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9】剑罡对决
    “混账东西!”

    孤星道人怒骂一声,挺剑就要动手。

    就在此时,叶清玄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起身,随手拍了一掌,一道罡气空中倏然化为三道,啪啪啪,正拍中软倒在一旁的三位蜀山剑盟高手身上,淡淡响起,道:“三位同道,还请起身吧……”

    诶了一声,那三名使尽浑身解数都没有力气站起身来的蜀山高手,在叶清玄掌力入体的瞬间,丹田一热,登时摆脱了侵入体内阴寒之气的控制,倏然站起身来。

    这一次,不但孤星道人大吃了一惊,便是对面那儒雅书生也是面皮一紧,满眼奇光,再次上下打量起叶清玄来。

    叶清玄恍如未觉,身影一闪,一步之间竟然跨过十丈距离,给人一种缩地成寸的视觉冲击力,直接到了三人身前,再次轻轻出掌,啪啪啪地在三人背后各打了一掌,接着淡然道:“三位同道切莫误会,只是因为你们中了太平道的清平阴气,若是在下不亲自出手,恐怕留在体内日后也会有极大隐患,如今隐患已除,三位已经无恙了。”

    此言一出,许伯亭和了真师太固然是脸色瞬间铁青,而旁边那心直口快的孙雄更是惊呼出声,道:“什么?你说我们刚才中了太平道的暗算?”

    四周人群顿时哗然。

    那不是传说中,近乎无解的至阴至寒邪异真气么?

    若那老道士确是孤星道人的话,懂得这门邪法的可能性当然极大,但这种传说中阴气入体,立即侵染人体内罡气。与之难分彼此的至邪真气就这么啪啪啪一人一掌地就能清除了?

    太开玩笑了吧?

    若是这如此简单,世人怎么会对那太平道的妖人畏惧如虎呢?

    只不过此等怀疑在许伯亭三人身上却是难以存在,虽然三人也是对眼前这位年轻人轻而易举地说清除了那至邪阴气有所怀疑,可是自己的确内视数番,都检查确认体内的青色阴气已经完全祛除了。这是绝对错不了的事实。

    只是……

    难道说,侵入体内的阴气,其实并非是么?

    三人在内,包括周围大部分武林人士都有如此想法的时候,那孤星老道已经惊呼出声,森然问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那是。你又是怎么清除它的……这不可能,不可能……嘿嘿,你定是用至阳罡气压制了,让这些人误以为是治好了是么?哈哈,愚蠢。就算你认出了那,也无法祛除,你这自以为是的做法不但救不了他们,反而会让他们体内的清平阴气剧烈反弹,因而变化,他们三人离死亡不远了……”

    此言一出,三名蜀山高手脸色顿时大变。

    第一,他们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确是中了太平道的;

    第二,他们确认,刚才这青年渡入自己体内罡气的时候。的确是身体一暖,显然应该是至阳罡气……

    原本不信那老道说话的三人,立刻信了七分,更是同时对眼前这轻易出手的年轻人大为愤怒。

    许伯亭脸色一沉,道:“这位朋友,这太平道的妖人所言可是真的?你可是用至阳罡气压制了。我等三人即将性命不保了对么?”

    那孙雄脸色变化不定,但最终却是叹息道:“这也不怪兄弟。他也是一番好意,本来我等中了那便已是死定了。与其受罪。倒不如现如今的这般干脆。既然必死,我们三人不如战死,致死也不让那太平道的妖人轻松。”

    旁边了真师太念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生生死死有何可惧,我佛慈悲尚有除魔卫道之念,孙师兄所言极是,我等三人正要在死前诛杀这太平道妖人,为天下黎民百姓除害!”

    叶清玄不由得苦笑连连,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众人说轻视,以为真的是给了他们错觉。就连对面那儒雅书生似乎也是这般认为,看向这边的眼神带着一丝不屑,似乎对叶清玄这种充好汉的手法大为嘲讽。

    而那孤星老道仰天长笑,嚣张道:“无知鼠辈,以为存了拼命的心思就可以赢了贫道掌中之剑么?给你们一个机会,跪下向道爷磕三个响头求饶,再投入我太平道门下,道爷给你们一份解药,让你们苟活三年,这三年要是表现得好了,救你们脱离苦海,也不是不行!”

