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6】酒家争斗
    奉雅府外十里坡。

    桃花林畔,官道旁边一个小酒馆,简单宽敞,尤其是那面迎风招展的酒幌子,虽然泛黄,但却洗得极为干净,上面写着“桃林老店”四个方正的大字。

    此时正是当午,来往行人歇脚打尖的时刻,店里热闹非凡。

    南来北往的商人豪客,坐在桌位上高谈阔论,所说的话题都不离最近江湖上最爆裂的一件大事——

    大江盟的突然崛起,以及魔门在那一役中受到的巨大损失。甚至就连那唱曲的,都新编上几句台词,赞一赞白道武林这场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捷。

    一个黑脸大汉一口干尽了碗中之酒,把那酒碗一搁,震得满桌叮咣乱响,一抹大嘴上的酒渍,大声笑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沧海文学网剑雨’苏梦涵、‘关东大刀’易东风,还有那‘擎天手’穆长峰,那都是些什么角色?虽说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子,但个顶个的傲气冲天,从来就没听说过他们会与别人合作。可是怎么着?江盟主一封请柬,全都是规规矩矩地附庸而去,加入了大江盟,要我说这大江盟一役的最大功臣,就应该是这位不出世的英雄,江水寒盟主……”他眉飞色舞,举起酒碗一气饮尽。

    桌对面的汉子精瘦高挑,摸着脸上的刀疤,道:“本来以为时无英雄,这白道的老爷们只顾着窝里斗,好像全都忘了世上还有魔门妖人的存在。可万万没有想到,这大江盟异军突起,只是刚出世,便立下如此惊人功业。倒给这浑浑噩噩的世道注入了一丝希望!”

    另外一名青衣中年却一脸忧郁地说道:“话虽如此,但大江盟如此强悍登场,挫败了魔门的锐气,日后少不得会成为那群魔崽子的眼中钉,肉中刺。而白道其他门派眼前都是各家自扫门前雪,很难给予大江盟有力支持,只怕日后大江盟的日子不会好过啊。”

    精瘦汉子闻言也是神色一黯,道:“却是如此。如此说来,这大江盟看似如日中天,恐怕却是危机重重了。”

    旁边那黑脸大汉此时又满上了一碗。正将碗中酒喝了大半,闻言重重一搁,大声说:“两位大哥,不是兄弟说你们,怎么只顾着长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大江盟虽然没有名门大派的支持,但他们不也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让魔门吃了个大亏么?我可听说了,天下间有好多英雄豪杰都已经秘密投靠了大江盟,什么‘定风棍’闵宁,‘人熊’熊元路、还有那‘力崩山’冉三雄……既有不轻易出世的豪杰,也有那黑道上心狠手懒之辈,大江盟不问出身,全盘接收。唯才是举,只有这等胸怀的人才能干大事,也才能让魔门的那群畜生吃上大亏。别说是这些豪杰了。说句实在话,就是老弟这样江湖上下三流的人物,也有一腔热血想要泼撒出去,不但对付那魔门,便是那什么拜火、太平、白莲,三教妖人。也要平上一平……”说到兴起,再尽一碗。

    此等豪言一出。周围不少人士顿时都是大声叫好。

    那黑脸汉子更是得意,四处拱手。脸色激动得通红。

    精瘦大汉眼中也是神光一闪,兴奋道:“好兄弟,你跟哥哥想到一块去了,不如咱们也放下手中这贩盐的营生,一起去那大江盟入盟,多杀几个魔门邪教的狗崽子!”

    另一名青衣中年也是大为意动,道:“如此也好,反正这几年做买卖也不太平,不如去大江盟入盟杀尽邪道。而且我听闻那江盟主与那昆吾派交好,门下弟子可以学到高绝的武功,这岂不正是我们这些没有靠山之人的出路么?”

    “对,这位大哥说得正是……”

    此言一出,旁边有听到的人物立即都是跟着赞同起哄……

    众人谈话气氛正热烈之间,突然一个公鸭嗓嘎嘎笑道:“师兄你瞧,这世道还真是变了,你说现在怎么就多出这么些缺心眼的白痴呢?一个个的分明都是草包怂蛋,却偏要自认为是英雄豪杰……那大江盟的江水寒不过一个小白脸,年纪不过二十,而且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竟然还有那么多不要脸的东西上赶着去当奴才……诶?师兄,你说说这些人是不是犯贱?”

    另一个声音阴阴笑道:“师弟说得对极了。不过依我看,不是这些人不知死活,顾及是喜欢那小白脸,看上了人家的屁股!”

