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0】禁地两端
    罗破敌!

    这三个字就像一个魔咒,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这个人如此神秘,却又拥有无穷的威仪,只是提及他的名字,就让众人忍不住地一阵紧张。

    “不是他,一定不是他……”李幕儒在说出自己的猜测之后,又再次自我否定,自失一笑道:“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今年重阳,他将与家兄紫金山一战。魔帝对剑神,如此经天纬地之大战就在当前,他又怎么可能会亲手对付大光明尊呢?不可能,绝不可能。”

    其他人也是频频点头,表示同意,但叶清玄偷偷瞥了化名觉清的绝情道长一眼,只见他眼底冷笑之意一闪而逝,显然对李幕儒的说法极为不以为然。

    绝情道人已经确认是魔门高手,他的冷笑代表的是什么含义呢?是对“剑神”李慕禅的不屑,还是对“剑君”李幕儒的判断不以为然?如果是前者,无伤大雅,如果是后者,那说明……

    魔帝就在此地!

    叶清玄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并且再难保持冷静的心思,下意识中越来越相信这个可能的存在,直到整个身躯都开始微微发抖。

    魔帝就在此地!

    他的目的是什么?是大光明尊?是拜火教?还是要将他们这群蜀州武林豪杰一网打尽,然后占据整个蜀州?

    不论是哪一种的猜测。对他们一行人来说,都是极为恐怖的威胁。

    地动山摇整整持续了一刻钟,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苍白无血色。那浓烈的罡气如同喷发的火山,将地底的岩浆不停地推了上来,只是片刻,便有小腿深浅,要不是叶清玄和梅吟雪的冰冻罡气将岩浆凝固,人为制造了一个小山丘,几个人只怕就得葬身岩浆之中。

    不过即便如此。形式也变得极为严峻,拜火教禁地中空间有限。如果岩浆在这么喷涌出来,只怕用不了多久,一样会漫满地穴,将众人火葬其中。

    帅天凡此时忘记了被梅吟雪施加的羞辱。生死存亡之际,冲着叶清玄大喝道:“姓叶的,你个王八蛋,你那胡吹海气的兄弟在哪呢?你那会打洞的兄弟在哪?你不是很狂么?你不是能带着大家离开此地么?你现在倒是说话,倒是继续跟我们在这吹牛逼啊!”

    生死存亡之际,每个人的平日遮掩在面上的面具全都摘了下来,就连平日里一副谦谦君子模样的李幕儒,也是一脸急色,在自己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也开始逼迫叶清玄,道:“小兄弟,之前你信誓旦旦地说能带领众人生离此地。为此本人甚至放弃了原本危险一些的计划,安心听从了小弟的安排,可如今大家已经步上了绝路,不知小兄弟又有何手段扭转乾坤呢?”

    这个时候,叶清玄也是额头冒汗,他的确相信孟源筠他们能够把自己就出去。可他也没有料到地底的岩浆会喷涌而出啊……此时此刻,他也只能保持镇定的神色。暗自期望孟源筠他们能够有什么突破,将大家就离此地。

    就在此等危机时刻,旁边的墙壁上突然传来一阵咚咚响声,在众人惊异中,旁边墙壁上突然脱落一大块巨石,轰然砸入下面的岩浆中,溅起漫天的火雨。而墙壁上显出一个巨大的窟窿,一个脑袋呼地探了出来,四下一扫,直接看到岩浆海中那一块已经烧得通红的热地,大声喝道:“叶子,快,这边……”

    毫无疑问,来者正是那超级会打洞的孟源筠。

    他这一出现,不用他动员,众人已经快速地跃飞过去,直奔那空洞而去……

    “怎么这么小!”帅天凡惊怒一声,原本掉落一块巨石,显露出巨大的空洞,没想到了跟前一看,石壁内的通道只能允许一人爬行,根本容不下第二人并列通过。

    叶清玄撇撇嘴嘲讽道:“这么有排场?那你在旁边等一等,看看能不能请工人来帮你把洞穴挖得阔大一些,最好再装修一下,装个壁纸或是楠木地板什么的……”

    帅天凡一脑袋问号:“你在那胡说八道什么呢?”

    孟源筠抱着手,冷声道:“没什么,爱进不进,有本事别钻我打出来的洞,自己到一边挖去……”

    说完,孟源筠一伸手,就要拦住帅天凡,想请叶清玄他们先进。

    没想到帅天凡手如蛇盘,突然点向孟源筠要穴,逼着他后退两步,接着森森一笑,道:“叶清玄兄弟打出来的洞,我可不想后进去,你们先我一步出洞,万一被你们算计怎么办?诸位恕罪,帅某先走一步了!”

