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5】几多螣蛇
    螣蛇长身而起,往两人掠来,伸手一探,却是向着楚蝶依的头发一把抓来。

    螣蛇一脸邪笑,而旁边的廉贞天君更是狂笑不止,眼看楚蝶依要给他扯住秀发提起来,那楚蝶依却倏地往旁边一倒,闪了开来。

    螣蛇呆了一呆。

    突然间展羽猛扑上来,双手间罡气迸发,与空气剧烈摩擦竟发出如龙似虎般的一声嘶吼——

    吼——

    展羽双手上龙下虎,一击猛轰,正中螣蛇胸腹之间。

    螣蛇惊讶神色登时定格脸上,整个人被强劲的罡气轰飞出去,砰然间在墙上撞出一个巨大的窟窿,整个人砸了出去。

    那廉贞天君惊呼一声,连忙去拔背后的兵器,反应算是一等一的迅快了,但也只是刚刚摸到武器,展羽已如游龙般迅捷滑了过来,双手只是在他两侧一摆,廉贞只觉到两侧太阳穴一齐剧痛,却是被被早先插在展羽风池穴的那两支阴针刺中,连叫也来不及,仰后便倒,当场毙命。

    擅长“阴针制神”的廉贞死于自己的阴针之下,也算是报应不爽了。

    而在廉贞天君身倒跌地上前,展羽顺手一抄,从他腰际抢回了自己的“绝神爪”,脚步不停,直接顺着螣蛇轰出来的洞口冲了出去,直奔刚刚站起身来的螣蛇而去。

    展羽的突然反击让螣蛇骇然欲绝,他实在想不通被“阴针制神”制住的展羽怎么可能会突然醒转过来,而且像是早已埋伏好的一样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此时见到展羽追杀而至,螣蛇张口喷出一天血雾,往展羽喷去。同时拔出腰间宝剑。

    展羽眉头紧皱,心下骇然,刚才他趁螣蛇猝不及防,轰了他一记重击,只觉对方小肮自然生出一股反震之力。化去了他大半力道。

    现又借喷出鲜血,一方面阻延他的进迫,另一方面亦减轻了伤势,如此奇功,确教人深感惊凛。

    半空中展羽突然改鹰扑为龙旋,“绝神爪”如钻头般画出一个个锐利圆圈。迫散血雾,同时向螣蛇猛攻。

    在这个宽敞偏厅里,灯火通明下,螣蛇再退两步,避让展羽凌厉的一招。然后往前微俯,宝剑前指,倏地反退为进,暗金色的剑气倏然凝聚,密集地攻往展羽。

    展羽只觉杀气扑面而来,对方一点没有受了重伤的情况,哈哈一笑,涌起无尽的斗志。一点不理对方攻向腰协的宝剑,双臂一振,“绝神爪”疾抓对方脸颊。两个拇指奔着对方眼珠就抠了下去,既灵动巧妙,又狠辣绝伦。

    只是这一招,已可看出展羽豪勇盖世的性格和高明的眼力。

    要知此时无论螣蛇来势如何凶悍,终是受伤在先,气势又为展羽所慑。实已落在下风,就像被赶入了穷巷的恶狗。要拼命的应是他螣蛇而不是自己。

    螣蛇天性狡诈,亦是利用这点微妙的心理。对展羽进行反扑,只要展羽稍露怯意,此消彼长下,他将可以乘势击杀展羽。

    岂知展羽表现出置生死于度外的气概,一上来竟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若螣蛇不改去势,将是双双败亡之局。

    在这关头,情性立见。

    螣蛇怎肯为了对方一命,赔上自己宝贵的生命,倏地变招,宝剑往上架起。

    锵!

    “绝神爪”狠抓住宝剑剑锋!

    一个是全力下劈,一个是仓猝挡格,顿分胜负。

    展羽一声冷哼,双手一较劲,叮的一声清响,螣蛇手中宝剑被展羽掰成了一堆碎片。同时螣蛇惨叫一声,再喷出一口鲜血,给展羽爪力震得往后飞退。

    展羽哈哈一笑道:“御主休走!”

    如影随形,翔飞迫去,绝神爪上的森寒杀气,狂风巨浪般卷去。

    螣蛇退到后门处,借着对方罡气一迫,陡地增速,狂风般往门外倒飞而去,同时大喝道:“好小子!今次算你狠!本御主不奉陪了!”

    展羽冷哼一声,臻趋大成,竟然一个滑翔,紧随其后,为落下多少地迫了上去,同时沉声喝道:“想走?御主想得太天真了!”

    双手往前一伸,往后一缩,一声龙吼,原本狂涌而出的罡气变成了倒卷而回,那借力飞遁的螣蛇御主惊呼一声,竟被突如其来的力道给硬生生地扯了回来!

    啊!

    螣蛇眼中惊骇神色疯狂涌动,因为在他眼前,狂运罡气的展羽已经不可战胜,尤其被他聚在胸前的双手,更是闪耀出让他魂飞魄散般的金光!

