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6】栖霞后山
    ps:欢迎各位书友加入我的q群,也欢迎大家加我的**:yjz-chm,(中间是减号)。

    谢谢各位长久以来的支持,多谢!

    “时机……”

    “时机?”叶清玄颇为疑惑。

    丁敬音点了点头,代替师父解释道:“因为陆敬所述的左少白秘密地点,总共有六七个之多,蜀山弟子严密监护,但左少白行踪不定,完全没有线索。这个时间一拖,就是两年光景,直到近日,门下弟子才在一处密地找到左少白的蛛丝马迹……”

    叶清玄眉毛一凝,问道:“是什么?”

    “黑白双煞。”

    叶清玄恍然大悟,想不到栖霞山的弟子发现了左少白手下最为仰仗的两大高手,有了他们的行踪,也不虞找不到左少白。

    妙针姥姥继续道:“这件事本姥姥原想着靠门下高手以及燕翩迁的帮忙,就足以将左少白拿下,为我徒儿报仇,可惜万万没有想到,西域一行,翩迁竟然会遭逢如此大难。唉……现如今燕空山群龙无首,绝翎那个孩子自闭山中,已经数日,想想便令人担心。”

    叶清玄劝慰道:“绝翎兄性格坚毅,应该很快能走出这一关的。”

    “希望如此吧。”妙针姥姥勉强一振,笑着道:“还好这一次有你在此,只要我门下弟子能够用剑阵困住左少白,限制他的活动。再由你施以雷霆一击,此战必可一战而胜。”

    叶清玄心中颇有些打鼓,不过此时此刻也只好慨然应命。

    他曾经在两年前与左少白交过手。就在困龙湖的大船之上,虽然当时大家都是志在夺取碧霞剑,但通过短暂的交锋,叶清玄料定此人绝对有问鼎天绝榜的实力,如今两年未见,恐怕敌人的身手不会更弱才对。而以刚刚见识过的蜀州剑客布下的剑阵,恐怕不足以压制左少白。真要是生死相拼,再加上黑白双煞的实力。蜀山剑客将会面临一场比西域之行还要艰苦的一战。

    知道妙针姥姥主意已定,自己再劝也没有什么用处,于是暗叹一声,再次问道:“不知姥姥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具体的行动。我交给敬音去安排了,具体事情你问她便好。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请前辈吩咐。”

    妙针姥姥对身后的丁敬音吩咐道:“你让蓝儿带他们去吧。”

    当叶清玄再次见到蓝雅的时候,已经明白要见的人是谁了,心下忍不住一声哀叹,都说蜀州人重情义,重感情,可他们的情感也太脆弱了吧,一个个都是这么容易受打击。

    “希羽兄在栖霞山?”

    妙针姥姥淡淡叹了口气。点头道:“没错……就在栖霞山的后山……”

    **********

    当叶清玄带着孟源筠以及聂星邪走到栖霞山后山的时候,眼前的一幕确实让他们吃了一惊。

    这是一个临时搭建的茅草屋,里外都是发霉的味道。更重的则是酒气,门外的角落里,几乎被空空的酒坛、酒缸完全堆满,恍如一座小山。

    茅屋内鼾声大作,不时发出哭泣般的梦呓。

    叶清玄三人愕然对视,而蓝雅叹了一口气。默默上前,将门前打碎的酒坛一片片拾起来。重新整理干净。

    “自从小姨不在了,表哥便深受打击,原本青衣楼的老弟兄还指望他能带领众人重振旧日威严,初期表哥还义愤填膺,准备报仇,但却连番几次遭遇打击,尤其是中了‘一叶遮雨’田仲谋的诡计,折了‘披风杖莫大风、十字剑梁真等几名对他最为支持的帮派元老,这更让表哥信心大落,至此躲在这里,永不见人……”

    蓝雅声音越说越低,到了最后只剩下了啜泣。

    叶清玄等兄弟默然无语……

    徐希羽毕竟是个娇生惯养的二世祖,虽然得到沈中平和徐青奕的教导,但顽劣的性子只是受到压抑,并无更改,虽然他内心善良,但也注定他的手段及不上父亲和表舅,遇到真正问题的时候,很容易出问题,而他天生骄傲的性格在失败的现实面前,也很容易从峰顶掉入谷底。

