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1】会无好会
    双方各自落座,叶清玄客气地与龙云大师等人点头示意。

    这等场合,双方如果过于亲切热聊,总是会让对方处境尴尬。

    正准备入席的叶清玄突然神识一动,缓缓转身,迎面正见觉清道人笑呵呵地看过来,见到叶清玄回头,上前两步,歉然道:“叶小友勿怪,勿怪啊,毕竟在下与老彭是多年故交,这次他求上门来,老道也不好不出面,但叶小友放心,我定然会多劝彭兄几句,让他小事化了的……”

    老狐狸!

    叶清玄也是嘿嘿一笑,道:“好说,好说。嘿嘿,觉清道长伤势可曾痊愈?小弟劝道长一句,还是身体要紧,免得判断失误,再吃次大亏……”

    觉清道人脸色不自然地一变,左臂空落落处,更是让他恨意滔天,但只是转瞬之间,立即又是笑容满面,“贫道多谢道友挂念了……”

    觉清后退两步,一稽首,转身之后眼中杀意盎然。

    叶清玄还是没有戳破他的身份,他倒是想看看,这个魔门的宗主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至于他与彭俊臣的深交……

    叶清玄又看向不远处长者一张马脸的彭俊臣,哼哼,“鬼面如来”?莫不是魔门余孽,又如何会起这么一个辱佛的称号?

    再看看那勾结北狄的赫连世家,而北狄背后其实是由魔门青华帝君控制的北狄王庭……

    这一切似乎昭然若揭。

    眼前的闹剧。其实都是魔门的反击而已。

    只不过叶清玄感到有些诧异,自己与魔门的冲突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为什么魔门不直接采取更直接暴力的手段暗杀。而还是要搞这些恶心人的招数?

    与之前的暴烈交锋相比,叶清玄感到似乎魔门的报复行动多少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甚至看起来像是两帮人的手段。

    不过很明显,对方都是魔门的人,除非……

    除非青华帝君与魔帝分庭抗礼了!

    这个猜想让叶清玄不由得精神一振,忍不住又抬头看了对面一眼,觉清道人正与彭俊臣耳语不断。意识到有人打量,同时抬眼看了过来。

    觉清道人含笑点头。彭俊臣眼中阴光阵阵,双方目光在半空中交锋爆出一个火花,感受到对方强大的敌意和雄厚的内力,叶清玄示弱地回避了目光。而彭俊臣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狞笑。

    转头的叶清玄也是暗笑一声,同时心中明白,只怕自己的猜测有六成是真的。

    魔门如果分裂,对武林正道来说,无异于是一大喜讯。

    叶清玄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再次放大,冷不防旁边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叶兄想到什么如此高兴?何不说出来让帅某也喜上一喜呢?”

    目光视处,帅天凡风度翩翩,一手玉骨折扇呼扇呼扇。配合他那高挺匀称的身型,英俊从容的面貌,一时有说不尽的倜傥不群。潇洒自如。尤其他那让任何人都看不出恶意的温柔目光,以及那令他充满男性魅力的骄傲笑容。更是让人难以产生任何的恶意,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他的朋友,他也不会看不起任何人。

    但叶清玄却深深知道,在他这张令人舒服的面容下面,是一颗永远与其它人保持着一段不可逾越距离的心。

    但不可否认。这个混蛋,将这些所有外貌优点融合起来之后。形成了他卓尔超凡的动人气质。

    高富帅,总是让人看着来气!

    叶清玄淡然一笑,道:“难得帅兄也来看热闹了,怎么,伤势好的差不多了?”

    帅天凡潇洒一摊手,转了个圈笑道:“些许小伤,不成大碍。除了帅某,这一次难得有人找叶兄的麻烦,作为叶兄情敌的在下,又怎能不来凑个热闹呢?”接着扇柄一敲脑袋,歉然道:“哎呀呀,抱歉,抱歉,一时心直口快,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叶清玄爽朗一笑,道:“帅兄果然是直人,心照不宣的事,当然还是挑明的好,总比私底下用些阴谋诡计让人觉得不痛快。”接着又是一笑,凑过来低声道:“刚才帅兄问我笑什么,其实吧,嘿,真难说出口……”

    帅天凡也压低了嗓音,道:“不好意思,就不用说了……”

    “不不不,这事别人能不告诉,但帅兄一定要知道……”叶清玄上前半步,在其耳边道:“我们家吟雪吧……她有了……”

    帅天凡笑容满面的表情登时被冻住。

    叶清玄笑嘻嘻地退后,心里这个大笑,不远处的梅吟雪,再次隐藏在薄纱下的娇容忍不住轻轻皱眉,觉得这货的笑法实在欠揍,而且总觉得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帅天凡一张臭脸,往后退步。

    而这时候,一直在旁边的归鳖生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呵,这世上还真是有臭不要脸的人,还情敌,都看不出来你个小白脸是站着撒尿,还是蹲着撒尿的货……”

    帅天凡笑呵呵地转头,打量了归鳖生一眼,目光在他腰间露出来的神器枪头上留意了一下,突然一笑,道:“这位兄弟是……”

    “在下的干儿子……”叶清玄抢着说道,“跟帅兄一样,也是个心直口快之人。”

    跟我一样?干儿子?

