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剑荡群魔
    “小心,别让他跑了!”晏四海大吵大嚷,但转瞬之间就被眼前的气势压迫得说不出话来。

    逃跑?

    楚灵虚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个词。

    没人知道为什么这看似虚无缥缈的云团月光,却又如此惊骇迫人的威力,密布的气劲猛然炸开,威力有增无减,范围扩而不收,瞬间将眼前众人全部卷入自己的剑势之中。

    细密的剑气几乎同时迫向周遭高手,多达七人的队伍直接被云气所淹没。

    这一刻,明明是七名高手围攻楚灵虚,但每个人的感受都像是单独面对楚灵虚的全力攻击一般,无奈之下,齐齐使出了拼命的功夫。

    叮叮当当……

    一连串密集的兵器交击声连珠爆起。

    各人使出浑身解数,抵挡来自四面八方的剑气攻击,剑锋所指之处,荡出千万光点那是与对方宝剑交击时产生的碰撞火花,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挡住了楚灵虚的攻击,只是呼吸之间,人人额头冒汗!

    蓬!

    宛如一轮明月突破天际乌云的隐藏,瞬间将光芒洒向四方……

    月光范围之内,没有一个人还可看到其它东西;没有一个人除了那遍体生寒的剑气之外,还能有其它感觉……

    叱!

    第一个惊呼出声,不,是三个人同时惊呼出声的,包括曾经被秦钊认出来的那位“厥阴手”朴仁基在内。三名已经投靠了魔门的黑道凶徒,同时额头冒出一缕白光,整个人向后翻飞。双眼无神,直接被剑气破入识海,当场身亡。

    第二个惊呼出声的,是万剑阁的掌门林守真,这位常富贵的姘头在蜀州向来以剑术狠辣著称,同时剑法之快,在白道中也不做第二人想。

    原本以为众人齐攻楚灵虚。就算你再厉害,有这么多人牵制的前提下。也总有破绽会出现。于是她从动手的初期,就像是一战成名,别人都是尽力防守,偏偏她收摄心神。长剑找准时机,使了一个绝妙的手法,接着奔着楚灵虚的小腹全力刺来。

    但几乎就在她出手的瞬间,自己剑锋就像是刺入泥潭中一般,而且要比泥潭要强上千百倍,原来迅快的剑锋变得奇慢无比。

    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冷哼,接着剑尖上猛地一震,叮的一声脆响入耳,接着一股不刚不柔。但却无可抗御的力道,由刀锋直贯入手臂的经脉,再往全身经脉扩散。那种感觉便像一个在海无处着力的人,被一个滔天巨浪迎头盖过来。

    经脉内的罡气如同受到了强烈的排斥一般,瞬间四散而去,一定阻隔都没有形成,一路直奔心脉而去。

    林守真魂飞魄散,全力守着心脉。往后飞退,但她顾得了体内。却顾不得眼前,小腹一凉,登时中了一剑,恰好是自己长剑所取对方的位置,不多一寸,不少分毫。对方剑气瞬间破入体内,毫不留情地在丹田上破开一个窟窿。

    林守真数十年苦功登时散尽,脸色苍白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瞬间成了一个废人。

    同一时刻,琼华社的大魁首晏四海惨叫着向后抛飞,落地后滚地葫芦一般轱辘出数丈距离,胸口一道几乎将他划为两半的剑痕浮现,鲜血不要命地喷涌而出。

    不过这位大魁首身内穿着一件精密软甲,故而在楚灵虚的长剑之下还能保下性命。

    转瞬之间,众人中只剩下绝情道人还在苦苦支撑……

    可恶!

    绝情道人肝胆俱裂,面对暴涨的月光,无奈之下只好使出自己的救命绝招,蓬——

    如同一团烟花在空中炸开,漫天细碎的星芒四散飞射,剑雨对阵剑云,绵密的声响在半空中倏然绽放……

    “哈哈哈,原来觉清道长就是魔门星宗的妖道绝情,已出,我看你还如何狡辩!”

    更远处的围观之人中,哗声四起。

    绝情道人气得火冒三丈,却是无计可施,苦苦支撑之下,旁边怒喝声中,彭俊臣和赫连志雄终于突破烟瘴,冲了过来。

    绝情道人登时大喜过望,眼前原本的压力倏然一缩,果然被分散了开来,但还没容的他喘上一口气,刚刚冲上来的赫连志雄处传来砰的一声闷响,之前被帅天凡踢中过一次的臀侧再次中了一记。

    只不过这次没有上次那么幸运,赫连志雄不仅仅是受了内伤,伴随着骨断筋折的声音爆响,赫连志雄大腿扭曲变形,口喷鲜血,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直接砸烂一侧窗户被踢出了屋外。

    而与此同时,凄厉的惊叫声响起,只剩下一只左手的彭俊臣,突然发现楚灵虚的攻击重点转向了自己,面对庞大无匹的压力之下,保命的心思占据上风,顾不得泄露身份,猛地运起凝罡化形的技法,半空中身后虚幻出一头鬼面青狒,仅余的一只左手罡气凝成鬼爪般的形状,倏然迎向剑光……

    “凝罡化形,鬼面青狒?”还未退走的秦钊等人惊呼出声。

    原来彭俊臣凝罡化形使用的是鬼面青狒的精血。

    “是鬼面如来!”说话的是眉头紧皱的唐二先生。

    这下可热闹了,自己合作了这么久的几个人,竟然都是魔门的高手……外围那些本来准备上前动手的蜀州豪杰们登时目瞪口呆,不能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楚灵虚立时大喝:“楚某斩妖除魔,再敢上前一步者,视同魔门妖孽!”