    “放屁,我等武林正道,岂会向你这名妖邪求饶!?”那“追魂铁扣”孙雄顿时破口大骂,暴怒非常。

    那了真师太低宣佛号,面色淡定,只是看向孤星道人的目光变得不善起来。

    只是那“绣铁剑”许伯亭面泛一丝犹豫,显然此人极为惜命,甚至产生了叛逆的心理,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转念而已,见到两位同门视死如归的态度,也是压下了那求生之念,刹那变得解脱一般,缓缓拔剑出鞘,遥遥对准了那孤星妖道,沉声道:“投靠邪教,哼哼,以为我等是那愚蠢山民么?左右也是个屈辱活着,还不如死了干脆。孙兄,师太,让我们一起让这些太平妖道,见识见识我们蜀山剑盟的决心吧!”

    说完挺剑一刺,许伯亭手中剑锋荡起一片烟霞般地笼罩了过去。

    叶清玄原本见那许伯亭迁怒自己,又有叛逆之心便颇为不满,但见到对方虽然犹疑,但最终战胜心魔,做出了不会后悔的决定,而且是正义的决定,登时便对他另眼相看。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最终站在了自己这一边,主要还是他的心态。

    孙雄的选择,是性情,他是直爽之人。视死如归,嫉恶如仇,他这样的选择乃是由他至始至终的脾气做出的决定;

    了真师太的选择,是信仰,有坚定信仰之人的心性最是坚定。绝不会做出有辱佛门的选择……

    这二人的选择基本是上固定的,很难做出改变。

    生活中也有如此执拗之人,即便你摆出再多的大道理,说的再对,选择再正确,也有人的立场始终不变。或是正确。或是愚蠢,但都绝对是鲜明而又固执地做出某一选项,千百年不断,雷打不动。

    但许伯亭不同,他是正常人。他不固执,他很现实,他愿意为了达到自己目的,而做出牺牲,做出权宜之计。

    绝大多数普通人,或是自诩为聪明人大都是如此心思。

    他们会妥协,会迁就,会忍辱负重。这是他们的人生观。他们面对诱惑或是压迫,最容易顺从和妥协,要他们做出慨然从死的决定绝对是最难的。

    但同样。当这种自诩聪明的人,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了对自己最没有利益的事情时,便是这种人刹那升华的时刻……

    世上慨然赴死的,称为壮士,为信仰而献身的,称为烈士。而只有普通人、聪明人做出那不普通,甚至愚蠢事情的。才能称之为英雄。

    叶清玄喜欢这种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正确决定的聪明人。

    虽然那个刹那间。许伯亭差点变成叛徒,但他在生与死的抉择中,站在了正义一方,宁可面对死亡而不后悔,这种性格上的磨砺,会让他终生受用不尽。

    如果他能够活下来,日后这个人的剑法必有大成。

    因为往日纠结与他心中的利益得失已经舍弃,他的心境经过淬炼,已经坚定了下来,这是高级剑法中最重要的剑心磨砺。

    此时许伯亭一动,身后了真师太和孙雄,三人一起出手,刹那间酒楼内罡气横空,直扑向那太平道的孤星妖道。

    孤星妖道自是冷笑连连,随时做好了全力一击,而那身份神秘的儒雅书生,此时却是一脸笑意地看起了热闹,并且眼神不断地瞟向另一旁的梅吟雪,似乎这名女子才是最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罡气狂猛,眼见就要到了孤星妖道的跟前,那孤星妖道眼中青光一闪,倏然郎笑出声,道:“蜀山小辈,不自量力,就让道爷送你们归西吧!”

    孤星妖道手中宝剑青光四射,顿时那青色的剑罡布下如同蜘蛛网一般的罡气网,倏然间向外扩散,三人横空击来的狂猛罡气便像是投入网中的飞虫一般,瞬间便被束缚住,剑罡一转,那蜘蛛网也犹自转动起来,嗡地一声轰鸣,那漫天气劲尽皆被搅得稀碎,三人联手一击竟然连孤星妖道的护身罡气都没有碰到便被击散。

    三人怔愕当场。

    “去死!”