    帅天凡笑容更是一僵,你的意思是说,心直口快的都是你儿子么?占我便宜?

    归鳖生一边挖着鼻孔,一边说道:“别这么看大爷,大爷可没有龙阳断袖之癖!”

    叶清玄怒哼一声:“住嘴,没有礼貌,还不向帅兄道歉?”

    “帅老弟见谅。归某心直口快,这厢告罪了。”归鳖生直接一躬到底,唱了个大诺。

    人家的干儿子管自己叫老弟。那我跟叶清玄算什么辈分?这不明摆着是占自己便宜么……

    小孩子的斗气方式。

    帅天凡虽然如此安慰自己,但也真是气了一肚子气,点头一笑,道了声“无妨”,接着一拱手,对着叶清玄道:“既然如此,叶兄保重。帅某告辞了。”

    “帅兄请便!”叶清玄心里这个痛快,知道这货憋了一肚子气。自己差点笑出声来。

    “帅老弟慢走啊!大哥的话可是无心的,老弟可别往心里去啊!”归鳖生扯着大嗓门在后边挥手,帅天凡差点气的直接转身杀回来。

    看着帅天凡远去入席,归鳖生笑呵呵地走过来。道:“干老儿,我这出干得漂亮不?”

    叶清玄笑着点头,道:“算你立了一功。”

    回到坐席的叶清玄突然发现梅吟雪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想到刚才打击帅天凡的用词,顿时一阵心虚。

    “你刚才说我什么了?”梅吟雪犹如冰凌落地般清脆的声音响起。

    叶清玄咳了一声,道:“咱们家的事,不当外人说,回头告诉你……”

    梅吟雪左右一看,果然四面八方所有人的耳朵都拔得高高的。正偷听二人的对话,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赌气不说话。

    叶清玄刚刚落座。旁边孟源筠笑嘻嘻地凑过来,道:“叶子,你这招够厉害,别人没听到,我可是听了个齐全,你……”

    “闭嘴!”叶清玄连忙喝止。怒道:“你敢再说,兄弟恩断义绝!”

    孟源筠嘎嘎怪笑。正要再说话,冷不防聂星邪突然插口道:“别忘了神秘人!”

    所有人都是一怔,接着倏然静了下来。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叶清玄突然惊出一身冷汗,他太过看不起这个帅天凡了,只把他当成一个贪花好色之徒,却忘了他也有可能是那个陷害自己的神秘人。

    只是对方情敌的身份,实在是太高调了,甚至有些花痴的感觉,却让人忽略了他是神秘人的可能性。

    这个人,太可怕了。

    还好这里还有一个时刻冷酷得骇人的聂星邪……

    “会是他么?”孟源筠问道。

    “不能排除他的可能……”叶清玄道,“最起码他的武功,他的出身,都是足以做到这一切。”

    “包括劫镖?”方远山道。

    “包括劫镖。”叶清玄肯定地道。

    众人一齐陷入冷静之中。

    叶清玄旁若无事,淡淡吩咐道:“孟老六,镊子,你们两个盯着他就可以了,其他人不要刻意看向他,以免被对方察觉……”

    众人都是江湖老油条,立即自然而极地用各种方式表达听到,盛京安更是一脸紧张中带着谄媚地向着对面的彭俊臣拱了拱手,对方冷哼一声,盛京安立即脸色尴尬,把一个被人抓住把柄的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叶清玄忍不住赞了句,“好演员!”

    各方落座之后,对面正中上座的韩真子在于唐二先生耳语数句之后,起立朗声道:“诸位武林同道,今日来此,实为我们蜀州武林一件憾事,彭俊臣彭老先生委托‘杨威镖局’盛老爷子保一趟镖,结果不幸被奸人劫镖,损失惨重,原本按照江湖规矩,由‘杨威镖局’理赔损失,但因为此物太过昂贵,故此出现矛盾。我等在此,就是专为此事而来,协调一二,不让我们蜀州武林内部分裂,成为江湖笑话。此次主事,由在下韩真子与唐门唐二先生主持公道,不知在场武林群豪,可有异议?”声音不卑不亢,平淡有若吟诗作对,但声音瞬间传遍全场,显出韩真子不凡的内功根基。(未完待续)

    ps:欢迎大家加我的qq群:296747560,加入我的微信:yjz-chm,小说交流平台,日常一起侃大山,更多精彩提前知道……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