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2】惊闻剧变
    众人诧异地对视了一眼。

    如花问道:“可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你……”

    “贫僧羊入虎口是么?”妙秀和尚微微一笑,上唇的弧形曲线和微作上翘的下唇,拱托出某种难以言喻的魅力,嵌在他瘦长的脸上既是非常好看,又是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儿。

    “那要多亏了此地主持神泰师兄的告诫。”

    “阿弥陀佛!妙秀师弟谬赞了。”一名身穿灰色僧袍,土黄袈裟的老和尚闻言施礼,道:“文殊院与大禅寺虽然分属佛门不同宗门,但同是佛门弟子,又怎能袖手旁观,看那恶徒玷污佛门呢……”

    见众人都是一副好奇模样,妙秀和尚解释道:“神泰师兄乃是佛门小乘佛教俱舍宗高僧,与扬州南觉寺普光大师、齐州宝树寺法宝大师并称俱舍宗三大家。”

    深山之中有高人。

    想不到这等原始老林之中的寺院,竟然还有俱舍宗宗主级别一样的高手存在,众人连忙起身见礼。

    妙秀和尚叹了一口气,看向文殊菩萨,深躬一礼,喃喃道:“这一次倒是让你们受苦了,希望叶施主的手段,配合我大禅寺‘复禅膏’的神效能够达到效果吧。”

    此刻的叶清玄,已经是满头大汗,面前的孟源筠已经完全昏迷,这是为了防止不经意的抖动影响到手术的进程。

    叶清玄使用的是“银针渡穴”的游针术。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被刺入孟源筠的心脉之中,不停地游走。而叶清玄更是使用“凝经草”这一剧毒弥补孟源筠心脉的破损。

    当年段散石曾经用此方法治好了季婉婷的心脏病。

    服用了“凝经草”这种毒草的人,会在血液中产生一种胶状物,将整个心脏的血管全部堵死,只是形成的物质并非血栓,而是一种白色透明的东西,其构成与血管相似。

    叶清玄使用“生生造化丹”护住心脉,灌入大量“复禅膏”维持生命能量。让其不至于因为流血过多等症状而死去。

    叶清玄将这些物质逼在心脏附近,施以银针。将心脏左近的“凝经草”剧毒一点点释放,这些可以淤堵心脏血管的物质,因为计量少,会滞留在受损的心脉处。弥补受损的心脉,说白了,就是一种“血管弥合术”。

    叶清玄的指尖按在孟源筠的胸口,控制自己的罡气先将断裂的血管接好,再以极为微妙的操作控制其体内银针,缓缓施展,原本被阎无常一剑洞穿的血脉,缓缓修补弥合。

    时间过了将近一日光景,叶清玄闭合的双眼猛地睁开。同时指尖一引,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登时离体而出,被其捏在手指之间。郑重地放回一方小盒之内。

    这些随时可能救命的东西,叶清玄一向都是随身携带,以备不测。

    手术完毕,孟源筠的呼吸也变得顺畅许多,有了复禅膏的帮助,只要多多休息。断裂的心脉便可以在月余内完全康复。

    走出门外,妙秀等人已经等候多时。

    叶清玄轻舒一口气。道:“索性已无大碍了,不过孟老六两个月内不能动手,还得靠大量的丹药才能加快复原。”

    “人没死就好!”聂星邪淡淡说道。

    叶清玄点了点头,转身对妙秀和尚道:“有劳神僧了,我家兄弟无法长途跋涉,只能在此地静养一段时日。”

    妙秀道:“绝无问题。贫僧已经跟神泰师兄打好招呼,孟施主可以在这里静养,安全的很……”

    “如此,多谢。”

    叶清玄看着寺外青山劲松,深吸一口气,又再缓缓吐出,一日乏累消弭泰半。

    “大禅寺叛徒已为叶施主击毙,贫僧代表大禅寺甚是感激,不知施主下一步将要怎么做呢?”

    “大师有什么打算?”叶清玄不答反问。

    妙秀缓缓两步上前,与叶清玄平行,眺望远方,淡淡道:“魔门既然把心思算计到了贫僧身上,那贫僧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除了多加提防之外,还要回转大禅寺,将这里的一切禀报方丈……无念师兄当年斩妖除魔,嫉恶如仇,可惜最近一段时间深悟佛法,反倒不如当年的血性利落,坐看魔门壮大……哎,这一次回去,定要在师兄未赴洛都之前,心中早做打算的好。”

    叶清玄一愣,察觉他话中的一个关键,疑惑问道:“怎么?无念禅师要去洛都么?”

