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8】临时决定
    ps:为新书摇旗呐喊,争取收藏和推荐!《横仙霸道》,不一样的仙侠,热血的厮杀,万族的血战……没有最爽,只有更爽!剽悍剧情更新中……手机用户请搜索书名,网站用户请点击链接:./book/3478214.aspx

    “秃迷度!”

    那高鼻深目的胡人仰天长啸,伸手一挥,那妇人在瞬间爆成一片血雾。

    这时候,又是三名羌族模样的高手落下来,在那人耳边一阵耳语,那胡人面色阴沉中闪出一股喜色,低声吩咐两句,立即有人离去,而另两人带路,引领着胡人向东北方向飞奔而去。

    叶清玄看得心中一亮,赶忙又跟着这胡人追踪了下去。

    如果那午烈阳所言不差的话,拜火教在奉雅府中的势力,应该足以让魔门感到威胁,那就极有可能真的找到秘密逃走的午烈阳和聂屠二人。

    叶清玄猛提一囗真气,迅如流星地奔过长长的窄巷,从地面听声辨向,追踪拜火教的胡人高手。这一次这些拜火教的邪教徒尽向无人的方向掠去,尽管对方身法很快,但叶清玄根本不用担心会跟丢,自己都不用冒险露出行藏,即便隔着一条街道,也能清晰地把握对方的行踪。

    这一次有可能会遇到魔门三圣之一的勾陈圣君,对於魔门现如今的主力,他已有较深入的认识。

    最上的位置,应该就是“天帝”罗破敌,在他之下,便是“三圣”。分别是勾陈、紫微、青华,三位圣君;接下来便是“六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和螣蛇,六位御主;再下便是“十二天君”,七杀、破军、贪狼、廉贞、擎羊、陀罗、火星、铃星、罗睺、计都、荧惑、祸斗……再下就是“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的“一百零八魔星将”。

    叶清玄与其交手数年。包括“十二天君”在内都杀了数个,只有真正核心的六御和三圣没有机会除掉一二。唯一算得上杀过的螣蛇,还是个逗比,弄了不知多少个分身,杀之不绝,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本尊。

    但这个组织只是魔门正宗的势力。而实际上,除了罗破敌整合的魔门之外,还应该按照九宗三十六道来区分。

    而魔门的九宗三十六道则是神秘无比,日月星风火血花毒鬼,这九宗知道的只有日宗“魔帝”罗破敌、花宗孔雀、血宗“血蝠”厉莫引、火宗“烈火老祖”午烈阳。其余五宗的宗主,却是所知不详。

    但只看孔雀和午烈阳的厉害程度,便知其余几宗宗主绝对都不是易与之辈,要想将魔门完全铲除干净,任重而道远。

    尤其这一次还是要见到比之九宗宗主都要强上一线的勾陈圣君,叶清玄更是不敢硬拼,否则不但无法探听虚实,说不定连自己都要赔进去。

    远远地跟着那几名拜火教徒的身后。叶清玄逢屋过屋,最后在城西一座大宅的屋脊处伏下,遥遥看见那胡人来到一座道观的附近。手下两人左右分散,一起向观中冲了过去。

    青羊观!?

    叶清玄看着道观上的牌坊不由得紧皱眉头,这不是“扬威镖局”盛京安老爷子所说,三日后与那托镖之人见面的地方么?

    怎么这胡人会找到这里?

    莫不是那趟出了事的镖货与魔门有什么关联不成?

    叶清玄狐疑未定,突然一道人影从观中掠了出来,远远的一看。那一团火般的身影,就知道是火宗宗主午烈阳。

    那胡人一声沉喝。直接从暗处跃了出来,大声骂道:“秃迷度。你干的好事!快说,太平道的使者被你藏在了什么地方?”

