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9】准备试探
    推车哥,磨车郎,

    打发哥哥上学堂。

    哥哥学了三年书,

    一考考着个秀才郎。

    先拜爹,后拜娘,

    再拜拜进老婆房。

    金打锁匙开银箱,

    老婆房里一片光。

    ……

    十余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围成了一个圆圈,不停地拍着手,唱着儿歌,而正中心的大石磨上,则坐着一个黑衣白发黑胡子的怪异老头,傻呵呵地听着孩子们唱歌,自己也跟着孩子一起拍手,嘀嘀咕咕地跟着学唱,看上却就像个失心疯的老傻子。

    老人小孩玩得高兴,但孩子们的家长看到了却是大为恐慌,因为那个老头身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凌厉气息,怎么看都不像是寻常之人,而他做出这些反常的举动,更是让大人们惶惶不安,连忙上前,七手八脚地将自己孩子扯了回去。

    “走,走走,再不走,待会老疯子就把你拐跑了……”

    毫无必要的恐慌似乎能够传染,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大人们便用近乎千篇一律的话语将孩子连哄带骗地领走,最后老头身边只剩下了一个拿着风车的小女孩没有离去。

    “丫头,你怎么不走?”

    “我走了,就没人陪爷爷玩了……”小女孩天真地说道。

    可惜事与愿违,算得上后知后觉的小女孩家长,终于被邻居提醒,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大老远地就开始喊道:“二丫,快跟我回家!吃饭了,吃饭了……”

    “不是刚吃完的么?”二丫奇怪地问道。

    那家长二话不说。上前拉着就走,道:“让你回家就听话,你是傻的么?别人都走了,就你敢留下……”

    二丫挣拗不过,走出去的时候还恋恋不舍,而那怪老头一脸的可怜表情,看着二丫走远。

    可是走了没几步。二丫趁着父亲的放松,猛地挣脱。又跑了回去。

    “你这孩子……”家长怒声呵斥,不料正迎上怪老头倏然凌厉的目光,登时吓得浑身瘫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二丫恍如未觉。几步跑了过去,把手里的风车往老头手里一塞,道:“老爷爷乖乖的,二丫不能陪你玩了,这个风车就送给你好了……”

    怪老头的目光登时变得柔和下来,目光落在七彩的风车上,再也移不开眼睛。

    “爷爷再见!”

    乖乖的小女孩回到父亲身边,丝毫看不出父亲失魂落魄的模样,依旧天真地回头挥舞着小手。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

    “再见……”

    怪老头一边挥舞着风车,一边摇晃着手臂,原本凌厉的双眼瞬间被一层迷茫所笼罩……

    “风。风车……”怪老头看着手中风车,呼呼地吹个不停,风车便转个不停,“我家娇娇好像说过,她也是最爱风车了……”

    “娇娇,娇娇……”怪老头陷入了混乱当中。“天晚了……我该回家了!把风车给我的娇娇……娇娇给我做桂花鱼吃……”

    怪老头立即站起身来,顾不得日头刚过中午。转身便朝着东方走去……

    **********

    足有十里之外的一处高塔上,左少白怒睁的双眼充满了惊恐,双手不停地颤抖着,尽管强烈压制自己的情绪,但收效甚微。

    不仅仅是愤怒,更多的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即便他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

    而这种这辈子都在逃避的感觉,此时此刻就来自于远处人群中的黑色身影。

    恐惧无处不在,即便相隔这么远,也一点没让左少白感到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少白兄,你能确定,那人就是申屠镇岳么?”

