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5】元凶首现
    圆镜和尚眯着眼睛斜瞥着叶清玄,似乎训斥几个同门后辈并不能让他满意,而是一副处心积虑要激怒叶清玄的模样。

    叶清玄淡然一笑,道:“既然圆镜前辈如此坚持,那此人便交予前辈带走吧。”

    “干老儿,这……”归鳖生大惊想要阻止,却被叶清玄一摆手制止了行动,而那圆镜和尚哈哈一笑,喃喃道:“嗯,好,懂得尊老,算是有些自知之明。”接着有一伸手,掂了两下……

    “什么?”归鳖生眼睛一立,怒问道。

    “你拿到的东西……”

    “你……”归鳖生大怒。

    “给他!”叶清玄沉声道。

    归鳖生万分不甘地将刚刚搜来的信件递给了圆镜。

    “还有银两……”

    叶清玄眉头一皱,道:“这是要赔给店家的……”

    圆镜和尚眼睛一瞪,道:“这是我蜀州武林的事情,佛爷我自会前去赔偿,哪个用你来好心?几十万两的银子,还不是想中饱私囊?”

    叶清玄点了点头,道:“既然前辈如此说了……那好,这件事就交给前辈了……”

    说完又令归鳖生将东西全部交予了圆镜和尚。

    圆镜和尚接过东西,冷哼了一声,态度嚣张至极,回头对着许伯亭和孙雄说道:“你们两个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帮我把人带走?”接着又对着了真怒道:“身为出家人,不好好修行,下山做什么?回头我当告之瑶曲山的定慧师姐,好好惩罚与你。”

    了真师太口宣佛号。低头不语,但颤抖的双手不停地捻着佛珠,显然心中愤怒已极。

    这“恶僧”圆镜左右这么一折腾,果然神怒人怨,人憎鬼厌。

    许伯亭连连向叶清玄等人示意道歉。但还是尊崇门内长老之令,将那孤星道人在内的三名太平道妖人押解着离开。

    “几位,蜀州不是尔等久留之地,识相的还是早些离去的好,免得惹祸上身,断了得之不易的名声。”“恶僧”圆镜嘿嘿冷笑。冲着叶清玄等人最后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转身傲然离去。

    “这个断子绝孙的贼秃!”归鳖生呸了一口吐沫,一时气愤难平。

    众人中只有梅吟雪和叶清玄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归鳖生一口恶气难平,忍不住抱怨道:“我说干老儿啊。这回咱们可真够窝囊的,你说你怎么不说一句话,不能为了拉拢蜀山剑盟,就对人家低声下气的啊,这委曲求全只怕也换不来人家的好脸色,咱们是找同盟,不是找主子……”

    看得出这次归鳖生是真的生气了,说话毫无顾忌。第一次敢这么跟叶清玄说话。

    而旁边梅吟雪和呼延云柱也是盯着叶清玄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清玄呵呵一笑,转头看向二人。道:“你们也觉得憋屈?”

    呼延云柱低下头,道:“我相信师父如此做法,定是有什么原因……”

    “那你呢?”叶清玄笑着看梅吟雪。

    “谁知道你打得什么鬼主意……”梅吟雪没好气地翻了下白眼,转头看往别处。

    叶清玄自失一笑,道:“今天很憋屈,说实话。我也的确很生气。不过我并非是一心一意地讨好蜀山剑盟,而是因为这里面有一点疑问我还没有想通。而且带着孤星道人我们无疑从暗处转到了明处,成为太平道和拜火教的目标。就在刚才。这里出现的可不仅仅就是圆镜和尚这么一个高手,方圆十里之内,最起码还有两名归虚境以上的高手,其中一个已经缀着圆镜和尚他们跟了上去,那人若不是太平道的人,便是拜火教接头的人物……一会你们回客栈休息,我要亲自跟上去看一看。”

    听到叶清玄如此一说,众人方才恍然大悟。

    原来刚才叶清玄已经发现了问题,故意向圆镜和尚示弱,目的是看看躲在一旁的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

    呼延云柱接着又问道:“那‘扬威镖局’盛老爷子那件事……”

    叶清玄眉头一皱,接着说道:“盛老爷子丢失的这趟镖非同小可,原本的安排的是三天后在奉雅府会面,你们先不要着急与‘扬威镖局’的人汇合,云柱,你曾经跟着薛老爷子一段时间,拿着我的客卿通牌,联络一下本地的三司密探,看看最近奉雅府有哪些江湖生面孔,有没有什么消息,好好打探一下……”

    “遵命!”呼延云柱接过叶清玄的身份铜牌,揣入怀中。

    “好了,你们要保重,我们在酒楼上露出身份,只怕用不了多久就有人暗中盯着我们了,大家多加小心……”

    梅吟雪微微一笑,道:“用不着你担心,我可不是笼子里的金丝雀……”

