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9】将死之人
    “但说无妨。”楚灵虚淡淡笑道。

    叶清玄从怀中掏出一块被手帕裹紧的物事,缓缓打开……一截仿佛动物身上茸角的金色物体出现在了楚灵虚的面前。

    “龙角金茸!?”楚灵虚眉头一挑,“可惜这么小的东西又有何用?噢,呵呵……”

    楚灵虚看着叶清玄恍然笑道:“此物若是给了别人,顶多增加一些罡气强度,但若是给了你,却可以帮你凝罡化形,真正成为归虚境的强者,有了冲击下一级的资本。”

    “还请师父成全!”叶清玄恭敬答道。

    “自然!”楚灵虚微笑点头,淡然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

    叶清玄连忙盘膝于地,缓缓运功。

    未过多时,体内丹田内一声龙吟,头顶百汇穴处海量罡气喷涌而出,存留于体内的“龙香玉昙花”之先天清气伴随着罡气脱出其外,缕缕轻烟一般地蜿蜒腾挪,时而聚成龙形,时而又化为残烟,变化多端,却是无法形成真型。

    这时位于叶清玄身后的楚灵虚,脑后宛如升起一轮明月,五颗颜色各异的玉珠围绕头顶旋转,手指轻轻一点,身前那截“龙角金茸”便破碎开来,融成一团精血,被罡气控制着漂浮在身前。

    楚灵虚轻吐一口气,化成丹田之火对这团精血进行提炼,五颗玉珠围绕精血选转不停。原本莹白的玉火在五种颜色间不时转换……

    **********

    哇——

    帅天凡背心处受了赫连志雄一掌,直接喷出一口鲜血,不过鲜血在他口中被束成一线。直接喷向旁边正要出手的彭俊臣,阻断了他接下来蹬向小腹的一脚,同时右手隔开绝情道人的一剑,左腿向后急踹,砰地一声,刚刚得手的赫连志雄被帅天凡一脚扫中臀侧,口喷鲜血地横飞了出去。

    彭俊臣侧头避开血箭。与绝情道人同时冷哼一声,一拳一剑封住帅天凡所有去路。勿要在顷刻间致其于死地。

    危难关头,帅天凡猛地一声大喝,从身体中喷出无数血箭,大量罡气夹杂着血水。顺着数十处穴道喷涌而出,的自毁**“龙鳞解甲”,籍由主存在经脉内的锐利罡气,从穴道处激喷而出,其锐利程度不下于叶清玄的,若是存了自杀之心,激发全部罡气,更是天下无敌,只不过一招之间便要形销骨融。精血耗尽而亡,恍如魔门传说中之。

    帅天凡自认得了宝贝,一路狂奔。但终因轻功不敌绝情道人而被拦了下来,之后再加上赫连志雄与彭俊臣的赶到,三大高手夹击之下,帅天凡苦撑数个时辰,终于还是露出一丝破绽,被人打得受了内伤。

    此时命在旦夕之际。终于使出这自己自认为一辈子都不会用上一次的“龙鳞解甲”。

    夹杂着血腥之气的罡气,锐利飞射。彭俊臣和绝情道人惊呼一声,只好放弃击杀帅天凡的最好时机,各自向后飞退,避让那凌厉无匹的罡气飞射。

    咻咻咻……

    漫天血箭飞射,帅天凡一招之后,浑身衣衫破碎稀烂,浑身血污,倏然软到在地,不过对方同样不好受,尽管绝情和彭俊臣使出浑身解数,身体上依然各自被洞穿了数个窟窿,好在都不是要害之处,所以看似狼狈,却是没有生命危险。

    彭俊臣被洞穿了手掌和肩膀,而绝情道人被洞穿了小腿,只有赫连志雄幸运一些,因为之前被人踹飞,所以躲过了一劫。

    此时帅天凡跪倒在地,苟延残喘。

    彭俊臣手掌鲜血淋淋,同时一道血箭击飞了发簪,一头长发如鬼魅般披散下来,脸上狰狞之色不可抑制,咬牙切齿地说道:“帅天凡,我看你还能如何?今天老子收了你的东西,还要收了你的小命!”

    帅天凡脸色苍白,狠厉地盯着对方三人,喘息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彭俊臣呸地吐出一口血痰,上前就要动手,这时心中忽现警兆,猛地往左前瞧去,只见远处街道之上,月光洒照不到的暗黑中,隐见一个挺得笔直的男人。

    而绝情道人更是比他早一步生出感应,甫见那人露出警觉之色,但旋即眉头紧皱,露出一丝错愕神色,似乎对此人有些熟悉的感觉,偏又有几分陌生。

    “什么人?”赫连志雄被人踹了一脚,火气有些大。

    “将死之人罢了……”回答他的声音沧桑中带着些许苦楚,缓缓哀叹,放佛做了件极度不愿意做的事情。

    伴随着无奈的声音,那人从暗影中缓缓行出,却是一个老仆人的打扮,如果叶清玄在此地,当能认出此人就是之前远窥时发现自己一行人的那位老者。

    此时近看那老者表情冷漠,额高鼻挺,予人坚毅卓绝,主观固执的感觉,但他眼神中的愁苦之色,却难以掩盖,与他坚毅的外貌形成极强烈的对比,更加让人难以忘记。此时他的身体挺得笔直,就像一杆长枪,虽然眉头紧锁,但却自有一股蔑视天下的傲然神态。