    一个苍老得不像话的声音从旁边响起,缓慢的声调一字一顿,却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寒意。

    是真的寒意,蜀州明明还是炎炎夏日,但那老者的嘴里却不停地喷出哈气,仿佛身处寒冬腊月之中。

    “他就是申屠镇岳……就算他化成了灰,我也认得他。想不到当年那场爆炸,竟然没有炸死他,他还真是命大……玄武兄,这一次圣门帮助在下出手对付申屠镇岳,回去后兄弟绝对少不了哥哥的好处。”左少白说出这个名字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尽管当年一开始自己接近对方就是要取而代之,但多年来积攒下来的畏惧,却已经深入骨髓,回避不得。

    “好说,好说……”魔门六御之一的玄武笑呵呵地点头,对他口中的好处提不起半分兴趣。

    “既然是这个漏网之鱼,我们何不立即动手,将他来个斩草除根呢?”

    说话的是另一名赳赳大汉,身上刚烈的气息看上去比之玄武更加强悍,只不过真正的高手都能看得出来,那玄武其实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一步,气息内敛,除了那不时冒出的惊人寒气,整个人已经很不起眼了。

    说话之人地位不低,竟然可以跟玄武说的上话,而令人意外的是,在场的人员当中,这样地位的人物足有五人之多,全都傲然坐在左少白身后的檀木桌旁,每个人的气势都足以与黑白双煞中的任何一人分庭抗礼。

    那雄伟大汉话音刚落,人群中就有一人冷哼一声,道:“对方是申屠镇岳,可不是江湖上的阿猫阿狗,桀岚宗主就这么肯定可以手到擒来?”

    那雄伟大汉怒目圆瞪,差点当场翻脸,不过为了顾及玄武御主的脸面,方才勉强压着火气,反问道:“难道荧留宗主看不出这申屠镇岳已经是外强中干的样子货了么?气虚体弱,脚步凌乱,根本就是武功尽失了么?”

    那荧留宗主哈哈一笑,忍不住冷嘲热讽道:“桀岚宗主真是好眼力,似乎这里三十六道的五位宗主,只有您老的眼力最好使,我们几个就都是瞎子了……”

    那桀岚宗主再难容忍,怒喝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意思。”荧留宗主也是毫不退让,双方几句话间立即剑拔弩张,近乎立刻便要动手。

    原来这在场的五位能够与玄武御主气势不相上下的,竟然都是魔门三十六道中的各道宗主,实力基本上都是归虚境,可谓实力雄浑。

    最近魔门的几次行动,越来越多的九宗三十六道的高手现身,直接步入江湖争斗的前台,魔门两百年积攒下来的雄厚实力,慢慢在人前展露。

    只是这些三十六道的宗主们,多年来互不统属,也互相看不顺眼,要不是罗破敌的高危强压,这些人绝对不会老老实实地合作办事的。

    此时桀岚和荧留两位宗主之间爆发了矛盾,立即扩大开来,五位宗主互相谩骂指责,场面一时混乱。

    玄武御主冷哼一声,道:“诸位,忘了临行前圣主是如何交代的了么?”

    玄武御主声音一落,那五名三十六道宗主立即讪讪地静了下来。

    也许他们不害怕玄武御主,但对于罗破敌,却是深入骨髓的恐惧。

    玄武御主淡淡说道:“不管那申屠镇岳看起来如何,我们心中都要清楚,那个人,可是‘天下第一刀’的申屠镇岳,小心谨慎并不为过。当然,正如桀岚宗主所担心的,万一他真的是武功尽失,神智不清,我们就要立即痛下杀手,送他归西。”

    “那由谁来试探一下呢?”人群中有人出言问道。

    这个人扮演的可是份苦差,万一申屠镇岳是装疯卖傻,顷刻间负责试探的人就会成为一堆零碎,甚或是直接被劈成两爿。

    魔门的几位宗主此时都沉默了下来,没有哪个傻子愿意去当这个试剑石,因为真的太过危险了。

    玄武御主冷眼扫过诸位宗主,冷声问道:“怎么?窝里斗这么英勇,一到动真格的了,就全都害怕了么?”

    众人脸色阴沉,却都是据不说话。

    这时一声轻叹,左少白的声音传来道:“试探的人选,还是我来找吧……”(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