    呼呼——

    孟源筠和聂星邪落下身形,一个隔开魔门高手与蜀州豪杰之间的联系,另一个侧面围堵,防止有魔门高手趁乱逃脱。

    一名被魔门收买的武林好手想要畏战逃避,结果被绝情道人一剑刺穿,同时大喝道:“一根绳上的蚂蚱,哪个想逃?”

    啊!

    绝情道人对付逃走之人的时候,彭俊臣的巨掌在与楚灵虚交锋了数招之后,终于被楚灵虚灵蛇一般的剑锋缠住手臂,接着一拽,仅余的一只左掌再次离体而飞……

    彭俊臣双掌俱断,惨哼中向后飞退,同时其余人等向前压上,救援彭俊臣。

    楚灵虚朗笑声中,手中“月如玉”在极盛之下再次暴涨,惊叫惨嚎声中,齐齐压上的数名高手纷纷飞跌,不是兵刃离手,便是血肉飞溅,竟无一人得以幸免。

    剑芒暴涨之下,绝情道人一个懒驴打滚,避开凌厉无匹的攻击……

    刹那间,楚灵虚人随剑走,凌空飞起,追击彭俊臣,同时脚下一踏,直奔绝情道人的头颅而来。

    除了这两个魔门宗祖级别的人物之外,剩下的高手更是不济,狂劲的罡气,硬生生将他们迫得东倒西歪,滚地葫芦般地跌滚在地,不要说出招救助,就连楚灵虚现在攻击的是谁都不知道。

    就在此刻——

    砰!

    绝情道人躺倒的地面上倏然塌陷,直接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绝情老道惊呼一声,直接淹没于洞穴之内……

    同一时刻,十余道细如手指、凌厉无匹的暗金色剑气,宛如蜿蜒灵蛇一般窜了上来,直奔楚灵虚身上数处大穴,阻断了楚灵虚对彭俊臣的追击。

    楚灵虚应战以来,第一次露出凝重的神色,手中长剑一引,放弃对彭俊臣的攻击,转而向下,铺洒出一片皎洁的月光。

    整个地面在月光下,如同残阳昭雪,瞬间融化下去一大片,那十余道暗金色的灵蛇剑气在与“月如玉”的交锋中系数破碎,月光洒入洞穴之内……

    这时,一声闷雷一般的巨响在地下爆炸,整栋青阳阁都在震动中不停震颤,仿佛遇到了强烈地震,扑索的尘土不停掉落,每个人都是站立不稳,东倒西歪。

    彭俊臣暴退路上,身后地下猛地窜出一个身影,暗金色的大氅将彭俊臣倏然一卷,接着破开一侧墙壁,飞往外面亮如白昼的夜色之中,同时长笑声传来道:“哈哈哈,昆吾派果然名不虚传,楚灵虚,我们回头再见!”

    只是呼吸之间,来人便如一条游龙,携着绝情与彭俊臣二人,到了十余丈开外,那人再一声长啸,在一扭,身躯蜿蜒游动,连下坠的动作都没有出现,直接窜出去二十余丈,转瞬不见。

    楚灵虚单剑呛啷一声入鞘,缓缓走到破开的墙壁处,将声音远远送去,道:“‘勾陈帝君’,胜负未分,便如此离去吗?”

    勾陈帝君人已不见,但仍回应道;“决战将至,楚掌门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得了么!?”

    楚灵虚冷哼一声,从地上捡起一片暗金色的衣衫碎布,那是从勾陈帝君身上削落下来的,接着转身向青阳阁的门外走去。

    身后则是一群惊魂未定的残兵败将,以及众多呆滞没了主心骨的蜀州群豪。

    “楚掌门留步,老夫有话要说……”

    唐二先生疾走两步,伸手招呼已经到了门口的楚灵虚。

    “有事不妨找小徒清玄吧。”

    楚灵虚头也没回,直接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聂星邪扫视了一遍在场蜀州群豪,不少人都是面有羞愧,不敢对视。就在不久之前,这些还叫嚷着对昆吾派要打要杀,谁也不肯相信自己是受了魔门蛊惑,可是转瞬间,魔门高手行踪暴露,这批人终于羞愧不堪,不敢正视昆吾派之人。(未完待续)

    ps:我的qq群296747560常年等待各位的加入噢,或是加我微信号yjz-chm,我愿与每个人成为朋友,谢谢你们的支持!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