好接!

    眼见刀锋及体,叶清玄竟然恍如未觉,四周人群顿时惊骇出声,不过原本应该惊喜的拓跋宏却是眉头大皱,猛然间舍下攻击叶清玄,接着大铡刀回护身前……

    几乎间不容发地刹那,一道撕裂天地般的罡气冲击而来,正压在了刀锋之上。

    如花暴怒之声扩散开来,“洒家在此,休得撒野!”

    拓跋宏刚刚将那道罡气劈散,砰!

    横着轰来一团火红两色的巨大罡气,宛如一柄巨大的重锤一般,直接将他轰飞了出去。

    拓跋宏半空中不受力,狂喝一声,顺势飞上半空,落向一旁民舍屋顶,而如花雷鸣般的怒吼声中,飞身而起,追击而上。

    但由始至终,叶清玄都没有反应一下,他全身心的注意力,此时都放在了一处地方。

    横跨两岸的大石桥下,那条人工水渠之中,一叶扁舟悠然而至,扁舟之上坐着一位身子挺直得如同标枪一般的蓑衣人,一语不发,头戴斗笠,静静地坐在舟上。

    对方身上强大的气势,让叶清玄不得不重视。

    那种庞然厚重的气息,就像是“天绝手”薛宫望给他的感觉。当初薛宫望可以屏蔽他的感知,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石头。

    今日此人,虽然也是蓑衣打扮,但却并不低调,相反,那凝聚的气势让人胆战心惊。

    叶清玄缓缓转身,神色淡然而郑重地望向扁舟中的蓑衣老者。

    几乎就在他眼睛落在对方身上的同时,对方似有所觉,竟然也同时抬起头来,露出斗笠下面一张坚毅果决,但又因为面容狭长而显得阴狠凶悍的脸庞。

    二人目光就像是计算好了的那般,同时望在了一起。

    叶清玄看到了对方腰间挂着的一把长剑,眼睛不由得一缩……

    一瞬间,叶清玄便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北冥无敌!

    “剑魔”北冥无敌!

    想不到,叶清玄下一步遇到的真正高手,竟然不是游龙帮的人,也不是草原北狄的贵客,而是“剑魔”北冥无敌……

    这一时刻,两个人竟然同时笑了。

    “小子——书法不错。”北冥无敌身在桥下舟中,如何能够看到桥面上的字迹呢?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唯有叶清玄笑道:“我这也算是另一种的力透桥面,不知可入得了家主法眼?”(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