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2】胡搅蛮缠
    现场一片静默,有蜀山剑盟与唐门的权贵人物出面,别说在蜀州,就是全江湖又有什么人敢提出异议呢?

    韩真子双目扫视全场,嘴角露出不自觉地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对面的彭俊臣朗声道:“有风竹山的韩掌教和唐二哥出面,老朽的公道总算有人能够做主了!”

    韩真子和高座上的唐二先生各自向对方点头示意。

    旁边的孟源筠冷嗤出声。

    韩真子内功精湛,顿时听了个真切,转头深深看了这边一眼,眼中的厌恶之色不可抑制。

    孟源筠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韩真子却是冷哼一声扭头不理,孟源筠心中有气,低声道:“老东西,早晚有一天把你那胡子给你揪干净……”

    此时韩真子继续说道:“这件事,彭兄是苦主,不妨直言无碍。”

    “好!”对面的彭俊臣直立而起,怒瞪着这边的叶清玄等人,高声喝道:“各位武林同道且听仔细,在下两月之前委托好友从南蛮寻找到一奇物,专程托庇‘杨威镖局’托镖,可是不成想半路被劫,以致彭某损失惨重,本来按照江湖规矩,‘杨威镖局’理当赔偿,可那盛京安老儿不知羞耻,仗着有昆吾派在背后撑腰,拒绝赔偿,视江湖规矩如无物,视我们蜀州武林如无物……”

    哗,四周人群乱叫声扩散开来,人人或是交头接耳。或是破口大骂,总之看向叶清玄等人都是充满了敌意,而看向盛京安则是充满了不屑。

    盛京安脸色铁青。正要反驳,却被叶清玄压住肩膀,暗示不必着急。

    对面的彭俊臣挥手压了压,制止了四周人群的叫嚣,一脸愤怒,但心中得意至极,这蜀州武林排外情绪一向深厚。只说那盛京安勾结外人,这么一顶大帽子扣下去。任你风评再好,也是遭骂的结局。

    彭俊臣掌控全场的能力的确很有一套,四周人声稍有安歇,他立即接着道:“彭某受尽外人欺凌。委实不能折辱了我蜀州好汉的威名,故而在此邀请蜀州同道,为某家主持公道。”

    “好,说得好,这公道我们一定给彭兄挣回来……”

    “tmd,外地来的龟孙子,竟然到蜀州来装大瓣蒜,弄死他!”

    “给他点厉害尝尝!”

    ……

    彭俊臣一番煽风点火,四周顿时充满了对叶清玄等人仇视的目光。

    彭俊臣说完之后。韩真子冷颜看向了叶清玄等人,最后目光落在盛京安身上,沉声问道:“盛总镖头。不知彭兄所言,可是真的?”

    盛京安深吸一口气,缓缓道:“镖货被劫,确实如此,但……”

    “够了!”韩真子冷冷打断道:“既然你认了此事,那便多说无益。江湖规矩。失镖之过,必须有镖局来赔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叶清玄看着来气,懒洋洋地插口道:“谁tmd又说不赔了?”

    韩真子眼睛一眯,凝声道:“哦?你们认赔?”

    盛京安此时站起无奈说道:“江湖规矩便是如此,盛某行走江湖几十年,岂能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只要彭兄报个数,盛某砸锅卖铁也赔给你!”

    “放屁!”彭俊臣怒声大骂,远远地指着盛京安鼻子大喝道:“彭某的东西你赔不起,我只要东西,用不着你的银子。江湖诸位同道,当知道某些天材地宝的重要性,尤其那东西对彭某人更是关乎性命……银子?银子有个屁用?依我看,这根本就是你们设下的诡计,自己导演了一场苦肉计,将老夫的宝贝给吞没了……”

    轰——

    现场顿时就乱开了锅了。

    彭俊臣如此指责,双方间的矛盾当是无法调和了。

    盛京安一张老脸气的通红,旁边的徒弟“穿云豹”潘雄更是怒不可遏,站起来几乎就要破口大骂,却被叶清玄凌空屈指一弹,半边身子僵麻,跌坐回了座位。

    “那不知彭老先生遗失的是何宝物?不妨说出来听听……”叶清玄淡淡的嗓音盖过所有喧哗,内力之强劲超乎了彭俊臣的预料,目光中狠厉之色一闪而过,看向叶清玄,粗声道:“哼哼,只怕里面是何物,尔等已经心知肚明了吧?何必还来问老夫?”

    叶清玄冷笑一声,懒洋洋地说道:“镖运的是何物,在下的确知道,但恐怕是彭老先生不知道吧?”

    “怎么?你承认知道镖货之物?”彭俊臣冷容说道:“这么说,你违反了镖局的规矩,私自打开过镖货?”

    万剑阁掌教林守真面若寒霜,冷哼出声道:“哼,这种坏了镖局规矩的事都能做出来,在贫尼看来,这劫镖的凶手恐怕已经昭然若揭了吧?”