    哈哈哈……

    二人说话猥琐至极,连着笑声也是令人反感。

    众人循声望去,角落处坐了两个道士,俱都是青色的道袍,一个白面长须,外带一对三角眼;另一个红彤彤的脸膛,一张鲶鱼嘴巴,说出这猥琐话语的正是此人。

    而旁边那白脸道人笑着应和,一双三角眼却在阴狠狠地在周遭人群脸上扫来扫去,连发冷笑,释放群嘲。

    那黑脸大汉一桌三人登时大怒,别说是他们三个,就是周围众人也都是一脸不快。

    江水寒已经是民间新晋崛起的英雄人物,见到有人如此诋毁,是谁也是火上上窜。

    三人中的黑脸大汉脾气最为火爆,直接一拍桌子,站起来骂道:“牛鼻子,有种你再说一遍?”

    红脸道士端起一碗酒,笑道:“老子倒忘了,狗熊听不懂人话。我说一百遍一万遍,它也听不明白。”

    黑脸大汉登时暴怒冲来,斗大的拳头一拳直捣道士面门。

    黑脸道士端坐不动,右手端着碗喝酒,左手轻描淡写地一挡,便化解黑脸大汉的攻势。另一只手中酒杯,却是一丁点就睡都没有洒出来。

    黑脸大汉连出狠招,均被道士只手化解……

    最后那黑脸大汉气得急了,上前一脚,直接踢向那两个道士中间的酒桌,想来个声东击西,坏了他们得意洋洋的气势……

    但那黑脸大汉才一起腿,那红脸道士便是冷哼一声,说中酒杯已经被他一饮而尽,右手一挥,酒杯当的一声,正中黑脸大汉的膝盖。

    黑脸大汉痛哼一声,腿上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

    那红脸道士右手连环,噼里啪啦地给了那黑脸大汉一顿嘴巴,同时狂笑道:“龟孙子,这回知道错了?跪在地上就是让爷爷打得,这次长点记性,下次别惹不该惹的人!”

    最后又是一掌,印在了黑脸大汉的胸上,黑脸大汉横着飞了出去,狂喷鲜血,昏死在地。

    “兄弟!”

    同桌的两名大汉同时惊呼起立,明知道那两名道人身手高明,自己二人万万不是对手,但也咬牙切齿地冲了上来。

    而另一名三角眼的白面道士,则是倏然抓起了一把筷子,放在面前只是一吹……

    咻咻咻……

    密集的筷子瞬间变成了强弩利箭一般飞出,直奔那二人射去……

    罡气破空,那道士竟然是先天以上的高手……

    那两名大汉惊呼出声,眼见已经是躲避不及,只要双手护脸,希望保住性命。

    四周众人惊呼出声,纷纷替那二人担心不已。

    未料到此时,众人眼前一花,前方多了一人,剑影飞盘,叮叮当当之音不绝于耳,瞬间就将那飞射而来的筷子挡了下来,而几支弹射到旁边厅柱上的筷子,竟然深入厅柱两寸有余,足见那白面道士的罡气有多强力。

    但无论那道士罡气有多强,竟然都同时被眼前的一人拦了下来。

    罡气一敛,众人眼前出现的是一位满身风尘、一脸病色、显得十分潦倒的青衫书生,而他手中的长剑却是锈痕斑驳,连那剑鞘边缘也已经磨得发亮,却不舍得换上一把新剑。

    众人纷纷叫好,早有眼尖的认出这名男子是旁边一桌上的酒客,而那一桌上,还有另外两人,一个是壮健的中年大汉,虎背熊腰,看去相当英武,另一人则是个四十左右的灰衣女尼。

    三人显然都是武林人士,原本都在一桌上吃饭,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落拓书生却冲了出来,当众化解了那白面道士的攻击。

    差点丢了性命的两位大汉见到自己竟然还活着,登时便是一喜,齐齐拱手道:“谢过先生救命之恩。”

    那落拓书生点了点头,并未回话,反倒是对着当面的白面道士冷冷一笑,道:“阁下好精纯的,怪不得对这几位兄台的话语大不服气,却原来是太平教的妖道?二位此来我蜀州,是何用意啊?”

    太平教妖人这句话一出口,登时便引得四周大哗,不少客人为了避祸,都是当场便逃之夭夭,只有那些不怕事的江湖人物才留了下来。

    酒楼上用饭的人迅快地走了七七八八,连掌柜和店小二都是吓得躲了起来。

    十多张台除了这几人外,便只有三张桌还坐了人,其中一桌之上三男一女,为首一名笑嘻嘻的青年人,颇有兴趣地看着这边。

    那白脸道士被人识破身份,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反倒是那红脸的大笑答道:“我们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原来在这里遇到了蜀山剑盟的朋友……好一手,却不知道是燕空山上的那位高人?”

    那些留下来的武林人物一听,又是吃了一惊,想不到这衣着破烂的书生,竟然是武林十大门派之一,蜀山剑盟的高人。

    太平教对阵蜀山剑盟,这一场对峙顿时变得好看起来。(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