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4】三十四剑
    衣袖翩翩的风袖如同幽鬼一样的声音虚无缥缈地传了过来,道:“好,既然你自己找死,就勿怪我们心狠手辣,日后就算李幕儒亲自找上门来,也只能怪你自己太狂妄自大!”

    “动手!”

    一声令下,四人再次联手攻击,漫天的雨针,呼啸的风袖,裂空的雷刀,迅疾的电剑,风雨雷电汇聚成天变之势,铺天盖地的朝着李道宗席卷而来。

    若是平时,四人即便同时出现,也很少联手对敌,尤其是对付李道宗这样的年轻后辈,但今日非比往常,众人不但身居险地,而身负冥王重托,不敢有失,刚才的一击无疑已经惊动城中高手,薛宫望的手下可不是吃素的,若是不能及时完成任务,只怕冥王的惩罚不是他们四人能够承受的。

    风雨雷电,风云变色。

    李道宗立于风暴的核心,手中“雾隐寒光剑”再次闪耀致命光芒,锐利的剑气在身外布下极为坚固的护身罡气,剑御万法,此时此刻,李道宗不懂得任何护体神功,但凭借剑气就生生布下了不下于如花大和尚的防御罡气,硬生生扛下四周爆涌而来的压力,同时手中长剑连挥,再次不停叠加汇聚……

    但正像风袖说起的,之前已经注定失败的一剑,能够抵挡更加四人凌厉的联手一击么?

    没有人相信李道宗能够做到。包括被他保护的董月娥,面对有极大几率失败的命运,她已经暗暗握住了一把匕首。只要李道宗失败的那一刻,她一定会一刀结果了自己和孩子的性命,就算心狠,也好过孩子被那群魔鬼当成利用的工具,一辈子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

    四大护法轻蔑的怪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无动于衷的只有核心处的李道宗,三十三剑再次凝聚在一处。四大护法的攻击也到了跟前,而就在此时此刻。小剑神剑法之下再生出玄妙的变化,在最后阶段,嗡鸣不停,竟然没有停止运动。而是自然而然地再次叠加而起,施展出了从未出现过的第三十四剑……

    虽然增加的只是一剑之数,但这套剑法没叠加一剑,威力便上升一个档次,所以这一剑之威,近乎抵得上前三十三剑之和。

    一剑山庄的,传承超过数百年,山庄中用剑天才无数,甚至有李慕禅这等创出无敌剑法的宗师级人物。但却从来没有一人有能力在这套剑法上再生出更进一步的变化,强悍如李幕儒之辈,也只是依靠无上罡气。同时强行施展数套相同剑法,以获得更加强大的威力,从来就没有人想过将这套剑法再次推演的可能。

    可是今天,就是李道宗这个悟性、天赋看起来都不如父辈多矣的年轻人,竟然将这套数百年来,不曾增减一剑。被认为是最完美的剑法中,再次进化出了下一招的剑术。

    这一剑使出。天昏地暗的世界中,突然显出一轮太阳,光芒万丈之下,洞穿天地云层和阴霾,将风云雷电一扫而空……

    嗡——

    罡气爆发如同一朵白色的蘑菇云,伴随着惊呼和惨叫声,四大护法身躯不受控制地向外拋飞,同时飞洒的鲜血溅满地面。

    风雨雷电四大护法电闪而去,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世人眼中只属于仰仗父辈余荫的李道宗,竟然会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剧变,原本已经被认为是世间最完美剑法之一的,竟在他手里生出了第三十四剑的变化,在瞬息之间,同时重伤了四大护法,这个事实若是讲给其他人听,恐怕世人有九成以上绝对不会相信。

    一剑之威,屏退四大强敌。李道宗罡气消耗一空,顿觉有些头晕眼花,但也就在这心神稍一放松,体内罡气尚未恢复元气的时候,眼际之外,突然一道剑光飞射而至……

    那剑光快至毫巅,如同一道极光,又似一道流云,最后凝聚成一道黑夜中的流星,眨眼到了胸前!

    这一剑,好熟悉!

    李道宗心底立即闪现出当年那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一剑,就在争夺无极仙丹的“麒麟会”上,就在那偏僻的破庙之中,那个化妆成叶清玄的狠毒刺客,先以毒气限制自己行动,再一剑收取自己的性命。

    当年要不是自己懂得,只怕早已化为一捧黄土了。这么多年来,那冒充叶清玄刺杀自己的刺客完全没有行踪,想不到几年之后,自己竟然再一次被对方偷袭,又是避无可避的一剑袭来。

    完全一模一样的剑法,只是几年不见,更见老辣和狠毒,威力也上升了数倍,但是一样的难防,一样的致命!