    午烈阳此时双目一瞬不瞬的瞪着从左方凌空掠至的胡人,待他来到身前丈许远处,才阴阴一笑,道:“那颉,你不在圣火峰呆着,大老远的跑到蜀州干什么?你别忘了,这蜀州可是我的地盘,你的攻略方向是在雪山南麓。”

    那胡人那颉怒道:“秃迷度,你少跟我装糊涂,大明尊秘密让我迎接太平道使者,没想到却被你半路劫了去,识相的,赶紧把人叫出来,否则我动起手来,与你脸上难看……日后到了大明尊座下,也一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午烈阳佯装诧异道:“什么太平道使者,你说的什么话?在下的确从白道手中救了一位老友,不过我与他多年未见,不忍他遭受白道欺凌罢了,与我们拜火教有何干系?而且就算他是太平道的人,按理说我身为蜀州主管,大明尊就算有什么任务,也应该交给我来处理吧?怎么会不远千里之外地请你出马呢?”

    那颉冷笑数声,道:“秃迷度,你身上有华族血统,你猜大明尊怎么可能会信任你?这次的行动便是车焕跃几个兄弟都不知情,你个小小的光明前使,又算是什么东西!”

    午烈阳冷嘁一声,喃喃道:“哼,大明尊口口声声说什么待教中兄弟如同手足,还不是包藏私心的蠢货。车家兄弟也是够蠢,被人封了个光明子的头衔,便将手中的华族拜火教势力拱手让给了外人,活该他们现在整天的愁眉苦脸。”

    “你……大胆,侮辱大明尊,你是要造反么?”

    午烈阳阴笑一声,道:“造反?白痴,我是回归正途!看招!”

    话音未落,右手已经是一拳轰至,漫天的热浪如同一朵火云般兜头朝着那颉落了下去……

    那颉终於色变,但手下罡气凝结轰出,像一把利刀般割开火云,身形一纵,横空切入火云之间的缝隙,朝着火云背后的午烈阳冲了过去,迅猛得宛如一只刚烈的豹子。

    而就在二人动手之前的刹那,叶清玄已经绕过二人。跟着之前一名拜火教高手从后墙翻进了青羊观,这道家名胜占地不多,除主建筑物外就只后院的几座该是放置杂物的小屋。

    叶清玄对这类潜踪慝迸的行动一向驾轻就熟,几个起落越过后院,无声无息的潜入青羊观没有半点灯火的后进。

    另一房梁上的拜火教高手。微弱的呼吸声清晰可见。

    那拜火教高手绝对有先天中期左右的手段,虽然隐藏得颇为巧妙,但还没逃脱叶清玄的察觉,而且叶清玄已经知道,这个拜火教高手,从落在房梁上的那一时刻开始。便已经被人注意到了。

    天色已晚。

    借着天空金黄的月光,叶清玄功聚双耳,刹那间通过视听的感官,把这初次进入的地方把握得全无遗漏。

    青羊观分前后两进,中间以一个天井相连。后进设有简陋的床铺,显是有人借此就寝住宿,除此外摆满杂物,例如香烛、炉鼎、道教神像等有关物件。

    最令人触目是十多个大木箱,放的该是道士作法事的袍服祭器。

    叶清玄心中一动,立即移往靠墙角的其中一个大木箱,也是唯一没有上锁的木箱,把箱盖掀起。果然是一箱子衣衫道袍。

    叶清玄二话不说,将衣着换了一换,再从怀里掏出一张人皮面具。往脸上一贴,用将身材调节了一番,矮了一寸,不足一盏茶的时间,便成了一个脸色蜡黄枯瘦的倒霉道士,看起来就像是道观中再普通不过的烧火道人。

    此时后进偌大的空间没有半个人影。但传来的衣袂声却显示有人正从前进的道堂往内进走来,且不止一人。

    他无暇去想午烈阳和青羊观主持的关系。也不去考虑那勾陈圣君在这座青羊观中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他早已听到孤星道人受了重伤之后的粗重呼吸。是从地底密室传来,若非为了那圣莲令的秘密,他早已全力出手,务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把孤星道人抢回来,勾陈圣君有本事让孤星道人吐露实情,他同样相信,老狐狸季广岚一样有办法让他吐露心声。

    嗡!

