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以血挑衅
    叶清玄此时的状态,可以用“照见五蕴皆空”来形容,也就是道家的心斋、坐忘,甚至更超脱了这个境界。

    一缕精血化气,冲出百汇,瞬间与罡气形成的神龙之体融而为一,叶清玄刹那间神识间一片清明,无边的清爽之感袭体而来,当他睁开双眼的瞬间,竟然发觉自己成了那条神龙,意态游走,神念一动,身躯便已腾飞而起,心田间一片说不出的法喜,让人顿彻顿悟。

    “可以了,莫徒耗心神之力。”楚灵虚飘荡之音在叶清玄耳畔响起。

    叶清玄身躯一震,双眼再次打开,却是已经神识归体,眼前罡气所化神龙旋身飞舞,被其信手一招,直入体内。

    原本有些气虚的身体登时便像是吃了二十多粒蓝色小药丸一般,气血充足,精力充沛。

    楚灵虚率先恢复过来,看着依旧闭目行气的叶清玄,淡淡一笑,一身雪白的他宛如化为了一缕轻烟,飘然门前,离开密室。

    **********

    砰!

    “可恶!”

    伴随着一声怒吼,又是一个檀木茶几在彭俊臣掌下化为碎片,可是这一次牵扯到右腕断裂的伤口,传来一阵剧痛,同时刚刚包好的绷带外又浸出一片血渍,让他眉头紧皱的同时,火气也不由得添加了三分。

    旁边的赫连志雄同样眉头紧皱,出言问道:“道长。你确定看到的是萧不乾?这么久没有出现江湖,他怎么会突然在这里出现?而且还投靠了三圣岛……”

    绝情道人坚定地点了点头,道:“虽然他的外貌变化极大。但我可以确定,他就是萧不乾。只是我想不通,当年的他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竟然让他在这段时间内变化如此之大,按说以他的功力,绝不至于苍老至此。”

    彭俊臣张口骂道:“呸,看他那副愁苦之情。除了女人还会是什么?这群正道人士,相信什么情情爱爱。一副白痴像,哪里如我们圣门之士看得明白?”

    彭俊臣骂得痛快,旁边的林守真却听得不是滋味,脸色一时如罩寒霜。旁边脸色苍白的常富贵却是一脸讪笑。牢牢捏住林守真的左手。

    在场十多人,有半数左右都是投靠魔门的江湖凶徒,其中也包括琼华社这样地方黑道势力,此时晏四海出声道:“听几位所言,东西既然被三圣岛给夺去,为什么我们还要召开这次的筵席,岂不是徒惹人耻笑么?”

    其余人等也都是议论纷纷,都觉得不该再进行此次宴会。

    绝情道人伸手一按,制止众人议论。高声道:“办,宴会一定要办!不过宴会的主题要变一变,不再是答谢宴。而是声讨宴……”

    “声讨三圣岛!?”众人似乎有些理解绝情的意图了。

    而绝情嘿嘿一笑,道:“不但是声讨三圣岛,还要声讨昆吾派。就说他们相互勾结,表面归还,背后捅刀子。在座诸位半数以上都是蜀州大豪,有你们来作证。我们的话在这里就是真理,昆吾派就算跳到进大河里也休想洗清……”

    众人顿时又是议论纷纷。

    其中有人问道:“那韩真子和唐二先生那里该怎么办?我们之前可是在他们面前发誓绝不找昆吾派等人的麻烦了……”

    绝情道人答道:“放心。如果大家众口一致,说昆吾派出尔反尔,他们二人也说不得我们的不是。”

    晏四海眉头紧皱,问道:“如果昆吾派那边的人不中招呢?或者他们矢口否认……”

    绝情道人回头看了彭俊臣等人,几个魔门所属都是嘿嘿冷笑,道:“放心,我们保证他们会接招,而且是气急败坏地要跟我们较量一番。”

    **********

    天刚放晴。

    昨夜一场大雨让整个天地都带着一缕凉爽和清新。

    太阳还未到正中,距离中午还有两个时辰。

    密室外,梅吟雪、孟源筠和聂星邪悄然等候。

    但脸上最焦急的却是孟源筠,梅吟雪淡然如同寒梅傲雪般的神态,让人看了只有平静,但楚灵虚知道,她内心担心叶清玄的时候,会比孟源筠更加冲动,只不过此时,她的心中充满了对叶清玄的信任。

    而聂星邪,看来不过是被孟源筠硬扯过来了,依旧不咸不淡地擦拭着自己的那把长剑。的确是天下难得的好剑,不过此时就算他手中依旧是自己原先的那把锈剑,恐怕他也会如此这般,没日没夜地不停擦拭的。

