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2】背后一剑
    毫无疑问,叶清玄再次失去了申屠镇岳的踪迹,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怎么向二师兄交代的问题,他的所有兄弟,被他帮助过的蜀州群豪,也自然一股脑地加入了搜寻行列。

    “叶小友,不知你要找的人是不是跟你一起来的那个白发老者?”北蜀会的秦钊秦大当家追在有些慌乱的叶清玄身后,轻声问道。

    “是啊,就是他!”叶清玄一愣,接着大喜追问道:“秦大当家可是看到他了?”

    秦钊摇了摇头,道:“在下倒是没有见过,不过刚才战斗之时,有手被震出窗外,说是好像看到那名老者从后门离去了……”

    “他走了?他真的走了?”叶清玄欣喜不已。

    秦钊连忙将那受内伤的弟兄唤来,一打听果然如此。

    叶清玄千恩万谢,老刀把子没有被砸死,那可真是第一等的幸事。

    以申屠镇岳如今的情形,还真不知道护身罡气还好不好使,万一变得如同常人一般,“天下第一刀”被倒塌的房屋砸死,那可真是有乐子了。

    叶清玄正在这里唏嘘不已,旁边聂星邪和孟源筠一脸阴沉地走了过来。只看二人的脸色,叶清玄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事,而秦钊、龙云大师等人也知机地告辞。

    果不其然,孟源筠一张口便压低了嗓音,用极为沉重的语气说道:“高楼倒塌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

    叶清玄脸色不变,却压抑不住心中的震撼。

    聂星邪掏出一段木头,淡然道:“这是厅柱的一部分。这一面是我用剑切下来的……”聂星邪示意了一下木板一侧的表面。平整光滑,一气呵成,而接着他又翻到了另一侧,却是……光滑如镜,真的如同一个镜面,光可照人。

    “这一面,是被破坏者切下来的……”聂星邪倏然不语。定定地看向叶清玄。

    叶清玄轻呼一口气,“好快的刀!”

    “为什么不是剑法?”孟源筠奇道。“剑也可是用来斩的。”

    “剑,终是兵器中的君子。剑法的斩,再凌厉,也比不上刀法的气势。”叶清玄轻轻拿起那块巴掌厚。盾牌大小的木板,以指成剑,轻轻一划,巴掌厚的木板当中被剖开,成了更薄的两片。切口处,平整如同纸张,但却远没有达到光可照人的地步。

    聂星邪冷然道:“以你的邪门功夫都做不到的事情……这世上比你强的人可不多……”

    叶清玄神色凝重,坦然道:“比你我高明的人,这里不是没有。但希望不是我猜到的那个人……”

    “是谁?”孟源筠好奇问道。

    叶清玄沉默不语,抚摸着光滑的木板,这可是千年紫檀制成的厅柱。耗资巨万,粗有腰围,想要一招劈断厅柱绝非儿戏。这时候,耳畔传来干儿子归鳖生的奇葩嗓音,道:“诶?李慕儒那老头呢?刚刚还能看见,还天绝高手呢。真tmd能得瑟……”

    叶清玄精神一震,连忙沉喝道:“李慕禅也走了?什么时候?”

    归鳖生正在那跟呼延云柱吹牛。冷不防被叶清玄喝问,吓了一跳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申屠镇岳失踪,左少白逃走,玄武御主逃走,李慕儒走了,聂屠、风乘云逃了……

    这地方高手一下消失了个无影无踪,情形如何看,都觉得有些诡异。

    这时候栖霞山的丁敬音和师妹顾梦璇一起走来,左右看了一眼,道:“诶?叶小友,不知令师何在啊?在下正好有事相询?”

    “我师父?”叶清玄茫然四顾,与孟源筠、聂星邪眼神一对,众人同时齐叹,坏了,这次看样子真的出事了。

    **********

    左少白肆意狂奔,心中惶惶不已。

    这一次的失利实在是太过诡异,先是早已身四多年的申屠镇岳重现江湖,接着又有叶清玄插足其中,之后又莫名其妙地卷入了蜀州群豪的围攻,最后又是蜀山剑盟的高手围剿而来。

    是巧合,还是阴谋?

    如果是阴谋,为何这些人不是在一处,将他们一网打尽,而却像是赶集一样,这么巧地在一个地方重聚。

    而如过是巧合……

    那未免也太巧了。

    难道,这一切都是命数!

    左少白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一个人的身影笼罩心头。多年来,那个身影如同泰山一般压在胸口,不可逾越,让他带着深入骨髓的恐惧,即便是天机阁弟子一向自诩的心智,也没有让他有任何办法摆脱这种不理智。这一次,本就是针对那个人而来,可是这次的失败,让他心中的惧意更加扩大。

    难道,我真的杀不了他?

