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3】何处可逃
    现场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从黑白双煞诡秘的笑意,左少白铁青的脸色来看,很显然,他们说的是真的。

    连俊书和倪红裳,原本紧紧跟在左少白身后的双脚,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们与雷世雄向来不和,背叛镇岳山城之后,也更是死敌。杀死雷世雄无可厚非,但左少白不是一向与雷世雄称兄道弟的么?这背后的一剑,仔细猜想,该是如何的阴毒。

    雷世雄固然死不瞑目,但左少白的手段,将他当年一心打造的光辉形象损伤殆尽。

    左少白冷酷的脸上,突然展现笑意,淡淡说道:“既然如此,大家不如长开天窗说亮话。我左少白在你们眼里的确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死抱着那大笔的财富也没有用处,还不如换个心安,换个安全……”

    左少白前后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双眼扫过四人,怅然道:“大家好歹合作一场,不如做个交易如何?”

    黑白双煞齐道:“什么交易?”

    左少白伸出两个手指,沉声道:“我愿意再付二位之前承诺价钱的双倍,不用你们跟我多久,只要保我一段时间即可!”左少白转头对连俊书和倪红裳叹道:“你们跟了我这么久,我一直没有报答,这一次,只要你们愿意,尽可离开,我自会有重金厚谢,若是愿意跟随我左右,待到那日之后。亦会有重谢。”

    倪红裳一听能分得镇岳山城不知几何的财富,顿时大喜,只是那“铁笔书生”却是心底大寒。连忙拒绝道:“属下愿意追随主人左右,不离不弃,绝不敢妄动丝毫其他念头……”

    左少白既然能够笑盈盈地在雷世雄背后捅上一剑,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自己离他而去呢?

    连俊书此言一出,倪红裳固然愕然了一下,转念细想,而黑白双煞却是相顾一眼。突然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看向连俊书。

    连俊书正疑惑间,耳畔传来左少白淡然的声音道:“哦?这么说。你是最忠心的一个喽?左某于此大难之时,蝼蚁尚且偷生,你连俊书却要紧随我身侧,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

    连俊书吓得大惊失色。忙道:“属下不敢,属下……”

    咻——

    嗤!

    一声轻响,连俊书只感到胸口一股凉意袭来,接着一股剧痛传遍全身,口中鲜血喷涌,怨恨的眼神看向蓦然出手的左少白,一脸的惊诧与疑问。

    黑煞冷笑道:“啧啧,看看,看看。就是这副表情,与当年的雷世雄何其相似?”

    白煞冷笑连连,频频点头。

    连俊书一丝懊悔在眼中浮现。再看向左少白则充满了怨恨,“你……你,好狠……”

    左少白面无表情,淡然道:“你能背叛申屠镇岳,就证明你不是个忠诚之人,现在大难临头。你却说愿意效忠我?哼哼,你说我怎么肯信?莫不是你想学我。日后趁我不备,捅我一剑?”

    连俊书“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怒道:“左,少白,你,你不得好,死死……”

    噗!

    左少白“天钩剑”一搅,连俊书心脏破碎,从背后喷出,尸体当场仰面倒地,死不瞑目。

    鲜血溅了旁边的倪红裳一脸,吓得她大腿一软,软坐在地,怔怔说不出话来……

    左少白冷笑一声,道:“你很好,知道用自己的价值跟我交换,这样的买卖才是公平,放心,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你能跟随在我身边,财富要多少,有多少……”

    黑白双煞此时笑着道:“那依你所说,我们兄弟要跟你到几时?”

    左少白还剑入鞘,看也不看旁边连俊书的尸体,淡然道:“只需等到紫金山一战之后。”

    黑白双煞互看一眼……

    紫金山一战之后?

    那岂不是只剩下不足四个月了么?

    黑煞正容道:“左少白,你是想看看李慕禅与罗破敌一战的结果,然后再有图谋?”

    白煞道:“你想做什么?难道你认为李慕禅必败,而罗破敌必胜?也只有如此,天下才会大乱,你也才有东山再起之机。”

    “不错!”左少白自信满满,“紫金山一战,剑神必败,而魔帝必胜,呵呵,我有这个信心……二位可以考虑考虑,是打算在本人手里硬抢这笔钱,还是等到时间到了,自动得到这笔财富……”

    硬抢?左少白可不是吃素的。

    黑白双煞沉默片刻,接着同时道:“可以,我们兄弟陪你赌这一把,不过我们要镇岳山城全部财富的三分之二。”

    “可以!”左少白想也不想,直接答应。

    “如此……我们兄弟答应了!”

    “好,哈哈哈……”左少白再次发出胜利般的笑声。

    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现场诡异的气氛突然弥漫起来。

    噗噗噗——

    听起来像是有人呼扇着纸扇的声响,有节奏而又密集地响了起来。

    众人迷惑转头,这一瞬间,左少白等人的眼睛都瞪得溜圆……

    众人目光之下,小院正当中青石围成的井沿上,趴着一个头发花白,但胡须黑密的健硕老头,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逗弄着地面上爬来爬去的蚂蚁群……

    插在他腰间的风车,噗噗噗地转个不停……

    原来那神秘的声音,便是这个风车发出的。

    风车如此刺眼,来人如此令人惊骇。左少白记得那个风车,那是曾经一个小女孩送给申屠镇岳的礼物。

    看着那脏兮兮的身影,无边的恐惧笼罩左少白心头。即便此时还是大白天,天上日头火热,也无法驱散他心头的阴寒。

    “申屠镇岳!?”黑白双煞喃喃自语的声音。让原本恢复了一点力气的倪红裳,再次跌倒在地,普索索地颤抖起来,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老人。

    “申屠镇岳,你果然没死……”左少白被自己沙哑的嗓音吓了一跳,但此时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比眼前的人物更让他害怕的了。

    申屠镇岳恍如未知,依旧逗弄着地上的蚂蚁。嘴里嘀咕道:“咬它,咬死它。混进黑蚂蚁窝的红蚂蚁最可恶了,如果不杀死它,它是会咬死蚁后的,咬它。咬它……”

    黑煞从惊骇中醒转过来,怒声道:“够了,申屠镇岳你少在这里装疯卖傻,你能找到我们,就来一决雌雄吧!”