    绝情道人待看清对方的面貌之后,一双眼睛倏然瞪得极大,露出一副不能置信的表情,怔怔说不出一句话来。

    旁边的彭俊臣和赫连志雄虽然不认识此人,但对方身上发散出来的凛冽气势,却压迫得他们呼吸不畅,心中不由得变得大为警觉。

    彭俊臣微眯双眼,狠狠盯着对方,道:“将死之人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是活得不耐烦了,特来送死不成?”

    “杀得死我。尽可一试。”

    来人缓缓立在三人对面,双方中间,正隔着跪地难起的帅天凡。

    “您。您……老来了……”帅天凡的恭敬态度让彭俊臣和赫连志雄齐齐皱眉。

    “死不了,自己爬过来吧……”老者对帅天凡绝算不上是好态度,而帅天凡竟然不恼,果然勉强地站起身来,向他走了过去。

    “帅天凡你给我留下!”彭俊臣怒火冲头,上去就是一拳。

    拳劲横空,瞬间到了帅天凡跟前……

    “不要!”

    此时惊呼出声的竟然是绝情道人。看他一脸惊恐之色,竟然是为了对面的老者。

    彭俊臣大吃一惊。心念一转之际,轰出一拳的手腕处微微一凉,接着自己那霸气无匹的有拳便已离体而去……

    彭俊臣看着自己的手腕,眼神中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接着剧烈的疼痛袭来,忍不住大吼一声,同时手腕处喷出丈余远近的热血……

    惨叫声骇得赫连志雄连连后退,因为刚才那一下,他竟然连对手是如何动手的都没有看清楚,这简直不可思议。

    “你,你你……你到底是谁?”赫连志雄颤声问道。

    帅天凡已经走到老者身后,那老者露出一丝不耐神色,并未答话。只是微微搀扶着帅天凡缓缓离去。

    此时那绝情道人方才醒悟了一般,冲着他的背影问道:“萧不乾?”

    回答他的,是老人和帅天凡离去的背影。以及彭俊臣和赫连志雄震惊的表情。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赫连志雄喝问绝情道人。

    绝情道人喃喃自语,道:“他,他是萧不乾,他是‘游仙剑’萧不乾!!!原来他没死,他没死……”

    **********

    时间足足过了三日有余,叶清玄控制着头顶的罡气。勉强化为一条神龙模样,就像是用琉璃制成的艺术品。张牙舞爪,栩栩如生,但也只是如生而已,其本身还是一团死物,虽有“龙香玉昙花”的龙形先天清气在内,却是如叶公笔下未曾点睛的神龙一般,少了最后一记点睛之笔。

    而此时的楚灵虚面前,那团熔炼的精血已经被烧尽了杂志,只留下最为珍贵的精华,通体也由血红色变成了金灿灿的琉璃金色。

    当最后一点杂质被清除干净,那琉璃精血倏然一变,化为一条不停游走的小小神龙,只是被楚灵虚的罡气围困,方才不得脱出。

    当然此等灵血之物,若是失去了罡气的保护,也会立即被天地元气所同化,瞬间便会消散于无形。

    楚灵虚额头见汗,眼见大功告成之际,猛然一声断喝,嗡——

    空间颤动不已,那条精血形成的小龙倏然一僵,楚灵虚不敢怠慢,伸手一指,引导小龙倏然没入了叶清玄的百汇穴,进入了其体内。

    叶清玄身体一抖,接着剧烈的痛苦表情浮现在脸庞之上,体内噼噼啵啵作响不停,大量污浊的血水从皮肤溢出体外。

    楚灵虚眉头紧皱,牢牢盯着徒弟身上的变化,这个过程如果出现任何纰漏,对叶清玄来说都将是万劫不覆的结果。

    过程一直持续了一日一夜,叶清玄若非以前有过脱胎换骨的痛楚,这一次的折磨定然忍受不住,如果一旦失去意识,恐怕全身经脉就会被龙血侵蚀破坏,毁了一身的武功。

    不过好在自己精神力超乎常人,的再上之章,产生的第七末那识对自己精神力的精粹起到了超乎想象的做用,一时间叶清玄无我、无物,忘却“我痴、我见、我慢、我爱”四大烦恼,思虑澄空,宛如一尊佛陀,飘于身上数尺距离,静静地俯瞰着头顶那条即将成型腾飞的神龙。(未完待续)

    ps:欢迎大家加入我的qq群296747560,或是加我微信号yjz-chm,我愿与每个人成为朋友,谢谢你们的支持!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