    “把东西交出来,饶你不死!”

    “杀了他,如此凶徒岂能留他在世上!”

    “对,杀了他……”

    “杀了他……”

    四周许多面生至极的人物齐齐叫嚷,现场气氛登时大乱。

    盛京安、方远山等人微微色变,而叶清玄一行人则都是面泛冷笑地看着这一切。

    “阿弥陀佛!”龙云大师见到彭俊臣避而不答叶清玄的问话,反而故意引导偏颇众人的注意力,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于是双手合十,起身道:“诸位稍安勿燥,是非曲直还请不要妄下定论。”

    龙云大师一开口,不少蠢蠢欲动的人物顿时安静了下来。

    彭俊臣双眼凶光狂炽,但碍于龙云大师在蜀州德高望重,故而还是忍着怒火问道:“大师所言是什么意思?他自己已经承认看过镖货,这已经是犯了武林大忌,难道我们还冤枉他了不成?”

    龙云大师微微一笑,道:“彭施主切莫动怒,事情真相还请叶施主说上一说才是,免得被外人说我们蜀州武林是非不分,连分辨的机会都不予人家,徒自落下一个粗鄙不堪的名头……”

    “你……”彭俊臣气的大怒,“粗鄙不堪”这词莫不是说他的么?

    叶清玄站起身来,朝着龙云大师施礼,缓缓道:“多谢大师仗义执言。”接着又对着对面的彭俊臣道:“我什么时候说过看过镖货了?”

    “你刚才亲口所说,知道镖货是什么东西。若不是看过,如何得知?莫非是你抢的不成?”彭俊臣说到此处,眼睛一亮,指着叶清玄道:“对,一定是你抢的,否则当时怎么会这么巧,你就在附近?定时你贼喊捉贼,故弄玄虚!”

    四周人群中顿时有人随声附和。

    同时一个声音响起道:“不错,老夫可以证明,这位叶少侠当时就在现场,而且出现得……哼哼,极为巧合呢。”

    叶清玄眼睛一眯,看了过去,只见说话之人一身大红缎子马褂,手里转着两个核桃,一张马脸黑中泛红,见到叶清玄瞪过来,依旧毫不示弱的回瞪过来,毫不示弱。

    “不知说话的是哪位?叶某眼拙,怎么不认识啊?”叶清玄淡然问道,既然对方指出当时在场看到过自己,那他也一定在场,可是叶清玄印象中,当时的凶案现场,的确没有这么一位。

    “没见过在下不要紧,想来叶少侠当时太过专心致志了吧,呵呵,在下泸州府琼华社大魁首晏四海,江湖无名之士,想来是入不得叶少侠法眼的了。”

    泸州府琼华社?

    叶清玄听着名字熟悉,却有些记不得。

    旁边盛京安压低了嗓音道:“当时在场的是‘花花太岁’晏飞,这位就是那纨绔的亲爹……”

    叶清玄“噢”了一声,总算想起来那个装成武功白痴的先天大少爷了,忍不住笑道:“原来你就是那晏飞的老爹啊?呵呵,失敬失敬。我记得当时在场的是令公子啊,没见到晏大魁首露面啊?难道说,大魁首是算准了叶某人会出现,故意躲在旮旯犄角等着叶某现身么?那不知道之前可曾看到到底是谁突袭了远山镖局和杨威镖局的趟子手,犯下的凶案呢?”

    既然你们说我出现的很巧合,那么是不是你更巧合呢?

    “你……”晏四海顿时大怒。

    啪!

    那因为肥胖五官都挤到一处的蜀州第一富翁常富贵一巴掌将手边的茶几震碎,怒声道:“姓叶的,你在这胡搅蛮缠,难道是欺负我们蜀州无人么?”

    叶清玄哈哈一笑,道:“好掌力,好掌力!不过我到了现场就是有心算计,你们的人在了现场就是机缘巧合了?胡搅蛮缠,说给在下不太合适吧?而且当时在场的是晏兄的公子,为什么不让令公子出面证明呢?何必假惺惺地装成自己在场?”

    晏四海脸色一变,怒瞪了旁边不远的唐门弟子一眼,忍气吞声地道:“犬子身体不适,不能出席……”

    叶清玄心中一动,眼珠子一转,突然失笑出声,问道:“这样啊?不巧的很,在下早前听说唐门的唐柔姑娘教训了一个淫贼,不会这么巧就是令公子吧?如果贵方选出这么一个败类证明叶某的罪行,是不是太可笑了?淫贼的话,也能信?”

    现场众人顿时一愣,因为这个消息确实已经传播开来了,毕竟唐柔乃是当今武林评选出来的十大美女之一,排名第七,出行在外一向是武林好汉们关注的对象。

    如果唐柔教训的淫贼真的是“花花太岁”晏飞……那可真就是太有意思了!(未完待续)

    ps:大家一定要加我的微信号噢,yjz-chm,可以一起侃大山,聊小说,拿红包啊……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