    叱!

    李道宗危难时刻,手中“雾隐寒光剑”猛地一插地面,爆裂的铂金属性剑气折射而起,在自己身前布下了一道剑气之墙,那乍现的流星轰然击在剑气之上,将他整个人扫飞了出去,轰然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巨坑。

    哇——

    李道宗逆血攻心,喷出一口热血。

    宛如被一柄大锤直接砸中脑袋,李道宗整个人都变得晕晕沉沉,恍惚之间,一道黑色的身影缓缓从地下升了起来,对着旁边呆若木鸡的董月娥说道:“跟我走吧,嫂子……大哥在等你!”

    李道宗想要阻止对方的行动,但那董月娥仿佛见到亲人一样,听话地跟着对方缓缓走远。

    小剑神完全没有力气阻止对方离去,而那道背影,即便十分恍惚,李道宗也坚信,再次见到对方的时候,自己一定能够认得出来。

    **********

    叶清玄身躯不动,脚步轻移,面对刺过来的四把长剑,总能在最后关头,以不可思议的简单律动,便避让开看似已经完全封死空隙的四把长剑,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四名栖霞山的女弟子便已经娇喘吁吁,浑身是汗了。

    “四位姑娘,在下可要出剑了!”叶清玄轻笑一声,在羞怒非常的四名女剑手更加猛烈的攻击下,手中木剑信手一卷,竟是用栖霞山中最普通的一式“霞映山头”,便轻松将四人手中的长剑尽数击落,最可气的是对方竟然运气法门几乎都一模一样,好似门下精通这门剑法数十年的长老一般,准确刺中了四人护身罡气上最薄弱的一点,宛如刺破气球一样,直接令她们难以握持手中宝剑,直接被对方夺了过去。

    四名美女对视一眼,齐齐看出师姐妹眼中的惊骇之情,虽然输得心服口服,但对方只是用自己师门最简繁的剑法至胜,这多少让这些女剑客难以接受。

    “好!干老真棒!”归鳖生张牙舞爪地卖力叫好,丝毫不顾及周围一大群近百名各色美女们能够杀死人的目光。

    这个夯货,这是给我拉仇恨呢么?

    叶清玄哭笑不得,只能极为恭敬地将佩剑递还给四位栖霞山的剑客弟子。

    这个时候,啪啪啪一阵鼓掌声从大堂正位上传了下来,一个底气十足的老妇声音响起道:“好,好好!昆吾派的叶少侠果然不负盛名,一代剑仙实至名归,老妪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抬眼望去,正上方的主位上,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妪拄着龙头拐杖,笑眯眯地看着大堂上的叶清玄。这位便是栖霞山的太上宗主妙针姥姥,以一手针织技艺闻名天下,她这双手不但可以制作防御力极强的天蚕衣,一手神针绝技,更是赢得了不少江湖前辈高手,名声之响亮,堪称白道中最受尊敬的人物之一了。

    此时此刻,就连栖霞山的当代宗主,丁敬音也服侍在她的身旁,为她端茶倒水,连个座位都没有。

    叶清玄连忙施礼道:“妙针姥姥见笑了。栖霞山四位师妹功力非凡,剑阵联手威力巨大,在下也是用尽全力才能勉强取胜。”

    “呵呵,少侠少在老妪脸上贴金了。我虽然年纪大,但耳不聋,眼不花,更没有老糊涂,我自己的弟子,我知道深浅。虽然剑阵练得纯熟,但应敌经验尚浅,对剑的感悟也没有你这般灵气……”

    叶清玄连道不敢。

    自己上了栖霞山,本就是为了讨好妙针姥姥,联络感情,最好结成联盟,有了妙针姥姥出面,对于结交蜀山剑盟,压制唐门,控制蜀州都有着极为强悍的影响。

    如今在整个蜀州,虽然李幕儒的一剑山庄看似赢得了最多的尊重,但其实底下对蜀州的控制力,还依然掌握在蜀州武林自己的手中,一剑山庄完全做不到控制蜀州武林的目的。

    这次上了栖霞山,应妙针姥姥的邀请,跟栖霞山的弟子切磋一下武艺,同时在剑法上指点一些独到见解,叶清玄即便在骄傲也不敢表现出昆吾派剑法比蜀山剑盟的要来的强,瞻前顾后了一番之后,终于相处了这么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一方面是战胜对手,另一方面是用蜀山剑法至胜,而不是用自己昆吾派的剑法。

    一连数场,洒脱自然地取胜之后,整个栖霞山的弟子们都对这个年纪不大、盛名卓著的青年剑客充满了敬仰。(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