    “阿弥陀佛,正是如此。”妙秀也是一怔,奇道:“怎么?叶施主还不知道?九月九重阳在即,凌云宫宫主林南轩突然发布召集令,勒令‘十二元老会’八月初在洛都召开,各派掌门必须到场。”

    “十大派齐聚洛都?为了什么?”叶清玄顿时大吃一惊。

    “具体情况并不知晓。但十二元老会影响力不容小觑……”妙秀郑重道:“如果其中有超过半数的门派代表同意一件事情,那么整个十大派就必须照办,否则便是江湖之敌,其他大派有权将其铲灭。就算大禅寺为十大派之首,也是无力抵抗。”

    叶清玄奇问:“既然‘十二长老会’如此厉害,为什么凤仪阁一直没有借题发挥,对付我们呢?”

    “因为之前十大派的投票没有超过半数,就算凤仪阁极力争取,有凌云宫的压制,也无法获得半数席位的反对。但今时不同往日,凤仪阁除了风云盟、游龙帮这两大铁杆盟友之外,还获得了龙虎道门、儒林书院和素裳宫的支持……”

    “什么?龙虎道门和儒林书院怎么会听凤仪阁的?而且素裳宫怎么可能支持凤仪阁?”叶清玄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龙虎道门的原掌门玄化真人失去说话的能力,也就失去了辩白和指正的能力,如今带着一票逃出龙虎山的亲传弟子,呆在襄阳城中休养生息。但素裳宫这个铁杆盟友,怎么会突然转向的呢?

    “怎么叶施主连这个消息也不清楚?就在半月之前,素裳宫的静音师太被人偷袭重伤,生死不明,派中长老已经指定邱冰娥既然掌门之职。”

    “寒冰仙子”邱冰娥!?

    叶清玄眉头大皱,追问道:“那静怡师太她们呢?”

    “已经被勒令逐出师门了!”

    叶清玄顿时变得呆傻。

    自己一行人的消息实在是太闭塞了,卓惠梵不仅仅是要在京兆府对付鹰王,她早已经开始动手,对付的是所有她想消灭的人物。

    “既然如此,我们更要加快行程了。不能让凤仪阁控制十大派的同时,消灭掉鹰王这样的对手。大师是要回转大禅寺,不如跟我们一起出发吧。到了京兆府,顺着渭水直入黄河,很快就能到达中州的。”

    大禅寺所在中州洛都以东南三百里,中间隔洛水相望,相距不远。

    “这……”妙秀不仅有些犹豫。

    尽管叶清玄对凤仪阁敌意明显,但他的确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凤仪阁的阴谋诡计,尤其类似大禅寺这样的门派,就算猜测的再有道理,再没看到事实之前,也绝不可能与凤仪阁直接冲突。

    叶清玄艰难地叹息一声,道:“大师是担心凤仪阁的反应?跟我们走得近了,势必影响凤仪阁对大禅寺站队的判断。而大禅寺距离洛都又如此之近,一旦觉得对他们有威胁,恐怕大禅寺就会直接面对凤仪阁手下势力的攻击……”

    妙秀和尚无奈苦笑:“叶施主,明察秋毫……贫僧虽然有心除魔,但凤仪阁身份无法判定,大河流域黑白两道又有无数门派依附其下,包括游龙帮、风云盟这样的十大派并称虎牙,大禅寺任何行动,都不得不慎重!”

    叶清玄了解地点了点头,道:“大师多虑了。这一次,我们只是结伴而至京兆府便可,保证一路上的互相照应,并不涉及门派结盟与否的事情,也不会让他人知晓,一切都是为了防备魔门的偷袭……”

    妙秀思量再三,最后双手合十,答谢道:“如此……贫僧叨扰了。”

    **********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便启程赶往京兆府。

    已经向横万通发出了信息,孟源筠这里自然会有靳空彦这样的高手亲自护送,将他送到横万通身边,应该是此时最为安全的地方。

    并且孟源筠也是因为横万通的消息有误,没有察觉魔门纠缠其中,以致于受伤的,于情于理,横大胖子都得尽心竭力地照顾好孟源筠。

    几个人在深山老林中穿梭,速度一点不比骏马的奔驰慢上多少。

    行进间,叶清玄突然说道:“放心吧,孟源筠那小子不会有事的。”

    一指心神不宁的唐柔脸色一变,瞪大了眼睛怒喝道:“什,什……么啊,我会担心他?笑话!”

    “是笑话!”叶清玄神色怪异地看了过来,缓缓道:“我问的是聂星邪……”

    “啊?”唐柔脸色顿时通红,宛如一块烙铁,众人好笑地看了过来,唐柔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才罢休。

    一直以来,孟源筠都对唐柔是死缠烂打,唐柔也习惯了冷言冷语地对付那个无赖,这一段时间以来,竟然养成了习惯,少一天吵架竟然会念叨起那个家伙来,唐柔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大家注意,前方到了官道了。”妙秀和尚的话从前方传了过来。

    众人顿时脸色一肃,变得更加聚精会神。(未完待续)

    ps:这是昨天的第三更,补上,然后今天还有三更,马上送上……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