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5】结盟条件
    叶清玄用自己的剑法赢得了武林同道的尊重,也让一向眼高于顶的蜀山剑盟诸剑客心服口服。武林从来都不缺惊才艳艳的人物,但能够像叶清玄这般将剑法练到如此“念起则剑至”地步的,世上依然是少有的很。

    只是一个上午的比试,叶清玄一人一剑扫平栖霞山上下著名剑客三十七人,所用武学竟然还都是现学现卖的蜀山剑法,这还不算,在栖霞山诸多剑客眼中,原本那些平平无奇、早已被他们烂熟于胸的普通剑招,在这位“小剑仙”的手中,竟然就能生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变化,放佛他才是蜀山中侵淫剑法数十年的人物,而不是在场的这些蜀山剑客。

    这让这些一向眼高于顶的蜀山剑客们既羞愧,又羡慕,既嫉妒,又钦佩。而叶清玄一直恪守礼节,虽然场场胜利,但只是那谦卑的态度,就让输者心里好受不少,到了最后,这些蜀山剑客从单纯的挣个胜负,真的变得仔细研究起叶清玄手中的蜀山剑法来,从另外一个角度,重新审视本派剑术,到最后,频频点头之人,心中有所得之士越来越多,对叶清玄的钦佩敬仰之人,也是越来越多。

    这也是叶清玄结交这些蜀山剑客的办法。

    他知道这群蜀山剑客,心气极高,等闲之辈根本不会被他们放在眼中,要想赢得他们的尊重,一味退让根本不会被对方看得起。但若是盛气凌人,更会遭受他们的厌恶和反感,甚至是敌对。只有以正途嬴之,再以礼待之,恩威并施,才能赢得他们的真正欣赏。

    而事实上,结果也确实非常理想。有了妙针姥姥在台上坐镇,许多一心争强好胜的弟子也不敢放肆,都是公平比武。虽然初时有人输了颇为不爽,但后来看到许多门内比自己武功高强的师兄弟也同样败北。这怒火反倒很容易平息了。

    如今叶清玄再次赢了四位栖霞山仙子的连环剑阵,得了妙针姥姥好一阵夸奖,同时也确认了这场比武到此为止,众多蜀山剑客互相攀谈着得失离开了主峰。而叶清玄和梅吟雪二人,被邀请赴宴,与妙针姥姥好一阵寒暄。

    栖霞山虽然以女弟子为主,宗主也一向是女子担任,但与瑶曲山的尼姑庵不同,其门下也是有男弟子的存在,只不过全体居住在栖霞山的侧峰之上。这一次酒宴,为了作陪叶清玄,自是有男性高手到场。其中辈分最高的就是妙针姥姥的师弟“九指菩提”喻左琼,其下也有三位后辈高手作陪,也都是栖霞山剑术最高的三尾男性高手。

    酒席上可谓宾主尽欢。“九指菩提”喻左琼在内的几名男性高手,频频举杯,气氛热烈,但叶清玄偷眼发现,位于上座的妙针姥姥一直只是望着他浅颜微笑,而丁敬音看向他却多了几分意味难明的笑意。这让叶清玄心下不由得有些嘀咕,看来这一次的栖霞山之旅。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这妙针姥姥和丁敬音似乎在自己身上有什么盘算。

    果不其然,在酒宴之后,借着纷乱之际,丁敬音与妙针姥姥请着叶清玄到了后堂,妙针姥姥语带哀伤地说道:“叶小友,老妪带你去一个地方……”

    叶清玄的精神没由来的一紧,肃容点了点头。

    三人在月色下深入堂内,推开一扇门扉之后,显出一个灵堂,上面端端正正的一个牌位,写着“贤孝弟子卢巧珍之位”。

    只看这个牌位,叶清玄心中登时就有些醒悟……

    灯昏屋暗,一名戴着面纱,身材窈窕的女子正仔细地打理着灵台,只从对方的背影和露出来的金色头发,即便对方没有回头,叶清玄也一眼就认出她是卢巧珍的外甥女,那个有着外族血统的美女蓝雅。想不到当年的灾难,她竟然能够没事,这可真是幸运至极。要知道,当时在场的除了身为高手的徐正奕、沈中平,以及稍次一点的祝雄和崔长龄之外,余者几乎尽默。包括沈中平的几个徒弟,除了一个颜问道因为跟随叶清玄前往万恶无极谷之外,其余者也都是身死当场。

    “蓝雅姑娘……”叶清玄轻声打着招呼。

    蓝雅身躯一震,缓缓转过身来,叶清玄目视之下,忍不住心中一惊,但却努力着保持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因为这位当年美艳非凡的女子,尽管带着面纱,但依然难以遮掩她完全毁容的左边半张脸孔,露在面纱外面的额角,完全被疤痕覆盖,好在眼睛无恙,只是可惜当年一双美眸璀璨的大眼睛,如今变得黯淡无光。