    一声轻锐的破空声响起,一点剑芒,宛如闪烁的星辰,倏然飞起,那藏匿在房梁上的拜火教高手火红色的护身罡气倏然亮起,接着如同泡沫一般又立时破灭……

    噗……

    拜火教高手关键时刻避开要害,被那点剑芒点在了左肩上,看似只有一点点的星光,但刹那间却透体而入,同时在背后迸散出好大一片的血雾。

    一声惨哼,拜火教高手从房梁上直接跌了下来,尚未落地,单脚便在墙上一踏,翻身便往墙外奔逃。

    “贼人哪里走!”

    呼,呼呼……

    三男一女,四名道士同时擎剑追出,朝着来人狂奔而去。

    同一时间,另一个方向也是传来一阵兵器的交击声响,显然另一名拜火教的高手同样遭遇到了阻击,并直接向观外奔去。

    叶清玄看的一阵心寒,想不到这个青羊观还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这几个年轻道士的身手极为硬朗,尤其是那种可以点破护身罡气的奇异罡气,宛如星辰光芒一般,又快又狠,实在是令人难以对付。

    看着几人一路冲出道观,叶清玄不敢停留,直接打开一道窗户,翻身闯了进去。

    进去发现是一座偏殿,供奉着巨大的神像,却不知是哪路神仙,叶清玄知道那三男一女四名道士便是从这里出来的,但眼见没有后门,显然这里有什么机关暗道。

    只是简单的一寻找,经过特殊训练的叶清玄便找到了机关所在,轻轻搬动一把椅子后面的拉杆,那巨大神像的背后直接露出一个窟窿,探头一看竟是通往下方的石阶,而孤星道人的呼吸声更清晰了。

    时间不容许他作出另外的选择,一溜烟的钻了进去,身后暗门倏然关闭。

    叶清玄不敢走那台阶,害怕有什么机关算计,双掌使出的功夫,整个人如同壁虎一般沿着上方的墙壁向下方游走而去,果然一路畅通无阻……

    拐过几个弯道,避让开几个暗哨,终于来到了石阶的尽头。

    这里是个两丈许见方。高达丈半的大石窖,四边墙上列满长生灵位,每座牌位看似都经历了许多的年头,但诡异的是,上面的写的人名都是以各种诡异的图形代替。显得诡秘非常。

    窖内空气虽算通爽,但仍有潮湿的感觉,衬起这鬼气阴森的环境,份外使人心生寒意。

    其中一角几上有盏红灯,把整个环境沭浴在暗红的色光里。

    窖藏中间放置着一张长方桌,铺上宜垂至地的黑布。不省人事的孤星道人四平八稳的安躺其上,胸囗不住起伏。

    想不到勾陈圣君并为在此地,也没有施法套取孤星道人身上的秘密,眼见孤星道人就在眼前,叶清玄立即陷入了抉择。

    到底是潜伏下去。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等着勾陈圣君到来,然后窃听“圣莲令”的秘密,还是直接将孤星道人救走,冒着被拜火教和魔门追击的危险交给季广岚?

    只是片刻,叶清玄就有了一个主意……

    先救走孤星道人再说!

    主意一定,叶清玄立即便把注意力放在了如何救人上面。

    此时孤星道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如果换过是别人。这时定抢上前去,先救醒孤星道人再作打算,但叶清玄却大感不妥。隐隐感到窖内尚有别人,而唯一可藏人处就是长桌下被黑布覆盖的空间。

    这时他霍然明悟,明白为何那些武功超凡的道士不留下一人看守窖藏的入囗,因为窖内另有人在,而且此人必是高手,有足够能力守住孤星道人。

    这人会是谁呢?所有这些念头在瞬眼间闪过叶清玄心头。接着就被他直接压下了脑海,在此时此刻。身后随时都有可能魔门的人重新归来,甚至有可能会被聂屠、午烈阳甚至勾陈圣君这样的绝世高手堵在这个狭小的地域之中。这样的危险是叶清玄不能够承受的,所以此时,无论那隐伏的敌人是谁,叶清玄都只有突袭一条路来说。

    同时眼珠子一转,叶清玄哑着嗓子自言自语道:“哼哼,这魔门之人也是够蠢,竟然只以为大明尊只会派一个使者前来么?秃迷度这个叛徒,还有那颉这个蠢货,便在外面打生打死去吧,这寻回圣莲令的大功,注定要由我来领取了!”

