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7】扑朔离乱
    “天下第一剑”连自己手中的剑都控制不住,到底是什么样的恩怨情仇让一名绝世剑客如此失魂落魄。

    叶清玄自认看人极准,但上一次与李慕禅的交手却是未曾见到一丝一毫的破绽,对方的眼神之中看不出任何的波动,隐藏的好深。

    而那个让这名冷酷无情的剑客失去自我的女人又会是谁呢?

    卓惠梵么?所以她才能让李慕禅如同一条狗般地任凭指使;

    亦或是他自己那位独锁空闺十余年,不见外人的妻子宁惠茹?

    这是“一剑山庄”的家事,叶清玄又有什么办法插手呢?

    除非……

    叶清玄眼睛一亮,缓缓起身。

    梅吟雪眉毛一挑,问道:“有主意了?”

    叶清玄点了点头,道:“家事还是家人出面比较有礼。我们去找李道宗……”

    **********

    雨过晴空,西风微凉。

    一剑山庄在紫红色的晚霞映照下,显得如此美丽。

    湿气沾衣重。

    盛夏多雨,又是一年花开时。

    一剑山庄的海棠花在这个的时节开得分外鲜艳,极力展现自己所有的活力。

    后山被列入禁地的地方,完全成了一片花的海洋。

    花林中一条小径,径上铺了落花,一个人踏着落花而来。

    落花如梦凄迷,色未退,香还在。但这个人脚步过处,落花便与泥同,色香俱杳。

    好无情的一个人。

    来人看上去不过三旬。颌下的三缕短须,七尺身材,发长披肩,一袭灰白长袍。

    李慕禅!

    衣白,他的面色比衣还白,比雪还要白,他的神情更是比雪还冷。

    他的相貌高鼻鹰目。可以说极为英俊,但任何人只要看上他一眼。产生的第一印象都不会是英俊,甚至会完全忽略他的长相,因为在他的眼睛映衬之下,已经不会有人再去记住其他……

    他的眼。闪亮,锐利,像剑。

    眉宇间,三分落寞,七分肃杀!

    他一踏入花林,周围便似也平添了一层肃杀的气氛。

    百花无语,就连莺鸟也封住了嗓音,但却没有力量再行飞起,好厉害的杀气!

    身上无剑。李慕禅杀人早已到了不用剑的地步,他的杀气淡淡的,极为自然。就像是呼吸一样,是多年来的杀戮自然形成的气场。此时的他,简直就已是一口出了鞘的剑,利剑。

    这里是一剑山庄的禁地,但禁止的不是山庄的任何人,却只是禁止他这位主人的到来。

    但是几乎每一个有雨的夜晚。他都会到这里呆上一会。

    花林外,还有花海。花海上有一听雨轩。

    当夕阳的余辉只剩下最后一抹的余辉,李慕禅的脚步在花海外的花林中止步。

    脚步止,琴声起。

    琴声飘过了百花院落,柳絮池塘。

    素袖回雪,锦衣翻云。景色美如画,调琴人亦好比画中人。

    美人、凉亭、香炉之烟袅袅而起。

    琴的是曲调是玉楼春,如泣更如诉,只一声,愁万种,思重重,念重重。

    琴一曲,调琴人随着那袅袅余音,再漫声轻吟——

    无情不似多情苦,

    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海角有穷时,

    只是相思无尽处!

    丁冬一声,琴歌俱绝,香闺更寂寞,人影更孤零。

    宁惠茹痴痴地站起了身,移步到荼糜架旁,海棠花下。

    海棠已开尽,烟雨蒙蒙,不难便化作胭脂泪。

    宁惠茹叹息在心中。转一个身,她看见地上自己的影子。影与人同瘦。天边的月也与人一般孤零。

    月升在东天,东天一片愁云,莫非天也正替人忧!

    风急,风紧,云涌,云流。月明,月暗,月依稀消沉。

    宁惠茹一声短叹,又一声长吁。

    月儿沉,一样相思两处心,

    今宵愁恨更比昨宵甚,

    对孤灯,无意寝,泪和愁付与瑶琴,

    离恨向弦中诉,凄凉在指下吟,

    少一个知音……

    你有没有见过像宁惠茹这样多愁善感的女子。

    她思念的又是谁?谁又是她的知音?

    不,都不是。

    此时在听雨轩的一侧,立了一面墙的牌位,上面每个人的名字清晰可见。

    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江湖的传奇,曾经的传奇,但最终却无一例外葬送在了李慕禅的剑下,成就了他天下无敌的“剑神”称号。

    李慕禅?

    李慕禅此时伫立花林之中。

    他怔怔地望着花前月下漫声轻唱的绝色佳人,神情已痴,目光已痴。

    这是自己的妻子宁惠茹,他心里告诉自己,但忽然,他连自己都不再相信。

    他眼中露出了痛苦之色。

    他想走出庭院,却又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他低头,触目一身如雪也似的衣衫,洁白无瑕,心呢?