    “不——”

    一声不甘的怒吼中,展羽再次旋转起来,如同扑蛇的苍鹰,如同入海的蛟龙,如同下山的猛虎……

    罡气爆射,道道金光如同最精密的手术刀,迅快地切割到了螣蛇身上,护身罡气只是稍微抵挡了一下,便骤然破灭,刷刷刷的声音倏然闪过……

    展羽一击之后,傲然站立。

    同样站立的,是对面一动不动的螣蛇……

    这时无数黑衣大汉潮涌而进。

    见到此时诡异的场面都是一惊,看到地上死掉的廉贞天君,更是惊呼连连……

    人潮一闪,犹如鬼魅的七杀天君和那被阴针制住的易铁青突出出现在最前方。

    七杀天君一见场面,登时惊呼一声,道:“你杀了廉贞?混蛋,你知道魔门在他身上付出了多大代价,才实验而成了‘阴针制神’么?混蛋,我要杀了你,螣蛇御主,请准许手下亲自动手灭了他……螣蛇御主?御主?……御……”

    就在七杀先前两步之后,那螣蛇失神的双眼间浮现一道血痕,接着血痕倏然扩大,瞬传遍全身,接着身体哗啦一声。散落一地的碎块!

    啊——

    先是呆滞,接着是倏然的惊呼,包括七杀天君在内的所有魔门高手都刹那间被吓了个半死……

    “你,你你……”七杀天君指着展羽,半天说不出话来。

    展羽傲然前行两步。一伸手,道:“七杀天君,现在轮到你了……”

    “给我杀了他!”

    七杀天君眼中的惊骇变成了无边的恐惧,他哪里还敢留下杀敌,一声令下也不是对着已经吓破胆的同门,而是对旁边神色呆滞的易铁青下达。同一时刻,他已是往后猛退,将身后魔门弟子撞得喷血而死的不下数十位,鬼魅般的身影只是几个晃动之间,便消失无踪。

    头领都已经跑路。剩下的魔门弟子更是不敢久留,疯狂的逃窜中,只有一个身影向前杀了过来……

    杀!

    被“阴针制神”控制的易铁青,疯狂地朝着展羽冲了过来……

    展羽无奈摇头,对旁边楚蝶依说道:“你先靠后,他是我四哥,我不能不管他……”

    ……

    半个时辰之后,“铁鹰”易铁青已经昏迷当场。展羽身上衣衫破烂,露出数道血痕,这都是与易铁青战斗时受的伤。

    展羽一把将昏迷的易铁青扛在肩上。而一旁的楚蝶依此时掠到他身旁,展羽又是一把搂起了她,一声长啸,展羽撞破屋顶,冲天而起,只见身处之地原来是荒郊一所孤零零的庄院。再一阵长笑,往远处树林投去。

    展羽搂着怀内玉人。豪情长笑,失而复得的欢欣。使他畅快无比。

    这一次不但救回了意中人,还将那失联已久的“铁鹰”也寻了回来,这样的快乐比杀了螣蛇御主还要让他开心……

    楚蝶依仰起俏脸,眼内泪花滚动。

    展羽温柔地抹去她涌出眼眶的热泪道:“一切都过去了,有我在你身边,没有人能动你分毫……”

    楚蝶依感动地献上香吻,忽然间,她感到拥有了梦想中的一切,一个真正值得她爱的男人。

    **********

    七杀天君慌不择路地飞快奔驰,他的目的地是距离此地最近的一个魔门暗舵。

    此时他心中的恐惧无以复加,那在他眼中犹如神灵一般存在的螣蛇御主竟然被展羽给杀了,尤其还是经过他手,亲自抓捕的展羽……

    他明明中了廉贞的“阴针制神”,怎么可能会突然功力全复呢?

    如果不是对“阴针制神”的完全信赖,以螣蛇御主“归虚境”的武功,又怎么会被半步归虚的展羽重伤并杀死呢?

    归根结底,这一切的责任都应该是那廉贞的……

    可是……

    就算自己将责任都推给已死的廉贞,自己就真能逃过罗破敌的雷霆震怒么?

    想到魔门内那可怕的处罚之法,七杀天君遍体生寒,几乎立即就要转身逃跑,逃到某个深山老林中避世不出。

    但转念一想魔门那层出不穷的搜查手段,又吓得他连偷走的想法都不敢兴起了。

    连续奔驰了一个昼夜之后,当七杀天君轰然闯入魔门的下一个联络点,一进屋,便大声呼喊着:“来人,快,快给我安排魔鹰传书,我有大事要禀告……快,你们tmd给我快点啊!”

    正大声呼喝的七杀天君突然觉得眼前魔门众弟子的眼神有些不太对,仿佛像是看笑话一样地盯着他看……

    七杀天君顿时怒不可遏,什么时候这些下层东西也敢挑衅自己权威,正要决定要惩罚这批属下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阵阴森森的冷哼声:“七杀,有什么重要的情报,不如直接给我好了?”

    七杀天君如同见鬼一般地猛然转身,接着双眼真的瞪得溜圆,不能置信地看着出现在身后的人……

    “特,特特……螣蛇御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