    蓝雅盈盈一礼,并不答话,转身便朝堂后走去。

    “这……”

    叶清玄大为困惑,旁边的丁敬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自从那一次的剧变,蓝雅便不再开口说话,虽然师父检查她的伤势,确认并未伤及语言能力,但她似乎在上一次的事件中,饱受打击,从此变得沉默。”

    “饱受打击?”叶清玄有些听不懂。

    妙针姥姥走到灵台之前,点燃了三炷香,给爱徒奉上,同时缓缓道:“因为蓝雅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当时危难来临,个个自顾之际,巧珍为了救援落后的蓝雅,舍身护住了她的性命,结果徐正奕即便功力再高,也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妻子,眼睁睁看着巧珍离去……从那时起,蓝雅便认定是自己害死了小阿姨,从此不再说话,完全活在了阴影之中。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叶清玄默然无语,心中极不好受。

    妙针姥姥看着自己爱徒的牌位,眼泛泪光,沉声道:“叶小友,老妪知道你此来蜀州所为何事,你也不必赘言。一句话,帮我杀了左少白,我便与你结盟……”

    “杀了左少白!?”

    “怎么你不敢,还不肯,亦或是做不到?”

    叶清玄淡淡一笑,道:“都不是。”

    “那你同意了?”

    叶清玄摇了摇头,见到丁敬音连连向自己使眼色,而妙针姥姥情绪激动,几乎当场翻脸的模样,依旧缓缓说道:“因为左少白,已经被我家二师兄内定了。我若是杀了他的目标,我怕以后的日子都不太好过了。”

    “你的二师兄?”

    旁边丁敬音上前解释道:“姓封,是昆吾‘青木剑’这一代的传人……”

    妙针姥姥恍然道:“哦,现在江湖上人称‘醉剑’封清岩的是么?为什么会是他?他有什么资格与左少白结仇?”

    “因为他娶了申屠镇岳的女儿,他有足够的理由为申屠镇岳报仇!”叶清玄解释道。

    早在自己在昆吾山养伤的时候,二师兄封清岩便与申屠娇娇成亲,一年新婚燕尔,荣盛为二嫂的申屠娇娇甚至已经有了身孕,一直留在昆吾山上养胎,连带着二师兄也没有行走江湖,故而一直没有找镇岳山城这群叛徒的麻烦。

    妙针姥姥听闻之后,也是点了点头,道:“可以理解。不过左少白我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这个仇我可等不及看着别人来报。”

    叶清玄讪笑连连。

    妙针姥姥一阵盘算,最后说道:“申屠镇岳那个老糊涂的仇,我们管不着,由得他的亲人余孽去管。同样,我们蜀山的血仇,也用不着避让镇岳山城,凭什么左少白就是镇岳山城的了?这样,关于这个左少白,无论是谁找到,都有资格将其杀死。先到先得!”

    叶清玄一寻思,也算合情合理,于是点头赞同。

    没料到妙针姥姥一定,顿时喜上眉梢,兴奋道:“好小子,这可是你说的……来,我再带你见一个人。”

    穿过灵堂,三人七拐八扭之后,再次来到一个有些半封闭的院落之外,几名弟子紧紧地守在小院周围,见到宗主和老宗主同时带人来此,二话不说,连忙把院门推开,里面一个身影,正夜色下坐在石桌上独自斟酌,听闻身后门响,蓦然回头看来。

    叶清玄与对方打了个对眼,仔细一辨认,忍不住脱口说道:“是你?‘玉扇子’陆敬!?”

    这位明显被蜀山剑盟软禁起来的高手,竟然是当年跟随左少白背叛了申屠镇岳的八大凶人之一的“玉扇子”陆敬。当年被封清岩杀上隐秘山庄,救出申屠娇娇之后,这位陆敬后悔所作所为,尤其没想到即以厚望的左少白最终会投靠魔门,担心受牵连之下,借机远遁,想要退隐江湖,没想到,最终却被执意为弟子报仇的妙针姥姥,派人给绑上了山。

    陆敬本来以为自己必死,却没想到会被人像是家禽一样地给圈养了起来,本就对江湖生涯心灰意冷的他,立即逆来顺受,坦然接受了这一切。

    “罪人陆敬,见过宗主,见过妙针姥姥。”接着,陆敬默默看向叶清玄,轻叹道:“叶少侠,许久不见了。想不到当年一别,再见时陆某却成了阶下囚。”

    叶清玄转头看向妙针姥姥,直接问道:“原来姥姥早有安排,那为何直到今天才找在下对付左少白?”(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