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2】杀入甬道
    ps:多谢大家的祝福!嘿嘿,老婆于六月一日顺利产下男婴,六斤九两,在下也在今日将妻子二人送至丈母娘家,终于可以正常写作,正常更新了!再次谢谢众位书友的关爱和支持,真心感谢!

    李慕儒的君子剑发出令人目眩神迷的闪亮,此时拜火教赶来相助的两名刀手已扑至他两侧.却受他君子剑的压力气势所迫,在离他半丈处骇然停了下来,还上下运刀,空挥连连,以抵抗由他发出的惊人罡气,甚至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他双目神光如电,罩着古洛扎,令这西域高手不禁一阵心怯,觉得他凌厉的眼神似能看穿他的五脏六腑、经络血脉,又似根本不是看着他。

    古洛扎脑海一片空白,忽地兴起了“逃”这冲动。

    李慕儒的气势腾地达到巅峰状态,浩然正气,辟易天下。

    蓦然李慕儒一声长啸,其声威有若猛虎出林,气壮山河,震得正待扑上来的敌人耳鼓轰轰鸣响,骇然后退。

    同一时间,他的君子剑化作一道精芒眩目的慑人彩虹,迅如电闪般、以无人可看清楚的速度,一剑直刺敌手眉心!

    剑风带起的狂飙,却奇异地吸摄着古洛扎,只把其它赶来的援手全迫退至三丈之外,谦谦如君子的剑风,至此却有君临天下之威。

    古洛扎终是一代高手,在此生死关头,知道除出手硬拼之外,再无他法,于是凝聚全身功力,横刀招架。

    刀剑相磕。发出“呛”的一声清音,李慕儒的一剑被对手用刀身与身前一尺处挡了个正着,双方倏然僵持,交触处火星四溅,宛如夜空烟火般。既好看又是诡异之极。

    钳形般围在古洛扎四周的西域刀手,无不由心底泛起一种古洛扎输了的感觉,心中、手中,俱都是一阵无力的颤抖。

    古洛扎仍是横刀顶上的姿态,看似稳若泰山,双目紧瞪着眼前这不可一世的对手。接着双眉间现出一道寸许长的淡淡剑痕,然后出淡转为血红,最后流出一滴鲜红的血液……

    这时众人耳鼓内还萦绕着那一击的余音。

    全场在这一刹那凝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场内的两人……

    古洛扎眼神转黯,手中弯刀“当”的一声掉往地上。脸上血色尽退,猛摇了一下,“蓬”的一声往后倒跌,尘土扬起,当场毙命。

    四周的拜火教徒全停止了进攻的动作,脑内空白一片,呆瞪着古洛扎再没有半丝生机的尸体,怎也不明为何他明明架着了这一剑。最终却落得身亡的结局。

    李慕儒一抖长剑,还剑入鞘,淡淡的声音响起。传遍大厅,“可惜兄台一身武艺,却不想着造福万民,反而助纣为虐,可惜,可叹啊!”

    话音落时。他背负双手的身躯已经踏前数步,朝着正前方的甬道走去……

    这一刻。似乎天下间都没人能阻止他一般。

    “熊熊圣火,焚我身躯。弟兄们,为护法长老报仇啊!”

    也不知是谁大喝了这么一句,这些原本已经露出惧意的拜火教徒,登时又变得两眼通红,万分疯狂起来,其中几个舍命围攻上来,而其它人立即受到感染,一阵呼啸,以更加疯狂的姿态冲杀起来。

    李慕儒眉头一皱,而随之赶来的“雷尊”晋亥却骂了声:“这群丧心病狂的疯子!”

    怒吼一声,晋亥返身攻击,挡住身后攻来的拜火教高手。

    李慕儒点了点头,昂首阔步,步入甬道之内。

    “我们上!”

    叶清玄一声轻喝,带着身侧的梅吟雪便飞身而起,而孟源筠和聂星邪也是一样直扑那甬道方向……

    半空中一声厉吼,数道人影不要命地扑了过来,仗着人多势众,竟然也将那前方堵了个严实!

    同一时刻,之前与那“雷尊”晋亥搏斗的拜火教高手,惨叫一声,竟然忍着被对手撕下一条手臂的痛楚,返身扑向甬道旁,猛地一掌打断了一根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火把,结果轰隆一声,甬道内从头顶落下一块巨大厚重的巨石,眼见就要将甬道完全堵死……

    “帮忙!”

    关键时刻,叶清玄一声高喝,身后孟源筠和聂星邪同时一伸手,将掌心印在了他和梅吟雪的脚底,二人借力速度猛地一增,在巨石封死甬道之前,直接冲了进去。

    并且同样作为的,还有数道身影一同跟来。

    当巨石轰隆一声,堵死了身后甬道之后,众人环目四顾,发现进入到这最后地段的,分别是燕空山的“绝剑”燕翩迁和燕绝翎父子,云隐山的基兴和尚,帅天凡和觉清道人。

    数人无一不是轻功、内力超一流的高手,而叶清玄发现那基兴和尚也在其中,看来这蜀山剑盟中各派的实力,绝对不是外间想当然的那般以燕空山和孤霞山这两派为尊,便是名不转经传的云隐山,也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实力。

    觉清道人哈哈一笑,道:“各位同道,看来除邪一役的重担,就担在我等众人的身上了,慕儒兄已经深入虎穴,事不宜迟,我等也立即行动吧!”