    “你……”

    叶清玄气急,上前就想出手教训他一顿,没想到被孟源筠伸手拦住,颇有些诧异地看向孟源筠。

    而此时那帅天凡已经恬不知耻地第一个钻了进去,同时对旁边的孟源筠喝道:“老子第一次钻这狗洞,你小子给我记着,日后我一定要找你洗刷今天的屈辱!”

    叶清玄和孟源筠一脸惊讶之色,忍不住互看了一眼,同时对着帅天凡的背影翘起大拇指,齐声道:“够无耻!”

    帅天凡之后,觉清道人示意左右,以他重伤身份,自是先一步进入……

    随后经过谦让,自然是李幕儒前行。而带着基兴大和尚和燕翩迁二人遗骸的燕绝翎,被安排在了正中间,他一人身上绑着绳索,另一端绑在两具遗骸之上,将他们拖离此地。

    叶清玄和梅吟雪被孟源筠留在了最后。

    叶清玄沉声道:“孟老六,为什么让他先出去,万一他破坏洞穴怎么办?”

    孟源筠抱着肩膀,一脸坏笑说道:“我敢让他爬,就不怕被他挖!而且原本我想第一个回去,是处理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不过既然这位帅兄如此坚持第一个通过,我自然是乐得退位让贤了……”

    “尴尬之事?什么尴尬之事?”一旁的梅吟雪突然一脸好奇地出言问道。

    孟源筠嘿嘿一笑,道:“这个地道啊,很不好挖,用时颇长,我这救兄弟和弟妹心切,所以在这个时间里呢全力以赴……嘿嘿……无暇他顾……”

    “无暇他顾?”

    叶清玄和梅吟雪都是一头雾水,孟源筠却是笑呵呵地指了指洞穴之内,果然不过片晌,就听到里面一声惨叫,帅天凡暴怒的声音传来道:“王八蛋,哪个王八蛋把屎拉在坑道里了?混账王八蛋!”

    叶清玄吃惊地望向孟源筠,而孟老六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地表情,道:“你知道,时间紧迫嘛……”

    梅吟雪脸都快笑青了。

    叶清玄语重心长地道:“那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原来的一坨,如今已经变成一片了……你打算让我们怎么穿过你布下的这片雷区?”

    孟源筠一亮手中神兵尖锥,笑道:“没关系,到那里之后,我给你们再挖一段洞穴,绕过去就行了……”

    “有才!”

    **********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禁地的另一端出口外,大光明尊气喘吁吁,浑身的血液已经完全沸腾起来,身上的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着。

    刚刚双方暴力的一击中,这一方小谷被罡气波及,已经扩大了三倍有余……

    四周环境已经宛如地狱之内,阴冥之中,一片片的火海和阴郁的气息弥漫。

    罗破敌微微冷笑,依旧坐在原位上,从容道:“拜火教的是朕平生最为钦佩的神功绝技之一,与李慕禅的,无念秃驴的,归海一真的,司徒凌峰的一样,都是朕无论如何都想要见识见识的……但朕也知道,如果大光明尊不达到如此濒死地步,也万万不可能会使出神功绝技……故而朕冒着乘人之隙的恶名来到此地,目的就是要见识见识这门神功。”

    “重阳之夜,你与李慕禅生死一战,你就这么有把握取胜?与我交战,你就不怕受伤?你是看不起李慕禅,还是看不起我?”大光明尊双眼通红,发出烙铁一般的红光。

    “我尊重每一个敌人。”罗破敌一挥手,身边右侧的绝色美女在恐惧的颤抖中刹那间变得干瘪起来,形容一具干尸,生机尽无,而同样的另一侧,另一名美女也早已化为白骨骷髅,香消玉损了……

    大光明尊双眼一缩,一股恐惧的情绪袭扰心头,想不到,不但可以逆转阴阳,更可以逆转生死。

    罗破敌刚刚用一只左手吸光了左侧美女的生机,于是接下了自己全力的一击,如今右手再次吸光美女的生机,看来是准备攻击了……

    在这恐怖的魔功之下,罗破敌根本不用动用自己本身的罡气,只需有足够的活人在他身边,他完全就是一台不会战败的机器,恐怖的杀戮机器。

    这样的人,应该是最擅长群斗的,单打独斗反倒是他的弱项了……

    除非,他有其他的杀手锏。

    大光明尊摆好架势,准备一来一往地等待罗破敌的出手攻击,未料到,那魔帝洒然一笑,道:“用过之后,尊者最起码要有半年以上的虚弱期,这个时候便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都能致尊者于死地,不知尊者有什么打算,派内是否有值得信任之人足够让尊者将性命相托呢?”(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