    再看自己的一双手,还是那么强而有力!

    多少英雄就在这双手下送命……

    可无一例外的,这些名噪一时的强者最终却比自己幸运,能够在那双温柔的玉手下被缓缓触摸,而身为“天下第一剑”的自己,却因为争名逐利而远离了心爱之人。

    当年为了得到这位“天下第一美女”的垂青,李慕禅单人独剑连杀七名天下独一无二的年轻剑客,只是为了争夺那武林圣使的名额,只是为了能够得到凤仪阁使者宁惠茹的垂青。

    最后自己去了武林圣地。并活着回来了……

    可她的身边却多了众多的年轻才俊,于是他愤怒了,他杀。杀,杀,杀……

    以挑战之名,几乎杀尽了对宁惠茹有任何觊觎之心的男子。

    最后在当时凤仪阁阁主的劝进之下,在卓惠梵的暗中帮衬之下,“天下第一剑”终于迎娶了“天下第一美女”过门,一时间才子佳人。羡煞旁人。

    但同时,他也欠下了卓惠梵的好大人情。

    而那个女人。好不可怕……

    想到卓惠梵,李慕禅叹息一声,想到自己被那个女人抓住的小辫子,完全没有办法摆脱分毫。任凭利用,成了凤仪阁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

    自己的残酷滥杀,对于喜好和平的宁惠茹来说,无异于是最不可接受的事情。到了最后,他娶了她的人,却失了她的心。同时,他也发现,自己那颗剑心通明的剑道之心,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远。

    自己与凤仪阁之间。陷得越深,离武道的追求便越远。

    人总要面对现实。

    李慕禅并非不敢面对现实的人。

    但那件事发生之后,他真的不敢再次宁惠茹了。

    他已经失了她的心。不能再伤她的心……

    剑决绝,心,他的心也决绝。

    李慕禅看着听雨轩中孤寂的身影,最后还是转身离去……

    他宁可远远地看上她的背影一眼,也不愿永远失去她的踪迹。

    **********

    李慕禅沉重的步伐在迈出花林的那一刹那,重新恢复了往日的轻盈。放佛没有任何的羁绊。

    李慕禅的脸,也再次恢复了那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转过院落。穿过花园,一剑山庄在天黑之后依旧保持这热闹的状态,李慕禅眉头紧皱,对于二弟的野心他心知肚明,只是他一向讨厌迎来送往的交际人情,对于此时一剑山庄内被招揽的武林高手,他更是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还是离他们远点的好。

    李慕禅从侧门穿过厅堂,突然间脚步一停,冷声道:“怎么又是你?”

    院落中的小小假山之后,缓缓走出一个身影,雍容华贵、仪态万千、千娇百媚的一个美妇人出现。

    美妇人带着常人不能不心动的哀怨嗓音说道:“你又去看望师姐了么?这么多年了,想不到你还是忘不了她……”

    李慕禅厌恶的神色在眼中一闪而过,头也不回,断然道:“这些废话我不想听到,我不想见到你,你也不要来见我!”

    话音一落,李慕禅抬步边走,真的片刻都不想停留。

    “不要走……我有要事相求……”

    李慕禅脚步不停,沉声道:“你若有事,不妨去找二弟,你是他的妻子,却来找我何干?”

    原来那女子竟然是嫁与李慕禅二弟“剑君”李慕儒的凤仪阁弟子尚惠娴,同时也是李道宗的生母。

    “你不要走,我找你为的是道宗……”

    “道宗是你和二弟的孩子,凭二弟的实力,寻回道宗轻而易举,何必求我……”

    尚惠娴眼见李慕禅就要走远,眼中恼怒一闪而逝,急切间上前两步,急道:“你难道如此绝情,就算你不肯承认,你也不要忘了道宗其实是你李慕禅的儿子……”

    这一句话,宛如一把刀子一样插入了李慕禅的心中,惹得他瞬间大怒,猛地一伸手,数丈之外,尚惠娴宛如被人掐住了咽喉,倏然提到了半空之中,任凭她精深的功力也使不出半点力气。

    李慕禅脸色涨的通红,但却绝不回头,不愿回头,不敢回头,“我警告过你,不要再提此事……你找死?”

    尚惠娴感到自己的魂魄都快被扯碎了,双脚乱蹬,却没有丝毫的用处。

    眼见就要断气的时刻,李慕禅终于想起,决不能就这么杀死这个女人,不然……凤仪阁……卓惠梵……

    混帐!

    李慕禅怒哼一声,顺手一甩,尚惠娴便抛飞了出去。

    尚惠娴痛呼一声,落在地上,再抬头时,哪里还有李慕禅的踪迹。

    尚惠娴眼中怨毒之色狂炽,喃喃道:“李慕禅,算你狠。宁惠茹、卓惠梵,我就不信这辈子会一直被你们俩压一头,我绝不甘心……李慕禅不听我的,但我还有李慕儒那个废物可以利用……”(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