    孤星妖道剑法一挥,那漫天的蜘蛛网顿时分散,如同半空中数百把罡气形成的青色长剑一般,只是朝着三人一指,咻地一声,漫天剑影飞射而来,范围笼罩极广,速度极快,竟然连三人背后的叶清玄也一起笼罩了进去。

    很显然,这孤星妖道想要将叶清玄在内的这些白道高手,一网成擒。

    三人骇然欲绝,同时脸上也浮现一丝解脱神色,真的不是那妖道的对手,终于要死在此地了。

    四周众人惊呼连连,眼见四人便要被那漫天剑气搅得粉碎……

    那名儒雅书生也是冷嘁一声,转头看向梅吟雪,想要看看这位眉目绝世的佳人见到自己爱郎身死当场是个什么情景。

    或许……

    自己亲自出手解救那个废物一命,更能凸显自己与他的大不同呢?

    儒雅书生心情矛盾,看向梅吟雪的神色充满了审视,若是她真的做出十分担忧的表情,自己大不了先救了那自以为是的废物,让她看到自己的强大,若是她面目冷静,必然跟那废物没什么感情,自己正好看那废物死掉,然后再施展手段搏那女子一颗芳心。

    这儒雅书生阅女无数,只看那梅吟雪露出轻纱之外的绝美秀目,并根据她的身姿体态和脸庞轮廓,不用看到全貌,便已经判断出这梅吟雪绝对是倾国倾城的一代妖娆。

    想不到自己这次孤身外出,竟然还能遇到这般绝色,老天真是待我不浅。

    那儒雅书生眼中暗藏笑意地盯着梅吟雪看,却见她一双妙目先是平淡异常,再后竟露出一丝嘲讽意味,儒雅书生登时一惊,因为他发现那女子嘲讽的对象不是那废物青年,而是那出手的孤星妖道,心中由得有了一丝震惊。

    此女竟然对那废物如此放心,难道自己一开始便看错了?那废物除了耍些小手段之外,难道有什么逆天的本领不成?

    儒雅书生顿时转头观望……

    而场中的蜀山高手三人,此时面对漫天飞射而来的剑罡,已经处于绝对绝望的心态之中,正慨然面对死亡来临的那一刻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叹,道:“怎么世上有耐心的人如此之少,每个人都是这么急躁呢?”

    话音落时,剑罡已经到了身前,眼见便要透体而过,猛然间,三人同时感到身后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

    呼!

    三人被那股大力直接扯到了身后,眼前的剑罡倏然远离……

    接着一道人影闲庭信步一般从三人中间穿了过去,指尖一道光芒闪现,接着迎着射来的漫天剑罡轻轻一划,那人指尖的剑芒顿时将射来的剑罡全部挑飞,挡下了那传说中无坚不摧的“青萍剑罡”。

    叮叮叮!

    细密的声音爆起……

    叶清玄漫步向前,手中剑芒急挑,将那漫天剑罡尽数挑飞,当最后一支剑罡被他一击而碎的时候,叶清玄已经跨过了数丈距离,来到了那目瞪口呆的孤星道人跟前。

    “剑罡!?这不可能!”

    孤星道人看着叶清玄指端产生的罡气,近乎崩溃一般地呼喊出声。

    剑罡不是不可能产生,只是别人的剑罡比自己剑罡还要锐利坚固,这才是他心中极度不可能的事情。

    事实上,以他浸淫了数十年的来说,便是俗世中的极品宝剑也能一击而断,所以他向来自傲,自称自己的剑罡力道,足可于魔门的一较高下,乃是天下剑罡第一人。

    没想到今时今日,遇到这么一个不知身份的小子,就破了自己数十年未曾被击碎的“青萍剑罡”……

    而且对方指端同样的,也是剑罡。而且可以肯定,对方绝对不时魔门之人……

    他,到底是谁?(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