    趴在井沿上的申屠镇岳此时方才听到对方的喊话,一脸茫然地抬起头,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疑问道:“黑炭头是在叫我么?你长得真丑,比后山的小黑还丑……申屠镇岳?你是在叫我吗?好熟的名字。可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黑白双煞面面相觑,同时疑问,难道这申屠镇岳被炸坏了脑子。真的疯了不成?

    左少白强自镇定,双眼不敢离开申屠镇岳分毫,沉声道:“申屠镇岳,你是来找我报仇的么?你的刀呢?”

    “我的刀?”申屠镇岳缓缓起身,吓得黑白双煞和左少白齐齐后退三步,拉开双方之间的距离。就连软堆在地上的倪红裳,也是拼了命地想往外爬。

    申屠镇岳脸上的茫然更浓重。“我有刀么?是啊,我想起来了,我是有一把刀的……可是我忘记放在哪了……”

    申屠镇岳焦急地在井沿周围寻找起来,但转了数圈也找不到,一抬头看向左少白,疑问道:“你说我有刀的,我的刀在哪?是不是你拿去了?你还给我……”

    说完朝着左少白就走了过来,伸出双手,向他讨要。

    “神神,神经病!滚开!”

    左少白惊慌失措,下意识地一掌扫去,怦然声中,申屠镇岳应掌而飞,身子猛然砸在地上,后脑登时磕在井沿上,双目紧闭,整个人登时昏了过去,鲜血汩汩流出,殷红了大片土地。

    “这,这是……”

    所有人登时呆傻,直愣愣地看着躺地不动的申屠镇岳……

    宁静了数个呼吸,突然一声狂笑声从左少白嘴里升起——

    “哈哈哈,疯了,疯了,他真的疯了!”

    此时的左少白更像个疯子,指着躺在地上的申屠镇岳狂笑不止,“你们看到了,他真的失忆了,他是真的疯了,没人能让申屠镇岳流血,可是我做到了。你们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就在这,就在这,就在刚才,我把申屠镇岳打飞了,他流血了,他流血了……哈哈哈……”

    黑白双煞震惊地看着眼前陷入癫狂的左少白,他们怎么也不理解此时左少白的感觉。

    比起地上躺着的那个人,眼前之人更像是一个疯子吧?

    看着有些癫狂的左少白,黑煞沉声喝道:“好了,好了,既然申屠镇岳真的武功尽丧,我们也正好趁此机会杀了他,既然少白兄不敢动手,就由我们兄弟代劳了!”

    话音一落,黑白双煞齐齐奔出,直奔昏迷不醒的申屠镇岳。

    不管申屠镇岳是不是昏迷不醒,只要杀了他,杀了这个“天下第一刀”,便足以提升黑白双煞的江湖地位和名声。

    “不,我要亲手杀了他!”同一时刻,左少白怒吼一声,稍差一刻,向前追赶。

    申屠镇岳是他一生的梦魇,只有亲手杀了他,才能完全摆脱他在自己心中的阴影……

    但他速度终究是慢了一筹,眼见黑白双煞的双掌就要印在申屠镇岳的身上,可就在这一刻,天地间的光芒倏然暗淡了下来……

    如同黎明前的黑暗,天边突现一道光明,而这道如同阳光一样的光亮,只是来自一双缓缓睁开的眼睛——

    当申屠镇岳的双眼睁开的这一刹那,天地变色,于是,世间有了光!

    黑白双煞的惊呼声,在光芒中顿止!

    两人前扑的身影,在初升太阳般的光芒中倏然分成四段,然后八段,十六段、三十二段……

    呼吸之间,左少白眼前的黑白双煞便已化为漫天血肉,零落粉尘……

    左少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静止了下来,呆呆地盯着一个高大如同山岳的身影缓缓站起,冷冷的目光瞄向自己。

    他想逃,可是手脚完全没有了力气,只是那般呆滞地看着来人。

    一个冷酷如同万载寒冰的声音,一个熟悉到自己梦魇中无数次回响的声音,缓缓道:“众叛亲离的滋味,你很喜欢吗?我记得我说过,我很讨厌……”

    哗啦……

    黑白双煞碎成无数块的血肉,这时才从空中落地,雨水般地浇红了井沿前好大一片的土地。

    申屠镇岳带着犹如山岳的气势,缓步向左少白走来,直面的压力终于让他做出了反应……

    呀!

    一声惨叫,转身欲逃的左少白,双腿齐膝而段,身体倏然扑到在地。

    怎,怎么可能?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出刀的?

    左少白满心的惊恐,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道:“你的反应变慢了……当黑白双煞身亡的时候,你的双腿就已经被我斩断。你想逃,天下之大,又能逃去哪里呢?”

    这一刻,左少白内心一片空白!(未完待续)

    ps:第二更……

    欢迎大家加我的qq群,也可加我的微信:yjz-chm,更多精彩,更多互动,尽在这里。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