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8】半条小命
    砰!

    一击正中印空后心。

    这一下完全出乎印空的预料,只觉得背心处一股巨力袭来,虽然自己的照样护住了自己不受内伤,但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向前冲去。

    如花和尚哈哈一笑,上边劈手抓住了印空的九龙锡杖,下边横起一脚,正中印空小腹……

    “去你的吧!”

    轰——

    印空闷哼一声,再也抓不住手中的兵器,宛如一枚脱膛的炮弹,直接被踢飞了出去。

    外围密密麻麻的假和尚直接被扫空了一片,轰隆一下,砸进了旁边的侧殿之中,一时间厅柱折断,房倒屋塌,一片烟尘。

    如花和尚将另一手的大禅杖直接一丢,一震手中新得到的九龙锡杖,小树枝干一般粗细的杖杆正和他的大手一握,通体金光灿灿,不知何物打造,极为沉重,竟有千斤,禅杖雕成一条神龙,杖尾便是龙尾,如枪似锥,龙头方向,一分为九,九条龙头向外弯曲,每条龙口中都叼着一枚金环,一晃之下,当啷乱响。

    如花拿着趁手,忍不住一声大喝:“好宝贝!”

    接着顺势向地面一砸,轰——

    金光扩散,方圆十余丈距离内的地面一片龟裂,向下内陷近乎半尺之深,周围的假和尚顿时被震倒了一大片。

    哈哈哈……

    狂笑声中,如花和尚又是一禅杖砸向地面……

    砰!

    还未站起来的数百名假和尚直接从地面被震飞了起来。漫天秃头,手舞足蹈,惊呼狂叫……

    如花玩得不亦乐乎。九龙锡杖不停地砸来砸去,那数百名假和尚不停地飞上飞下,不过几个起落,全都了无声息,竟是被如花和尚生生震死。

    更远处的和尚早已吓得往后飞退,再不敢贴近到那十丈距离以内。

    如花如此暴力,当然也影响到了一旁的叶清玄和聂星邪。

    在印空被击飞的瞬间。法璨便已抽身后退,聂星邪追着杀了上去。

    而在另一边。叶清玄注意到四周的假和尚们虽然损失惨重,但却并未有一人转身逃命,如果换成普通江湖人士,在伤亡如此之重的情况下。就算没有逃走,眼神中也会浮现畏惧怯战的情绪,但他们非但没有如此,反倒都是阴狠地盯着自己一行人,围而不攻,信心十足,这更让叶清玄感到不妥。

    此时他回头看到如花手里拿着一根唐僧用的禅杖,疯狂地狠砸地面,忍不住喝道:“别闹了。不对劲,赶紧找到孟老六,咱们撤!”

    话音刚落。正前方的大殿上猛地窜下来一道身影,直奔自己一行人而来。

    “孟老六……”

    叶清玄惊喜出声,但话一出口便觉得不对劲。

    孟源筠身形一落地,踉跄了两下,窟通一声,栽倒在地。一片血迹从胸口晕开……

    这一瞬间,叶清玄觉得脑海中嗡的一声炸鸣。接着整个世界都变得慢了起来。

    孟源筠痛苦的表情,坚毅的眼神,牢牢地盯着自己,右手紧捂的左胸,心脏的位置,鲜血溢出……

    那是心脉的位置,那是洞穿心脏的一剑,就与当年洞穿自己、洞穿师父一样的一剑!

    “阿源!”

    聂星邪大吃一惊,锵锵几剑逼退法璨,转身便扑了过去,剑光一闪,几名想要趁机占便宜的假和尚捂着咽喉便抛飞毙命。

    “老六!”

    叶清玄和如花都是脸色大变,各自从两侧飞身上前。

    此时孟源筠倒在聂星邪怀中,胸口鲜血不要命地喷涌而出,脸色苍白得吓人,看着众人只说了一句话:“有……埋伏,快走……”

    接着喉咙咯咯两声,一歪头,便断了气息。

    “阿源!!!”

    聂星邪几乎当场发疯,眼看着自己从小长到大的兄弟在怀里咽气,他疯狂的几乎想要把眼前所有人都杀光!

    同样的情绪也在叶清玄和如花心头泛起!

    “兄弟啊!这不可能……”如花悲呼一声,扑到在孟源筠身上。

    “我靠,你给我滚开!”

    叶清玄血往上涌,一把将如花和聂星邪扫飞,大喝道:“护着我!”

    说完上去一掌印在了孟源筠的心脏之上……

    “叶子,你疯啦!”

    如花骇然大呼——

    聂星邪提着长剑,就要找叶清玄拼命,但只迈前一步,突地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原本狂暴的气息顿时平息下来,双眼通红地凝视了一下四周,沉声道:“大阵仗来了,你尽全力,我跟如花帮你顶着……”

    “哈哈哈……”

    一阵狂笑声中,万行上人从场外飘落,看着场中杀意盈天的几个人,傲然道:“救人?哈哈哈,救吧,救吧。我倒要看看,中了这切断心脉的一剑,还有谁能活下来。”

    如花和聂星邪阴沉地盯着万行上人,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啪!