    基兴和尚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此地险恶,还是多加防范机关陷阱为好!”

    燕翩迁冷哼一声,手持宝剑当前飞跃而去,一个冷冷的声音传回来道:“臭和尚若是畏惧就退回去好了,别说前边有慕儒兄涉险,便是龙潭虎穴,我燕某又有何惧?”

    “你……”基兴和尚气得火冒三丈,手中粗于小腿的金刚禅杖猛地往地上一顿,金光爆闪,轰隆一声,地面下陷,迸出一个一尺多深,三尺多宽的大坑。而基兴和尚借助反弹之力,猛地窜了出去,如同一发炮弹般直射入甬道前方,追着燕翩迁身后而去。

    叶清玄低呼出声,真想不到这基兴和尚看似鲁钝。竟然功力如此深厚。

    旁边的帅天凡“唰”地一下打开纸扇,嬉笑道:“想不到这基兴和尚竟然将练到了第八重,竟然达到了创派祖师才能达到的‘佛光普照’地步,真是不可小觑!”

    旁边燕绝翎一转身,冷冷看着帅天凡,沉声道:“你是谁?怎么知道?”

    帅天凡哂笑一声。道:“在下是谁你可管不着,但若是旁边这位梅小姐愿意相询,小生倒愿意言无不尽!”

    燕绝翎一愣,回身看向叶清玄,眼中意思明显。你认识他?

    叶清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

    梅吟雪低声冷冷道:“恶心!”

    说完径直往前走去。

    帅天凡立即飞身向前,超过梅吟雪,同时笑道:“梅小姐且住,让帅某为您打头阵!”

    叶清玄肝都快气紫了,不顾燕绝翎疑惑的眼神,跟着向前,道:“什么都别问,提他我就上火!”

    话音未落。人已经追上梅吟雪,二人携手飞入黑暗之中。

    燕绝翎更是疑惑,旁边觉清道人哈哈一笑。上前问道:“燕小友,不知这两位贤伉俪是何许人也?”

    燕绝翎脸色一僵,冷冷道:“别问我,提他我也上火!”

    脚下一顿,飞身入内。

    **********

    没有了最强高手的抵抗,石穴大厅内的抵抗几个呼吸之间便被瓦解。仅余的几个高手即便没有立即身亡,也被多名蜀州武林高手压制住。

    左右两侧洞穴被堵住。更是斩断了大厅内所有拜火教徒的根基,败亡只是顷刻之间。

    尤其中间甬道内的巨石落下。堵死了通道之后,拜火教的攻势立即一弱,甚至有了缓缓后退的趋势。

    “啊!”

    一声惨叫,“雷尊”晋亥将那拜火教断臂高手的另一条胳膊也扯了下来,怒吼道:“快说,打开甬道的机关在哪里?”

    那高手满口血沫,眼中闪耀着疯狂的光彩,狂妄笑道:“哈哈哈,这机关天下间无人能开,一旦触动,除非你们有力量将这座大山一起掀开,否则永远都打不开这里的密道……那些人是你们中的绝顶高手吧?哈哈哈,他们注定要在大光明尊的怒焰之下化为灰烬!”

    “放屁!”众人中铜马帮帮主童定方怒声骂道:“无知之徒,你以为冲进去的都是些什么人?就算你们邪教教主本领再强,也决然无法活着离开!”

    那高手惨然一笑,阴声道:“若是大光明尊见了光明神,那里面的人更是死路一条……因为离开秘境的密道,只有大光明尊一个人知道,他们……怎样都是死路一条!”

    “你……”

    众人顿时惊呼出声。

    此时拜火教的攻势只是在外围进行,从最初的强攻,转而变成了围堵,有目的地要将众人困死在此地。

    “恶僧”圆镜此刻也是脸色发青,高声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不要立即杀出去?”

    栖霞山的丁敬音朗声道:“不行,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把里面的人抛弃……只要他们杀了大光明尊,我们便有取胜之机!”

    “胡说八道,恐怕还没等我们救出人来,就已经被人围歼了!”圆镜和尚跳脚大骂,“为今之计,就当是壮士断腕,保存实力,杀回蜀州!”

    “阿弥陀佛!”瑶曲山的素因师太怒不可遏,指着圆镜怒斥道:“圆镜,亏你还是佛门弟子,危难之时,怎能做出苟且偷生之事?你别忘了,贵山的掌门基兴大师也在其中……”

    圆镜脸色一变,还要争辩,冷不防边上一个大嘴巴子扇过来,啪的一声,打了他个眼冒金星,“雷尊”晋亥的声音响起道:“休得聒噪,再废话,老子撕烂了你的嘴叉子!”(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