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2】解铃之人
    ps:新书,新书,新书……

    拜谢,拜谢,拜谢……

    嗨!

    归鳖生踏前一步,竟是迎着数把钢刀猛地一挺……

    四周武林人士惊呼出声,眼见其就要血溅当场!

    当,当当!

    那些钢刀立时砍在了归鳖生的顶门和颈侧,仿佛站在了金刚石上一般,发出叮当的脆响,一时间火花四溅,所有钢刀在瞬间都是当中而断,崩飞的半截刀刃擦着唐门弟子的头皮飞了出去,咚咚咚地插入了唐府大门和甚至是上方匾额之上。

    啊!?

    先动手的一匹唐门弟子骇然惊呼,归鳖生嘿嘿一笑,猛地上前一步,那群人被震慑当场,都是下意识地往后一退。

    “让开!”

    稍靠后方的几名唐门弟子不信邪,大声呵斥挡在身前的同门师兄弟,同时刀剑前搠,直奔归鳖生的丹田和胯下要害而来,招式阴毒。

    一只大手从旁探出,只是一抄,便将那刺来的数把刀剑攥到了手中,那几名唐门弟子只觉得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袭来,手中一空,刀剑便已经落入了一个浓眉大眼、五官方正的青年人手中,对手双手一揉,那几把刀剑如同面团一般,直接被成了一个浑圆的铁疙瘩。

    呼延云柱将铁球轻轻一丢,骨碌碌,那铁球直接滚到了几名已经瞠目结舌、呆立当场的唐门弟子跟前,而他自己则是施施然地抱着肩膀,冷颜看着对方的反应。

    现场已经是一片惊愕,几乎所有人都是同样的一副表情。张大了嘴巴,呆瞪着叶清玄一行人。

    唐门这一次丢人可真是丢到家了,竟然被一群外来武者欺负到了门上,而且碰到的还是些硬茬子,被对方的手段吓了个张口无言。

    看来这事要是没有唐门高手出头揽回面子。这唐门的名声就得被好事之人给埋汰臭喽。

    “什么敢来我唐门放肆!?”

    果不其然,几乎片刻之后,主要负责迎宾的唐门高手就会出来撑住场面。

    说话之间,一个长发披肩,满脸阴郁的青年便在门下精锐弟子的引领下从大门内闯了出来,一见现场。尤其是地面上断折的兵刃和那些脸色灰白的弟子脸色,就知道唐门在刚才的冲突中吃了点亏。

    来人登时大怒,暴喝道:“刚才对我唐门出手的人给我站出来,不相干的退后,免得待会殃及池鱼。我唐门可概不负责!”

    一句话说出口,周围人群呼啦一下向后退出去十余丈远,让出了门前好大一片空地。

    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之徒忍不住兴奋地议论起来……

    “嘿,看到了没有,唐门的人动怒了,这惹事的一群人估计要倒霉!”

    “可不是,这唐门的人要是用起暗器来,说不得就得出人命了!”

    “看到了么?这个唐门的人就是唐门天字辈的高手唐霖。这可是唐门有数的真正高手,看来这群惹事的家伙要有大难了。”

    四周人群的评论声无异于是对唐门威势最好的恭维,包括唐霖在内的所有唐门弟子都是得意洋洋地昂起了头。刚才的颓势瞬间不见,望向呼延云柱等人的眼神更见阴冷,放佛在说,看到了吧,得罪我们唐门,天下豪杰都不看好你们的下场。现在该知道怕了吧……

    唐霖脸上的冷笑更见癫狂,归鳖生和呼延云柱二人都是后天的修为。自然不被他放在眼中,冷哼一声。缓缓道:“你们是哪家门派的弟子,竟然敢上门挑衅,莫非是邪教妖人,特意到此来找死不成?”

    身后唐门弟子和四周围观者都是嘲笑声起,没有一个人看好叶清玄等人的下场,而且蜀州唐门的弟子都开始上下打量起挡在前面的呼延云柱和归鳖生二人,恶狠狠的目光几乎将二人撕成了碎片。

    而就在这个时候,呼延云柱和归鳖生遮挡得严严实实的身后,突然伸出来一只手来,卖力地挥舞着,同时一个笑嘻嘻声音响起道:“哈喽,哈喽,哎呀呀,这不是天霖兄么?江南一别,好久不见啊,这次出门可是来迎接我的么?”

    那声音蓦然响起之时唐霖还在思索对方是什么人,但当对方说出“江南一别”这句话的时候,唐霖的脸上登时变色,当面前两个身形高大的人物让开两侧,叶清玄晃晃荡荡地走出来之后,整个人像个霜打的茄子一般,瞬间萎靡了下来。

    “你?怎么是你?”唐霖突然之间心内五味杂陈,当年在江南自己随护在郑展堂身侧,面对叶清玄兄弟几个不但没占到便宜,反而吃了大亏,最后郑展堂还使出魔门神功,虽然不能肯定,但当时他也断然与郑展堂切断了联系,想不到几年未见,叶清玄竟然会出现在自家的大门口。

    唐霖这么一说话,四周人群立时便愣住,唐门弟子都是左顾右看,平时门内除了唐傲之外最目中无人的唐霖怎么会突然对这个人如此客气,完全不像是他平日里的作为,难道这一群人真是大有来历不成?