    说着话,叶清玄只是深吸一囗气的功夫,便恍如未觉地朝着孤星道人移了过去。

    但他离长桌五尺许的距离时,突然站定,右手突然伸出,暗自一扣,一股庞大的吸力产生,安躺其上的孤星道人应掌移离桌面,平飞过来。

    这一着显是大出藏在桌下那人意料之外,但对方也是反应迅速,在孤星道人刚刚离开桌面的瞬间,桌下探出一只手来,一把扯住了孤星道人的左腿,往回就拽!

    而同一时间,叶清玄也是拽住了孤星道人的一只左手,毫不相让地扯住了手中的猎物。

    一声冷哼从桌下传来,“咻咻咻”的声音不绝而来,宛如在地面上爆开了一朵烟花,无数星星点点的光点从地面上飞起,从孤星道人身下穿过,朝着叶清玄小腿射来!

    叶清玄一眼认出这就是那能够破开先天武者护身罡气的星芒罡气,顿时一个翻腾,来到长桌之上,足尖点在桌面上。

    长桌沙尘般破碎。

    出乎他意料之外,桌下竟是空无一物,诧异之间,横飞的孤星道人身后突然伸出一把宝剑,闪耀着星辰般的光芒以无可匹敌的速度直奔叶清玄的咽喉而来!

    叶清玄大吃一惊,顿时知晓此时遇到了朱雀、孔雀这般强悍的魔门高手,而且对方反应之迅捷以及身法之诡异已达骇人听闻的地步,竟能在自己把孤星道人移离桌面的同时,藏在孤星道人的身体下一并移开。

    那闪耀着星辰的剑光瞬间到了眼前,原本叶清玄利用的至强护身罡气,完全可以抗衡一二,再利用连着对方的身体,可以瞬间控制住对方。

    不过既然此时自己装作了拜火教的圣使,自然要将这出戏演好,故而惊呼一声中,身体向后空翻而去,右脚尖点在孤星道人另一只手的肘窝处,使得昏迷中的孤星道人右手肘向后猛地一顶,还击对方的攻击,同时再借力升上窖顶,意欲一睹敌人真面目。

    岂知对方扯着孤星道人化前冲为后仰,像扯线傀儡的一样半空中翻了一个身,依旧藏在孤星道人的下方,使叶清玄仍要叹息难窥一面。

    同时长剑剑锋一转,数十点星芒脱离剑身,洋洋洒洒地飞向叶清玄。

    此时叶清玄的左手还拽着孤星道人的手臂,见此状况无奈松开右手,整个身体向后飘飞,同时怒喝一声道:“既然要留,那便送给你们魔门了!”

    叶清玄双掌一搓,猛然一股火焰自手掌中燃起,接着迎头一斩,一道火浪般的刀锋直劈孤星道人顶门,竟是下手无情,想要将孤星道人连同其身后之人一起斩杀!

    惊怒声中,被挡在两者中间的孤星道人一把扯飞了出去,一个头戴七星冠,身披紫色天星道袍的道人现出身来,一条手臂只是一抖,竟然化为九条虚影,剑影更是重重,漫天星芒散开,叮叮当当声中,竟然不下数百击地斩在了那道凌厉无匹的火焰刀罡之上。

    满天星芒与火焰刀罡同时消散不见,露出紫袍道人冠玉一般的英挺面容,两道剑眉斜飞入鬓,目朗如星,五缕长须飘于胸前,浑身上下一团玄正之气,竟是如神仙一般的气派。

    若非此时此地知道他与魔门有着密切的关系,光是从外貌上来看,这井然就是一位白道上正气凌然的老剑客。(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