    他擦拭的是自己的剑心,同时他也在练功。

    就个人而言,楚灵虚更喜欢聂星邪,因为他是位真正的剑客,跟自己一样,悟性够,肯努力,孟源筠的才情也十分惊艳,可以因为得来太过容易,而致苦功不足。

    至于吟雪……

    她也是才情、苦功都很够,可是……一个女人太强势了,背负太多的包袱,未见得是一种幸福。

    楚灵虚一现身,三双眼睛却是同时看了过来,眼神中的情感流露,让他心中不由得为自己的小徒弟感到一丝高兴。

    微微点了点头,三个人都是情不自禁地舒展开了笑容。

    “楚道长,叶子还需要多久?”孟源筠忍不住问道。

    楚灵虚淡淡答道:“至少还需三日。”接着转头对梅吟雪说,“这些时日,就麻烦梅姑娘照看小徒了。”

    梅吟雪眉头轻皱,淡雅的声音疑惑问道:“道长的意思是……”

    楚灵虚背负双手,看了看天上嬉戏的燕子,叹道:“再有三个月,便是中秋,月亮便要满圆了……中秋之后,便是重阳……”

    重阳节,九月九,洛都外,紫金山。

    剑神对魔帝,神魔大战,关注整个武林兴衰……

    孟源筠和聂星邪心头一紧,疑惑地互看了一眼,接着紧紧盯着楚灵虚。

    “时不我待。既然徒弟都这么拼命了,我这当师父的老是躲在幕后也太不像话了,不是么?”

    听到楚灵虚要出手,好事的孟源筠登时大喜:“楚道长打算怎么做?”

    楚灵虚淡淡说了两个字:“赴宴。”

    赴宴!

    三日之前,欣喜得了《蛮兽图》残片的彭俊臣等人高声大呼地向在场所有武林人士发出邀请,将在成都府“青阳阁”大摆筵席,答谢蜀州英豪相助之恩。

    三日之后,筵席依旧,并未撤除。

    这个热闹,怎能不去?

    而且此时此刻,彭俊臣等人手中宝物得而复失,并把矛头全都指向了倒霉的帅天凡,这场好戏,又怎能不看呢?

    这个时候,外面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众人疑惑看向门口,大门被人咣当一下撞开,归鳖生气急败坏的模样闯了进来,直接嚷道:“祖师爷,出事了!”

    **********

    楚灵虚等人到来的时候,现场已经被唐门和蜀山剑盟风竹山的人马牢牢封锁了起来,不过他们的到来,还是引起了一阵轰动,甚至可以让人清晰体会到深深的敌意。

    原本想要阻挡众人的唐门弟子,再见到归鳖生之后脸色一变,想起这货和叶清玄当初的大闹,连忙好言相阻,让人赶忙去请唐门负责之人出来。

    不一会,唐柔从里面走了出来,恭敬地请了楚灵虚等一行人进去。

    唐柔故意不看挤眉弄眼的孟源筠,只是边走边向楚灵虚解释道:“贵派已经有弟子在其中,不过跟风竹山的人起了点冲突,迫不得已,我唐门只好将贵派弟子给关了起来。”

    “什么?你们把柱子给关起来了?凭什么?”归鳖生顿时大怒。

    楚灵虚等人都是齐齐皱眉,不明白为什么双方起冲突,偏要关昆吾派一方的弟子。

    唐柔淡淡答道:“见了面,您就知道了……”

    归鳖生还要大骂,被楚灵虚一瞪,方才吓得不敢说话。

    “唐姑娘,请——”

    唐柔带着楚灵虚等人来到出事的现场时,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团火焰要喷出来。

    “杨威镖局”在成都府的分舵,同时也是盛老爷子驻足之地,成了一片血海。

    分舵的后院,是盛老爷子大徒弟同时也是他女婿“穿云豹”潘雄的家。

    可是此时,无论大人还是小孩,连着镖局趟子手,差不多两百多口全部陨难。

    尸体从前厅一直延伸到后院,每个人都是被一击毙命,死得干净利落。

    盛京安老爷子死在明堂之上,一脸惊骇的表情,身上致命伤只有两处,对方先是一剑洞穿了胸膛,接着又一剑将他钉在了墙壁之上,那把夺命长剑完全深入墙壁,只剩一个剑柄搂在外面。

    借宿的方远山连着他的侄子,也横尸当场。

    方远山胸骨全碎,拳头攥得紧紧的,似乎被人以重手法击飞,直接暴毙而亡。

    一路上穿门过院,聂星邪一句话都没有说,到了此地,方才在楚灵虚耳边低声道:“道长,除了方远山,全都是中剑而死。”

    楚灵虚神色不动,淡淡问道:“凶手大概多少人?”

    “事发如此突然,外间都没得到一点风声,需要在十几分钟内杀光这里所有人。同时包括盛京安、方远山和潘雄这三个先天以上高手,要做到这一点,最起码要有五人左右的归虚境高手,而对付普通趟子手,则要二十人左右……”(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