    蓝颜哭泣的声音很快被她自己强压了下去,双手握着的酒坛碎片,嵌入了手心,鲜血流了下来。

    聂星邪离得最近,竟是意外地从怀中掏出一块干净的手帕,递给了她。

    “谢谢……”

    “不必。”聂星邪冷冷道:“我只是一问到血腥味就容易受刺激……”

    蓝雅不由得愕然,孟源筠却在身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嘀咕道:“没听说杀手还怕血的……”

    聂星邪能杀死人的目光瞥了过去,孟源筠一缩脖,赶忙后退。

    “谁……谁在外面?”一阵沙哑的嗓音,带着沧桑和憔悴,从茅屋里传了出来。似乎孟源筠的笑声惊动了宿醉的徐希羽。

    蓝雅振作精神,用比之前欢快得多的语气说道:“表哥,有客人到访……”

    “滚,让他们滚……我谁都不想见!”徐希羽暴怒的声音响起。

    叶清玄叹了口气,上前一步,道:“希羽兄,是我们……”

    “叶清玄!?”徐希羽的声音犹疑了一下,接着问道:“你怎么会来?你怎么知道?呼,是她们告诉的你,让你来劝我的么?难得清静,看来我终究还是离开这里的好……”

    “我……”叶清玄还要说话,身后孟源筠已经火气冲天,上前一脚砰的一声将小茅屋晃晃悠悠的破木门给踹了个稀碎,暴力的方式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孟源筠呜嗷一声跳了进去。临进去之前,冲着众人回头吐了吐舌头。

    这货……

    这时候还演戏!

    众人连忙跟着闯进了茅屋,一进去。这股馊味差点将众人熏到,只见那孟源筠的声音在前头大声喝道:“徐希羽,你这个孬种,你个缩头乌龟,你……我靠你大爷,你tmd拉在这啦?”

    昏暗的视线内,见到孟源筠一把抓住了徐希羽的衣襟。扯起来一阵晃悠,没说两句话。就尖叫一声,把对方丢了回去,不停地甩手,显然对方的衣襟上有什么呕吐物之类的东西。

    接着光线。众人看到那徐希羽已经大异往日形象,身上的衣服污秽不堪,也不知当年是什么料子和颜色,蓬头垢面,胡子茬子几乎到了胸前,上面连草带土都看不出本色,不论孟源筠如何晃动,就如同死人般地没有反应,只是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酒壶。

    被孟源筠丢回那破烂的床上后。他再次拿起酒壶,苦笑着又喝了一口。

    自暴自弃,莫过于此。

    孟源筠这一次真的看得心底生出火来。狠狠地踢了他一脚,那张摇晃不已的床铺轰隆一下塌了下去,“起来!快tmd给我站起来——拜托你清醒一点,为什么要酗酒,为什么要如此折磨自己,为什么要活在往日的痛苦当中——不要再喝了。够了——”

    徐希羽连忙护住了酒壶,怒声道:“走开。不,不要管我——你不是我,怎知我的心情……劝我不再饮酒,你又怎知道我清醒的时候,会不会痛苦更多?”

    “你们知道什么?我就是个废物,清醒有什么用?清醒了就有更多的人要求我做更多的事,可我这么无能,只是连累他们惨死当场,什么都做不成!我有什么用?活着还不如死了,也免得让那些信任我的人失望,更不会连累他们身死!”

    一句话说的众人默然不语。

    一醉解千愁。

    是的,一个人在借酒浇愁的时候仍是如此的痛苦不堪,又怎能预料他在清醒的时候,是会变得如常人般无所谓,还是变得更加痛苦呢?

    借酒浇愁,愁更愁。

    见到徐希羽如此难过,众人都有一种严重的失败的挫折感。

    叶清玄强自一振作,突然笑着说道:“兄弟,俗话说‘酒乃穿肠毒药’,少喝点,喝多了小心胃穿孔——”

    徐希羽冷哼一声,道:“叶清玄,你这一套帮不了我,我是个没用的东西,你们就当我死了好了……”

    叶清玄一笑,道:“既然你这么固执,我当然是省了劝慰的心思。你如此自暴自弃,想来妙针姥姥和丁宗主也怪不到我头上……”

    接着一转身,叹了一口气,又道:“看来这次的事情,只有我们几个去办了……”

    徐希羽哼了一声,虽然心中好奇,但绝口不问去办什么事。

    叶清玄一见对方不上套,立即转身就往外走,“走,生死有命,我们用不着任何人……”但转身之际,眼角不经意地瞥了孟源筠一眼。

    这货果然机灵,够默契,连忙脸色一变,急道:“叶子!不行啊,那左少白武功高强,燕翩迁前辈又刚刚过世,就凭我们几个,不够数啊!”