    说完一转身便走了。

    叶清玄尴尬挠了挠鼻子,连连冲一旁傻笑的归鳖生使眼色,让他紧忙跟了上去。

    将众人安排妥当之后,叶清玄回头看着圆镜和尚离去的方向,冷哼一声,却是一翻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插了过去……

    **********

    奉雅府内一座不大的寺庙,他独自一人在这间小庙内四处闲逛,此时正在旁殿中看着那九天玄女神像有些微微出神。

    像,真是像极了。

    这九天玄女的神像真是与那梅吟雪像极了,不是外貌,而是气质,那种高高在上,却并不疏远的冷淡,便像是仙女注视着凡人。

    想起梅吟雪那动人心魄的美眸,帅天凡不由得有些痴了。

    身后破空声传来,那形容枯槁、老眼昏花的老庙祝却是一改往日形象,倏然落在了帅天凡身后,恭敬万分地拱手道:“启禀少主,他们回来了。”

    帅天凡从沉醉中倏然惊醒,眉眼间倏然变得冷酷无情,淡然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

    老庙祝只是刚刚出去,不过片刻,一阵轻风吹过,地面上出现三个单膝跪倒的人物,两男一女,男的一个膀大腰圆,另一个丑瘦如猴,而那个女的却是千娇百媚,充满了成熟少妇的绝美风韵。

    “属下见过少主!”三人异口同声说道。

    帅天凡头也不回,问道:“东西到手了?”

    三人中的膀大腰圆的壮汉上前膝行半步,将一个锦盒拱手奉了上去。

    帅天凡将其取了过来,打开一看,里面一叠陈旧泛黄的兽皮,在阳光下反射着异样的光彩,轻轻将其打开,竟是一大三小,画满了各种异兽图案,写满了蛮族文字。

    如果叶清玄身在此处,当会立即大吃一惊,这正是这次“远山镖局”引来杀身之祸,“扬威镖局”痛失的镖货,也是蛮族至宝的《蛮兽图》残片。

    而且这一打三小的《蛮兽图》残片,最大的一片足有半张桌面大小,其他小块,也有手帕大小,叶清玄手里也有同样的两块,若是能凑到一起,只怕这原本的《蛮兽图》也已经凑得七七八八了。

    《蛮兽图》与神武大陆上的“五大异宝”一样,据说都是有着“破碎虚空”的神秘记载,其对武者的修行,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帅天凡目光不由得有些异样神采地看着这块不凡兽皮,缓缓说道:“神武五大异宝,‘九天通玄玉璧’、‘灵武神机石’、‘天魃魔尸’、‘七彩玲珑舍利’和‘青铜龙塔’。‘灵武神机石’、‘天魃魔尸’和‘七彩玲珑舍利’,分别为凌云宫,魔门和大禅寺所有,防护严密,‘九天通玄玉璧’不知所踪,‘青铜龙塔’还未现世,这‘破碎虚空’的秘密竟然千百年来无人能够破解。哼哼,世人都将这目光放在这五大异宝身上,为一个不知真假的‘青铜龙塔’打破脑袋,却没有想到千年前的蛮族一样有记录‘破碎虚空’的秘籍……有了这件东西,这次父亲和两位伯父的寿礼算是有了着落了。”

    三名属下在背后齐声赞道:“少主雄才伟略,才智无双。”

    真是这样么?

    往日里听到这句赞颂都是没有多少反应的帅天凡,这一次竟然露出了一丝难得的迟疑,一个男人的脸庞在眼前晃来晃去。

    哼!

    砰!

    冷哼的同时,帅天凡将身前供桌猛击一掌,那供桌砰然一震,接着轰然化为一堆齑粉,正是的半式之威,只是这等可以让受力者全身崩溃的功法特点,就足以让所有人惊骇欲绝。

    身后跪地的三人都是见过被少主这一掌震碎成漫天血雨的可怕场景,忍不住都是人人额头冒汗,不知哪里说错了话,惹得少主不高兴,更害怕被少主一掌扫中,身躯倏然崩碎成一滩碎得不能再碎的肉泥。

    最后那是那名美女仗着容貌靓丽,大着胆子问道:“敢问少主,是何人惹您动怒?”

    那一脑袋绿毛,瘦如丑猴的五旬老者也是阴声问道:“若有此人,属下愿意为您摘了那人的心肝下酒!”

    帅天凡听到他一说话,反倒是呵呵一笑,淡然道:“你们?你们未见得是那个人的对手……尤其是你辛冬昆,说起来,那人还与你有着深仇大恨呢……”

    那五旬老者一愣,抬头急问道:“少主说的是何人?”

    帅天凡道:“还不是那个杀了令弟辛冬青,夺了我神兵枪尖的叶清玄……”

    “什么,是他?他也到了奉雅府?”

    “飞天神魔”辛冬昆勃然大怒,腾地从地上窜了起来……(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