    左少白暗骂一声自己的无能和多疑,此次杀不死他,日后绝对有机会再次下手!申屠镇岳,不过是血肉之躯而已,有什么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罗破敌——

    就算他一向迷信天机阁的诡秘多变,但如果对上罗破敌,他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想法会认为自己一方会赢。

    只要抱上罗破敌的大腿,就算让他背叛师门,他也一样不怕。对一个得了失心疯的申屠镇岳,他又有何惧呢?

    这个念头一兴起,罗破敌的无敌形象,果然压过了申屠镇岳留在他心底的阴影,惧意一除,左少白又恢复成了以前的那位风度飘飘,气势非凡的绝代剑客。攥着“天钩剑”的右手,也变得更加有力了。

    再过一个院落,便是事先与手下约好汇合的地点。

    果然,当左少白翻过一道房梁,落下小院的时候,“铁笔书生”连俊书和倪红裳二人立即从暗处现身,上前见礼。

    “见过主人。”

    左少白冷哼一声,对这两个舍弃铁鱼和尚,独自逃生的属下极为不满,不过此时正值用人之际,自己手下其他人远没有这些当年山城八凶来的高明。

    强压下处置二人的心思,左少白左右看了一眼,眉头一皱,问道:“黑白双煞呢?”

    “这……”连俊书和倪红裳互看了一眼,齐齐摇头。

    左少白正要发怒,突然衣袂破空声传来,小院左右两侧房梁上飞下来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地站在了他身前。

    正是黑白双煞。

    左少白不由得心头一喜,倏然道:“二位此番无事,真是太好了,只要两位还在,左某便有信心东山再起!”

    但左少白刚向前走了两步,突然感到气氛不对,于是停下脚步,凝视左右两侧态度冷然的两大高手。

    “二位这是……”

    左侧黑衣的黑煞突然开口打断道:“左少白,我看我们之间的合作还是免了吧。”

    左少白脸色一变,冷然道:“此言何意?”

    不但左少白大吃一惊,连俊书和倪红裳也是一脸惊诧,定定地看着黑白双煞。

    另一侧的白煞冷哼一声,怒道:“左少白,我们兄弟跟你合作,当初是看你还算是个人物,也出得起价钱,更承诺得了我们兄弟的要求。可惜事与愿违,你的雄心壮志到头来一事无成,现在更要托庇于魔门麾下才能成事,你太让我们兄弟失望了!”

    连俊书和倪红裳齐齐低头,这番话同样也戳中了他们二人的痛处,他们也没有想到,离开了申屠镇岳的镇岳山城,会变得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短短两年时间,门下弟子消散大半,再不负当年黑道第一大派的荣光,连带他们的身份也一落千丈,从当年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道高手,变成了下三流的角色,现如今不过是魔门的小跟班和打手,甚至是炮灰。

    黑煞此时又道:“早知今日,我们兄弟又何必投入你的帐下,直接投效魔门就好了,说不定还能得到一枚‘大雷音破天丸’,而魔门也可以帮我们兄弟除掉劲敌……可如今,你连自保都做不到,害得我们兄弟直面仇敌。‘雷尊’晋亥只是我们兄弟仇人之一,你都不能帮我们兄弟解决,我们还有什么可指望你的呢?”

    左少白心中狂怒,道:“这么说二位是打算舍我而去了?你们不要忘了,当初我们的承诺是什么?我左少白的钱可不是白收的。”

    黑煞道:“左少白,你少跟我们兄弟吹胡子瞪眼睛的,不错,你手上是有镇岳山城的财富,可钱再多,也要有命花才是,跟着你,我们兄弟朝不保夕,咱们还是趁早分道扬镳的好……”

    白煞紧跟着道:“不错,而且我们兄弟跟你经历了这么久,这镇岳山城的财富,怎样也得分我们兄弟一半!”

    左少白怒极反笑,道:“你们毁约在先,还要抢我的东西?”

    白煞冷嘁一声,道:“你的东西也是我们兄弟帮你抢的,要不是我们二人,就算你当初解决了申屠镇岳,还能杀得了‘地斧’雷世雄不成?”

    黑煞狂笑道:“‘天剑’‘地斧’本是申屠镇岳左膀右臂,左少白恐怕以你的实力也没办法稳赢雷世雄的吧?当初要不是我们兄弟吸引了雷世雄的注意力,你又怎么可能背后捅他一剑,取他性命呢?哈哈哈,左少白你果然够狠,我现在还清晰记得雷世雄脸上那不能置信的表情呢……”

    左少白是靠背后捅刀子才杀了雷世雄?

    这等消息,就连连俊书和倪红裳也不敢相信……(未完待续)

    ps:周末了,该补更了,嘿嘿……

    这是第一更……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