    “谁?你们说谁?”

    原本瘫坐在地上的徐希羽腾愣一下坐了起来,两眼放出狼一般的光芒,狠戾地盯着叶清玄。

    这回轮到叶清玄冷哼一声,道:“是谁又能怎样?你现在这副德行,连剑都握不住,去了也是送死……你自己的家仇,还是让我们这些兄弟去报吧。唉,生子不孝,又怨得谁人?”

    “左少白,左少白……”徐希羽如同梦呓一般地不停叨念这个名字,眼中的凶光越来越盛。

    孟源筠怒道:“对,没错,就是左少白,左少白。杀了你娘,重伤你爹的左少白……”

    “什,什么?”左少白突然一愣,脸色古怪地问道:“重伤我爹?我爹没死?”

    “吓?”孟源筠一愣,看向了同样一脸呆滞的叶清玄等人。

    不是……

    这货还不知道这事?

    胸前一紧,孟源筠猛地反过来被左少白给揪住了前襟,不停摇晃道:“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我爹没死?只是重伤?你给我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孟源筠如同风中摆柳,不停推攘着对方,吼道:“滚开,滚远点,你嘴好臭!我要吐了……”

    叶清玄诧异地望向了蓝雅,蓝雅轻叹一声,带着叶清玄和聂星邪走出了茅屋,最后长叹道:“是姨夫的安排,他想要表哥振作起来,能够有所担当,之后虽然遭遇几次失败,姨夫也想着对表哥是场历练,没想到表哥却如此自暴自弃,姨夫一气之下,就任其自生自灭了……所以,从头到尾,表哥都不知道姨夫还在人间的消息……”

    叶清玄心中明白徐青奕的想法,可惜他这个当老子的,还不如自己这个外人了解自己的儿子。徐希羽是个重感情的人,家人的离去对他的打击太大,为了家人,他能发挥出两倍的实力,但失去家人的打击,也比普通人强大数倍,徐青奕用这种剧烈的刺激法训练儿子,到头来,只可能是适得其反,绝不如在他身边循循教导,以鼓励和赞赏得来的效果更大。

    想不到,原本无计可施的众人,最后因为一个亲人尚在人间的消息,让失去信念的徐希羽重新燃起了希望。

    沐浴、熏香、重整衣装……

    徐希羽回到了栖霞山,虽然身体尚未调理好,但已经开始重整旧日风采了。

    众人待在客堂中,静静等待了两个多时辰。

    当徐希羽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往日那个风流倜傥,嘴角带着坏笑的贵公子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希羽兄,欢迎归来!”叶清玄笑眯眯地摆了摆手。

    徐希羽冲他点了点头,又谢过了孟源筠,最后又望向旁边的聂星邪,轻轻一笑,道:“聂兄,许久不见,你怎么还是这副表情?”

    聂星邪带着千年不化的冰冷,淡淡说道:“因为这是我的脸,不是表情。”

    徐希羽一愣,孟源筠已经在旁边嘎嘎大乐。

    徐希羽自失一笑,道:“以为你是个木头,原来有时候还是挺幽默的。”

    “走!”孟源筠说道。

    “去哪?”

    “跟我下山,去报仇!”

    徐希羽默然不语。

    孟源筠急道:“我说哥们,别说我们这劝了这么久,你还是过不去那道心坎,深仇大恨在眼前,你怎么像个娘们一样磨叽?”

    徐希羽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不想去……但有个条件!”

    “少爷……”蓝雅在旁边有些焦急,别人帮着自己报仇,怎么还能趁机提条件?

    不料叶清玄一摆手,阻止她上前,沉声道:“什么条件?你说!”

    徐希羽上前探了探身子,突然双眼发光地说道:“让我拉拉吟雪小姐的小手怎么样?”

    嚓!

    “啊呀!叶清玄,你tmd又插我眼睛!”(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