    叶清玄第二掌拍在了孟源筠心脏之上,的系内力灌输进去,孟源筠身体一阵震颤,嘴角鲜血流出……

    万行上人冷哼一声,缓缓道:“这一剑,断了他的心脉,他又狂奔至此,气血翻涌,能活着见你们已经是奇迹了,你还以为能有回天之力吗?”

    啪!

    第三掌落下……

    哇——

    孟源筠猛地睁开了眼睛,喷出一口鲜血。

    万行上人大吃一惊,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切,惊呼一声,接着表情回落,笑了笑道:“苟延残喘,你们兄弟倒是可以留句遗言了……”

    聂星邪淡然道:“闭嘴。聪明人要学会闭嘴。”

    万行上人眼睛一眯,阴声道:“对你们么?哼哼,你以为你们还能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

    呼呼呼——

    衣袂破空声传来。几个身影从天而降。

    打头两人,一个翩若蝴蝶,手摇折扇,风流倜傥,另一人儒袍加身,披发草鞋,袒胸露乳。正是魔门高手“花仙”宁堪折和“狂生”孙显孺,二人身侧二十多人。都是魔门高手,气息超强,俱有先天中后期的修为。

    哈哈哈……

    同样一阵怪异的狂笑声,孙显孺狂声道:“叶清玄。孟源筠,想不到吧?你们也有今天?”

    “花仙”宁堪折一合折扇,左手从脸颊上的一道伤疤上划过,言语阴沉地道:“孙兄,待会若能将叶清玄生擒活捉,能不能把他留给小弟,好生报报这毁容之仇?”

    当年宁堪折在叶清玄手下受了点伤,将他最为在意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剑痕,被他视为奇耻大辱。

    “没问题!”孙显孺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只要让我先爽一爽,就送给你好了!”

    孙显孺有断袖之癖,最样貌俊俏的公子哥最是喜欢。

    万行上人哈哈大笑。迎上前来,拱手为礼道:“几位圣使大驾光临,请恕在下怠慢了!”

    孙显孺笑道:“上人哪里的话,有如此大礼奉上,圣主保证高兴的很。”

    群邪哈哈大笑。

    此时印空和尚被人搀扶着走了过来,死盯着场内的如花和尚。森然道:“诸位圣使定要帮我杀了那个和尚,夺回九龙锡杖才好。”

    孙显孺看了如花一眼。道:“大师放心,我等定能让您如愿!”

    “那现在……”

    “现在?看戏啊……我倒要看看叶清玄如何救自己的兄弟!”孙显孺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淡淡回复。

    “没错!”宁堪折继续道:“大家都来看一看,叶清玄看着自己兄弟丧命,该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吧,哈哈……”

    群邪围上,从四周将叶清玄四人围在当心,插翅难飞。

    此时场地中心,如花和聂星邪守护在外,紧盯着一众群魔。

    此时的魔门高手吃定了叶清玄等人,相信他们绝难逃脱,索性看着热闹,看着叶清玄他们悲痛欲绝时的表情,他们爽得很。

    聂星邪眼神从未有过的冰寒,用只有叶清玄听到的嗓音低声道:“,能够伤到阿源的,只有‘鬼剑’阎无常。”接着回头冲叶清玄吼道:“剑从第三根肋骨下进入,穿左心室而过,断主血管一根,位置在伤口偏上半寸,深三寸……”

    叶清玄毫不犹豫,示意孟源筠不要说话,手指一点,指尖结出细微寒冰,转化的剑气,顺着孟源筠的伤口,倏然飞入孟源筠心脏之内……

    嘶——

    孟源筠倒吸一口冷气,身躯猛地一挺,接着缓缓放松,再呼气时,已经宛如身在深冬,带着浓重的哈气。

    叶清玄一抹额头汗珠,低声道:“你的血管已经被我冰封住了,但只是暂时减缓血液流动的速度,并未完全冰封,否则你也会因供血不足而死亡。不过这只能维持你半个时辰的性命……”

    “半个小时……你多余救我!”

    孟源筠终于可以自由说话,并在叶清玄的搀扶下,缓缓站了起来。

    这一下,魔门所有人都是大吃了一惊。

    “啧啧啧,心脉中了一剑,竟然还能站起来,看来这动手之人水平还是有些差劲啊!”孙显孺忍不住叹了口气,群魔齐齐摇头叹息。

    众人中,只有万行上人最为吃惊,因为别人不知道动手的谁,他却是知道这一剑可是“鬼剑”阎无常的杰作,竟然连阎无常都没能一剑杀死此人,这绝对让人难以置信。

    叶清玄拍了拍孟源筠的肩膀,沉声道:“少说废话,半个时辰,只要逃出这里,我就有办法让你继续活下去!”

    孟源筠扫视四周,叹息道:“有点难度啊!”

    叶清玄讶异道:“咱们兄弟什么时候干的事情没有难度来的?”(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