    之前拦阻叶清玄等人的门馆已经是额头冒汗,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唐霖虽然对叶清玄的功夫有几分心虚,但也远没达到畏惧的程度,脸色一板,怒道:“这个时候你来凑什么热闹,是负荆请罪,还是故意惹是生非?”

    叶清玄连忙摇手,道:“绝对不是,绝对不是,只是听闻唐门在此邀请蜀州豪杰共襄义举,讨论诛除拜火教一事,小弟正巧身在蜀州,哪有置身事外的道理,所以特意赶来相聚,也算是为蜀州武林出点小力。”

    “这……”唐霖知道叶清玄背后代表的势力是哪一个,如今凤仪阁为主的白道和凌云宫为主的势力正针锋相对地搅扰不堪,蜀州唐门又与凤仪阁有过几代人极深的交情,甚至当年观礼皇甫泰信的登基典礼都派了重要代表前去,更在景阳宫与凌云宫一系的高手正面对敌过,算得上是凤仪阁一系的人物。

    只不过最近凤仪阁行事没多有出人意料的情况发生,令世人不得不怀疑其行动的正义性,老祖母对此也是颇为踌躇,有意令唐门减少与凤仪阁之间的合作,尽量模糊双方之间原本亲密无间的关系。

    但唐门的举动也正像是绝大多数选择明哲保身的门派一样,既不选择站边凤仪阁,也不选择站在凌云宫一边,独守着蜀州的地域,维持自家江湖地位不动摇。

    但此时叶清玄竟然主动登门拜访,却等于给唐门除了一个大难题。

    到底接不接受他进入唐门呢?

    若是拒绝,恐怕会被同情凌云宫一系的武林同道所唾骂;若是堂而皇之地迎入唐门,那落在凤仪阁的眼中,无异于唐门选择了背叛……

    唐霖不是傻瓜,但这一刻他也陷入万难的抉择之中,吭吭唧唧半天,才说道:“既然……既然兄台……”

    叶清玄一愣,注意到周围人群木愣愣地盯着这边,而唐霖一脸苦相,欲拒还迎,脑海中一亮,顿时明白了对方的苦衷。

    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心中大喜过望。

    自己一行人原来让唐门如此为难,岂不正说明此时此刻是争取唐门的最佳时机么?

    叶清玄脑筋急转,觉得亮明身份,逼唐门表态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现在的唐门还在犹豫期,还是努力拉拢为妙,于是哈哈一笑,上前拍了拍唐霖肩膀,笑道:“唐兄莫急,小弟此来除了为响应唐门号召之外,也是为了找朋友而来。‘铁戟镇蜀州’盛京安盛老爷子是我们故交,在下前来,也是为了寻找老爷子,帮着出点力气,老爷子交代我们,一切以低调行事的好,故而刚才门馆问时,我们也没有透露姓名,结果弄出这么许多误会,却是未曾想到,哈哈,得罪,得罪,还望天霖兄勿怪才是……”

    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和姓名?

    唐霖顿时一喜,回头看向门馆,那门馆也是“双字辈”的弟子,面对天字辈的唐霖,不敢撒谎,更不敢说是自己嚣张跋扈若来的祸事,见到叶清玄为自己开脱,忙不迭地连连点头,证明对方却是没有通报姓名。

    “哈哈,我说的么,兄台许久未见,怎么一来却给兄弟一个下马威,原来是一场误会啊,呵呵呵,没说的,赶紧请进,请进……盛老爷子正在大堂参与论事。来人,还不先行一步去通知盛老爷子一声……”

    唐霖这一刻态度大转变,看的周围人群唉声叹气,直叹不过瘾。

    而唐霖在高呼一声之后,贴过来低声道:“叶兄还请莫要坦露声名,家中老祖母因为傲三哥的事情迁怒与你,势要捏碎你的一身骨头,虽然唐门与凤仪阁疏远,但凌云宫若想与我唐门修好,有你却是难以成行。”

    叶清玄当然记得那个被自己捏碎了一身骨头的“毒公子”唐傲,不过他此来心中早有盘算,笑嘻嘻地答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祸事是我闯下的,自然还得有我来解决才是……你放心,我有把握!”

    把握?

    什么把握?

    给别人一个嘴巴,然后拍拍肩膀说句对不起就算有诚意解决了么?

    这个叶清玄把唐门的愤怒看得太简单了吧?

    唐霖忍不住神色古怪地上下打量了叶清玄一番,怀疑之色清晰的写在了脸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